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毁婚 第4章(1)
作者:阳光晴子
    但让他困惑的事不只一件!

    朱汉钧怎么也没想到,在他的王府内,过去一票忠心耿耿的奴仆眼中,对这个当家主母的评价竟然相当高。

    用完早膳,陪着女儿到私塾后,他召来管家,询问这几年的大小事,其实大部分的事,籍由父母的书信往返,他已知道大概,但他还是想听听下人的话。

    春光明媚的花园里,有一大片盛开的桃花林,红瓦亭台内,置着一座大理石桌,新沏的香茶上桌,朱汉钧面色威严的听着老总管报告这些年的家事。

    王府内的奴仆本就不少,但在王妃入府后,皇上又赐予多名奴仆进府伺候,总管说,约莫两年后,府中有些到了嫁娶年纪的,王妃便作主给了银两,让他们可以出府自立生活。

    她自己的贴身丫鬟也全数离府,仅由一名府中的丫鬟递补,不过在府内,她习惯自己打理自己的事,不怎么喜欢让丫鬟跟进跟出。

    “所以,小姐有样学样,也不爱让奴仆跟,也爱一个人进出王府?”朱汉钧开口问。

    两鬓斑白的老总管尴尬一顿,“王爷或许觉得不妥,但是,事实证明,小姐年纪虽小,却比同龄,甚至更长的千金、公子更会体恤下人,她亲切善良,备受外人称许,这都是体贴善良的王妃所教导出的。”

    体贴善良?朱汉钧不自觉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老总管一见,急急地道:“王妃真的很好,她对待下人相当宽厚,与其他大户人家的奴仆相比,他们的辛酸与苦是绝非我们在王府内的奴仆能想像的,所以……”他深吸口气,这几天两位主子的互动,大家是看在眼底,也急在心底,就担心前些年老王爷老王妃所写的家书坏了王爷对王妃的印象,这对王妃不公平啊。

    “王爷可能不爱听,但是,王妃真的是很好的王妃。”

    他挑眉,“我父母似乎不是这么想的。”

    “奴才知道,他们对王妃,尤其是如何教养小姐有很多歧见,只是……”他顿了一下,还是决定勇敢说出来,“奴才斗胆,就提件事儿,当小姐长牙,常因疼痛而哭吵胡闹时,王妃常常是整夜抱着、安抚着,但老王爷跟老王妃早早就安歇了,第二日晨起,听说王妃还在休息,老王爷不问缘由就批评开骂,房内的王妃被吵醒了,也没说什么,一样尽媳妇本分,嘘寒问暖,还有——”

    朱汉钧突然伸手制止老总管再说下去,他一楞,本以为是自己一直替王妃说话惹得王爷不悦,没想到回头一看,就见一名侍从领着一名太监快步奔来。

    懊名太监一见到朱汉钧,拱手就道“参见王爷,皇上派奴才请王爷进宫。”他遂从椅上起身,看着老总管道:“下回再谈吧。”

    朱汉钧随即乘车进宫。

    崇贤乃是有心人,朱汉钧虽不参加庆功宴,但在让他好好享受全家团圆的生活几天后,特别宣他进宫,在朝堂上让他接受文武百官的恭贺。

    齐涌而上的恭贺及赞美,他也只能点头接受,只是要到笑容满面,自是不可能,如此排场,不过也是做做样子罢了。

    然后,崇贤甫下朝,就邀他至暖阁一叙。

    对此,已经倦于力使自己一张脸不要太阴沉的朱汉钧真的很想叹气,随便想也知道皇帝老子不是要问他回归家庭的感觉好不好,而是与妻子相处如何。

    丙真,待太监将一盛奏折放上桌后,崇贤即要他退下,再似笑非笑的抚须问道:“这两三日过得如何?你跟宁儿分开那么多年,一切可好?”

    “皇上是要臣钜细靡遗的报告?”连不卑不亢都谈不上,根本像在嘲讽。

    崇贤挑起浓眉,“所谓的为母则强,宁儿在当了娘后,性子变得比较不一样,朕希望你能多多包容。”

    “皇上放心,郡主是圣上的心头肉,臣绝不敢欺侮她。”他冷声回答。

    又来了!这男人说话一定要这么冷嘲热讽的?

    “那她对瓷器感兴趣。到处帮助制陶百姓与外商生意往来的事,贤卿也不会制止吧?”崇贤知道这件事是跨越一些分际了,所以,说的颇为心虚,“当然,宁儿很有分寸,仅在商会谈事,绝不私下交际,纯粹是想帮忙那些很会做陶瓷却收入微薄的老百姓。”

    “皇上说的如此‘委婉’,臣自当明白该怎么做。”他的口气更冷了。

    崇贤暗暗的吐了口长气,“罢了,宁儿的事,朕相信你大多已知晓,朕就不费心多谈,不过尚有一事,如今边界虽然平静,但有要臣建言,这八年征战打来不易,肯定有许多谋略,”朱汉钧仍是波澜不兴的冷样,皇帝只好很歹命的继续口沫横飞了,“朕的意思也就是想将这些军事经验集结成书留存,日后若有需要也好参照,当然,就由贤卿口述,朝廷派文官详尽记载……”

    朱汉钧只是淡淡答了句“臣遵旨。”

    就这样?!看着他的冷脸,崇贤干笑两声,挥手让他下去了,免得这室内愈来愈冷。

    朱汉钧乘车出了皇宫,透过车窗,漠然的看着京城这个热闹城市。

    皇上显然很矛盾,希望他留在家里与梁宁培养感情,但又怕他无事在家绊住了梁宁的自由,所以,就找了个差事给他做。

    蓦地,对街街角的一对俊男美女吸引了他的目光,“停车。”

    马车随即停了下来,他黑眸微眯,看着自己的妻子站在商会前,身边站着一名高大英挺的男人,两人正与一名金发洋人点头示意,再请一旁一名斯文的中年男子说给洋人听。

    “这次的订单就这么说定了,谢谢。”

    商会前,梁宁听着专职翻译将李哲伸的意思说给下单的洋人听,就见两人握握手后,再由翻译送洋人上马车离开。

    这个城市相当繁华,来此经商的外国人更不少,巧的是用的语言竟是英文,身为ABC,她自然听得懂,不过,对瓷器的专精已够令人侧目,若再说一口流利英文,那就是自找麻烦,所以,每回有洋人前来商会,甚至直接到瓷窑谈生意,她都还是请精通中英文的翻译随行。

    “丈夫回来了,你还能这么自由的进出商会?”一袭绸缎蓝袍的李哲伸的语气温温的,虽拥有斯文俊逸的外貌,但他谈生意时可是很精明的。

    “自然可以,不然,李大哥现在怎么看得到我?”她调皮的看着这名在这个世界交到的最棒的异性朋友,这两年相处下来,两人情如兄妹。

    “也是,不过,久违的丈夫回来了,你看来也没有特别春风满面?”

    “没特别愁云惨雾就阿弥陀佛了。”他咕哝一声。

    “哈哈哈……”他爆笑出声,“我由衷希望靖王爷不会也是这么想的!”

    梁宁回想这几天的相处,也忍俊不住的笑了出来,她跟他还真的得再磨合磨合呢,但日子肯定不寂寞喽。

    她笑得一脸灿烂的同时,殊不知,丈夫就在对街盯着她看。

    朱汉钧看着两人有说有笑,热络的氛围以及她脸上的神采奕奕,都让他感到不愉快,即使在她身后还有一名随身丫鬟,但她是他的妻子,在大庭广众这下与男子说笑,怎符合礼教?深沉黑眸掩住不快的情绪,他没有下马车,只唤了车夫,“走了。”

    “是。”车夫立即与车返回王府。

    近午时分,日光正暖,梁宁回到府内,甫走进大厅,总管便抱拳告知,“王爷交代,请王妃一回府立即到书房。”

    她点点头,要贴身丫鬟别跟着了,即走过绿意盎然的庭院,行经曲桥流水,来到古朴又不失奢华的书房门口,就听到女儿娇甜的嗓音——

    “唐子昴很差劲,吃个东西挑三拣四,还嫌恶,我就叫他干脆试试去当瘦骨嶙峋的小乞儿,看滋味好不好!”

    “他是尚书府的小少爷,不喜欢自然有别的东西可吃。”朱汉钧的声音分外低沉,但听来很有男人味。

    “可是娘说过不珍惜食物会遭天谴啊。”女儿立马抗议,“娘还说一个人一定要惜物爱物,做人更要知福、惜福,不然,老天父很公平的,一辈子给每个人的福分本来都一样多,但做恶事,福分便消失得快,行善惜福的,老天爷就会再多给一点,所以,幸福的多寡是掌握在自己手上的。”

    书房内,朱汉钧颇为惊讶的看着女儿,也正巧瞥见走进来的梁宁,他没想到出身皇室的她会有如此深的体悟。

    “娘,你回来了。”朱佳萤也看到她。

    “从私塾回来就赖上爹了?”她低头一笑,“不过,爹跟娘有事谈,你先出去,待会儿准备吃饭了。”

    “好。”朱佳萤笑咪咪的向父亲一福,走了出去。

    朱汉钧的目光停在妻子娇俏的脸上,由于神情犀利冷酷,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梁宁,他要谈的大概不会是什么好事。

    朱汉钧坐了下来,“刚刚我跟女儿的对话,你可有听见?”

    她战战兢兢的点头。

    “很难想像,你会有这样的想法。”这是肺腑之言。

    “因为之前一直过得太好吗?这就是生活体验了,我常带佳萤到平民百姓住的地方去看看,让她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衣食无缺的。”她暗暗的松了口气,应该不是什么大事了。

    “那么,身为一名王妃,不知天高地厚,将礼教规章束之高阁,以帮助瓷造百姓为由抛头露面参与商事,也是生活体验了?”他眯起黑眸睨视。

    闭弯抹角的准备算账是吗?她在椅子坐下,一脸认真的道:“这事行这有年了,但我在商会时,一定有丫鬟跟着,夫君回来几天,可有听到什么流言蜚语,或是任何歧视不屑的眸光?”

    “因为什么也没有,就可以理直气壮?”

    她听懂他的弦外之音,“我承认,爹娘不赞同,但一切都是缘分,皇帝舅舅也觉得可行,我才放手去做的……”一出口,她就后悔了,果不其然——

    “你搬出皇上,我还能说什么?就像今日皇上宣我进宫,先让我感受荣耀,私下,提的还是要我包容你抛头露面,要我这个当丈夫的给你更多的权力及自由,做你想做的事。”他冷笑的瞠视着她,“当你的丈夫还真不得不窝囊,又不能责怪圣上将你养成一个不知丈夫为何的妻子,毕竟一个人有几颗脑袋可砍?”

    她尴尬的咬着下唇,“我知道皇帝舅舅太疼我,所以没有站在你的角度去想,可是,既然我们是夫妻,我真的希望你能明白,我在参与商事时得到的成就感与快乐,还有,收些顾问费……”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奉旨毁婚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阳光晴子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