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婚契約 第十章
作者︰安琪
    「!」藍亦宸驚喜地推開門,大步沖進病房。

    「听陸伯說你恢復記憶了,你覺得怎麼樣?」

    他坐在床沿,想拉住她的手,但她卻飛快將手縮回去,冷冷地瞪著他。

    「你是誰?」

    「,不要這樣,我很擔心你的狀況——」

    「你到底是誰?你再不說你是誰,我就要叫醫生來了!」她瞪著他的眼神,像在看一個根本不認識的陌生人。

    「,我是你的丈夫藍亦宸呀!」他想上前擁抱她。

    「你別過來!我又不認識你,你為什麼一直靠近我?快走開!」

    「,你到底怎麼了?我是亦宸呀!——」

    「沒有用的,少爺!」陸華走到他身旁,無奈的說︰「少奶奶醒過來之後,突然恢復了記憶,不過卻忘了從前的事。她的記憶停留在三年前與我們相遇之前,她不記得自己結過婚,甚至連我都不記得了。」

    「不——」藍亦宸驚慌得臉色大變,他不敢想像她的記憶中沒了自己,他不要她忘了他!

    藍亦宸捉住她的玉手,激動的嘶吼。「,你看著我!我是亦宸,你看著我呀,!」

    「放開我!放開我!」紀拼命掙扎大叫,她想避開這個令她害怕的人,她不要他靠近自己。

    「,你別怕我,更不能忘了我,我是你的丈夫呀!……」他的聲音嘶啞,再也無法保持鎮定,她愈是尖叫閃躲,他愈是抓得用力,他不敢松手,怕這麼一放,她會躲得遠遠的,連同對他的記憶,一同消失在他的生命中。

    「不要抓著我!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她像是受到驚嚇,竟然哭了起來。

    「你要回家?好,我帶你回家,說不定你一回去,就會想起我們在那里生活的點點滴滴——」

    「不!我不要跟你回去,我要回我家,我爸爸在哪里?我要找我爸爸!」

    「,听我說——」

    「我不要听你說!我要找我爸爸,我要回家!」

    「!」

    「我要回家!放我回家!咳咳……」她哭著大喊,不小心岔了氣,邊哭邊咳,像快斷氣似的。

    「你別這麼激動,鎮定一點!」

    「別踫我,我要回家!嗚……」

    紀開始痛哭,無論藍亦宸說什麼,她都不答不應,只是拼命的哭,最後他實在無計可施,只好沉痛的說︰「好!你別哭,我通知你爸爸馬上來接你回家就是了。」

    ***

    一抹縴瘦的身影,拉著身旁中年男子的手,緩緩通過醫院的長廊,一直到走到外頭的停車場。

    在轉角處,有雙沉痛不舍的眼眸,緊緊追隨著那抹縴影,連一秒都舍不得移開視線。

    「既然舍不得她,為什麼答應放她走呢?」卓徜風靠著牆,撫著還隱隱作疼的下巴,實在無法理解。

    藍亦宸不是一個容許別人拒絕他的人,這次他怎麼會這麼好說話,她要走,就大方的讓她走?

    「我不讓她走又能如何?她不肯理我,我一靠近她就哭個不停,我不答應送她回家,難道讓她把眼淚哭干不成?」他的心痛,卓徜風怎會明白?

    如果有其他的辦法,他絕不會舍得讓她走,但是她拒絕他的靠近,連同他的關懷、他的愛,都一並被她摒除在記憶之外,他除了放她走之外,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

    「既然對她有心,就該讓她明白你的心意,你不是這麼沒本事的人吧?有辦法讓失憶的她愛上你,就同樣該有辦法讓恢復記憶的她再度愛上你,這並不是一件難事,還是你連試都不試就想放棄了?」

    「我當然不會就此放棄!我的妻子、我要的女人,絕對不會輕易放棄,我會讓她再度愛上我,你等著瞧吧!」藍亦宸望著遠處逐漸縮小的美麗身影,悲傷的眼眸一轉,再度充滿自信。

    他不會讓她再從他的身旁逃開,絕對不會!

    ***

    他怎麼又來了?爸爸,趕他走呀!我不想見他——」紀縮在沙發里,捂著雙眼,不願見那幾乎天天出現的人。

    「可是,他是你的丈夫呀!」

    「我根本沒有結婚,哪來的丈夫?趕他走,我不想見他!」

    「!」紀正海對于女兒的固執,簡直一點辦法都沒有。

    自從上個星期將她帶回家之後,她一直很平靜,對大媽和兩個姐姐的找碴也不太搭理,安靜得像尊木偶,整天不說一句話,只有藍亦宸來看她的時候,才會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又是哭、又是喊、又是大叫,情緒嚴重失控。

    「喲!人家藍總裁來看你,你還拿喬呀?別以為人家有多大耐性守著你,要是再使小性子,當心人家休了你另娶別人。」魏美蓮酸溜溜的挖苦。

    她實在又氣又懊惱,當初以為藍亦宸是個窮小子,她才逼這個私生的賤丫頭嫁過去,誰曉得他不但不是窮小子,還是藍氏企業的總裁,她知道以後,足足懊惱得三天睡不著覺。

    早知道讓自己的女兒嫁過去,現在他們一家老小桿成都在吃香喝辣,哪像這不孝的丫頭,出嫁後沒拿過一毛錢回家,當初那三百萬聘金,才去了一趟巴黎,就差不多被她們花光了!

    「你少說兩句吧!」紀正海不耐煩的數落。

    「你說什麼——」魏美蓮拉開嗓門正欲發作,卻被紀正海拉走。

    「我們到外頭散步去,把這里留給年輕人自己解決吧!」

    「我為什麼要跟你走?放開我的手,你抓得我痛死了……」魏美蓮的聲音愈來愈小,最後終于听不見了,四周恢復平靜,紀看不見周遭的情況,等了好幾分鐘都沒有任何動靜,她猜想︰他——應該走了吧?

    她緩緩放下遮臉的手,一睜開水眸大眼,就看到一張憔悴但英俊的面孔立在自己面前。

    「啊!」她大叫一聲,轉身想逃開。

    「!」藍亦宸立刻抱住她,但又怕驚嚇到她,所以動作萬般輕柔。

    「別走!,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回到我身邊,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不要不要!我根本不認識你,我不要和你在一起。你走!你走!」她捂起耳朵,不肯听他的溫言軟語。

    「……」

    「我不想听,不論你說什麼,我都不想听!」她捂緊耳朵,無論他說什麼都不理不睬,試了好一會兒,他終于放棄了。

    「我知道你現在還不想跟我說話,沒關系,今天我不打擾你了,明天我再來看你。」

    「你不要來,我不想看見你!」她的話直接而傷人,但他只是笑笑,沒讓悲傷浮現在臉上。

    「我還是會來的,明天見!」他又深情的望了她一眼,才起身離去。

    紀琳琳躲在門後,愛慕的注視著他的身影走出大門。

    自從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喜歡上他了,偏偏他早已被紀那卑賤的女人迷去心魂,她三番兩次制造機會示好,他的回應都相當冷淡。

    「亦宸——」眼見他快走了,她趕緊追出去攔住他。

    「二姐,請問有什麼事?」一看見紀琳琳,藍亦宸就覺得心煩,不過看在她是二姐的份上,他還是對她很容忍。

    「別急著走嘛!天快黑了,你要不要留下來吃個晚飯?」她撩動自己的卷發,風情萬種的問。

    「不用了,我還有事。」他漠然拒絕。

    他知道紀琳琳對自己有興趣,但他對她一絲好感也沒有,他早從陸伯口中得知魏美蓮母女三人長年欺負的事,震怒的他氣得差點沒揍她們一頓替出氣,是陸伯勸他暫時別得罪她們母女,他才勉強壓下心頭的憤怒。

    「亦宸——」她跺腳嬌嚷。

    「再見!」他毫不考慮的掉頭就走。

    「藍亦宸!」紀琳琳快氣炸了,美艷如花的她從小就是男生注目追求的焦點,她不能容許自己被人當成不屑一顧的爛梨子。

    都是紀那賤人害的!如果不是她,藍亦宸會愛上她的!

    賤人——怒氣和妒火燒紅了她的眼,她抄起放在庭院里的竹掃把,轉身往屋里沖……

    ***

    藍亦宸回到車上,發動引擎正要離去,忽然發現口袋有個凸出的物品抵住他的大腿,他微起身掏出來一看,這才想起他忘了把這樣東西送給。

    躺在他手掌心上的,是一只形狀扭曲的水晶小熊——

    這就是當初被他摔破的那一只,他知道她很愛這只水晶熊,所以特地將散落在地上的碎片一塊塊拾起,再用黏膠親手將它們一片片黏回去,勉強拼湊回原來的樣子。

    他本來打算今天拿來還給她的,但是她剛才的反應太激烈,他一時難過,就忘了這件事。他立刻熄掉引擎、抽出鑰匙,快步走回紀家。

    無論她想留下這只水晶熊或是丟掉它,他都決定在今天交給她。

    他越過紀家的小庭院,靠近客廳的時候,就听到一種奇怪的聲音。

    有點像小動物的哀號聲,或是人類淒厲的喊叫聲。難道是

    藍亦宸心一驚,大步開門沖進未上鎖的屋子里,果然看見生平前所未有、令他憤怒震驚到極點的事。

    紀琳琳拿著一只竹掃帚,拼命追打著紀,紀被打得無力逃竄,只能抱頭,任她死命的往自己身上打。

    藍亦宸看見這令人驚駭的一幕後,簡直心魂欲裂,氣得渾身顫抖的他暴怒地狂吼。「紀琳琳,你在干什麼?!」

    「啊?亦宸!」看見藍亦宸去而復返,紀琳琳當場傻住了,她發現自己手上還握著毆打紀的「凶器」,連忙拋下竹掃帚,倉惶整理自己淩亂的發絲。

    「亦宸……你怎麼回來了?」她假裝無辜的朝他露出甜美的微笑,想轉移他的注意力。

    「!」他不理會紀琳琳的呼喚,直接沖到紀用身邊,小心地抱著她渾身瘀青、不斷顫抖的身體。

    他的鼻頭發酸、眼眶發紅,心痛得幾乎無法發出聲音。

    「原來……原來你們都是這樣欺負她的!」

    「亦宸,剛才的事全是一場誤會!是無禮頂撞我,我才會拿掃把小小教訓她一下——」

    「這只是‘小小的教訓’嗎?如果我也拿掃把‘小小的教訓’你一下,你要不要呢?」

    「亦宸,你怎能這麼說呢?」紀琳琳羞惱地高嚷。

    「我痛……好痛……」紀伸出劇烈顫抖的小手,虛弱地扯住他的袖子。

    「我知道你痛,忍耐一下,我馬上送你去醫院。」藍亦宸將她一把抱起,準備抱她到醫院去,沒想到手一伸到她臀下,便摸到濕黏溫熱的液體。他疑惑地將手伸回來一看,這才赫然發現佔了滿手的液體是鮮紅色的血。

    「血引,你怎麼會流這麼多血?」他驚駭地問。

    紀無法回答,因為她已逐漸陷入昏迷狀態,藍亦宸見她臉色逐漸轉白,連忙抱起她直往外沖——救人要緊!

    經過嚇呆了的紀琳琳身旁,他冷酷的拋下一句。「今天的事,我會要你付出最嚴厲的代價!」紀琳琳砰咚一聲跪在地上,嚇得說不出話來。

    媽呀!誰來告訴她,她是不是闖下大禍了?

    紀坐在病床上,小口喝著陸伯特地為她送來的補湯。

    自從她清醒之後,陸華和藍亦宸就不停的拿東西喂她,一天三餐外加宵夜、點心,起碼得吃六餐,好像不把她喂成小胖豬,他們絕不甘休似的。

    「少夫人,真是太好了!再過七個月小少爺就出世了,少爺很高興呢!」

    陸華提著一袋葡萄到病房附設的浴室里清洗,邊揚高音調說︰「幸好這次意外沒傷到小少爺,否則少爺鐵定會派人宰了你姐姐。」

    紀放下湯碗,滿臉溫柔的撫摸還不明顯的腹部。

    她實在太疏忽了,月事那麼久沒來,她居然完全沒注意,要不是「他」正好折回來,這孩子不可能保得住。

    想到藍亦宸,她不由得咬著唇,滿心掙扎。她對他有種又愛又怕的恐懼感,戀他的溫柔呵護,卻也怕他的翻臉無情。

    「少奶奶,葡萄補血,你多吃一點,對身體很有幫助的。」陸華將裝著葡萄的水果盤放在她面前的小餐台上,和先前擺上的各種營養補品放在一起。

    「謝謝你,陸伯。」她望著對她宛如自己親生女兒的老者,滿心感謝。

    陸華雙眼一眯,像嗅到某些解開謎題的玄機。

    他狀似不經意的提道︰「對了!少夫人,自從你走後,萊兒一直很寂寞呢!它常常坐在門口,望著大門的方向,仿佛在等你回來。」

    「萊兒?!」一提起自己飼養的柯卡愛犬,她便忍不住激動起來。

    「萊兒它好嗎?有沒有人照顧它?」

    「萊兒很好,我們天天都鹵肉給它吃——」

    「鹵肉?它不能吃鹵肉呀!」她急切的說︰「醫生說它腎髒不好,吃太堿會生病的!」

    丙然!陸華轉過頭,帶著篤定的笑容,直直的注視她︰「少夫人,請你老實承認,你根本沒有忘記過去的一切對不對?」

    「我……我不懂你在說什麼!」紀這才發現自己說得太多,連忙閉上嘴,不願再多說。

    「你叫我陸伯,沒有人告訴你該叫我陸伯,可是你卻這麼稱呼我。」

    「你听錯了,我沒有喊你陸伯!」她慌亂的搖頭。

    「你有的!而且你記得萊兒,連它腎髒不好的事你都知道,可見你根本就沒有忘記過去三年的事。」

    「不——不是的!不是的……」她緊閉著眼,不願面對現實。

    「少奶奶,你為什麼要假裝忘記過去的一切呢?」陸華十分不解。

    「我……」她緩緩睜開雙眼,淚珠兒隨即落下。

    「我不是故意騙你們的!剛開始,我也想承認自己恢復所有的記憶,可是我好怕亦宸的怒氣,你知道嗎?他說的話好殘忍,把我的心刺得千瘡百孔,我怕再度面對他的怒氣,所以才會假裝不記得他,心想這樣就可以逃過他惡毒的攻訐,沒想到一開始沒承認,後來就愈來愈不敢承認……」

    她真的不敢想像,萬一他知道她忘了他的事全是假的,不曉得會有多生氣!她根本沒膽子告訴他。

    「少夫人,你想得太多了。少爺的脾氣或許不好,但是他的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再說他那麼在乎你,如果知道你沒忘記他,高興都來不及了,又怎麼會生氣呢?不然,我替你去告訴他——」

    「不要!」她拉住陸華,恐懼的大喊。

    「不能告訴他!上次他以為我欺騙他,就那麼的生氣,如果這次他知道我真的在騙他,他絕不會原諒我的!我不要他恨我,求求你不要告訴他……」她禁不住汞傷,掩面哭泣起來。

    「少夫人……」面對她突然迸發的眼淚,陸華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忽然有人輕拍他的肩膀,他回頭一看,立即驚喜的睜大眼。

    「少——」來人朝他比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揮手要他退下。

    陸華點點頭,仿佛看見救星降臨,歡天喜地的離開病房。

    紀沒發現身旁的人換了,繼續蒙著頭啜泣,瘦小的肩頭一抖一抖的,萬分惹人心疼。

    她身旁的人默默站了一會兒,無言地拍拍她的肩膀,然後掏出手帕遞給她。

    紀接過手帕抹掉眼淚,不好意思的起頭說︰「陸伯,謝謝你——啊!怎麼是你?!」

    她震驚得無法言語,捏著手帕的手一松,藍色的手帕便緩緩飄落在地上。

    她發現站在她身邊的人不是陸伯,而是藍亦宸!

    「你怎麼——」

    「剛才你和陸伯說的話,我都听見了。」藍亦宸坐在床沿,輕輕握住她冰涼的小手。

    「不!」她驚恐地往後退,心想他就要大發雷霆了。

    「你先別害怕!我承認我不是個喜歡被騙的人,但是這次——我很高興自己被你欺騙。」

    「為……為什麼?」他的反應太過平靜,反倒讓她更加恐懼。

    「因為比起被你遺忘,我寧願你欺騙我!你知道嗎?我這輩子從來不曾如此害怕過,我好怕你忘了過去的一切、忘了我,我一想到就怕得無法呼吸。,我一直都沒有發現,自己如此愛你!」

    紀捂著自己的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麼。她睜大眼,淚水像未關緊的水龍頭,滴滴答答直往下落。「請……請你再說一次好嗎?你剛才說——」

    「我愛你!你要我說幾遍都可以——我愛你!」他望著她,認真而誠懇的說。

    紀喜悅地舒開眉眼,不過隨即斂起笑容,憂心忡忡的自言自語。「世上怎麼可能有這麼美好的事,我該不會是在做夢吧?」

    「小傻瓜!你不是在做夢,你摸摸我的臉,我是真實的。」

    「不要!」她用力搖頭,可憐兮兮的嘟著嘴說︰「要是我一摸你的臉,你就消失了怎麼辦?」

    「你真傻!」他又好氣、又心疼,索性低頭攫住她的小嘴,用熱烈的吻來向她證明自己是真實的。唇上的溫度和熱情同時告訴她,他是真的!

    「——」藍亦宸放開她的唇,搔了搔頭,顯然有些困擾。「呃,我該叫你,還是爾萋呢?」

    「你想怎麼叫都可以,因為那都是我呀!」她羞怯地回答。

    「那麼——爾萋,我想告訴你,我已經查清楚當初周偉生害你車禍失憶的前因後果,我打算對周氏企業展開報復行動,我想不用一個月,他們就會一無所有,全家蹲在路邊要飯了。」

    「不——不要!」紀驚慌的搖頭。「我的好朋友佳卉是周偉生的妹妹,你不能為了我,害她也跟著受罪,她和她爸媽,都是無辜的呀!」

    「我相信周佳卉是無辜的,但她父母難辭其咎,周偉生會如此膽大妄為,難道寵溺兒子的他們不該負一點責任嗎?」

    「亦宸,求求你!不要為了我而傷害別人。」這樣她心里絕不會好過。

    「唔……好吧!我答應你,不會連累無辜,不過紀琳琳那邊,可不許你再為她求情!」他沒殺了她,已經很寬容了。「亦宸……」她的大眼迅速泌出晶瑩的淚珠,一臉哀求的望著他,藍亦宸最受不了她這種可憐兮兮的表情,但是不報復他又心有不甘,兩相掙扎之下,最後只能咬牙說︰「我答應你,只要她不再出現在台灣,我就放過她。」

    「謝謝你!」她抱緊藍亦宸,感謝他肯听她的勸。

    「還有——我有一樣東西想送給你。」他從口袋取出修補過的水晶熊項鏈,小心地戴在她的脖子上。

    「很抱歉上次摔破了你心愛的水晶項鏈,雖然努力修補過了,可是模樣已經不好看,改天我再買更多水晶項鏈送給你。」

    「不用了!」她珍惜的撫摸垂掛在胸前的水晶熊,微笑著說︰「我這麼愛惜這條項鏈,不只是因為它好看可愛,更重要的原因是——它是你送給我的定情之物,所以我才那麼寶貝它。」

    「而我們珍貴的定情之物,卻被善妒的我摔壞了,我真是個大笨蛋!」他懊悔的低語。

    她笑著搖搖頭,毫無芥蒂的說︰「定情之物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我們之間的情感。所以只要我們真心相愛,那麼就算沒有定情之物,也沒有關系呀。」她的善良及知足,著實令他心儀又折服。

    「我愛你!不管你是爾萋或是,我都一樣愛你!」

    「我也愛你!」她伸手摟住他的脖子,軟軟地獻上自己香甜的紅唇。

    面對她的告白,他自是感動萬分。他暗自發誓,這輩子一定會將她放在心底最重要的位置,永遠呵護珍愛著。

    他們望著彼此,期待的雙唇緩緩膠合,把他們對彼此的愛與熱情,全灌注在這個深吻里,傳達給對方。

    病房的門悄悄開啟,陸華探進半顆頭,看見這熱情的一幕,欣慰地一笑,又悄悄關上門。

    經歷幾場大風大雨,這下總算雨過天晴了!

    —本書完—

    編一證︰

    欲知卓徜風與雲妹儀的愛情故事,請看「交易愛情」之《不婚交易》。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假婚契約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安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