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妹子 第十章
作者:蔡小雀
    “爹!爹!你跑到哪里去了?”

    易朵怒气冲冲地奔跑在宽阔的院落里,四处呼喊叫嚷着。

    太可恶了!竟然敢这样对她,她一定要让他们后悔!

    罢刚吃完一大碗鱼翅的易开冠挺著个大肚皮走了出来,差点和女儿撞了个满怀。

    “哎哟哟哟……当心哪!”他差点往后仰。

    易朵一个箭步上前,揪住他的领子叫道:“给我十几二十个杀手,我要去剁了钱多多!”

    “啊?”易开冠一时还没会意过来。

    “他们居然敢这样对我,我干嘛还要替他们著想啊?”她咬牙切齿,气到失去理智,“爹,我想通了,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给我十几二十个杀手,我要去杀了钱多多。”

    “现……现在吗?”

    “现在!”她斩钉截铁地说。

    易开冠为难地看着她,“可是这种事儿得机密点,还得找对人……一时之间爹也联络不到。要不你给爹一点时间,咱们要干就得干保险点儿的,爹明儿用飞鸽传书找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黑手党』,让他们派个人过来给咱们用,你看如何?”

    “为什么还要等?你不是说得好像杀手是我们家自己后院养的一样吗?”她气急败坏。

    “这……这话也不是这样说的,总得有时间联络联络嘛!”

    “我不管,最迟明天,我就要人干掉钱多多,”她揪住易开冠的胡子,凶神恶煞地叫道:“爹!如果明天办不到,我就……我就死给你看!”

    这下子可吓坏了易开冠,他顾不得疼,急忙点头,“好好好,就明天,就明天……宝贝女儿,你别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啊!”

    “好,就明天。”易朵恨恨地说道,“记得通知我去看,我要亲眼看到钱多多被剁成肉酱!”

    “呃,好好好,全依你。”易开冠抹了一把冷汗,苦笑道。

    唉!这年头养儿育女果然不容易啊!

    幸好他平时跟黑道也颇有交情,要不然临时往哪儿调人去呀?

    *

    问明了地址,第二天秋雪兴匆匆带著多多找上门去;没想到还是落了个空。

    因为这名沈多哆姑娘虽然名字很合,也是十几年前被领养到数来堡的,可是她今年都三十了,比沈白马的年纪还大,而且也记得自己姓啥叫谁、原来家住何处,一问之下,根本就不是沈白马失散多年的小妹。

    以为这一次终于可以完成托付松口气;没想到还是白走一趟,秋雪失望得简直说不出话来。

    在从郊外回来的羊肠小径上,气氛低落得仿佛四周的空气都凝结了,就连叶子也不动一下,风不吹鸟也不叫了。

    多多偷偷觑著他紧绷的神情;心底不禁慌乱起来。

    “恩公……”看著他这么落寞,她心里也好难过。

    她现在的心情好矛盾啊,有点失望又有点欢喜……唉,难道她心底压根儿是不想要恩公找到沈姑娘吗?

    她这样想好像太自私了呢!

    “多多,你先回去吧,”秋雪振作了一下精神,勉强笑了笑,“我明天再到史药钱找你。”

    “可是……”她现在好想陪在他身边,好好地安慰他。

    “我没事。”他摸摸她的头,“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多多望着他,小脸透著恳求,“你……真的不想我陪你吗?现在快晌午了,不如我们先去吃顿饭吧,吃过饭以后你精神就会好很多了。”

    秋雪摇摇头,“不了,你还是先回去吧!”

    她犹疑地望着他,“你……确定吗?”

    “你回去吧!”他坚持。

    多多失望极了,但能够体会他的心情,只好自己慢慢地往回城的方向走。

    秋雪则是绕向林中深处,独自平静激动懊丧的心情……

    半盏茶辰光过去,秋雪正倚在一株黄杨树下眺望远处苍山,神情肃然;突然间,他的胸口没来由一阵剧烈的悸动……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即将发生!

    纵横江湖多年,他的直觉一向奇准无比,尤其是无形中侵袭而来的杀气——

    他的眸光一冷,迅速扫向四周。

    “统统出来吧!”他冷笑。

    十几个大盗挥舞著刀剑从四面八方冲向前来,顿时刀光剑影锋芒慑人,刀剑结成了天罗地网,很快地将他包围在其中。

    秋雪浓眉微挑,只是冷冷一笑,倏然消失在罗网之中……

    十几名大盗手中的刀剑相击,完全扑了个空,不禁愕然,急忙转头搜寻他的身影。

    “人呢?”

    “在这儿。”秋雪的大刀出鞘,银光乍露,闪电间就削断了三柄的剑。

    “可恶,裘秋雪,你今天逃不了了!”大盗们又惊又怒,还是凶恶地围攻向前。

    秋雪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胸口憋著的一股闷气正好找到对象发泄,但见他使出独门绝技,劈砍削刺挑……滚动的刀芒银光四射,登时打伤了好几名大盗。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陡然发出一声惊呼——

    秋雪微微一震,脸色瞬间苍白了。

    是多多的声音?!

    他心急如焚,顾不得与他们多作纠缠,很快凌空飞跃而起,双足点过株株黄杨树梢,向声音来处飘去!

    “啊……救命啊!”

    多多抱着头,步伐踉跄地奔跑着,可是身后两名杀手却左赶右驱,像猫捉老鼠似地逗弄着她,就是不急着下手除掉她,要看她花容失色的模样。

    易家父女在一旁看得哈哈大笑。

    多多跑得气喘吁吁,又惊又惧又迷惑,还不忘大叫:“易朵,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跟你无冤无仇——”

    “无冤无仇?你跟我梁子可结大了!”易朵畅快地看着她被追杀的狼狈模样,笑弯了腰。“现在看你还得意不得意,还敢不敢跟我作对?我就是要让你知道,本姑娘想要你的命是易如反掌,你之前不听我的,现在后侮了吧?”

    “就为了争风吃醋……啊……”多多边跑边尖叫,心中又害怕又生气,“你就要杀我?”

    “对,而且我要亲眼看见你凄凄惨惨的死掉,方能消我的心头恨。”易朵的笑容变得扭曲且邪恶。

    就在这时,其中一个杀手一刀刺向多多,正好多多肚皮一缩,只有衣裳被划破了一个洞,怀中却瞬间掉出了一片物事。

    易朵眼尖地看见地上的围兜,蓦然有个久远的印象闪过眼前——

    “慢着!”她尖叫一声,脸色微变。

    杀手正要一剑划破多多的咽喉,闻言一顿,但是锐利的剑锋还是抵住了多多的颈项间。

    多多全身发抖着,小脸惨白若纸,动也不敢动。

    恩公,多多就要死了,以后再也不能见到你了……呜呜呜……

    她不敢相信,幸福就这么短暂,好不容易找到心目中理想的十全大补相公,又待她如此情深意重……可是还不到两个月,他们就注定生死别离、有缘无分……

    她还没有鼓起勇气告诉他,好想好想嫁给他……也还没有告诉他,她想要永远跟他在一起,就算浪迹天涯也不怕……

    万斛柔情藏在心底还没有机会诉诸於口,她就得带着深深的憾恨离开他了吗?

    易开冠纳闷地看着脸色大变的女儿,“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易朵像着魔一样缓缓走向前去,弯下身来颤抖着手拾起了那个陈旧的围兜……上头熟悉的一丝一线,还有别致的花样……

    虽然已经睽违了十二年,但这是她当年最最喜欢的围兜儿,是娘亲手绣给她的围兜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钱多多,这个……怎么会在你身上?”她猛然冲到多多面前,挥舞着手中的围兜。

    “把它还给我,这不是你的东西,你还给我……”多多脸色也变了,她绝不能让恩公的东西落入别人的手里,尤其是已经失去理智、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的易朵!

    “它就是我的东西!”易朵对着她大吼大叫,双眸泛红了,“说,这个怎么会在你那里的?你是从哪边弄来的?”

    多多愣住了,“你说……这是你的?”

    老天,不会吧?

    “我绝不会认错,这是我亲生的娘做给我的围兜!十二年前我们家遭盗贼洗劫,只有我和哥哥逃出来……这件围兜……我以为它已经跟著我爹娘消失在大火中了……怎么会出现在你手里?”易朵杏眼圆睁,凶恶地威胁道:“说!不然我杀了你。”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原本押住多多的这名杀手陡然吭也不吭一声就软倒了……

    多多和易朵同时一呆!

    另一名杀手眼见情况不对劲,初初要动作时,却闷哼一声也瘫倒了下去。

    易开冠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一个雪白的身影倏然出现在跟前,手上的大刀已收回鞘中,可是这个突然现身的高大男人本身就像是一把刀……不,甚至比刀还锋利可怕……

    一股杀气袭来,易开冠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这位大侠……”他的牙齿开始打架。

    秋雪手指一弹,逼近多多的易朵瞬间飞跌了出去,痛嚎了起来。

    “恩公?!”多多狂喜地冲入他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泪珠儿夺眶而出,“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他紧紧揽着多多轻颤的身子,一颗纠结的心这才跳回胸腔。

    秋雪余悸犹存地低吼着,焦灼地凝视着她的脸庞,“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伤到你?伤到哪儿了?千万别瞒着,快告诉我!”

    看见他苍白焦惧的神态,多多呆了一呆,痴痴地抬起手来抚摸着他紧锁的眉心,“恩公,我没事,还好……他们没有伤到我……你别担心呵,我真的没事。”

    他闭了闭眼睛,随即低喘了一口气——老天!方才看见多多颈项问被利剑抵住的一刹那,他几乎疯狂崩溃……

    他这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害怕失去她!

    “从今天开始,不准你离开我半步。”他低吼威胁。

    咦?多多眨眨眼,“可是——”

    “没有可是。”他光是回想到刚才危急的情景,就浑身冒冷汗,于是斩钉截铁地斥道:“我就知道只要我不在你身边,你就会捅出楼子,把自己搞到危险至极的地步,我就知道!”

    可是……可是这又不是她自己愿意的啊!

    多多眼圈儿一红,委委屈屈地哽咽起来,“你每次都这样,明明不是我的错,你只会骂我、怪我……哇……”

    她放声大哭,秋雪登时手足失措了。

    “好好好,不是你的错,都是我的错,我没有保护好你……”他满头大汗,连忙替她抹眼泪擦鼻涕,低声下气地哄道:“求求你别哭,好不好?从今以后我再也不对你大声了,好不好?”

    多多哀怨地瞪了他一眼,“你都骗人啦!”

    上次也是这么说,结果事情一发生还不是被他骂个狗血淋头?明明又不是她招来惹来的,为什么总是怪到她头上来?她才是那个受害者,差点被“喀喳掉”的弱女子耶!

    秋雪拚命想哄她别哭,易朵在父亲的搀扶下爬了起来,虽然被秋雪的冷酷与杀气吓了一跳,但她还是不死心,隔著十步距离咆哮尖叫——

    “钱多多,你还没有告诉我,这个围兜是从哪里弄来的?”

    多多这才想到,吸吸鼻子捏住了秋雪的脸颊,大惊失色地叫道:“原来是易朵,是她!”

    “我知道试图伤害你的人是她。”秋雪的眸底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我不会放过她的。”

    易朵和易开冠没有漏听这句话,不约而同吞了口口水。

    “我不是说这个,而是围兜就是易朵的。”多多急急解释。

    秋雪一怔,眸光瞥向易朵,口气却是一点也不相信,“你在开玩笑。”

    “是真的,易朵说是她的,是十二年前她娘亲亲手绣的,”多多望向易朵求证道:“你刚刚是这么说的,没错吧?”

    易朵手里紧揽着围兜,惊疑地看着秋雪,“没错,这的确是我娘绣的围兜。”

    “难道你就是沈白马的妹妹?”秋雪这才认真地打量起她的五官。

    可恶,他之前从没正眼瞧过她,否则早该发现她的五官和沈白马颇为相似,尤其那眼睛、眉毛、鼻子……跟她哥哥一样,俊美却稍嫌单薄苛刻。

    “你认识我哥哥?”易朵也傻眼了。

    “是他要我把围兜交给你做心证,”他皱起眉头,“你本名唤什么?”

    “沈朵朵,我哥哥没告诉你吗?他现在在哪里?自从十二年前失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她急急地问道。

    多多……朵朵……可恶,原来他从头到尾都听错了!

    秋雪深吸了一口气,淡淡地说:“他过世了,临终前要我找到你,将围兜交给你。”

    “他……死了?”易朵呆住了。

    虽然已经十二年音讯全无,但是她有的时候还是会想起这个哥哥……没想到他们连面都没有再见到,就已经天人永隔了。

    易朵虽然感伤,可是毕竟事隔多年又事过境迁,这个消息对她而言算不上什么打击,反倒是眼前的一切……

    她又抬起头来,恼怒地瞪视着钱多多,“都是你这个扫把星,我一遇到你就没好事!”

    多多惊跳一下,无辜至极地眨了眨大眼睛,“为什么又是我?”

    她真是想不明白,她是上辈子欠了易朵一大笔赌债没还吗?为什么这辈子老是被她穷追猛打不放?

    秋雪脸色一沉,“我还没有跟你算帐,你又把罪推到多多头上——”

    真是个不可理喻的女人,简直跟她哥哥没两样!

    易朵暴跳如雷,气呼呼地叫道:“公子,你为什么每次都偏坦钱多多?这对我实在太不公平了,哼!我刚刚不应该喊停的,我早该让那两个杀手把她宰了才对!”

    真是大大失策。

    秋雪霎时脸色变得很难看,眼睛眯了起来,“你……”

    易开冠心惊肉跳,死命捂住女儿的嘴巴,小小声吩咐道:“女儿呀,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就别再说了……我们……我们先跑再说……”

    多多虽然偎在他怀里,却也一阵心惊,急忙抱住他。“恩公,你……不要冲动……她毕竟是你故友的妹妹啊!”

    虽然这样的结果让她如释重负,但是她不希望恩公为了她大开杀戒,杀人毕竟不是件好事啊!

    秋雪眉心绷紧了,实在很想出手好好地教训教训易朵,尤其她竟然为了鸡毛蒜皮的小纠纷,就买通杀手想要谋害多多……更是不可原谅!

    可是多多说得对,她毕竟是师弟的妹妹……尤其他更没有揍女人的习惯,也不打算为她破例。

    就在迟疑间,剩下的七八名大盗已经追了上来——

    “裘秋雪,妈的,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东西交出来,否则老子们跟你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为首的大盗怒吼著。

    秋雪瞥向他们,蓦然笑了起来,闲闲地说:“现在东西不在我身上,沈白马交给我的东西,我已经转交给他妹妹了。”

    大盗们愣了一愣,齐声问道:“谁?谁是沈白马的妹妹?”

    秋雪笑咪咪地对著还搞不清楚状况的易朵一指,“她。”

    “你就是沈白马的妹妹?东西在你身上?”为首大盗一喝。

    易朵看着这几个长相粗野的家伙,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脾气忍不住又发作起来,“关你们屁事啊?东西是在我身上,怎么样?你们敢对我无礼?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都不要命了吗?”

    啊?!现在是什么情形?怎么好像愈变愈危险了?

    易开冠浑身发抖,拚命拉著女儿的袖子,吞着口水小小声地劝道:“女……女儿呀,情况不对劲呀,我们快闪……”

    “闪什么?我就不信他们敢对我怎么样!”易朵还想耍大小姐脾气。

    大盗们看着她手上紧捏著的围兜,眼睛倏然亮了起来。

    “果然东西在她身上,兄弟们,上啊!”

    “杀啊……”

    “抢啊……”

    “哇……”易开冠大叫一声,拖着女儿拚命逃命去。“救命啊……”

    一大夥大盗抡起刀剑追杀了过去,闹烘烘的一大群人转瞬间消失在林子尽头。

    林子又恢复了原本的清雅幽静,就连枝头的鸟儿都开始吱喳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多多看得一头雾水,傻傻地问道。

    秋雪低下头来,爱怜地对著她笑了,“不必弄懂,总之什么麻烦都没了,就对了。”

    真是一举两得,一来所有的掏金客都转栘目标了,二来又替多多出了一口气,真是经济又实惠。

    “易朵不会有事吧?为什么一大堆人都拿刀追她?”多多有点忧心。

    “你放心,祸害遗千年,何况他们易家有的是钱可以应付这种事。”他微笑,整个人都放松了起来,“多多,你刚刚差点吓死我了。”

    “我刚刚也差点被吓死了。”她吐吐舌,深情款款地望着他,“幸亏你即时救了我,要不然我可能早就小命不保了。”

    “嘘,别再提了。”一想起来他还是脸色发白,于是温柔地低语:“总之从今以后,我会把你绑在身边看得紧紧的,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了。”

    “可是我总不能跟著你一辈子啊!”她有点哀怨。

    秋雪陡然严肃起来,专注地凝视著她,“你可以,但是你愿意吗?”

    “啊?”多多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我生性喜好浪迹天涯,向来居无定所,这样的生活你过得惯吗?”他突然变得有点别扭、有点羞赧,“咳,你……愿意吗?”

    “你是在跟我求亲吗?”她呆呆地问。

    他的脸瞬间红了起来,更加吞吞吐吐了,“如果……你愿意的话。”

    “可是你不是说,你不想成亲,只想要逍遥自在的过日子?”多多挖挖耳朵,作梦般地呓语。

    “人是会改变的。”秋雪被问到老羞成怒,忍不住吼道:“你……你到底愿不愿意?”

    他的脾气又来了!不过……

    多多整个人被狂喜和快乐涨得满满的,她咬着唇儿,却还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欢呼着抱住了他的脖子。

    “愿意,愿意,我一千一万个愿意!”

    这是她盼了好久好久的美梦,终于成真了呀!

    秋雪呆了一呆,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真……真的?”

    “是你自己开口求亲的喔,不可以反悔喔,反悔的是乌龟……”多多急急忙忙抓起他的小指。“打勾勾!”

    秋雪笑了起来,黑眸熠熠发光,“好,打勾勾,后悔的是乌龟。”

    一大一小的手指紧紧勾在一起,也勾住了他们此生不渝的金誓玉盟……

    “既然我们已经决定要成亲了,我有件事儿想问耶!”

    “什么事?”

    “你真的姓小皮球的球吗?”

    秋雪翻了翻白眼,“天哪……”

    多多抱着他的手臂,傻呼呼地追问着:“那我以后嫁给你是不是要叫球钱多多?嘿,求钱多多……挺不错的耶,以后一定会求来很多很多的钱,到时候你就不必去当护院或保镖了……”

    在多多迭声的叽哩呱啦中,秋雪真是哭笑不得;看来他这个未来的小妻子对他的了解还有待加强啊!

    不过不要紧,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慢慢解决……

    全文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玫瑰言情网手机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俏妹子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蔡小雀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