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呀慢慢來 第十章
作者︰季葒
    會議室內,宋藏峰和斐輊海各據一方。

    宋藏峰神情古怪而凝重,斐輊海則掛著斯文的淺笑。今天本來該是他返回瑞士的日子,班機就在半個小時之後,但是宋藏峰卻臨時約了他到公司來,說有要事和他商談,於是他將班機時間延後至下午,一早就來公司報到。

    秘書端來一杯咖啡、一杯熱茶。咖啡給了宋藏峰,熱茶則擺在斐輊海的面前。

    「謝謝。」斐輊海向年輕漂亮的秘書道謝後,端起茶緩緩喝了一口。「峰,你約我來不會是只想看看我吧?」

    放下茶杯,他雙手交疊在膝上,打趣地開口詢問。

    「當然不是。」宋藏峰勾起杯耳,嘗了一口濃郁的咖啡後,才拾起闐黑的眼瞳望向斐輊海。「海,你認識一位叫花采霓的女人嗎?」

    「花采霓」這三個字讓斐輊海臉上掛著的那抹斯文淺笑僵凝住。

    看斐輊海震驚到無以復加,連話都說不出來的模樣,宋藏峰心中了然了幾分,也黯然幾分。

    「峰,你怎麼會……認識她?」好不容易,斐輊海艱澀地吐出話來。

    宋藏峰沒有即刻回話,他一直審視著斐輊海的神情。

    斐輊海突地從椅子上起身,轉而走至窗前,兩手置於窗台,眺望窗外的高樓藍天。

    「花采霓正是黎雲的好朋友,那日……黎雲突然間變了樣,問題原來出在你身上。」

    宋藏峰微微轉動皮椅,將視線投向斐輊海頎長的背影。

    「原來……她是被我嚇到了。」斐輊海陷入回憶中,臉上浮起一絲無奈。

    他太專注於回想花采霓嬌俏迷人的面貌,以至於完全沒注意到這其中有些環節出了問題。

    「海,我听黎雲說,你和花采霓在瑞士時曾經交往過,你們的關系也一直很親密……」因為看不見斐輊海的表情,所以他沒反駁,宋藏峰就認定他默認了。「我還听黎雲說起,後來是你拋棄花采霓,絕情地結束這段感情……」

    斐輊海听了,背脊驀地一僵。

    「黎雲她是這樣跟你說的?」他轉過身來,斯文的臉龐上一貫掛著的笑容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眉宇間的淡淡愁緒。

    「拋棄」這個字眼太過殘酷;而「絕情」二字簡直要將他的心凌遲至死。

    「黎雲所說的這些話全是出自花采霓的口中。」他補充說明,並等待著斐輊海回話。他要知道,他的好友是否真如黎雲所說,是那麼絕情冷酷,竟然將懷有自己骨肉的女人狠心拋棄。

    「花采霓親口說的……那就是了,我的確拋棄了她。」斐輊海閉上眼,沉痛地承認。

    「斐輊海!我沒想到你會是這樣一個不負責任的男人!」宋藏峰從座椅上驟然起身,沉聲怒叱。

    「峰,你憑什麼這樣批判我?」宋藏峰這話說得重,饒是向來好脾氣的斐輊海,也不禁動怒了。

    宋藏峰完全不了解他和花采霓之間的感情,他沒資格做任何的批評。

    「你拋棄了你的女人,連自己的親骨肉也一並遺棄,這就是不負責任!」宋藏峰憤慨地陳述這不堪的事實。

    親骨肉?!這三個字轟得斐輊海的腦袋嗡嗡作響。

    「你剛才說什麼?我遺棄了我的骨肉?!」他朝宋藏峰大步街過去,雙手捉住他的手臂,一臉震驚。「花采霓有我的骨肉?峰,黎雲真是這麼告訴你的?」

    「黎雲見過那個孩子,他和你幾乎酷似的容貌,就是令黎雲震驚的原因。」

    宋藏峰的話讓斐輊海眯起了眼,驟然想起他方才漏掉的那個環節了。他和花采霓交往期間並未留下過任何一張照片!分手之後,兩人曾經共度的那段日子,就只剩回憶而已,沒有任何影像可供留戀。所以,黎雲不可能從花采霓那里見過他的容貌!原來……原來他有個孩子,而孩子繼承了和他一模一樣的面貌……

    老天!斐輊海心情極度矛盾地掩面驚呼。當他放開雙手,抬起頭時,眼中充斥著慌張的神情。

    「難不成……你不知道花采霓懷有你的孩子?」宋藏峰不解地看著斐輊海。

    他從沒見過斐輊海這樣激動慌亂過,這是認識他這些年來的頭一回。

    「我不知道,我完全不知道……」他的胸口突然感到一陣窒悶,大手難受地放在胸前,頎長的軀干因這突來的痛苦而微微彎駝。

    「海,你怎麼了?」宋藏峰緊張地扶住他。斐輊海臉色顯得蒼白,濃眉緊擰著,看來十分痛苦。

    「我……沒事。」斐輊海癱坐在椅子上,他按著胸口,沈重地喘氣。許久之後,他克制住激動的情緒,立即抬頭向宋藏峰請求道——

    「我要見采霓!峰,請你告訴黎雲,拜托她幫我這個忙,我非見采霓和孩子一面不可!」非見到她不可!斐輊海眼中全是對此事的堅持。

    「當年你狠心地拋棄了他們,你認為她和孩子如今會願意見你嗎?」這太困難了,宋藏峰不得不潑斐輊海冷水。

    「峰,我還愛著采霓,這些年我不曾忘過她。當年會狠心拋棄她,是出自無奈,我是逼不得已的……」斐輊海神情激動地表示。

    「難不成是因為你的身體狀況,所以你才……」斐輊海的話讓他驀地領悟。

    「對。」斐輊海表情痛苦地點了點頭。「在和采霓分手的前幾天,我第一次病發,當時醫生宣布,我隨時會面臨死神的召喚……」

    一個隨時會死去的人,沒資格愛人,更沒權利去絆住一個正值花樣年華的女孩。

    宋藏峰懂了,原來斐輊海不是絕情無義的男人,他對花采霓的愛,是用另一種方式來表達的。他要她的心自由,要她快樂地去過她自己的人生,而不是只守著他,過著永遠不知道還會不會有明天的日子。

    「那現在呢?醫生已經表示你的生命還有延續下去的機會,你想要挽回花采霓和那個孩子嗎?」宋藏峰沈思半晌後,開口問道。

    「那是必然的。這次,我不會再放棄她和孩子。」他要彌補她,但前提是——她得願意和他見面,願意原諒他才行。「峰,我要見釆霓一面,你願意幫我這個忙嗎?」

    斐輊海苦苦地央求著宋藏峰。

    「好,這個忙我一定幫到底。」宋藏峰鄭重地點頭應允。

    這個應允不只是為了斐輊海,同時也是為了他自己。

    中午,黎雲和商總經理開完會,正要回她的辦公室時,在電梯前遇到了宋藏峰。

    「你怎麼突然跑來了?」黎雲見到他,一臉喜色。

    「我想你。」

    他摟住她的縴腰,不在意助理室里正好有人探頭出來,俯下臉就給她一個熱吻——這是彌補早上他未得逞的那一個吻。

    「宋藏峰,這是我的公司,你這樣子會害我成為八卦傳言的主角啦!」當他放開她後,她羞紅著臉拍打他的胸。

    「那下次換你到我公司來強吻我,我不在乎成為八卦新聞的主角。」他仍舊摟著她的腰,緊緊不放。「這個主意不賴吧,嗯?」

    「誰理你!」這男人平時看起來沉穩冷酷,但一耍起嘴皮子來,就讓人受不了。「你突然跑來是要請我吃午飯嗎?」

    被他佔了便宜,她當然得撈點好處回來才行。

    「你想吃什麼?」他笑著凝視她動人的美顏。

    「附近新開了一間日本料理餐館,我們去大吃一頓!」

    他二話不說就點頭答應。

    「那快走吧,我中午只休息一個鐘頭,不像你這個大老板那麼好命,想幾點上班、下班都隨心所欲。」她牽著他的手快步踏進電梯下樓。

    「你這是羨慕還是嫉妒?」他又將她摟回懷中,讓她嬌柔的身子貼著他。

    「當然是十分的羨慕嘍!」她俏皮地眨眨美眸。

    「既然這麼羨慕的話,你不如快點嫁給我,等你成了宋夫人之後,我立即聘請你擔任本公司的資訊部經理,你以後高興幾點上下班都行。」他當場向她求起婚來,並提出令人心動的條件。

    「你這是在……求婚嗎?」她抬起頭對上他的眼,心漏跳了一拍,整個人仿佛快要被他狂熾的眼神給燒融了。

    「對!」宋藏峰用力地點頭。「黎,你願意嫁給我嗎?」他繼續用熱力十足的眼神誘拐她。

    「我……暫時不願意。」她險些要點頭,幸好電梯抵達的聲音拉回她的理智。輕輕掙離他誘人的懷抱,黎雲往電梯外走去。

    「為什麼不?」他追上,牽住她的手。對於她的拒婚,他心頭其實早就有底了,她肯定是介意著花采霓和斐輊海的事情。

    「在斐輊海和花采霓的事情還沒妥善處理好之前,我是不可能嫁給你的。」她悶著聲說話。

    丙然!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把他們的事情厘清,讓整件事能夠完美的解決,你就願意嫁給我了?」他眼中快速掠過一道精光。

    「對!」她爽快地回答,全然不知自己正一步步地走進他所設下的婚姻陷阱中。

    「好!沖著你這句話,我今天一定把這件事弄清楚,而且絕對會處理得讓你非常滿意。」他詭笑,自信滿滿地夸下海口。

    「你笑得很奇怪喔!」她懷疑地側首看著他。

    「有嗎?」他挑眉。

    「有。」她無比確定。「為什麼這樣笑?」湊近臉,她不放棄地質問。

    「因為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告訴你。我們邊吃邊聊吧。」

    他伸手摟著黎雲,往不遠處的餐館走去。

    黎雲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宋藏峰要說的究竟是什麼事情,直催著要他快點講,不要賣關子,但宋藏峰卻堅持先用餐再說。

    待兩人吃飽之後,宋藏峰才娓道出事情的始末。

    宋藏峰雙手交握在桌前,緩緩將斐輊海從第一次發病,到現在病情穩定控制下來的事情告訴黎雲,並且將斐輊海當初狠心拋棄花采霓的原因也一並解釋清楚。

    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宋藏峰終於把該講的事情全說了。

    黎雲听完宋藏峰的述後,忍不住紅了眼眶。

    宋藏峰心有不舍,將她攬進懷里,輕拍著她的背。「乖,別哭,你現在哭的話,別人會以為我在欺負你呢!」

    她不依,撲在他懷里低泣了起來。她為斐輊海和花采霓這樣坎坷的愛情感到難過,而宋藏峰則因她的哭泣而感到頭痛。

    她的眼淚擰痛了他的心,也讓他因此必須向隔桌幾位投來不解目光的客人頷首致歉。

    「好了,別哭了。我們先去結帳,然後我送你回公司。」捧起她淚眼婆娑的臉蛋,他用指腹拭去她臉頰上的淚水。「至於海和花采霓的事情,就交給他們當事人自己去解決吧,我們不要插手。」

    牽扶著把臉哭花的黎雲,他走往櫃台結帳。

    「為什麼不?我覺得我應該把所有的始末先向采霓說清楚,這樣才有助於斐輊海和采霓的復合……」黎雲想替這對可憐的情人出點力。

    「海打算自己出面請求花采霓的原諒,他希望我們不要插手。」刷卡結完帳後,他收回信用卡和簽帳單,親昵地摟著她往外走。

    「斐輊海真這麼說……」但她還是很想幫忙,這事她不能坐視不管。

    「這是他親口對我說的。一旦決定的事,他就絕對會做到。」他認為斐輊海和花采霓之間的誤會應該由他們當事人自己去解開,外人毋須多加干涉,也沒有權利插手。

    「可是……」

    黎雲還想爭取革忙的機會,但宋藏峰卻一把將她攬入懷中,認真又堅持地低頭對她說︰「黎雲小姐,從現在開始,你只要關心我們的婚事就行了。至於別人的感情,你就別費心思了,知道嗎?」

    「婚事?我們的?」黎雲呆愕地看著他。

    「你別忘了你在一個小時前答應我的,你說只要我把海的事情解決了,你就馬上嫁給我。」英俊迷人的臉上掛著得意的笑。「現在我把我『該解決』的部分都解決了,你可不準反悔。」午後的陽光灑落在他們相偎的身影上,他深邃的眼中閃過一絲計謀得逞的光芒。

    「我……我……」她有種被陷害的感覺。其實她不是不想嫁給他,只是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她認為他們倆還需要更多的時間來了解並習慣對方,而且她對目前的交往方式很滿意,暫時不想做任何改變。

    「如何?」他等著她的回答。

    「我一定說話算話,絕不會反悔。不過……就算我答應了你也沒用,你還得通過我爸媽那關才行。」她苦思許久,終於擠出因應對策來。

    把父母拿出來當擋箭牌,他一定沒轍。只要她回家向爸媽撒個嬌,爸媽絕不會舍得讓她那麼早出嫁的。

    精明的宋藏峰早料到她會出這招,他胸有成竹地勾起一抹自信的笑。

    「關於伯父伯母那一關,你就不必多加顧慮了。」他的笑容燦爛得有些刺眼。

    「為……為什麼不必顧慮?」他的話令她愣住。

    「因為我已經事先跟伯父知會過了,就在今天一早,我們已經達成了令人滿意的協議。」

    黎雲听了倒抽一口氣,腳步顛軟了一下,腦中迅速浮現早上他和老爸在庭院里相談甚歡的那幕情景。可惡啊,原來他早上就偷偷和爸爸達成協議了?!

    宋藏峰扶住她搖晃的身子,緩步往前走,嘴角一直掛著攝人心魂的迷人笑容。

    「黎,結婚後我們到希臘的愛琴海度蜜月如何?如果你不喜歡的話,那我們去威尼斯好了,還是北海道?」他高興地規劃著,她的臉色則有點不太好看。

    一想到要步入婚姻,要去維持一段長久而緊密的關系,她的心里就又開始恐慌起來。她沒把握自己能做得到,她……

    宋藏峰感受到她的慌亂,握著她微微顫抖的手,扳過她的身子,讓她面對他,語氣真摯地開口。

    「黎,我要真正地擁有你,想和你共同經營婚姻。這次,我不會再讓你有機會逃開我、拒絕我了。」

    這份真情宣誓帶著一點警告的意味,他要讓她知道,從現在開始,他不會再讓她有逃開的機會。

    她看著他堅持的表情,任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漸漸地,她的一顆心定了下來。

    「好吧,你想結婚咱們就結婚吧,一切依你了。」

    她對他甜蜜地輕嘆一聲,慢慢偎入他的懷中。

    他喜悅地緊緊摟住她,心口溢著滿滿的幸福。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愛呀慢慢來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季葒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