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王本无敌 第十章
作者:简璎
    就在这个礼拜天,江忍把纱纱带回家了,虽然他那时沉迷于考古的父母一时之间不会回来,不过他想让几乎是看着他长大的乔叔知道纱纱,当然,他也会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爹地和妈咪,如果他们得知有人在照顾着他,他们一定会乐坏了。

    “你家好大!”纱纱好奇的环顾着这座像迷宫的豪华宅邸,不过是走廊而已,就看得出主人的品味极高。

    “怕不怕当这里的女主人?”江忍拥住她的肩,在她额上落下一吻,“以后你要在这里生活,还要生一堆我们的孩子。”

    纱纱一下子靠紧了他,忘形的用双手环抱住他的腰际,她不太会说话,也说不出此刻的感受,但是她真的觉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好幸福。

    “来,我带你看看书房,在家里,我最常待的地方就是书房。”江忍牵起纱纱的手,大踏步往二楼书房的方向走。

    “看得出来。”纱纱笑了。

    他们来到了书房,那里早有两杯香气缭绕的咖啡等着他们。

    “好香!”捧着咖啡杯,纱纱随意测览书房里的书,发现这里简直就是一座小型书馆嘛,看到这里,她真有点自惭形秽了。

    “怎么了?”江忍由背后拥住她,柔声问。

    “我怕……怕自己跟不上你的脚步。”纱纱说出了隐忧,江忍如此优秀,上任何大学,甚至留学都不是问题,但是她呢,恐怕只能混个私立大学念念罢了,剩下的一年再不好好努力,就连想上私立大学都是问题。

    “别想这么多,好吗?”江忍扳过纱纱的身子,接过她手中的咖啡杯搁在桌上,正视着她的眼睛,“听好,纱纱,我喜欢的是你的人,你的个性,你的纯真,当然还有你不时的迷糊。”他认真的、坦率的说上我不要你因为和我交往而有压力,我喜欢现在的你,你一点都不需要改变。“

    “真的吗?”纱纱垂下眼睑,没把握的问,在外人眼中,他们的确不很相配,他是大家口中的“尊王”,而她呢,除了家事之外,老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成绩单上又不太能看,什么才艺都不会。

    他笑了,“要我证明给你看吗?”江忍目不转睛的望着她,然后,他俯下头来,找着了她的嘴唇,很温柔、很温柔的吻住了她。

    她几乎是神圣的迎接着令她晕眩的甜蜜,不由自主地反应着他,头脑中昏昏沉沉的,她可以明显的感受到,这个吻和他们之间的初吻不同,此刻的吻更加深切,强烈的唤醒她所有的意识。

    突如其来的电话声扰了室内的宁静。

    江忍缓缓的结束这个吻,他微微一笑,扣住她的腰,“我先接电话。”燥热的情绪还在纱纱体内燎原,好险他没再继续那个吻,否则她一定会情不自禁的……哦!这种情绪太难解释了。

    纱纱温驯的被他扣在怀里,静静的数着他的心跳声。

    “忍少爷。”乔立士的声音传了过来,今天是礼拜天,不过他还在公司处理事情,“我刚刚接到韦光德打来的电话。”

    “是吗?”江忍不觉得有何不妥,韦光德只是个永远都不成气候的社会败类了。

    一向不苟言笑的乔立士突然笑了,“忍少爷,韦光德异想天开,竟然要少爷和他女儿订婚。”

    江忍勾勒起唇角,眼中有惬意,“他很会开玩笑。”

    “可不是。”乔立士十分鄙夷的说,“他还扬言,若是少爷不遵从他的意思,他就要联合其余几家和他私交甚笃的银行来对付江氏集团。”

    江忍笑盈盈的说:“我是会订婚没错,但是对象不是韦光德的女儿,到时候我们倒是可以考虑请他来现礼。”

    “咦?忍少爷你——”乔立士不解的发出问号,小主人这是什么意思。

    “乔叔,想看我的新娘子吗!晚上早点回来吃饭,我们在家里等你。”江忍用大拇指轻轻抚摸着纱纱的下巴,神情愉快的对乔立士说。

    币上电话之后,他知道不必等到晚上,忠心的乔立士一定会马上赶回来,想到这里,江忍笑了。

    “那是谁?”纱纱的脸上是一片对江忍的崇拜与温柔。

    “一个老管家,也可以是我另外一位爹地。”江忍简单的回答,亲亲她俏皮的小鼻尖。

    “怎么说呢?”纱纱仰望着他。

    他无尽深情的拥着她在阳台的双人藤椅上坐下,“我慢慢说给你听。”微风中摇曳着绿树生姿,天际是一片蓝白交迭,没有刺目的阳光,这是个凉爽的一月午后。是因为心情好的关系吗?纱纱觉得最近窗外的阳光特别顺眼,过去她从不曾留意太阳的面貌,每天都赶赶赶,行色匆匆,从学校到家里,再从家里到学校,生活乱得没时间让她细细欣赏。

    现在好啦,偷得浮生半日间,大伙都开会去了,她才有闲情逸致可以静静的春云际边黄澄澄的阳光,还真是美得惊人,就好像以一种翱翔的姿态破窗而人似的,耀眼异常。

    纱纱拿着扫帚,着迷似的盯着金黄色的圆体,不由得泛起满足的微笑,想起昨天江忍家里那位可爱的乔叔,她笑意更深了。

    乔叔居然问他们什么时候订婚,她笑而不答,江忍则看了她一眼,然后给予乔叔肯定的答案。

    她真会嫁给江忍吗?虽然她确定自己百分之百的喜欢江忍,可是谈到嫁娶这种问题,他们都还那么年轻,她永远不会后悔现在就选择了江忍,然而江忍呢?她实在没把握日后他会不会后海那么早就与她定下来。感情的事很难,每天,每天都在改变,尤其是在这种年纪,要面临升学,就业的问题,还有双方的长辈,眼睛看得见的关卡就不少,未来要突破的藩离想必更多,纱纱向来以自己的双亲为荣,但是江忍出身于豪门企业,他的父母能允许他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生吗?

    江忍说过,他的父母是世界上最开通的父母,只要是他喜欢的,他们也会同样喜欢,然而她却没把握;做好江氏集团的女主人。

    哎!如果江忍不是江家唯一的继承人就好了,他怎么就没有一个懒哥哥和一个懒姊姊呢?那么一来她的烦恼也就不是恼,她会快快乐乐的目送他毕业,祝贺他上大学,等他退役,再让他挽着手,一同步入圣洁的结婚礼堂,然后陪着他,做他理想的事业,再为他生几个可爱的小壮丁。

    “哟!这不是我们这个月风头最健的会长夫人吗?”一个傲慢无礼的女声传进纱纱耳里,她迅速的转过头去,看见几个陌生的女孩已经站在江忍办公桌前面,个个都流里流气的。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纱纱皱了皱眉头,她们太没有礼貌了,门也不敲,而且她们盯着人看的眼光好可怕。

    “当然有事喽,不然来干么?”褐色短发的女孩诡异的笑了起来,“你就是辛法纱吧?”不太明白短发女孩问话的用意,纱纱只能被动的点点头。

    短发女孩笑了笑,眼珠子骨碌碌的在纱纱身上转来转去,“我是韦天岚,认识我吗?”

    纱纱摇摇头,“不认识。”她是谁?衣服上绣着三年级,除了忍他们几个和禹如擎之外,她没认识半个三年的人,尤其是女生。:“也难怪你不认识了。”韦天岚若无其事的抬抬眉毛,轻轻的咳了一声,落落大方的说,“我是江忍的未婚妻。”

    “未婚妻?”纱纱打量着韦天岚,一头剪得乱七八糟的头发,过于黑浓和邪气的眉毛,徐得艳红的嘴唇,订作的合身制服,以及站没有站相的仪表……不!不可能,江忍不会喜欢这种人。

    “别看了啦!虽然你长得比我漂亮,可是我老爸有的是钱,江忍和我订婚是企业家的政策,你难过也没用,反正他和你不是玩真的,你最好识相点,少缠着他。”韦天岚哼着,声音里带着气呼呼的味道。

    纱纱挺直了背脊,直视着韦天岚,“我不会相信你的话,我会自己向忍求证。”

    “求证?呸!”韦天岚锐利的看着她,不怀好意的说,“你算了吧!你问他,他还不是骗你没这回事,男人都是这样啦!尤其像你这么单纯的女住最好骗了,骗到手再一脚踢开,到时候可不要怪我没事先提醒你,还有,我觉得你实在蠢得可以,想想看,像江忍那么出色的人,他怎么可能会真心喜欢你嘛!炳哈哈!”

    韦天岚嘲弄的大笑,她带来的伙伴也起哄的笑了起来,一时间室内充满了刺耳的笑声,像是地狱来的声音。

    “韦小姐,如果你说完了,请你出去。”‘纱纱很直接的下了逐客令,她不想江忍他们待会回来还看见这场闹剧。

    “想赶我走?没那么容易。”韦天岚讥消的扬起下巴,她睥睨的扫了纱纱一眼,“我认为应该走的是你吧!你假借学生会事务人员之名,经常逗留在这里,乘机勾引我的未婚夫,想嫁人豪门,你想都别想,江忍是我的,你配不上也不配,懂吗?不配!”

    纱纱失笑着摇头,她坦率的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跑来跟我说这些恶毒的话,但是我不会被你的言语给击倒,我对忍有信心。”

    奇怪,这群人没来到之前,她不也在怀疑自己与江忍的未来吗?甚至还在他的家世上猛钻牛角尖,钻也钻不出来,同时也认为江忍的优秀与她的迷糊实在太不搭调了。

    可是现在怎么豁然开朗了起来?就在韦天岚咄咄逼人的辞锋里,一时之间纱纱似乎开窍了。

    确实,只要她真心想守护着江忍,一切都会变得微不足道,日后能长久在一起或是不能相守都无所谓,至少她有过一段得回忆的初恋就够了,这不是很美吗?是的,她想一直守在江忍身边。

    “信心?什么是信心?”韦天岚犀锐的提醒纱纱,“不要忘了现实往往是最无情的东西,你以为只要你爱着他就可以吗?像你这样的女生只会成为他的绊脚石,他总会有厌恶你的一天,等着瞧好了。”

    纱纱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我不想和你争辩什么,所以随便你要说什么都可以,但是我相信我眼睛所看到的,忍不会因为时势所逼而和你有任何关联,他的人格是你所比不上的,就算你认为我与他不配也无所谓,我只想静静的守在忍的身边。”

    纱纱那一脸坦荡荡的正气,和一脸静悠悠的安详,她的深沉和温柔,她的坚定和纯真……这些突然之间狠狠的击垮了大言不惭的韦天岚。

    韦天岚倏地神经质的捉住纱纱的手腕,露出邪恶阴毒的一笑。

    “你所歌颂的爱情可真伟大呀!”韦天岚的眼睛黑幽幽的闪着光,“不过我可能要对你抱歉了,江忍是我的,没你的份,你只是我的后补,我的替身,你在他心里根本就举无轻重,你以为只要说几句好听的话就可以了吗?嘿,你未免太天真了吧!”

    “你……你要做什么?”纱纱额上冒出了冷汗,这个韦天岚似乎有神经病,她笑容诡异、神态鬼祟,而她那群伙伴也古怪透顶,难道……难道她来这里不只是想警告她离开江忍,而是别有目的?

    “你猜到了?”韦天岚忽然大笑起来,笑得阴沉而不怀好意,“告诉你也无妨,就在我和你废话的时候,我的手下已经把门钉死了,所以了,现在谁也进不来,换句话说,我们现在同搭一条船,你最好听话点,嗯,会长夫人。”

    “你到底要做什么?”纱纱惊愕的问,她奋力的想甩脱韦天岚的手腕,却更讶异的发现韦天岚的同伙竟然取出绳索来了。

    “不做什么,只不过要打电话给我那亲爱的未婚夫江忍罢了。”韦天岚得意的撇撇唇,取出行动电话,动手拨起那组纱纱所熟悉的号码。

    这是今年度最后一次学生代表与校方的讨论会,结束这个会议之后,紧接着而来的就是期末考,以及充满过节气氛的寒假。

    “因此毕业班决定,今年的毕业旅行希望来国内及国外两种方案,由学生自由参加。”江忍稳健的指着投影片上的旅游地点,做更进一步的分析,“这是南横线,这里则是票选通过的国外定点——塞班岛。由于水上活动较有危险性,因此,若是决议为国外旅行,将在当地聘请随身教练,每三人小组一位教练,安全方面的问题可全数解决,再则——”

    江忍的行动电话在此时响起,他微微一笑向众人颔首致歉,“对不起,会议请继续进行,由章副会长主持。”

    从容不迫的把会议交给章狂后,江忍退席到会议室另一头的窗边,由上衣口袋拿出超迷你行动电话,按下通话。“我是忍。”

    “江忍?”对方不算询问的干笑两声,“先自我介绍好了,我叫韦天岚,是……”

    “我知道,韦光德先生的女儿。”江忍淡淡的微笑起来。

    “你知道我?”倒是换韦天岚意外了。

    “当然,韦先生在政经两界都是有影响力的人物,焉有不知道的理由。”江忍平稳的语气充满企业家本色,但韦天岚在话筒另一头看不见的,则是他镜片后凌厉的眸光,只要看上一眼的人都会知道,今生招惹他是错误的选择。

    “那么你想必也知道,我爸很想和江氏集团合作喽?”韦天岚正为他知道自己而沾沾自喜,声音不由得染上几分颜色。

    “略有耳闻。”江忍客套十分的回答。

    “那好!我爸希望我们两个先订婚,怎么样?这对你或对我来说都是件好事。”

    韦天岚笑得邪邪的,“老实告诉你,从一年级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对你很满意,像你这么出色的男人,我非要不可。”

    “谢谢你的抬举,可惜不太出色的女人,向来不在我的眼界之内。”江忍慢条斯理的说,还惬意的微笑了一声。“你——”韦天岚怒意勃升。

    “就为了这件事打电话来吗?”江忍非常闲适的对她开口,“如果没有别的指教,我收线了。”

    “等一下!”韦天岚气急败坏的喊。

    “韦小姐还有自己的优点要陈述吗?我洗耳恭听,不过,若是内容太过无趋和乏善可陈,我将会毫不犹豫的挂电话。”江忍毫不掩饰的挖苦,相信韦大岚一定已经气得想一把掐死他了。

    “我会让你很后悔,很后悔说了这些话!”韦天岚咬着牙说。

    “谢谢你,但是我从来不知道后悔的滋味是什么,现在不知道,往后也将永远不知道。”江忍似笑非笑,散发出危险的气息……“你很会说大话嘛!”韦天岚知道自己碰到棘手人物了,不过她不怕,反正她有王牌在手,她爸真是太聪明,教她用这招,江忍从今天开始就要知道什么是后悔的滋味了。“好说。”他笑盈盈的答。

    “哼!如果你知道你最爱的人在我手中,你还敢这样吗?”韦天岚干笑几声,“你还听不懂吧!炳,听好喽,不要太惊吓,辛法纱她——在——我——这——里。”

    一字一字清楚的说出口,她看好戏似的等着江忍的反应,太好了,这真是精采的一幕呀!谁教他要那么笨呢,把自己的爱人公开,这么一来,别人要下手岂不是太方便了吗?

    “哦?纱纱吗?”江忍轻松的将身子斜靠在门框的柱子上,兴味盎然的问。

    另一方面,在他别有含意的视线中,殷邪、伍恶、严怒已经从席上起身,非常有默契的退席离去。

    “没错,就是辛法纱,所以你听好了,我们的订婚是誓在必行。”韦无岚开门见山导人正题,“还有,你必须签一张合约,保证江氏集团无限期的和‘富联银行’合作,江氏在加拿大的投资案,也会由‘富联银行’全数提供贷款,以向外界证明我们两家关系非浅。”

    江忍不经意的把玩着钢笔,“嗯,你的计划听起来似乎颇为理想。”

    “这么说你同意了?”韦天岚没想到事情会那么顺利,看来江氏这位横扫商界的“尊王”也不怎么样嘛!还不是个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家伙,为了女人竟然什么都答应,往后要控制他实在太容易了。

    “不同意也无妨,不是吗?”江忍不疾不徐的问。“你这是什么意思?”韦天岚的声音冷了起来,他到底有没有诚意合作呀?如果他再这么模棱两可,就不要怪她对辛法纱不客气。

    “令尊所持有的股票,好像略有变数,韦小姐需不需要再确认清楚呢?”江忍好心的给她建议。

    “你在说什么鬼话!你说清楚一点!”韦天岚的眉头拧了起来。

    江忍却笑了,“哦,对了,我还在开会,恕不奉陪,如果韦小姐只是要告知辛法纱的下落,这种小事大可不必亲自打电话来,这么做太浪费你的时间了,只要请我的秘书转告就可以,再见了。”

    轻松的收线之后,他转动百叶窗,从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学生会的所在位置。邪他们应该到了。他也好准备动身。

    妈的!江忍那家伙在打什么哑谜呀?韦天岚气呼呼的摔掉电话,拳头直落在坚硬的桌面上。

    没见过那么不把她放在眼里的男人,她爸爸究竟在搞什么鬼?没事叫她来泡天才学生,就算握有王牌又怎么样?人家本不怕嘛!简直丢人死了。

    “看什么看,没看过人发脾气呀?”韦天岚狠狠的瞪了纱纱一眼。“你……你手痛不痛?”纱纱带着怯意问,哇,好凶!除了章狂的女朋友之外,她没见过女生这么凶的。

    “你管我!”韦天岚傲慢的哼了一声,奇怪,居然有这种女生,都被人绑起来了还管别人痛不痛,莫名其妙嘛,难道她以为问两句就不会被绑了吗?才不可能,非要一直绑着她让江忍心疼死,还要叫他跪在自己面前道歉,不然就连人带椅把辛法纱架走!

    “你……你在想什么?”纱纱坦率的又问。

    “我在想……”突然住了口,韦天岚没好气的瞪了纱纱一眼,“你管我在想什么,你很奇怪耶!江忍怎么会喜欢你这种女生?”

    “我……我也不知道。”纱纱还真的一本正经的回答,而且略有歉意。

    “天呀!那只是我的自言自语,又没真的要你回答。”韦天岚受不了的尖叫,就算江忍不来找她要人,她恐怕也不想将辛法纱这种怪怪的女生留着,好像带着一只九官鸟在身边一样。

    “岚大姊,你的电话捡回来了。”一个人讨好的用双手将电话奉上,巴结态流露无遗。

    “嗯。”韦天岚粗鲁的拿回电话,劈头就拨她爸爸的行动电话,她要查个清楚,江忍到底是什么意思,可能他什么意思都没有,只是她被耍了而已,“喂!爸!你快查查你手上的股票……什么!你刚刚得到消息,被……天呀!”

    韦天岚青天霹雳的跌坐在地,电话也顺势又被甩了出去。被收购了!她爸爸手中百分之五十一的股票居然都被买走了!

    同时间门口发出剧烈声响,室内的一干女生草木皆兵的凝注着入口处,尤其是纱纱,她拚命的祷告着,希望进来的是江忍,快点来救她离开吧!她还要赶回去煮饭呢如果太晚煮饭,她那吃如命的哥哥一定又要念个没完了,还有丝丝,她一饿就会脾气不好,脾气一不好就会迁怒到她妈咪身上,那么一来,她妈咪就会哭,她妈咪一哭,她爹地就会手足无措,然后她爹她就会叫她去摆平……哎!被绑架的连锁效应实在太可怕了,所以她非出去不可。跟在巨大声响之后进门的是三名气势卓绝的高大男生。

    韦天岚慌忙的解开绳索,一把将纱纱从椅子里抓起来,退到窗边,她的那群手下自然也和她同一动作。

    “你们怎么进来的?”没理由呀,她明明把门钉得很紧,怎么可能——“哎呀,那么小儿科的问题就少问出来让人家笑。”伍恶促狭的瞅着脸色微变的韦天岚,“把门锯掉不就好了,可惜,又让你学去一招。”

    “你们想怎么样?”韦天岚局促的掏出一把尖锐的美工刀来,威胁性的架在纱纱颈上。

    殷邪向前走了几步,带着一抹莫测高深的笑,“这句话应该是我们问你才对吧!”

    “他妈的少跟她废话那么多,把纱纱抢过来再说!”严怒不耐烦的挑着眉,一副要揍人的恶样子。

    纱纱对严怒投以感激的一笑,这温柔的一笑倒教严怒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你们别过来,否则别怪我在她脸上划几朵花,”韦天岚继续威胁,并示意手下攻上去,别让他们三个有机可趁。

    “哇!你实在好有气魄呀!我们好怕!好怕!”伍恶笑着凑近那位明显有胆无谋的女生,丢给她一记帅气笑容。

    韦天岚征了怔,然后她要自己迅速的特伍恶的美男计抛诸脑后,板起了面孔,“别以为我说假的,我真的会对她下手,如果我下了手,那就来不及挽回了,你们可不要后海。”

    伍恶诡谲微妙的抚着下巴,顺便大摇其头,“我们一定不会后悔的,倒是你,伤了她,你想忍会放过你吗?逃亡的日子不好过呀!”

    “你不必恐吓我,我不怕!”早天岚傲慢的抬起眉毛回答。

    似乎为了要证明她确实不怕,韦天岚突然高举拿刀的手臂,她要割断辛法纱的长发,算是初步的教训。

    ‘呀——“迷迷糊糊的发现眼前的情况,纱纱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那把美工刀落下。

    一切太快了,快得让人无法阻止,然而,就在距离最近的伍恶极速向前抢救之际,一道身影闪电般破窗而入,踢掉韦天岚手中的美工刀,当然,罪魁祸首也踉跄的跌坐在地。

    “忍……”看清楚来人,纱纱呆傻的只能吐出这个字。

    “你不要紧吧?”江忍动如捷豹的搂住纱纱,温柔的对她一笑。

    “不要紧!不要紧!”纱纱慌忙握住他的手,“你呢?你的手才刚痊愈,恐怕会再伤到,我们还是到医院检查一下比较好。”

    “嗯。”江忍微微一笑,“真对不起,害你被我连累了。”纱纱摇摇头,一股热浪冲进了她胸臆,她突然抱住江忍,低低的啜泣着。

    “怎么啦?”江忍轻拍她背背,柔柔的问。

    纱纱又摇了摇头,她觉得自己实在太傻了,忍这么奋不顾身的来救她,她先前怎么可以有那些个疑虑,她太不应该了。

    “哇!不理我们,小夫妻自顾的谈情说爱起来了。”伍恶绕着他们直笑。

    “谢谢。”江忍对伍恶露出一个好伙伴的笑容,“我刚才看到了,你拚了命的要救纱纱。”

    “我才不是要救她咧!”伍恶爬爬头发,吊儿郎当的哼了哼,“我只是想继续吃她煮的莱罢了。”

    纱纱收起泪眼,也笑了。“晚上到我家吃饭吧!我早上出门前才炖了牛肉,还买了邪喜欢的明虾,当然少不了恶最爱的甜品,是绿豆汤……”

    “别说了,说得我都饿了。”伍恶吞了口口水,大手一挥,“还等什么,走啊!

    海K一顿去哟!“

    “忍,这些人……”殷邪询问的指指韦天岚和她的手下。

    “给她们一次改过的机会,身为学生会会长,我也希望看到她们今年能顺利毕业。”江忍对韦天岚露出绅士般的笑容,“至于她父亲和江氏集团的事,我认为那不该算在她身上。”

    “早知道你会这么说。”严怒照例叽哩咕噜的低咒几声。

    “现在没事啦!可以去吃饭了吧?”伍恶一心悬挂着饭菜,他相由心生,鼻尖仿佛都可以闻到香味哩!

    “走。”江忍与纱纱相识一笑,大伙一同步出会所。

    踏着未落的夕阳,冬未尽,但竟有些许春的气息来临了。

    “不是我在盖,忍,我刚刚就知道你会用那种方式进来英雄救美。”伍恶用一流的马后炮语气说。

    “哦?你怎么知道?”江忍牵着纱纱,缓缓微笑。

    伍恶得意的嘿了一声,“当然知道喽!因为……”

    “因为他也用过那一招,去追品学兼优。”殷邪不疾不徐,慢条斯理的接口说。

    伍恶居然脸红了。

    “殷邪魔,你还真无聊耶,连这个都知道!”伍恶涨红了脸,率先往前走去,他大声吆喝着,“走吧!快去找狂会合,好吃饭去哟!吃纱纱煮的饭,又香又Q的饭。”

    伍恶乱七八糟的歌声响彻云霄,他们几个对看一眼,笑了。

    “这小子在搞什么鬼?”严怒不是很明了的问。

    “恋爱症候群。”殷邪与严怒并肩而行,意态潇洒的回答。江忍和纱纱走在最后头,走着走着,江忍突然停下脚步。

    “怎么了?”纱纱配合他,也停下了脚步。“恶的歌声让我想起了一件事。”江忍一本正经的说。

    纱纱扬起睫毛,夕阳的金光在她睫毛上形成一把小扇子,“什么事?很重要吗?”

    “很重要。”江忍认真的点头。

    “这样呀!”纱纱想了想,善解人意的说,“那你先去处理好了,我们在我家等你,办好事情就快来,我帮你留菜。”

    江忍眼眸里带着笑意凝视纱纱,“可是,我要办的事情必须带着你才行。”

    “我?”纱纱不解的询问。

    “嗯。”江忍的眼神专注的停留在纱纱脸上,大大的手则扣住了她的际腰,“闭上眼睛,纱纱。”

    她眨着眼睛,彼此的呼吸都热热的吹到对方脸上,她满足的低叹了一声然后就顺从的把眼睛闭上了。

    夕阳最后一线光芒映照在他盖上她唇际的那刻为他们的身影镶上了一道金边,远处的伍恶还在高声唱着,那又香又Q的饭哟……

    手机用户请阅读:玫瑰言情网手机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尊王本无敌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简璎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