七年之等 第2章(1)
作者︰維倪
    原本這只是十分鐘的路程,但對楊雪淨來說,卻像是繞著圓環走似的,漫長得幾乎看不到終點。

    抬頭看了溫宇倫一眼,她的心情沉甸甸的。沒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下跟他重逢,算算時間,離開他也有七年了。

    罷開始是因為母親突然撒手人寰,她沒有太多時間感傷這段感情,就開始著手忙碌母親的後事,所幸靠著親戚朋友跟母親友人的幫忙,她順利幫母親走完人生最後一段旅程。

    後來……她卻發現自己懷孕了。

    其實她猶豫過,以她當時的狀況是不應該把孩子留下來的,但想到父母親都已離開、孤單無依的自己,她就心軟了。她想著,肚子里的是她的骨肉、她的親人,她怎麼舍得親手殺了?!

    最後她決定把孩子留下來,但她選擇的這條路卻沒有親戚朋友願意支持,除了從高中就認識的死黨錢若雅。所以當時的她幾乎無路可去,僅靠著母親存下的一點積蓄跟好友的資助,得以租屋、生活直到她休學找到工作。

    單親媽媽的生活很辛苦,除了物質上的,真正讓她害怕的是心靈上的,她總是懷疑自己能不能做好,她有時候會在半夜驚醒,想著是不是忘了幫女兒做什麼,當新聞報導新手媽媽的疏忽造成孩子的嚴重傷害等等,她就會歇斯底里的緊張自己是不是太年輕有哪里沒注意到……

    起初的兩、三年,她一肩挑起身為父親與母親的職責,一方面還要上班賺錢,每一天對她而言,都是痛苦難熬的,只有在看到女兒天真的睡顏時,她才能稍稍舒緩壓力。

    生活的痕跡已經讓她的記憶漸漸忘記溫宇倫這個人,只有偶爾……偶爾生病還強忍的時候、偶爾別人問起小梨的父親時、偶爾夜晚雨下得很大時……她會想起他,想得她心痛、淚流不止。

    她才不得不承認,即便當年太過年輕,但她還是真的愛上這個男人了吧,在她心里,他是她惟一愛過的男人——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

    只是有一次不小心讓女兒看到自己流淚的樣子,看到女兒的慌張與疑惑時,她暗暗下定決心,她要當個堅強的媽媽,為了女兒,她不會再為任何人掉一滴淚,往後在她的心里,只有女兒是最重要的。

    十分鐘的路程,兩人都沒有開口,直到來到飯店門口,溫宇倫收起了傘。

    楊雪淨淡淡說了一句,「謝謝。」她拿過他手中的購物袋,轉身就要離開,卻因為他開口的一句話僵直了身子。

    「我找了你很久。」他的聲音低低響起,「手機不接、簡訊不回、語音不听,我後來發現你休學了,但你的同學們都不知道為什麼;我知道你搬家了,鄰居說你們家出了狀況,但實際怎麼樣不清楚;我……不知道該怎麼找到你。」

    七年前,跟楊雪淨吵架的隔天,因為要處理朋友的事,加上他也還在為她的態度生氣,所以沒有主動找她,也認定她發過脾氣後會再來找他,沒想到就一連好幾天沒有她的消息。

    打她手機沒接,他才開始緊張,問她同學,說是請了喪假,他好自責,猜測那個晚上也許是發生了什麼事……但再沒多久,就听說她休學了,自此,他再也沒有她的消息。

    她失去音訊後,他瘋狂的四處找她,卻發現他對她的所知其實太少,當她不主動跟他聯絡時,他就無法知道她的去向。

    在那個時候,他真切體會到自己是愛她的,即便想起過往的爭吵,他都覺得那是甜蜜的,那段日子是他至今最快樂的一段日子。

    直到他畢業都無法找到她時,他才放棄了,並出國留學念書,回台灣時,他全力投入工作,讓自己不要再想起她,原以為自己已經能慢慢淡忘這段感情,沒想到只是再見她一面都能讓他心緒波動、情感翻涌,其實他從來就沒有真正忘記她,只是將這段感情藏得更深而已。

    「七年前……」看她背對著自己不說話,他有些難過。為什麼他們倆會生疏成這樣?「為什麼沒跟我說一句話,就離開了呢!我知道我們吵了架,但就因為這場架,你就不告而別嗎?」

    這是七年來,一直存在他心里,最難以接受的事實。

    回過身,楊雪淨依然選擇用淡漠的口吻說話,「我以為你做了選擇,我以為我們已經分手了,我以為我不需要跟已經分手的前男友報備我要離開的事。」

    罷開始見到他的緊張跟不安在他提起那一次的吵架時消散了,她不滿他怎麼可以這麼輕描淡寫的說起那天晚上,那個晚上代表的可是他的背叛、他的殘忍,導致他們分手的主因。

    「我沒有說分手!」說到這,他也有些激動了。「我知道那天是我做錯了,我的口氣不好,我也太沖動了,但我沒有那個意思,是你誤會了,我跟我朋友真的沒什麼,那天是出了……」

    「算了。」她出聲打斷他的話,「那已經是好多年前的事,我們現在討論這個有意義嗎?就當我們當時都太年輕了。」

    她不想听他一再提起當晚、一再解釋當時,這只會讓她想起母親最後離開時說的——男人總是站在自己的立場說話,而且永遠不說實話。他現在的解釋她都無法證實了,而惟一可以確認的是,他拒絕載她去醫院。

    他拒絕了她,所以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看到她堅決的態度,他暗嘆了口氣,只能說︰「那至少告訴我,你們家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你搬家了,後來還休學了。」

    「我爸的公司出了財務問題,還借了不少錢,後來屋子被銀行申請法拍,我們不得不搬家,因為搬的地方很遠,也遇上一些追債的人,我先休學了,後來復學念了別的學校。」她雲淡風輕的說。

    她刻意隱瞞了一些狀況,例如︰她父親跑路了、她母親心髒病發死了,還有她生了一個女兒,她也不想說自己其實過得很辛苦,其實她考了一堆證照,但根本沒辦法把大學念完……她不想說,現在她最不需要的就是他的同情。

    「這樣……你都不願意聯絡我?」听到這樣的事,溫宇倫雖然驚訝,但是心中仍無法釋懷。

    她不該就那樣消失的,好似他和她之間的感情,就像普通淡如水的朋友一樣,搬家了也可以不必再刻意聯絡。

    難道在她的心里,他一點都不重要?就算當年他們真的大吵了一架,她不能諒解他,但發生了這些事,她也不想依靠他嗎?

    她苦笑一下,「太年輕了吧我想。」最後,她的辛酸只剩下這句話。

    「可是……」這個理由他真的很難接受。

    輕嘆一聲,她試著不再讓語調這麼沉重,「這七年我們都過得很好,這樣不就好了。」看他一身名牌、意氣風發的樣子,不用多想也知道,現在的他,生活過得很好。

    而她,有一個貼心可愛的女兒,這樣也很好了。

    「你怎麼知道我這七年來過得很好?你……」

    「我再不回飯店,我朋友會擔心的。」楊雪淨打斷了他的話,她已經不想再跟他談下去。「謝謝你送我回飯店。」

    凝視著她沉靜的臉,他內心的情緒越是翻騰,「你……」

    「媽咪!」一道嬌甜稚嫩的聲音響起,打斷了溫宇倫再次想開口說的話。

    轉眼一看,只見一個年約六歲大的小女孩,急急忙忙地從飯店里跑了出來,沖到楊雪淨的面前,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

    「小梨?」楊雪淨彎身抱起女兒,擔心的問︰「怎麼跑出來了?若雅阿姨呢?」

    「你可回來了,怎麼手機都不接?害我擔心死了,還好沒事的樣子。」錢若雅慢慢從飯店里走出來,「你一出飯店沒多久,小梨就醒了,結果你一直沒回來,小梨就吵著要出來找你,我就想帶她到飯店門口來等你。」

    「抱歉,我遇上……朋友了。」這時候,她突然不知道要怎麼介紹溫宇倫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前男友」這三個字她說不出口。

    「在這里你會遇上什麼朋……」才說著,錢若雅將視線落在楊雪淨身旁的男子,先一怔,她訝異地睜大了眼,話都說不出來了。

    溫宇倫?!他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媽咪,你去哪里了?」不滿被忽視的楊芷梨,抓著母親的衣領,嘟起嘴,撒嬌的說︰「小梨也要去。」

    「媽咪只是出去買個東西。」楊雪淨寵溺地揉揉女兒的頭發,「不是出去玩,你看,媽咪不是回來了嗎?」

    這個小丫頭,白天的時候,跟誰一起玩都無所謂,但是一到晚上就特別黏她,其他人都不要,連若雅都沒轍。

    「下次早點回來好不好?」楊芷梨緊緊抱著母親,好似一個松手,親愛的媽咪就會不見一樣。

    听著女兒的童言童語,楊雪淨覺得很溫暖。「好,下次媽咪早點回來。」

    微微抬起小臉,她圓滾滾的大眼正好眨巴眨巴的看著溫宇倫,「媽咪,他是誰呀?」

    女兒的問題,讓楊雪淨微微一愣,這才驚覺到溫宇倫還在這里,還沒有離開。

    下意識的,她抱著女兒的手勁加重了些許,「他……」一時之間,她腦子一片空白。

    她該怎麼回答小梨的問題?叔叔?還是……

    「你的女兒嗎?」楊雪淨還來不及想出適合的答案,溫宇倫的聲音便低冷地響起。

    沒想到七年不見,她居然已經有一個這麼大的女兒了,看小女孩的年紀,也許她才離開他沒多久,就愛上別人、跟別人結婚,還很快的有了小孩!

    這些想法才剛閃過腦海,他就覺得自己的心狠狠抽痛著。

    所以她說別提往事了……因為那些真的都不重要了,她都有自己的家庭了,還會在乎他有多思念嗎?!

    「嗯。」楊雪淨輕輕應了一聲。

    他的眼神黯下,刺痛的心讓他幾乎要說不出話來。

    深吸著氣,他抑制著內心翻騰的情緒,硬是擠出了一抹笑,「沒想到你已經結婚了,看樣子……這幾年你也過得很好。」

    「我……對啊,我過得很好,希望你也是。」發現到他似乎誤會,她順著他的話說。

    罷了,就讓他這麼認為,也沒有什麼不好的,至少事情會單純一點。

    今天的重逢,就當做是一個偶然,偶然過後,她依然過著屬于她的生活,而他,就像過去這七年一樣,不會存在于她的世界。

    「時間不早了,我也得回我住的飯店了。」他看了她一眼,語氣轉為平淡的說︰「很高興還能踫到你。」說著,沒等她的回應,他頭也不回地黯然離去。

    望著溫宇倫高大的背影逐漸消失在黑夜之中,楊雪淨發現自己竟沒志氣的想要挽留……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七年之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維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