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挑清官 尾聲
作者︰席維亞
    夜黑如墨,月兒高懸天空,卻有陣急奔的腳步聲破壞了這份寧靜。

    「娘子,救命啊,快來救我啊!」項沛棠提著衣擺邊跑邊嚷。

    「別跑——」黑衣人在他身後直追,看身形是個彪形大漢。

    不跑才怪!項沛棠跑得更快。哎喲,一直念著要學輕功,但事情太多,拖著拖著,到現在還是沒學到半點要訣。

    「娘子,你在哪兒呀?」他快跑不動了。

    「來了。」回應隨著長劍一起攻向敵人。

    項沛棠回頭,看到拿著麻繩的孫沁將黑衣人攻得措手不及,他氣都還沒喘完呢,她就已將對方踢跪地上。

    「綁起來。」孫沁把麻繩扔給他。

    「是,遵命。」項沛棠趕緊上前將黑衣人的手腳綁在一起。

    那綁成死結的慘狀,讓孫沁忍不住揚笑——那些官兵要拆開可難嘍。

    項沛棠抽下黑衣人的面巾,赫然出現一張麻子臉。嘖、嘖、嘖,真丑,還是當年他娘子的面巾圍得好,一落下來,讓人的神魂都跟著飛了。

    「走吧,回去睡了。」把面巾塞進黑衣人的口中,直接讓他躺在院子里,項沛棠攬著孫沁往寢房走去。

    「這次是為了什麼?」早已習慣這種事,孫沁問得像在問明天早膳要吃什麼一樣輕松。

    「應該和某某太守有關吧。」項沛棠不是很認真地答。「娘子啊,下次能不能來快一點?我跑得很累耶!」

    「因為找繩子花了一些時間。」察覺他是在刻意轉移話題,孫沁眼一睨,繼續追問。「那個人真的是為了太守的事來的?」

    「是啊。」他用力點頭,非常地誠懇。

    不過親愛的娘子一點也不吃他那一套。「我去問他。」孫沁停步往回走。

    「好啦好啦,我說。」項沛棠趕緊拉住她。「他為了賞金來的啦!」明明他都窮到這麼明顯了,這個笨賊還是找上門來。

    「哪一筆?」孫沁回頭看他,俏目流轉黠光。

    「吳太尉那一筆。」無法再瞞,他只好招認。他的私房錢啊……

    「你居然沒跟我說?」孫沁板起臉。她就猜他有事瞞她,總算問到了。

    「因為姊妹們做什麼倒什麼,又上門要錢,我不得不留一點給她們嘛!」千萬別以為他留那些錢是要去花天酒地呀!

    孫沁仍板著臉,眸中卻滿足笑意。

    滅了「天水宮」後反而苦了他,他擅作主張放人,對皇上謊稱因失職讓犯人逃脫,功過相抵,這件事沒賞也沒罰,但從今爾後,「天水宮」確實從江湖上消失了。

    他將拿到的藥方全部都交給御醫,御醫從藥方上的基本藥性判斷出何者為天水寒、何者為緩毒的配方,將天水寒的藥方毀去,不再讓人受到它的荼毒,然後制出緩毒的解毒,以供姊妹們服用。

    為了不讓師姊妹們為非作歹,他將緩毒的藥方扣在手中,要求她們每月都必須附上生活報告回來領藥,還花了不少錢教導她們如何靠正當的生意過活。

    只是她們壞事做慣了,要回歸正常人的生活真的很難教,殺人倒不敢,因為怕他會不給解藥,但全憑心情做事的方式讓她們做什麼倒什麼,花錢如流水。

    「不是要你別幫她們了嗎?」就因為有他幫著,她們才會這麼有恃無恐,應該讓她們嘗嘗沒錢的滋味,她們自然而然就會頓悟做生意的真諦了。

    知道她其實是心疼他扛著這沉重的責任,項沛棠微笑地將她擁進懷里。「她們過得不好,你舍不得,看到你煩惱,我也會舍不得。既然花錢就能消災,何樂而不為呢?」

    「藥方還是解不出來嗎?」孫沁額抵著他的胸膛,輕聲問道。他把被撕毀一半的藥方交給御醫,試著找出失去的其他配方,半年過去了,依然解不出正確的藥方。

    「急什麼?你對我膩了啊?都說要花上一輩子了嘛!」項沛棠擰了下她的鼻頭,用戲謔的笑語不讓她因此沉了心情。「何況我都把你扶正,你要跑也跑不掉。」

    孫沁皺皺鼻,被他逗笑了。他直嚷嚷說怕她跑掉,堅持把她先送到黎家,再依著明媒正娶的儀式將她迎回御史府。她知道,說怕她跑掉只是借口,其實他是舍不得讓她沒名沒分。

    「汪、汪!」一只小黑狗在他們的腳邊繞著,抗議低叫。

    低頭看到它,項沛棠揚笑,彎身將它抱起。「小黑黑嫌我們太晚沒回房了。」

    孫沁盈滿柔情地凝視著他,心口被愛他的感覺填得滿滿的。

    小黑黑是他有天突然帶回來的,黑不溜丟的一團,和之前夭折的小黑狗長得好像。他說,家里需要一只看門狗,所以撿了它。

    但,她很清楚,他是為了她才撿回它。

    這些溫柔和體貼都讓她感到好幸福,她過去失落的情感和經歷,他竭盡所能地要讓她體會。她變得會笑、會哭、會怒、會難過,全是她真實的情緒。

    「欸,不會因為我偷藏私房錢就不想和我同房吧?」見她不動,項沛棠擔心地伸手握住她的手,他懷中的小黑狗也說情似地汪了聲。

    孫沁嫣然一笑,用力回握住他的手,和他一起回了房。

    這樣的他,她不僅是這一輩子,連下輩子、下下輩子、永生永世都要跟他在一起。

    一直在一起——

    【全書完】

    編注︰

     再見闊別五年的妻子,閻記當家閻逍面對眾人總是冷漠疏離,為何面對嬌羞妻子卻甘願化為繞指柔?請見花蝶1129【情陷京城之一】《願嫁嚴夫》。

     對于被休離的前妻,黎氏當家黎之旭為何仍不斷找麻煩,是針鋒相對,抑或斷不了思念?請期待花蝶1144【情陷京城之二】《悔休媚妻》。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艷挑清官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席維亞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