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婚契約 第九章
作者︰安琪
    「你說什麼?」爾萋震驚地看著他,仿佛他神智不清。

    「你跟我走!」

    他拉著呆愣的她到他的車旁,打開車門便將她塞進去,然後自己也跳上車,踩緊油門疾馳而去。

    這個刺激實在太大了,從他像炸彈似的拋下那句︰「我娶你!」之後,她就一直處于震驚狀態,像抹無主的游魂任他拉上車,不知載到哪個地方。

    「你要帶我去哪里?」不知過了多久,爾萋發現車子駛入一個綠蔭濃密的大庭院,路的盡頭有棟白牆藍瓦的豪宅,她立刻回過神,詫異地問。

    「藍家主宅!你要我娶你不是嗎?我這就帶你回去,命人馬上籌辦婚禮。」

    「可是——我不要嫁給你呀!」她不想傷害他的元配,更不想害可憐的紀被趕走,她只求保有目前的狀態就很滿足了。

    「由不得你!」他已經決定了,不容她置喙。

    「亦宸,其實我和孔老師之間——」

    「閉嘴!如果你不想惹我生氣的話,就不要再提那個娘娘腔!」他將車隨意停在豪宅前廣場的一角,打開車門,又將她硬拉下車。

    她被他一路拉著走,差點因為跟不上他的腳步而跌倒。

    好不容易來到門前,大門早已開啟,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站在門口,迎接藍亦宸的歸來。

    「少爺,您好久沒回來了。」陸華笑呵呵地上前問候。

    「陸伯,麻煩你打電話給張律師,請他盡快幫我辦妥離婚手續,我要和紀離婚,然後娶她!」

    他將爾萋推到陸伯面前,讓他見見新任的少夫人,陸伯推了推老花眼鏡仔細一看,登時嚇得睜大眼。

    「少爺——」

    「你別多說!我知道你喜歡紀,但我已經決定和她離婚,另娶爾萋為妻,就算你反對也沒有用。」

    藍亦宸向來是我行我素的,沒人能左右他的決定。

    「可是……少爺,你沒必要離婚再娶呀,因為她就是少夫人嘛!」陸華終于把話說完。

    「你說什麼?」藍亦宸拉著爾萋正欲進屋,听到陸伯的話,立刻停下腳步,火速回轉身子。

    「我說她本來就是少夫人呀!」

    陸華沒發現他臉色的轉變,自顧自的說︰「前陣子卓先生打電話給我,說他想邀請少夫人到他們家作客,然後少夫人就一直不見蹤影,我還在擔心她不知怎麼樣了,想去看看她呢,原來少夫人是和您在一起!!」

    陸華說的那些話,爾萋听不太懂,但她發現陸華似乎認得她,于是激動的拉著他問︰「老伯伯,你剛才說什麼?你認得我是不是?」

    「少夫人,您別開老頭子的玩笑,這三年來我固定每個月去看您兩次,我怎麼可能不認識你?」

    「那我叫什麼名字?請你告訴我好不好?」爾萋拉著他的雙臂,幾近哀求的開口。

    「少夫人,您叫紀呀!您怎麼會連自己叫什麼名字也忘了?」陸華大感驚駭,他才幾個月沒見到少奶奶而已,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記得自己是誰了,我——」

    「你少裝蒜了,紀!」突如其來的一聲暴吼,宛如平地一聲雷,嚇得爾萋差點昏厥。

    「亦宸……」爾萋惶恐地望著藍亦宸,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不要叫我!你這女人好重的心機,居然偽裝成女佣的身份來接近我,還用假名字來欺騙我,你不甘受我冷落,所以自導自演這出戲到我面前上演,好騙取我的寵幸。你不止下賤無恥,還心機深沉得可怕!」

    「不是這樣的!我沒有自導自演什麼戲,我真的不記得一切——」她急著想向他解釋,但他根本听不進去。

    「你還要說謊嗎?哼!現在你一定很得意,因為你終于達到目的了。我著了你的魔、上了你的當,還蠢得想要離婚來娶你,你是不是正在心里偷笑,笑我像白痴一樣任你耍弄?」

    娶一個他早已娶了三年的女人?真是個大笑話!這件事要是傳揚出去,他藍亦宸鐵定成為商界的笑柄。

    「事情真的不是這樣,請你听我說好不好?」

    「我什麼也不想听你說!你現在馬上滾回淡水別墅去,離婚手續照辦,但是我不會笨得再娶你,反正當初我根本沒愛過你,將來也不會愛你!」

    他竭盡所能的用惡毒的言語來傷害她,這樣一來,他才能忘記自己被人放在掌心耍弄的羞辱。

    「不要……你為什麼要說這麼可怕的話?!」爾萋的眼里充滿淚水,滿臉哀淒的望著他。

    他所說的根本不是事實,她真的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傷害她!

    「你別再假裝無辜了,紀!你以為我非你不愛嗎?告訴你,你在我心中只是一個泄欲的床伴,像你這種用錢就能買到的女人,街上隨便抓就是一把,我壓根不稀罕!」藍亦宸的理智早已被怒火蒸發,現在他只想傷害她。

    「不要……不要這麼說……」她的臉色白得嚇人,身體宛如風中的落葉,飄搖欲墜。

    「少爺,少奶奶臉色不太對,請您不要再刺激她了!」陸華發現她的異狀,連忙出言阻止。

    「怎麼?她有臉做,卻怕人家說嗎?」

    藍亦宸被怒火燒紅了眼,他看見她胸前那條用紅線串成的水晶熊項鏈,立即凶蠻的上前一把扯下。

    「我後悔將這水晶送給你!這是我最深愛的水晶送給我的紀念品,像你這種女人根本沒資格擁有,我寧願毀了這個水晶,也不讓你玷污它!」說完,他立刻將水晶用力往地上一甩,爾萋所珍愛的小熊水晶立即迸裂,碎裂成好幾大塊,滾落到四方。

    「不」爾萋親眼看見她最愛的寶貝被他摔碎,顫抖的雙腿一癱,跪坐在地上,痛徹心扉的嘶喊。

    剎那間,她的腦子像被榔頭突然敲醒似的,瞬間想起過去的一切,記憶像一部放映機,將不堪回首的往事一幕幕呈現在她眼前,她又頭疼、又心碎,再也禁不起這個刺激,兩眼一閉,當場昏了過去。

    「少奶奶——」

    「爾萋」接下來的情況亂成一團,但爾萋什麼也不知道,她的世界里。只剩下一片寧靜。

    她深深渴望的闐黑與寧靜……

    ***

    「醫生,她到底怎麼了?」醫院的急診室里,藍亦宸煩躁地踱步,幾次想掏煙點上,但看見牆壁上大大的禁煙標志,又詛咒著收起香煙。

    「藍先生,根據我們的判斷,藍太太是因為受了太大的刺激,」時調適不過來才會突然昏倒,我想等她醒來,應該就沒事了。不過……」

    「不過什麼?」听到醫生還附了但書,藍亦宸立刻緊張的追問。

    「藍太太以前曾因車禍喪失記憶,在本院治療過一段時間,所以我想為了她的精神狀況著想,最好還是不要給她太大的刺激,免得再度發生難以控制的情況。」

    「你說什麼?」藍亦宸一個箭步上前,揪住醫生的白袍揚聲質問︰「你說她喪失記憶是怎麼回事?你再說清楚一點!」

    「是——」醫生被他揪得快窒息了,連忙扳開他的手說︰「是這樣的,幾個月前藍太太出了一場車禍,被人緊急送到醫院來。那時她沒什麼嚴重的外傷,不過醒來後卻喪失了記憶,她什麼都想不起來,身上也沒有可以證明身份的證件,幸好有一位卓先生替她安排住院和出院後的事宜,不然可就麻煩了。」

    藍亦宸的腦子快速轉動,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迅速連貫起來。

    「卓先生?是不是卓徜風?」

    「是的,就是他!是他支付藍太太所有的醫療費用,听說出院之後還替她安排工作,卓先生真是好人!甫——藍先生,你要去哪里?」

    藍亦宸沒等醫生褒揚完卓徜風便掉頭往外沖。

    他敢以性命打賭,卓徜風絕不是醫生口中的大好人,他會這麼做,一定有其他的原因,他要去問個清楚!

    ***

    當門鈴急促響起時,卓徜風正和妻子在客廳享受甜蜜的兩人世界,因此听到催魂似的門鈴聲,他只咕噥兩聲,又繼續埋首在老婆雪白豐腴的酥胸之間。

    「有人在按門鈴啦。」雲姝儀推開他的臉,飛快拉起被他剝開的睡衣。

    她滿臉紅暈的樣子煞是美麗,卓徜風看得幾乎痴了,一心只想和她繼續未完的纏綿。

    「別理他,假裝我們不在家!來——哎喲!」

    雲殊儀一腳將他踢下沙發,他當場跌得狗吃屎,欲望勃發的重要部位更是嚴重受創。

    「去開門!」雲殊儀縴縴楚腰一叉,氣鼓鼓的喝道。

    「好啦好啦!」卓徜風爬起來,認命地去開門。

    雲殊儀身上只穿著一件睡衣,趁著他開門的時候,溜回房里去了。

    「卓徜風——」卓徜風剛打開門鎖,大門就砰地被人踢開。

    「藍亦宸,你吼這麼大聲在叫魂哪?還是想找人單挑?」卓徜風知道他神色不對,不過剛被打擾好事的他心情也很不爽,因此也沒好臉色給他看。

    「卓徜風,我問你——爾萋究竟是不是我老婆紀?」

    「咦,你終于發現啦?嘖嘖,說起來你還真遲鈍,花了那麼長的時間,才弄清楚家里的女佣原來是自己的老婆!難怪人家說長肌肉的人不長腦子,可見這項論證一點都沒錯——」

    「閉上你的狗嘴!」他已經火得想揍人了,他還不知死活的喋喋不休。

    「我再問你,爾萋——不,為什麼會失去記憶?」

    「因為被我給撞了」

    「你說什麼?!你撞了她?」藍亦宸怒聲大吼,雙眼暴怒地凸出,神情十分猙獰恐怖。

    「是啊!不過你搞清楚,不是我喜歡去撞她,而是她自己沖到馬路中央,我煞車不及才會一頭撞上去。」

    「你撞她!好樣的你居然把她懂得失憶,我絕不饒你——」憐惜她的心揪得發疼,他掄起拳頭,上前就想揍人。

    「等等——」卓徜風飛快擋住他的拳頭。要是被那硬如石塊的鐵拳打到,不死也去掉半條命。

    「我雖然不小心撞到她,但我很誠懇的負起了責任呀!你瞧她治療的醫藥費、生活費,還有我請五星級飯店廚師教她烹飪的費用,全部都是我支付的。再說,我把她送回你身邊,至少能將功折罪吧?」卓徜風開始討人情。

    「你不說我還忘了問,你怎麼知道她是我老婆?」

    「這個嘛……」卓徜風掏出皮夾,從里頭抽出一張粉紅色的身份證交給他。

    「這個麻煩你交給爾萋。我偷偷替她保管了五個月,現在該物歸原主了。」

    「這是?」藍亦宸接過來一看,正是紀的身份證。

    原來卓徜風就是看了上頭配偶欄的名字,才知道她是他的妻子。

    「該死的渾蛋!你既然知道她是我老婆,為什麼不立刻把她送回來,干嘛把她的身份證藏起來,還把她送到我家當女佣?」他愈想愈生氣,再度揪起他的領子質問。

    「老兄,我這麼做,完全是為了幫助你們夫妻和睦呀!你想想看,如果你一開始就知道她是紀,你會毫無保留的愛上她嗎?不會對不對?所以我的欺騙全是不得已的,你要諒解我的苦心呀!」

    卓徜風說得頗為慷慨激昂,只可惜藍亦宸一點都不感動。

    「你別說得那麼好听,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根本是為了看好戲才會搞出這些名堂!」

    「冤枉呀!其實一開始我就暗示過你她是你老婆,是你自己沒听出來罷了。」

    「胡扯!你哪有暗示過我?」藍亦宸斥道。

    「怎麼沒有?我要她向你自我介紹的時候,她不是告訴你她叫伍爾萋嗎?那個名字是我取的,而‘伍爾萋’不就是‘吾爾妻’嗎?她都已經這麼明白告訴你——她是你的妻子了,你還听不出來嗎?」

    「渾蛋!這算什麼暗示?」他怒吼著揮出一個拳頭,將他打得飛進沙發里。

    「告訴你,這一拳是為了爾萋出氣!你根本沒替她想,她失去記憶又舉目無親的心情有多恐慌?你害她受這麼多折磨,我本來打算狠狠打掉你的牙齒,不過看在你把她送回我身邊的份上,讓你省一筆植牙的費用,下次你最好別再玩到我頭上,否則當心牙齒不保!」

    「我知道。」卓徜風撫著紅腫的臉苦笑,知道他只用了一半的力氣,否則自己不可能還清醒著。

    「還有——被我撞到那天,我看到周氏企業的少東周偉生鬼鬼祟祟的出現在附近,我想他可能和她跑到馬路上撞車的事有關,你最好仔細調查一下。」

    「這件事我會調查,謝謝你的情報!把手給我——」藍亦宸伸出大手,將他從沙發里拉起來。

    他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不記舊仇,既然已經教訓過卓徜風,那麼以前發生的事,就當作沒發生,一筆勾消了。

    「我要走了!爾萋——不,罷才昏倒了,現在人還在醫院,我得馬上趕回去。」弄清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藍亦宸連一秒鐘也不想多待。

    「路上當心點!還有從頭到尾都不知道我的計劃,你可別誤會她。」

    卓徜風了解藍亦宸的個性,知道他是個多麼沖動暴躁的人。

    「我現在知道了。」但是也太遲了!

    不知他可還有機會,再度挽回她的心?

    藍亦宸重重嘆息一聲,頹喪地消失在夜幕中。

    這個問題,很快有了答案,他回到醫院,便看到陸華臉色沉重的站在病房門口等他。

    「發生什麼事?是不是怎麼了?」藍亦宸一驚,從脊背涼到心底。

    「少奶奶她……恢復記憶了!」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假婚契約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安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