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呀慢慢來 第九章
作者︰季葒
    早下定決心要提分手的,可是黎雲卻提不起勇氣打電話給他。

    一整個上午,黎雲都在心神不寧的情況下度過。有幾度她都已經拿起話筒,打算要撥號了,卻又泄氣的把話筒放回去。

    午餐之前,她勉強把幾件重要的公文簽閱完畢,在下樓用餐之前,她再次拿起電話準備要打給宋藏峰。

    拿著電話想了整整十分鐘,她顫抖著手指撥電話號碼,在撥完最後一個數字前,敲門聲卻響起,把黎雲嚇了一跳,令她按錯了號碼。

    第八次打電話又宣告失敗,黎雲嘆了一口氣,把話筒放回去。

    「進來。」她單手支頰,垂頭喪氣的回應門外的人。

    門被推開一半,助理探頭進來問︰「副理,總經理找你,請你上樓一趟。」

    「現在?」黎雲看了一下時間,指針正對十二點,剛好是午餐的休息時間。

    「對,總經理要你馬上過去。」

    「喔,我知道了。」這個時候找她,不會是要請她吃飯吧?不過依她看,商總才沒那麼有空約她一起用餐,通常只有命令她賣命的分。

    黎雲懶懶地起身,隨手在桌上翻找一份公文,打算順便呈上去。

    幾分鐘後,她來到商總經理的辦公室,商總經理告訴她,要她和幾個工程部人員馬上趕到台中一趟,理由是某位和商總交情不錯的老客戶介紹了一位大客戶給他們,需要她親自跑一趟。

    「商總,我可以說不嗎?」這是黎雲頭一次拒絕上司的派遣。

    商總從公文堆中抬起頭,看著她。「很抱歉,你非去不可,而且得馬上出發。」

    好一個非去不可。黎雲頹喪地點頭,轉身走出總經理辦公室。

    台北、台中來回一趟,加上其中有三個小時的時間花在和客戶洽談網站設置工程上,一行人回到台北時已是夜幕低垂,他們草草在途中用了餐,黎雲因為沒胃口所以沒吃,一個人在車上等著。

    用完餐,大家回到公司,黎雲在停車場換了自己的車,她的心情依然承續著白天時的紛亂煩悶。

    開車回到家後,一進門,她當場呆在門口。宋藏峰竟然在她家里作客,正跟父親和大哥談話!

    三個男人見她回來,目光全集中在她的身上。

    「小雲,宋先生特地來家里等你,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父親先說話了。

    「爸,我去台中出差,剛回來。」她避開宋藏峰審視的目光。

    見她把視線刻意移開,宋藏峰皺起了眉。

    「快進來吧,你吃飯了嗎?」心思細密的黎允宬發覺到兩人之間的異樣,起身招呼。

    黎雲搖頭。

    「媽給你留了些飯菜,我去幫你熱一熱。」黎允宬說著便往廚房走。

    「哥,不用麻煩了,我吃不下。」黎雲叫住大哥。

    宋藏峰此時從沙發起身來到她的面前。「你不吃晚餐怎麼行?這樣吧,我陪你出去吃。」

    他關心的視線落在黎雲略顯蒼白的臉蛋上。

    她心情很亂,他看得出來。她似乎想疏遠他,他也感覺到了。他一方面感到不安,一方面更努力地要緊抓住她,非得要問清原因不可。

    「不、不用了,我……」她不想和他獨處,她現在不曉得該如何面對他呀!

    「伯父,黎先生,我和黎雲出去了。」宋藏峰不由分說地牽起她的手。「走吧。」

    就這樣,黎雲被強迫著出門,被硬塞進他的車子里,兩人一起離開了黎家。

    夜越來越沈,屋子里也一片漆黑。

    黎雲鎖著眉頭站在簾幕半掩的落地窗前,藉著窗外灑進的月光,勉強看著窗外的一景一物。

    在她的身後,宋藏峰臉色陰郁的坐在沙發上,手指間夾著一根香菸,星紅的火光是屋子里唯一的光線。

    從她的家里出來以後,他帶她到餐廳吃晚餐,然後就回到了這里。在車上、餐廳里,直到回到宋藏峰的住處,他們都沒有說話,兩人各懷著重重心事。

    現在已經快接近深夜了,他似乎沒有打算送她回去的打算,只是一直坐在一旁,沒逼問她,似乎等著她主動開口。

    好久,黎雲依舊沒開口說半句話,宋藏峰枯等的耐性告罄,捻熄了香菸,起身走到她的身後,寬厚的胸膛貼住她縴細的粉背,雙臂從身後環抱住她。

    「為什麼我今天一直等不到你的電話?」他在她的頸邊嘆了一口悶氣,感覺到她的背一僵。

    這口氣憋了一整天,現在吐出來,心情卻更加郁悶——因為她並不喜歡他的靠近,這讓他的心擰了一下。

    黎雲听見了他的嘆息聲,這聲嘆息揪疼了她的心。

    「藏峰……」她低聲地喊他。

    「嗯?」他應道,炙熱的氣息拂過她的粉頸,撩動她的心。

    她力持鎮定,不讓他刻意的撩撥影響決定。

    「我們……分手吧。」她艱澀地吐出這句話來。

    他驀地僵住,環繞在她腰際的手猛一收束,溫暖的胸膛瞬間變得冰冷,目光驟陣為銳利。

    「為什麼提分手?」略嫌粗暴的將她扳過身來面對自己,深沈的黑眸緊盯著她,口吻微慌。

    「因為我……不想愛你了。」這一次她沒有回避他的緊迫盯人,勇敢的迎視他,蒼白的唇微顫的吐出話語。

    不想愛你了、不想愛你了……這句話真傷人。宋藏峰的心被劃開了一道傷口,他不相信。

    「為什麼提分手?」他又問,語氣有點強硬。

    「我說了,我……」

    「不要找藉口搪塞,我要听真正的理由。」他打斷她的話。

    她表情茫然的看著他。

    真正的理由是什麼?是他結交了斐輊海這樣惡劣的男人,是他的至交好友誤了她的好朋友一生,她痛恨斐輊海,連帶的把他也怪罪進去。

    宋藏峰臉色一凜,單手把住她的下顎,俯首狠狠吻住了她。

    重重的力道肆虐她的唇,他的舌纏著她的粉舌不放,氣息融合在一塊兒。

    他將她壓在窗前,深刻纏綿的吻了一回,大手隔著衣料**她。

    驀地,他結束了吻,額頭抵著她的額心,目光狂亂的凝視著她從蒼白轉為紅潤的臉蛋,他可以感受到她的身子正微微顫抖著。

    「你還是喜歡我的吻,還是喜歡我的踫觸,這就足以代表你不可能不再愛我。」

    他英俊的面容充滿自信,鏗鏘有力的反駁說得她一臉心虛,垂下了小臉。

    他捧住她的臉,目光溫柔又帶著痛苦的瞅著她。「黎,我不是個會和女人糾纏不清的男人,只要你肯給我一個讓我信服的理由,我一定放你自由。」

    「我不曉得該怎麼對你說清楚,你能不能給我幾天的時間……」他的允諾惹得她的淚在眼中打轉,心情差到了極點。

    黎雲的眼淚揪痛了他的心,惹她傷心並非他所願。

    「我已經給了你一天的時間,足夠了,我現在就要知道確實的原因。」她還想逃避多久?她多逃一分鐘,他就多一分不安。為了快點找出問題的癥結,他打定主意,今晚非逼她坦白不可。

    她睜著淚眸看著神情凝重的他,逼不得已,只好把斐輊海和花采霓那段不堪回首的感情告訴他。

    「……他是你的好朋友,我和采霓的感情也很深厚,采霓恨的人我同樣也厭惡透頂,我無法勉強自己不討厭斐輊海,更不能接受斐輊海和你情同手足。還有,我甚至開始懷疑你對我的感情是否真心。既然我的心里已有了厭惡和猜疑的感覺,不如就離開你算了,我想這樣的決定對你我都好吧!」

    她一口氣全把心里的難受說出來,如釋重負的同時,即將分手的痛苦卻旋即壓上心口,沉重而窒人。

    宋藏峰听她說著話,一顆心先是揪緊,然後緩緩松了開來。接著他凶惡的擰著眉,眼角憤怒的抽動起來,他的手也快要控制不住,想掐她粉嫩的小脖子。

    「我對我們的未來完全沒有信心,所以還是分手吧……」早日了斷免得以後越陷越深,更加痛苦。

    這只愚蠢的小鴕鳥,對他提出分手的原因竟然是這樣一個荒謬的理由。因為斐輊海,她連帶狠心地將他也牽扯進來,不但意圖疏遠他,甚至還妄想分手,真是太過分了。

    不過在他生氣的同時,卻也暗暗贊賞起她的正義感來。她這麼有義氣的個性深深的吸引了他,他愛上的這個女人雖然愛鑽牛角尖,像只笨鴕鳥,可卻是個正義女神。

    「你、休、想、分、手!」他嘆口氣,捧住她的臉,賞給她一記怒瞪,然後緊摟住她,往身後直退,與她雙雙跌落大床,在她的抗議聲和捶打中,半懲罰又帶著寵溺的吻住她,在床上愛了她。

    欲望平息之後,夜還是夜,只是更沉了。

    黎雲躺在他的懷里,因為疲累所以腦子里不再有力氣去多想什麼。

    「黎,我會把這件事調查清楚,不管結果如何,我都不希望這件事影響到我們的交往,你以後不準再隨便替我們的未來擅自做決定。」宋藏峰以手臂當她的枕頭,將她緊抱在懷,側著臉,薄唇輕輕吻著她的耳鬢,一邊交代著說。

    她的腦袋昏昏沉沉,眼兒半眯半開。他說的話她是有听進去,可是卻沒給人家半點回應。

    「還有你听好……」他的手定住了她搖晃的頭,凝視著她染上濃濃困意的半掩星眸。「我愛你,我絕不會背棄我們之間的愛情,你以後不準再對我的愛有任何的懷疑,明白嗎?」

    困意瞬間消失大半,他堅定的表情深深烙進她的眼中。

    「回答我——」他要將他滿腔熾熱的愛傳進她一直惶恐不安的心中。

    她遲疑地點點頭,答應了。

    他滿意的笑著,吻了吻她的額心,輕嘆一聲緊摟著她。從昨天晚上一直持續到現在的緊張心情終於可以放松了。

    棒日一早,黎雲從睡夢中被搖醒。

    醒來時,宋藏峰已穿著整齊,站在床邊。

    「起床了,我送你回去換衣服,再送你到公司。」他坐到床上去,含笑看著她。她一臉迷糊,眼前穿著深色西裝的他又酷又俊,充滿吸引力。

    「黎,你的腦袋醒了嗎?」他握住她**在被單外的香肩,輕輕搖晃她。「你別只顧著看我,再不起床上班就要來不及了。」

    他的話讓她驟然從痴迷狀態中回神,臉頰浮上粉暈。

    「幾點了?」

    「七點鐘。」他的拇指輕劃過她細嫩的肩,身體有點蠢動。

    她發現他的眼色漸轉為濃,害臊的推開他下床。

    「等我五分鐘。」丟下一句話,她一溜煙地跑進浴室關上門。

    他看著她luo身從眼前溜掉,下腹狠狠抽動了一下,咬牙忍住蠢動的**,彎腰拾起昨晚丟落床下的衣物,走到浴室前敲門。

    她把門打開一點小縫隙,探出頭來。「干麼?」美麗的臉上有著戒慎之情。

    他失笑,她又把他當野獸看待了。

    「我只是把衣服拿給你。」他把衣服遞給她。

    她看看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尷尬地笑著,伸手拿過衣服,很快地又把門關上。「謝謝。」

    「我到樓下等你,送你回去換過衣服後,再一起吃早餐。」他對著闔上的門說話。

    「回我家吃早餐好了,反正你已經見過我爸媽和大哥了,不是嗎?」她邊穿衣服邊對他說。

    「是啊,昨晚一起聊了一個多鐘頭,是頗熟的。」她肯主動邀請他上門拜訪,看來經過了昨天一夜,她的小腦袋瓜想通很多。「可是一早就上門叨擾,你不怕惹來閑話?」他打趣地問。

    「昨晚我被你硬生生架走,還一晚未歸,就算有閑話也被說了,我現在還怕什麼?」她嬌瞠地駁斥。

    听著她又恢復往常那有精神又嬌甜的聲音,他愉悅地大笑。

    這下子他的心情更安定了,拿著公事包和車鑰匙轉身下樓等她,幾分鐘後她一臉素淨,穿著縐縐的套裝下來,眉頭也皺皺的。

    他笑牽著她一起走出屋外上了車,在耳畔安撫她,要她別在意這身縐巴巴的衣眼,順便建議她乾脆擺些私人物品和衣服在他這兒,免得以後留下來過夜時沒衣服可換。

    黎雲瞪他一眼,要他別想得太美。

    回到了黎家,黎雲進屋上樓換衣服時,宋藏峰留在庭院和正在運動的黎父聊天。這短短的幾分鐘,他很精明的把自己推銷出去,談話的話題從早上天氣不錯驟轉為他和黎雲情投意合,央請黎父作主,將黎雲嫁給他為妻。

    對宋藏峰印象頗好的黎父,听了笑呵呵,不但爽快的應允,還要他選個好日子,安排雙方父母親見見面,到時候可以順便談談親事。

    二十幾分鐘後,黎雲一身亮麗地下樓來。她到門口找宋藏峰,見到他和父親相談甚歡的融洽畫面。

    「你和我爸談什麼事談得這麼高興?」和他進屋以後,她好奇地問。

    「閑話家常。」他抿著的嘴掛著淺笑,大手親昵的牽著她的小手。「你好美。」

    他突然冒出來的贊美詞讓她微微紅了臉。

    他情不自禁,俯唇偷了個香吻。

    「吃早餐吧,我快來不及了。」她拍他胸膛,用眼神暗示他安分一些。

    他跟在她身後走進廚房,關於方才和黎父所談的事,他打算盡快進行,免得這個動不動就想躲他的女人哪天又亂找藉口逃跑了。

    「媽,我帶宋藏峰來家里吃早餐。」黎母在廚房里忙,黎雲喊了她一聲。她一見宋藏峰,簡直笑得合不攏嘴。昨天晚餐她和宋藏峰聊天之後,對他的人品以及各方面都滿意極了。

    「伯母早安,不好意思打擾了。」宋藏峰從黎母眼中看見她對自己的贊賞,看來他已經擁有黎家兩位重量級的擁護者了。

    勢在必得的精銳眼神一閃而逝,在黎雲拉著他入座時,他又恢復了爾雅溫柔的神情。

    用過早飯,宋藏峰開車送黎雲上班。到了她的公司門口,下車時,她突然又坐回車子里。

    「怎麼了?」宋藏峰挑起眉來,不解的睨著她。

    「如果你真印證了斐輊海就如我所說的是那樣惡劣的男人,你會為了我放棄和他的友誼嗎?」她瞅著他,忐忑不安地問。

    「黎,相信我,我絕對會做適當的處置,不會讓你為難,更不會對你做出任何自私的要求。」他拍拍她的手,安撫她。「上去吧,快來不及了,你只剩幾分鐘的時間。」

    她安心一笑,側身下了車。結果一下車,車門還沒關上,她又坐回車子里。

    他又挑了挑眉,充滿疑惑的看著她。

    「拜,晚上見。」她湊過來,主動吻了一下他的唇。

    然而就在宋藏峰大感訝異,伸手想擄回她熱烈地親吻一番時,她已經飛下車了。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愛呀慢慢來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季葒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