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王本無敵 第十章
作者︰簡瓔
    就在這個禮拜天,江忍把紗紗帶回家了,雖然他那時沉迷于考古的父母一時之間不會回來,不過他想讓幾乎是看著他長大的喬叔知道紗紗,當然,他也會把這個消息告訴他爹地和媽咪,如果他們得知有人在照顧著他,他們一定會樂壞了。

    「你家好大!」紗紗好奇的環顧著這座像迷宮的豪華宅邸,不過是走廊而已,就看得出主人的品味極高。

    「怕不怕當這里的女主人?」江忍擁住她的肩,在她額上落下一吻,「以後你要在這里生活,還要生一堆我們的孩子。」

    紗紗一下子靠緊了他,忘形的用雙手環抱住他的腰際,她不太會說話,也說不出此刻的感受,但是她真的覺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好幸福。

    「來,我帶你看看書房,在家里,我最常待的地方就是書房。」江忍牽起紗紗的手,大踏步往二樓書房的方向走。

    「看得出來。」紗紗笑了。

    他們來到了書房,那里早有兩杯香氣繚繞的咖啡等著他們。

    「好香!」捧著咖啡杯,紗紗隨意測覽書房里的書,發現這里簡直就是一座小型書館嘛,看到這里,她真有點自慚形穢了。

    「怎麼了?」江忍由背後擁住她,柔聲問。

    「我怕……怕自己跟不上你的腳步。」紗紗說出了隱憂,江忍如此優秀,上任何大學,甚至留學都不是問題,但是她呢,恐怕只能混個私立大學念念罷了,剩下的一年再不好好努力,就連想上私立大學都是問題。

    「別想這麼多,好嗎?」江忍扳過紗紗的身子,接過她手中的咖啡杯擱在桌上,正視著她的眼楮,「听好,紗紗,我喜歡的是你的人,你的個性,你的純真,當然還有你不時的迷糊。」他認真的、坦率的說上我不要你因為和我交往而有壓力,我喜歡現在的你,你一點都不需要改變。「

    「真的嗎?」紗紗垂下眼瞼,沒把握的問,在外人眼中,他們的確不很相配,他是大家口中的「尊王」,而她呢,除了家事之外,老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成績單上又不太能看,什麼才藝都不會。

    他笑了,「要我證明給你看嗎?」江忍目不轉楮的望著她,然後,他俯下頭來,找著了她的嘴唇,很溫柔、很溫柔的吻住了她。

    她幾乎是神聖的迎接著令她暈眩的甜蜜,不由自主地反應著他,頭腦中昏昏沉沉的,她可以明顯的感受到,這個吻和他們之間的初吻不同,此刻的吻更加深切,強烈的喚醒她所有的意識。

    突如其來的電話聲擾了室內的寧靜。

    江忍緩緩的結束這個吻,他微微一笑,扣住她的腰,「我先接電話。」燥熱的情緒還在紗紗體內燎原,好險他沒再繼續那個吻,否則她一定會情不自禁的……哦!這種情緒太難解釋了。

    紗紗溫馴的被他扣在懷里,靜靜的數著他的心跳聲。

    「忍少爺。」喬立士的聲音傳了過來,今天是禮拜天,不過他還在公司處理事情,「我剛剛接到韋光德打來的電話。」

    「是嗎?」江忍不覺得有何不妥,韋光德只是個永遠都不成氣候的社會敗類了。

    一向不苟言笑的喬立士突然笑了,「忍少爺,韋光德異想天開,竟然要少爺和他女兒訂婚。」

    江忍勾勒起唇角,眼中有愜意,「他很會開玩笑。」

    「可不是。」喬立士十分鄙夷的說,「他還揚言,若是少爺不遵從他的意思,他就要聯合其余幾家和他私交甚篤的銀行來對付江氏集團。」

    江忍笑盈盈的說︰「我是會訂婚沒錯,但是對象不是韋光德的女兒,到時候我們倒是可以考慮請他來現禮。」

    「咦?忍少爺你——」喬立士不解的發出問號,小主人這是什麼意思。

    「喬叔,想看我的新娘子嗎!晚上早點回來吃飯,我們在家里等你。」江忍用大拇指輕輕撫摸著紗紗的下巴,神情愉快的對喬立士說。

    幣上電話之後,他知道不必等到晚上,忠心的喬立士一定會馬上趕回來,想到這里,江忍笑了。

    「那是誰?」紗紗的臉上是一片對江忍的崇拜與溫柔。

    「一個老管家,也可以是我另外一位爹地。」江忍簡單的回答,親親她俏皮的小骨尖。

    「怎麼說呢?」紗紗仰望著他。

    他無盡深情的擁著她在陽台的雙人藤椅上坐下,「我慢慢說給你听。」微風中搖曳著綠樹生姿,天際是一片藍白交迭,沒有刺目的陽光,這是個涼爽的一月午後。是因為心情好的關系嗎?紗紗覺得最近窗外的陽光特別順眼,過去她從不曾留意太陽的面貌,每天都趕趕趕,行色匆匆,從學校到家里,再從家里到學校,生活亂得沒時間讓她細細欣賞。

    現在好啦,偷得浮生半日間,大伙都開會去了,她才有閑情逸致可以靜靜的春雲際邊黃澄澄的陽光,還真是美得驚人,就好像以一種翱翔的姿態破窗而人似的,耀眼異常。

    紗紗拿著掃帚,著迷似的盯著金黃色的圓體,不由得泛起滿足的微笑,想起昨天江忍家里那位可愛的喬叔,她笑意更深了。

    喬叔居然問他們什麼時候訂婚,她笑而不答,江忍則看了她一眼,然後給予喬叔肯定的答案。

    她真會嫁給江忍嗎?雖然她確定自己百分之百的喜歡江忍,可是談到嫁娶這種問題,他們都還那麼年輕,她永遠不會後悔現在就選擇了江忍,然而江忍呢?她實在沒把握日後他會不會後海那麼早就與她定下來。感情的事很難,每天,每天都在改變,尤其是在這種年紀,要面臨升學,就業的問題,還有雙方的長輩,眼楮看得見的關卡就不少,未來要突破的藩離想必更多,紗紗向來以自己的雙親為榮,但是江忍出身于豪門企業,他的父母能允許他娶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女生嗎?

    江忍說過,他的父母是世界上最開通的父母,只要是他喜歡的,他們也會同樣喜歡,然而她卻沒把握;做好江氏集團的女主人。

    哎!如果江忍不是江家唯一的繼承人就好了,他怎麼就沒有一個懶哥哥和一個懶姊姊呢?那麼一來她的煩惱也就不是惱,她會快快樂樂的目送他畢業,祝賀他上大學,等他退役,再讓他挽著手,一同步入聖潔的結婚禮堂,然後陪著他,做他理想的事業,再為他生幾個可愛的小壯丁。

    「喲!這不是我們這個月風頭最健的會長夫人嗎?」一個傲慢無禮的女聲傳進紗紗耳里,她迅速的轉過頭去,看見幾個陌生的女孩已經站在江忍辦公桌前面,個個都流里流氣的。

    「請問你們……有什麼事嗎?」紗紗皺了皺眉頭,她們太沒有禮貌了,門也不敲,而且她們盯著人看的眼光好可怕。

    「當然有事嘍,不然來干麼?」褐色短發的女孩詭異的笑了起來,「你就是辛法紗吧?」不太明白短發女孩問話的用意,紗紗只能被動的點點頭。

    短發女孩笑了笑,眼珠子骨碌碌的在紗紗身上轉來轉去,「我是韋天嵐,認識我嗎?」

    紗紗搖搖頭,「不認識。」她是誰?衣服上繡著三年級,除了忍他們幾個和禹如擎之外,她沒認識半個三年的人,尤其是女生。︰「也難怪你不認識了。」韋天嵐若無其事的抬抬眉毛,輕輕的咳了一聲,落落大方的說,「我是江忍的未婚妻。」

    「未婚妻?」紗紗打量著韋天嵐,一頭剪得亂七八糟的頭發,過于黑濃和邪氣的眉毛,徐得艷紅的嘴唇,訂作的合身制服,以及站沒有站相的儀表……不!不可能,江忍不會喜歡這種人。

    「別看了啦!雖然你長得比我漂亮,可是我老爸有的是錢,江忍和我訂婚是企業家的政策,你難過也沒用,反正他和你不是玩真的,你最好識相點,少纏著他。」韋天嵐哼著,聲音里帶著氣呼呼的味道。

    紗紗挺直了背脊,直視著韋天嵐,「我不會相信你的話,我會自己向忍求證。」

    「求證?呸!」韋天嵐銳利的看著她,不懷好意的說,「你算了吧!你問他,他還不是騙你沒這回事,男人都是這樣啦!尤其像你這麼單純的女住最好騙了,騙到手再一腳踢開,到時候可不要怪我沒事先提醒你,還有,我覺得你實在蠢得可以,想想看,像江忍那麼出色的人,他怎麼可能會真心喜歡你嘛!哈哈哈!」

    韋天嵐嘲弄的大笑,她帶來的伙伴也起哄的笑了起來,一時間室內充滿了刺耳的笑聲,像是地獄來的聲音。

    「韋小姐,如果你說完了,請你出去。」‘紗紗很直接的下了逐客令,她不想江忍他們待會回來還看見這場鬧劇。

    「想趕我走?沒那麼容易。」韋天嵐譏消的揚起下巴,她睥睨的掃了紗紗一眼,「我認為應該走的是你吧!你假借學生會事務人員之名,經常逗留在這里,乘機勾引我的未婚夫,想嫁人豪門,你想都別想,江忍是我的,你配不上也不配,懂嗎?不配!」

    紗紗失笑著搖頭,她坦率的說︰「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跑來跟我說這些惡毒的話,但是我不會被你的言語給擊倒,我對忍有信心。」

    奇怪,這群人沒來到之前,她不也在懷疑自己與江忍的未來嗎?甚至還在他的家世上猛鑽牛角尖,鑽也鑽不出來,同時也認為江忍的優秀與她的迷糊實在太不搭調了。

    可是現在怎麼豁然開朗了起來?就在韋天嵐咄咄逼人的辭鋒里,一時之間紗紗似乎開竅了。

    確實,只要她真心想守護著江忍,一切都會變得微不足道,日後能長久在一起或是不能相守都無所謂,至少她有過一段得回憶的初戀就夠了,這不是很美嗎?是的,她想一直守在江忍身邊。

    「信心?什麼是信心?」韋天嵐犀銳的提醒紗紗,「不要忘了現實往往是最無情的東西,你以為只要你愛著他就可以嗎?像你這樣的女生只會成為他的絆腳石,他總會有厭惡你的一天,等著瞧好了。」

    紗紗不以為意的笑了笑,「我不想和你爭辯什麼,所以隨便你要說什麼都可以,但是我相信我眼楮所看到的,忍不會因為時勢所逼而和你有任何關聯,他的人格是你所比不上的,就算你認為我與他不配也無所謂,我只想靜靜的守在忍的身邊。」

    紗紗那一臉坦蕩蕩的正氣,和一臉靜悠悠的安詳,她的深沉和溫柔,她的堅定和純真……這些突然之間狠狠的擊垮了大言不慚的韋天嵐。

    韋天嵐倏地神經質的捉住紗紗的手腕,露出邪惡陰毒的一笑。

    「你所歌頌的愛情可真偉大呀!」韋天嵐的眼楮黑幽幽的閃著光,「不過我可能要對你抱歉了,江忍是我的,沒你的份,你只是我的後補,我的替身,你在他心里根本就舉無輕重,你以為只要說幾句好听的話就可以了嗎?嘿,你未免太天真了吧!」

    「你……你要做什麼?」紗紗額上冒出了冷汗,這個韋天嵐似乎有神經病,她笑容詭異、神態鬼祟,而她那群伙伴也古怪透頂,難道……難道她來這里不只是想警告她離開江忍,而是別有目的?

    「你猜到了?」韋天嵐忽然大笑起來,笑得陰沉而不懷好意,「告訴你也無妨,就在我和你廢話的時候,我的手下已經把門釘死了,所以了,現在誰也進不來,換句話說,我們現在同搭一條船,你最好听話點,嗯,會長夫人。」

    「你到底要做什麼?」紗紗驚愕的問,她奮力的想甩脫韋天嵐的手腕,卻更訝異的發現韋天嵐的同伙竟然取出繩索來了。

    「不做什麼,只不過要打電話給我那親愛的未婚夫江忍罷了。」韋天嵐得意的撇撇唇,取出行動電話,動手撥起那組紗紗所熟悉的號碼。

    這是今年度最後一次學生代表與校方的討論會,結束這個會議之後,緊接著而來的就是期末考,以及充滿過節氣氛的寒假。

    「因此畢業班決定,今年的畢業旅行希望來國內及國外兩種方案,由學生自由參加。」江忍穩健的指著投影片上的旅游地點,做更進一步的分析,「這是南橫線,這里則是票選通過的國外定點——塞班島。由于水上活動較有危險性,因此,若是決議為國外旅行,將在當地聘請隨身教練,每三人小組一位教練,安全方面的問題可全數解決,再則——」

    江忍的行動電話在此時響起,他微微一笑向眾人頷首致歉,「對不起,會議請繼續進行,由章副會長主持。」

    從容不迫的把會議交給章狂後,江忍退席到會議室另一頭的窗邊,由上衣口袋拿出超迷你行動電話,按下通話。「我是忍。」

    「江忍?」對方不算詢問的干笑兩聲,「先自我介紹好了,我叫韋天嵐,是……」

    「我知道,韋光德先生的女兒。」江忍淡淡的微笑起來。

    「你知道我?」倒是換韋天嵐意外了。

    「當然,韋先生在政經兩界都是有影響力的人物,焉有不知道的理由。」江忍平穩的語氣充滿企業家本色,但韋天嵐在話筒另一頭看不見的,則是他鏡片後凌厲的眸光,只要看上一眼的人都會知道,今生招惹他是錯誤的選擇。

    「那麼你想必也知道,我爸很想和江氏集團合作嘍?」韋天嵐正為他知道自己而沾沾自喜,聲音不由得染上幾分顏色。

    「略有耳聞。」江忍客套十分的回答。

    「那好!我爸希望我們兩個先訂婚,怎麼樣?這對你或對我來說都是件好事。」

    韋天嵐笑得邪邪的,「老實告訴你,從一年級第一次見到你,我就對你很滿意,像你這麼出色的男人,我非要不可。」

    「謝謝你的抬舉,可惜不太出色的女人,向來不在我的眼界之內。」江忍慢條斯理的說,還愜意的微笑了一聲。「你——」韋天嵐怒意勃升。

    「就為了這件事打電話來嗎?」江忍非常閑適的對她開口,「如果沒有別的指教,我收線了。」

    「等一下!」韋天嵐氣急敗壞的喊。

    「韋小姐還有自己的優點要陳述嗎?我洗耳恭听,不過,若是內容太過無趨和乏善可陳,我將會毫不猶豫的掛電話。」江忍毫不掩飾的挖苦,相信韋大嵐一定已經氣得想一把掐死他了。

    「我會讓你很後悔,很後悔說了這些話!」韋天嵐咬著牙說。

    「謝謝你,但是我從來不知道後悔的滋味是什麼,現在不知道,往後也將永遠不知道。」江忍似笑非笑,散發出危險的氣息……「你很會說大話嘛!」韋天嵐知道自己踫到棘手人物了,不過她不怕,反正她有王牌在手,她爸真是太聰明,教她用這招,江忍從今天開始就要知道什麼是後悔的滋味了。「好說。」他笑盈盈的答。

    「哼!如果你知道你最愛的人在我手中,你還敢這樣嗎?」韋天嵐干笑幾聲,「你還听不懂吧!哈,听好嘍,不要太驚嚇,辛法紗她——在——我——這——里。」

    一字一字清楚的說出口,她看好戲似的等著江忍的反應,太好了,這真是精采的一幕呀!誰教他要那麼笨呢,把自己的愛人公開,這麼一來,別人要下手豈不是太方便了嗎?

    「哦?紗紗嗎?」江忍輕松的將身子斜靠在門框的柱子上,興味盎然的問。

    另一方面,在他別有含意的視線中,殷邪、伍惡、嚴怒已經從席上起身,非常有默契的退席離去。

    「沒錯,就是辛法紗,所以你听好了,我們的訂婚是誓在必行。」韋無嵐開門見山導人正題,「還有,你必須簽一張合約,保證江氏集團無限期的和‘富聯銀行’合作,江氏在加拿大的投資案,也會由‘富聯銀行’全數提供貸款,以向外界證明我們兩家關系非淺。」

    江忍不經意的把玩著鋼筆,「嗯,你的計劃听起來似乎頗為理想。」

    「這麼說你同意了?」韋天嵐沒想到事情會那麼順利,看來江氏這位橫掃商界的「尊王」也不怎麼樣嘛!還不是個只愛美人不愛江山的家伙,為了女人竟然什麼都答應,往後要控制他實在太容易了。

    「不同意也無妨,不是嗎?」江忍不疾不徐的問。「你這是什麼意思?」韋天嵐的聲音冷了起來,他到底有沒有誠意合作呀?如果他再這麼模稜兩可,就不要怪她對辛法紗不客氣。

    「令尊所持有的股票,好像略有變數,韋小姐需不需要再確認清楚呢?」江忍好心的給她建議。

    「你在說什麼鬼話!你說清楚一點!」韋天嵐的眉頭擰了起來。

    江忍卻笑了,「哦,對了,我還在開會,恕不奉陪,如果韋小姐只是要告知辛法紗的下落,這種小事大可不必親自打電話來,這麼做太浪費你的時間了,只要請我的秘書轉告就可以,再見了。」

    輕松的收線之後,他轉動百葉窗,從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學生會的所在位置。邪他們應該到了。他也好準備動身。

    媽的!江忍那家伙在打什麼啞謎呀?韋天嵐氣呼呼的摔掉電話,拳頭直落在堅硬的桌面上。

    沒見過那麼不把她放在眼里的男人,她爸爸究竟在搞什麼鬼?沒事叫她來泡天才學生,就算握有王牌又怎麼樣?人家本不怕嘛!簡直丟人死了。

    「看什麼看,沒看過人發脾氣呀?」韋天嵐狠狠的瞪了紗紗一眼。「你……你手痛不痛?」紗紗帶著怯意問,哇,好凶!除了章狂的女朋友之外,她沒見過女生這麼凶的。

    「你管我!」韋天嵐傲慢的哼了一聲,奇怪,居然有這種女生,都被人綁起來了還管別人痛不痛,莫名其妙嘛,難道她以為問兩句就不會被綁了嗎?才不可能,非要一直綁著她讓江忍心疼死,還要叫他跪在自己面前道歉,不然就連人帶椅把辛法紗架走!

    「你……你在想什麼?」紗紗坦率的又問。

    「我在想……」突然住了口,韋天嵐沒好氣的瞪了紗紗一眼,「你管我在想什麼,你很奇怪耶!江忍怎麼會喜歡你這種女生?」

    「我……我也不知道。」紗紗還真的一本正經的回答,而且略有歉意。

    「天呀!那只是我的自言自語,又沒真的要你回答。」韋天嵐受不了的尖叫,就算江忍不來找她要人,她恐怕也不想將辛法紗這種怪怪的女生留著,好像帶著一只九官鳥在身邊一樣。

    「嵐大姊,你的電話撿回來了。」一個人討好的用雙手將電話奉上,巴結態流露無遺。

    「嗯。」韋天嵐粗魯的拿回電話,劈頭就撥她爸爸的行動電話,她要查個清楚,江忍到底是什麼意思,可能他什麼意思都沒有,只是她被耍了而已,「喂!鋼!你快查查你手上的股票……什麼!你剛剛得到消息,被……天呀!」

    韋天嵐青天霹靂的跌坐在地,電話也順勢又被甩了出去。被收購了!她爸爸手中百分之五十一的股票居然都被買走了!

    同時間門口發出劇烈聲響,室內的一干女生草木皆兵的凝注著入口處,尤其是紗紗,她拚命的禱告著,希望進來的是江忍,快點來救她離開吧!她還要趕回去煮飯呢如果太晚煮飯,她那吃如命的哥哥一定又要念個沒完了,還有絲絲,她一餓就會脾氣不好,脾氣一不好就會遷怒到她媽咪身上,那麼一來,她媽咪就會哭,她媽咪一哭,她爹地就會手足無措,然後她爹她就會叫她去擺平……哎!夠綁架的連鎖效應實在太可怕了,所以她非出去不可。跟在巨大聲響之後進門的是三名氣勢卓絕的高大男生。

    韋天嵐慌忙的解開繩索,一把將紗紗從椅子里抓起來,退到窗邊,她的那群手下自然也和她同一動作。

    「你們怎麼進來的?」沒理由呀,她明明把門釘得很緊,怎麼可能——「哎呀,那麼小兒科的問題就少問出來讓人家笑。」伍惡促狹的瞅著臉色微變的韋天嵐,「把門鋸掉不就好了,可惜,又讓你學去一招。」

    「你們想怎麼樣?」韋天嵐局促的掏出一把尖銳的美工刀來,威脅性的架在紗紗頸上。

    殷邪向前走了幾步,帶著一抹莫測高深的笑,「這句話應該是我們問你才對吧!」

    「他媽的少跟她廢話那麼多,把紗紗搶過來再說!」嚴怒不耐煩的挑著眉,一副要揍人的惡樣子。

    紗紗對嚴怒投以感激的一笑,這溫柔的一笑倒教嚴怒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你們別過來,否則別怪我在她臉上劃幾朵花,」韋天嵐繼續威脅,並示意手下攻上去,別讓他們三個有機可趁。

    「哇!你實在好有氣魄呀!我們好怕!好怕!」伍惡笑著湊近那位明顯有膽無謀的女生,丟給她一記帥氣笑容。

    韋天嵐征了怔,然後她要自己迅速的特伍惡的美男計拋諸腦後,板起了面孔,「別以為我說假的,我真的會對她下手,如果我下了手,那就來不及挽回了,你們可不要後海。」

    伍惡詭譎微妙的撫著下巴,順便大搖其頭,「我們一定不會後悔的,倒是你,傷了她,你想忍會放過你嗎?逃亡的日子不好過呀!」

    「你不必恐嚇我,我不怕!」早天嵐傲慢的抬起眉毛回答。

    似乎為了要證明她確實不怕,韋天嵐突然高舉拿刀的手臂,她要割斷辛法紗的長發,算是初步的教訓。

    ‘呀——「迷迷糊糊的發現眼前的情況,紗紗瞪大了眼楮,眼睜睜的看那把美工刀落下。

    一切太快了,快得讓人無法阻止,然而,就在距離最近的伍惡極速向前搶救之際,一道身影閃電般破窗而入,踢掉韋天嵐手中的美工刀,當然,罪魁禍首也踉蹌的跌坐在地。

    「忍……」看清楚來人,紗紗呆傻的只能吐出這個字。

    「你不要緊吧?」江忍動如捷豹的摟住紗紗,溫柔的對她一笑。

    「不要緊!不要緊!」紗紗慌忙握住他的手,「你呢?你的手才剛痊愈,恐怕會再傷到,我們還是到醫院檢查一下比較好。」

    「嗯。」江忍微微一笑,「真對不起,害你被我連累了。」紗紗搖搖頭,一股熱浪沖進了她胸臆,她突然抱住江忍,低低的啜泣著。

    「怎麼啦?」江忍輕拍她背背,柔柔的問。

    紗紗又搖了搖頭,她覺得自己實在太傻了,忍這麼奮不顧身的來救她,她先前怎麼可以有那些個疑慮,她太不應該了。

    「哇!不理我們,小夫妻自顧的談情說愛起來了。」伍惡繞著他們直笑。

    「謝謝。」江忍對伍惡露出一個好伙伴的笑容,「我剛才看到了,你拚了命的要救紗紗。」

    「我才不是要救她咧!」伍惡爬爬頭發,吊兒郎當的哼了哼,「我只是想繼續吃她煮的萊罷了。」

    紗紗收起淚眼,也笑了。「晚上到我家吃飯吧!我早上出門前才炖了牛肉,還買了邪喜歡的明蝦,當然少不了惡最愛的甜品,是綠豆湯……」

    「別說了,說得我都餓了。」伍惡吞了口口水,大手一揮,「還等什麼,走啊!

    海K一頓去喲!「

    「忍,這些人……」殷邪詢問的指指韋天嵐和她的手下。

    「給她們一次改過的機會,身為學生會會長,我也希望看到她們今年能順利畢業。」江忍對韋天嵐露出紳士般的笑容,「至于她父親和江氏集團的事,我認為那不該算在她身上。」

    「早知道你會這麼說。」嚴怒照例嘰哩咕嚕的低咒幾聲。

    「現在沒事啦!可以去吃飯了吧?」伍惡一心懸掛著飯菜,他相由心生,鼻尖仿佛都可以聞到香味哩!

    「走。」江忍與紗紗相識一笑,大伙一同步出會所。

    踏著未落的夕陽,冬未盡,但竟有些許春的氣息來臨了。

    「不是我在蓋,忍,我剛剛就知道你會用那種方式進來英雄救美。」伍惡用一流的馬後炮語氣說。

    「哦?你怎麼知道?」江忍牽著紗紗,緩緩微笑。

    伍惡得意的嘿了一聲,「當然知道嘍!因為……」

    「因為他也用過那一招,去追品學兼優。」殷邪不疾不徐,慢條斯理的接口說。

    伍惡居然臉紅了。

    「殷邪魔,你還真無聊耶,連這個都知道!」伍惡漲紅了臉,率先往前走去,他大聲吆喝著,「走吧!快去找狂會合,好吃飯去喲!吃紗紗煮的飯,又香又Q的飯。」

    伍惡亂七八糟的歌聲響徹雲霄,他們幾個對看一眼,笑了。

    「這小子在搞什麼鬼?」嚴怒不是很明了的問。

    「戀愛癥候群。」殷邪與嚴怒並肩而行,意態瀟灑的回答。江忍和紗紗走在最後頭,走著走著,江忍突然停下腳步。

    「怎麼了?」紗紗配合他,也停下了腳步。「惡的歌聲讓我想起了一件事。」江忍一本正經的說。

    紗紗揚起睫毛,夕陽的金光在她睫毛上形成一把小扇子,「什麼事?很重要嗎?」

    「很重要。」江忍認真的點頭。

    「這樣呀!」紗紗想了想,善解人意的說,「那你先去處理好了,我們在我家等你,辦好事情就快來,我幫你留菜。」

    江忍眼眸里帶著笑意凝視紗紗,「可是,我要辦的事情必須帶著你才行。」

    「我?」紗紗不解的詢問。

    「嗯。」江忍的眼神專注的停留在紗紗臉上,大大的手則扣住了她的際腰,「閉上眼楮,紗紗。」

    她眨著眼楮,彼此的呼吸都熱熱的吹到對方臉上,她滿足的低嘆了一聲然後就順從的把眼楮閉上了。

    夕陽最後一線光芒映照在他蓋上她唇際的那刻為他們的身影瓖上了一道金邊,遠處的伍惡還在高聲唱著,那又香又Q的飯喲……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尊王本無敵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簡瓔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