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毁婚 第3章(2)
作者:阳光晴子
    “不是、不是的!我只是想若你想那个……就、就……那个嘛,但是八年不见……”她说得额冒冷汗,都快语无伦次了,一张俏脸更是愈涨愈红,讲白了,就是要他自行解决,可就是说不出口。

    他突然下床,她想也没想的就往后退。

    他再走上前,她咚咚咚的一次连退三步,他双手环胸,还没靠近,她就吓得又倒退好几步,好巧不巧的坐上椅子,急急的又要起身,但太急了又踉跄的跌坐回头,一抬头,他已经往自己走来,她吞咽了口口水,急急的要再起身,可人高马大的他走个几步就已经来到她身前,惨了,她这下也起不了身了。

    “身为娇贵的郡主,出嫁从夫你不懂,一切合乎传统礼教、以夫为天的事,你也可以不从,但孩子都生了,现在却提不要碰你,未免太过矫情!”

    完了!她好像激怒他了,“我没那个意思,而且,先前做是为了传宗接代,但我们已经有女儿……”

    “女儿终要嫁人,传宗接代是男丁,郡主连这种事都想装傻?”他冷嗤。

    “我没有,我真的是觉得——可以沟通嘛,那种事本来就是要你情我愿不是?你是个聪明的人,能理解我在想什么,是吧?”她愈说愈急,本来嘛,她跟他连一次也没做过啊。

    瞧她这么努力的要让他不去管床上的事儿,他突然笑了,带着一股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幼稚及恶劣心态,他“性”致高昴的定视着她,“原本我是没什么心思,但在你一而再三的暗示之下,我想我必须有所作为。”

    她倏地瞪大了眼,美丽的脸上开始显现慌乱的神态,而这莫名的令他的心情变得更好,“让娘子独守空闺寂寞八年,是为夫的错,为夫就从今夜开始补偿。”

    “不不不……”她大眼瞪着愈来愈近的性感薄唇,开始考虑要逃跑。

    但他已伸手扣住她的下颚,理直气壮的攫取她的樱唇,她低喘一声,杏眼圆睁,呼吸几乎要停止了。

    然而,令人遐想的柔软樱唇、甜美的气味,瞬间点燃了属于男人的正常欲望,朱汉钧的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她直觉的摇头想挣脱,但他继续吻,还得寸进尺,迫使她开口,让他的唇舌能与她的纠缠,热、好热啊……

    “你是我的妻子……”他的唇移至她耳畔,声音沙哑却带着一股不容辩驳的霸道。

    那又怎样?八年不见,想霸王硬上弓?她心里愤愤不平,使出防身术抵抗,却仍无法阻止他的掠夺,不过,很意外的,这充满着掠夺性的吻竟然很温柔,他的手上有着粗糙磨人的厚茧,但并没想像中的扎人,在他抚摸她柔嫩的脸颊时,反而有种莫名的酥麻感从脚底往上传来。

    仅有吻似乎不足,他一把将她从椅上抱起来,将她放到床上,再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

    老天爷,她一直都知道他很高大,也知道文武全才的他肯定有一副健壮的体魄,但知道归知道,上回他要沐浴,打赤膊时她啥也不敢看,这下子——

    她眨了眨眼,他全身到处都是结实肌肉,有八块肌、人鱼线——她倒抽了口凉气,不敢再往下看,但就看到的也很够了,他绝对是个孔武有力的钢铁人!

    做那档事通常都是男上女下吧?!他这一压上来,她还能喘气吗?!扁想那画面,她就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这个……这个,我想……我想是不是再、再熟悉点……再、再来——”她的粉脸羞红,嘴巴张了又阖,又张嘴又阖上,就是凑不出完整的字句。

    她在害怕?他可不允许!床第之事是他身为丈夫的权利,何况,眼下这张困窘无措的丽颜的的确确是吸引他的!

    他倾身,一件件剥落她身上的衣衫。

    梁宁一颗心早已七上八下,此刻更是手足无措,她慌乱的想遮住重要三点,他却以强势但不拉疼她的力道拉开她的手,两人赤luo的身体相迭,而他不忘微撑起身体免得压疼了她,滚烫的唇随即俯下,轻柔吮吻。

    她星眸迷醉,不知该放哪儿的手仍想推开他,可全身却不争气的软绵绵的,一颗心扑通狂跳。

    她其实很青涩,以前忙于读书工作的她对异性的追求是拒绝,父母分裂的婚姻更让她对感情排拒,所以,仍是完璧的她对性的了解,也只来自于与女同学好奇观看的**或一些限制级的电影片段的程度而已。

    她还想再反抗下去,但他的手、他的唇在她的胴体上展开缠绵的挑逗,让她心跳更快,让她整个呼吸都是他的阳刚气息,她低喃呻吟,不能自已。

    他凝睇着她氤氲的美眸,理解早已远扬,他以炙热一寸寸的占有,完全感受她的存在,意乱情迷下,愈发激情,他竟忍不住欲望的一再的向她索取。

    等到偃旗息鼓时,她浑身发软,昏昏欲睡,没想到**能如激狂,喜悦能如此深浓,也如此耗力,这几回合缠绵悱恻的战下来,不知消耗多少卡路里了……

    本哝一声,她轻轻的将脸进入他胸前,像只猫儿般磨蹭几下,微微一笑,迳自沉入梦中。

    倒是他拥着怀中的人儿,眉宇拢紧,沉沉的吸了一口长气,想冷却冷却仍过于亢奋又满足的身体。

    他不曾如此放纵**,但,原因绝不是妻子,不过是他休憩太久、身体余力太多,仅是如此而已。

    梁宁习惯早睡早起,即使因某人需索过度让她的身体酸疼,她的生理时钟还是很准时,她眨了眨眼,看了看透窗而入的晨光,目光移到身边的男人脸上。

    朱汉钧仍然沉睡着,看起来很安稳,但早春清晨的微凉空气沁入心肺,让她不由得打阵哆嗦,因为被褥有大半都在他的身上,基于天然的最好——

    意识混沌的她很自然的偎向他暖烫的胸怀,这是属于他的温度,他的身体虽坚硬、但她的柔软却依偎得刚刚好。

    又暖又滑的,这张人体被褥真的很舒服,虽然感觉有羞窘,但一来,两人是夫妻,二来,孩子也生了,第三,先前没做的,昨晚也全都做了、摸透了,成了名符其实的夫妻,此刻醒来,若突然来了个倒退跳下床的桥段,都显得矫情。

    何况,眼前这一幕,极可能就是她未来四、五十年都要看的风景,还是早早习惯的好,这是穿越八年多来,最深的体会,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第二次人生,把握当下,珍惜所在乎的人事物,才有机会活得快乐!

    尤其朱汉钧又将是主宰她日后生活、与她的喜怒哀乐息息相关的重要关系人。

    嗯,他长得很俊,她迷茫的打量着,这一点,鬼差倒没骗她,浓眉凤眼、挺直的鼻梁、坚毅的唇,新生的青髭让他看来更是性感。

    他的身材不是盖的,以她这个曾经任职于精品公司公关的品味来评论,简直就是梦幻逸品,肌肉结实,胸部及臀部弹性皆佳,全身找不到半点赘肉,若在现代,绝对是时尚名模的料。

    但他显然也是早起的鸟儿,看他长长的睫毛眨了眨,下意识的,她连忙装睡,朱汉钧眼眸眨也不眨的看着她,事实上,睡醒了却发现多个女人在怀里,还是不怎么习惯。

    包甭提,她给他的感觉和以前差太多,纤弱羞涩已不复见,一张精致绝美的脸庞添上了一抹说不上的灵活慧黠,此刻深切凝睇,他的身体欲望似乎再次苏醒,他当真太久没有女人了?!

    瞧见一缕发丝散落在她脸颊,几乎想也没想的,他伸出手轻柔的帮她拔到耳后,她的发丝就像丝绸般柔软,还有滑嫩无瑕的肌肤,他的手不禁抚向她的脸颊,再到脖顶,再往下抚向那诱人的柔软——

    她几乎屏息了,身子愈来愈僵硬,不会吧,这么快就来?!他昨晚明明玩很久,也玩得很彻底了……但,真的有可能,因为他的亢奋就贴在她赤luo的大腿内侧,看来,练武的人体力真的比较好。

    可也因为她变僵的身子及紊乱的呼吸,让他意识到他的妻子早已苏醒。

    欲望莫名的熄了火,他突然走向,看也没看她一眼的下床穿鞋。

    梁宁也趁机坐起,急急的拉了衣服、穿妥中衣,一边看着他已迳自换穿一身紫蓝锦袍,她连忙下床,跑到他面前,惦起了脚尖、伸长手臂要替他拉整衣袍。

    事实上,极有难度,他接近了两百公分,她则才过一百六十公分,天龙地虎配!

    “我自己来。”他蹙眉开了口。

    “可是,我真的很想尽点妻子的责任。”她想没想的就搬了椅子过来,蹲跪在椅子上,替他整理服装仪容,但颤抖的双手却不听使唤,她就是紧张。

    他蹙眉看着她揪眉认真的脸庞,再看着她呈半蹲跪的姿势,“郡主如此姿态,怕是要折煞本王了。”

    “我们是夫妻。”何况,经过昨晚的事,关系已大不同,至少,就她这躯体内的现代魂而言,也能比较适应他的存在,“好了。”她暗暗地吐了一口气,抬头看他,如此高大英挺,俊美非常……她是不是慢了好几拍?此刻心脏才怦怦狂跳。

    朱汉钧定视着她,想到两人的亲密缠绵,血气上涌,这太诡异了,他不是没有男女经验,怎么会如此容易让她诱引出**?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长气,转身到房门唤了小厮送水进来梳洗。

    同时,梁宁也趁机吞咽了一口口水,缓缓紊乱的心跳,伺候她的丫鬟也跟进房,她乖乖坐在梳妆台前,让丫鬟为她梳妆打扮。

    房内顿时跌入一股凝滞氛围中,让她忍不住多次从镜中偷瞄丈夫,他仍是扑克牌脸,让她开始怀疑昨夜天雷勾动地火的激情是不是她作的春梦。

    一会儿后,两人来到厅堂,早膳已备妥,朱佳萤巧笑倩兮的迎向外表极为般配的父母,一福。

    “爹、娘,你们起来了,我正要过去请安呢。”

    事实上,她早已溜去一次,从窗户看到娘替爹整理衣服,好恩爱的模样才笑咪咪的走人。

    梁宁看着女儿笑得眼儿弯弯,不禁疑惑,“你笑什么?”

    她忙摇摇头,看着依然冷峻的父亲,

    “我等会儿要去私塾,爹要做什么吗?”

    “爹是大人了,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小避家婆。”梁宁笑笑的捏了女儿一下,刻意插话,怕丈夫误以为她跟女儿都要管他什么,没想到——

    “我自己能发言。”朱汉钧冷冷的看着她道。

    她脸色顿时乌黑,叹了一声,“抱歉,那夫君请回答。”

    但他显然已懒得理她,只是对女儿道:“吃吧,我送你上学。”

    “太好了!”朱佳萤双眼发亮,“娘也一起,好不好?”

    大手牵小手,一起上学去?光想画面不很美好,她嫣然一笑,“当然好。”

    朱佳萤双颊嫣红,乐不可支奔向母亲,双手环抱,“太棒了!”

    “好,快吃,上学要迟到了。”梁宁笑说。

    朱汉钧看着她的璀亮明眸,发现她的情绪很容易转换,而且,很爱笑……

    那双爱笑的眼睛突然与他对望,忽而羞涩起来,“夫君不会是不希望我跟吧?”

    他突然很好奇她的情绪能转换得多快,“如果我说是?”

    她笑盈盈的耸个肩,“当然还是跟啊,能让佳萤快乐的事,我都会做。”

    “但让丈夫讨厌的事?”他直觉的再问。

    “研究一下、沟通一下,再下决定。”她答的诚实。

    以夫为天,看来真的不适用在她身上,但自己此刻对她的包容是从何而来?连他自己都困惑了。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奉旨毁婚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阳光晴子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