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妹子 第九章
作者:蔡小雀
    在专门用来斗鹌鹑的元宝堂里,多多趴在大片绒布铺成的桌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一只胖嘟嘟的鹌鹑。

    说起斗鹌鹑,这可是爱爱的拿手绝活儿呢,想当初在这里杀递天下无敌手,不知踩扁斗垮了多少只的挑战者……

    打从爱爱嫁人之后,这元宝堂就很少开了,不过最近应赌客们的热烈要求,所以打算重新开场……只不过这鹌鹑平常可不是很容易照料的,尤其是要养一只具冠军实力的鹌鹑更是不简单,通常要有独家秘方才行。

    这几天跟东南西北研究了一番,选出了这一只冬时出生、养了三年、熬到筋强骨壮的鹌鹑,决定择日就重开元宝堂,让新鹌鹑上场。

    这几天有正事忙,多多心底也踏实了许多,比较不那么会胡思乱想了,只是一空下来,还是忍不住想起她和秋雪的未来。

    话说回来,她对恩公的了解还真不多,只知道他姓奇怪的“球”,祖家居北方,浪荡于江湖,身上仿佛有花不完的银子,打赏超人来眼也不眨一下……

    “多多?”

    想念其人就闻其声,多多挖了挖耳朵,对着鹌鹑傻笑道:“好奇怪,我好像听到恩公的声音了。”

    她已经喜欢他喜欢到走火入魔了吧?唉!

    一只温暖有力的手掌拍了拍她的脑袋,笑意荡漾,“你又在胡思乱想了?”

    多多猛然抬头——可不正是他?一身白衣飘然,英气粗犷的立在桌边,眼底眉梢有着明显的笑意。

    “恩公!”多多站了起来,飞快扑进他怀里,欢天喜地地叫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这两天要忙吗?”

    “忙完了,就来了。”打发完最新一批穷追不舍的掏金客,他迫不及待就赶到史药钱看她。

    几天不见,她圆嫩嫩的脸蛋像是有些缩水了。

    秋雪不悦地皱了皱眉,“你这两天是不是都没吃饭?”

    “有啊。”只是晚上自己一个人,没有心情再大啖消夜了。

    他怀疑地瞅着她。“有吃怎么会整个人消瘦许多?是赌坊里有什么麻烦事烦心吗?”

    “烦心的事……”多多偷偷觑了他一眼,不敢说自己最烦心的就是他的事。

    不过他的关怀还是让她心窝儿好温暖呢!

    他专注地等待着。

    她摇摇头,咧嘴一笑,“没有烦心的事,东南西北他们把事情都料理得很好,愈来愈上手了,我也少操了很多的心;我时常在想,或许有一天他们没有我也行呢!”

    秋雪微微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饿了吗?你上次不是说想吃福华大酒楼的凤凰宴,我已经吩咐他们备妥了,我们走吧。”

    她睁大眼睛,惊呼道:“凤凰宴?可是一桌得二十两银子……很贵呢,不要啦,不必为我花这么一大笔钱,我们随随便便去小摊子吃牛肉面配包子就好了。”

    “二十两银子一桌的酒菜很贵吗?”他挑眉。

    “当然贵,所以一般吃凤凰宴可是很难得的机会,尤其免费的凤凰宴更好吃喔……”多多流着口水,扳着手指头儿数算,“知府大人上任时宴请有头有脸的商家吃一次,县官大人离任的时候饯别又吃一次……啊,这种不要钱的宴席是最好吃的了。”

    秋雪失笑,随即一本正经,“放心,我不会要你付帐的。”

    她大摇其头,“不不不,你不懂啦,你现在出门在外,花用银两都要仔细思量打点,没听过『在家靠家人,出门靠银子』吗?”

    她虽然爱钱如命,能ㄟ就ㄟ、能赚就赚、能赖就赖……但是对心上人除外。

    秋雪一怔,忍俊不住,“我只听过『出门靠朋友』,没听过『出门靠银子』的,这是数来堡特有的词儿吗?”

    “啐,出门靠朋友哪靠得住?”她摇头晃脑,不以为然,“还是银子最实在了,所以世上只有钱最好,有钱有闲就没烦恼。”

    “这又是谁教你的?”他连连失笑。

    “不用人教,这是天经地义的大道理。”多多担心地看著他,“反倒是恩公你,一向出手这么豪爽大方,这样很容易被坑呢,哪一天身上的钱全花光光了该怎么办?就算你是个行情很好的杀手,万一临时找不到雇主呢?那岂不就凄惨了吗?”

    “谁跟你说我是杀手?”他本来还笑得很开心,闻言一愣。

    “就是你自己啊!”

    “我几时说过我是杀手?”秋雪皱眉头。

    多多用力地拍了他胸膛一下,暧暧昧昧地说:“你别假装了,上次我们在太白居的时候,你就已经泄漏了自己的身分了,现在还要隐瞒就太虚伪了,做杀手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行业,何况我相信你杀的一定都是坏人,不会是好人的。”

    他又好气又好笑,不过倒是隐隐约约记起了自己曾对她说过类似的话。

    “我只是说假如,假如我是杀手。”秋雪忙不迭地澄清,“事实上我并不是杀手,你可以放心。”

    他以为他这么说,多多就会如释重负;没想到她却一脸深受打击的表情——

    “啊?”她失望得不得了。

    “啊什么?”他气恼地敲她脑袋一记,“难道我不是杀手教你很失望、很没面子?”

    她这颗头到底在想些什么?

    “那我们更不能到福华大酒楼吃凤凰宴了。”她表情严重极了。

    “为什么?”秋雪一时衔接不上她的逻辑。

    “你不是身价百万两的杀手,每天又闲闲没事的样子,身上的银子能撑到几时呢?”她说得好像天快塌下来了,小脸发白,“不行不行,从现在开始要严格地管制荷包了,要不然不行的。”

    他强忍着想要翻白眼的冲动,“如果是担心我的荷包,你大可放心。”

    他北方有一座参山和金矿场,还有一大片的牧场,向来是由世代相传的忠心管家在为他打点,虽然不能说富可倾国,但也相距不远了,正因为如此,他才得以这么逍遥快活地浪迹江湖、自由自在。

    在多多眼底,他看起来像是一副很缺钱的样子吗?

    可是多多全然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只见她焦心地皱起秀眉,背着双手踱来踱去,嘴里念念有辞。

    “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我看你的武功这么好,我还是帮你接个护院还是保镖的工作好了。咦?上次好像听说知府大人的贴身侍卫要退休了,这份工作还不错,顶这个头衔走出去也挺神气的……”她开始盘算。

    秋雪真是快被她气死了,“停停停!”

    她顿住脚步,愣愣地抬头,“啊?”

    “我、不、缺、钱,”他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出,“听清楚了没有?”

    “现在不缺以后缺啊!”多多忧心仲仲。

    “我看起来像是个缺钱的瘟生吗?”他怒气冲天,真是平白无故被瞧扁了。

    “缺不缺钱又不是从脸上可以看出来的,你不知道呀,在史药钱里头我看过很多呢,穷得活不下去的偏偏穿了一身绫罗绸缎充场面,穿得迈迈遢遏的多得是有钱人——”

    他索性一把将她抓回怀里,用实际行动堵住了她咕咕哝哝的嘴。

    早晚有一天,他会活活被她气昏!

    多多却是莫名其妙被他吻了个七荤八素……

    *

    到底要不要干脆干掉钱多多?

    这是几天下来,易朵很认真思考的一个问题。

    毕竟不是随随便便打一顿或是羞辱一顿什么的,人命关天,虽然爹口口声声说这种事很简单,但是易朵心底还是觉得不太妥当。

    她虽然娇蛮,可也不是个冷血好杀的人,平常打骂下人的纪录虽然不少,可是认真要把人送上西天……这种事还是得好好斟酌斟酌。

    一身的男装打扮,她若有所思地走在大街上,很努力地思索着这件事。

    老实说,她实在看不惯钱多多凭著那副又蠢又笨的模样,居然还霸占了那么出色的男人,而且就是那副呆样,竟然赢了她七十两银子……

    怎么会这样呢?她易朵何等厉害,怎么偏偏会栽在这种笨丫头手里?

    她的眉头愈拧愈紧,就在这时,一个横冲直撞的身子和她擦肩而过——

    “借光借光……”

    这声音好不熟悉。

    易朵猛然回头,看见那抹俏红影子。

    “钱多多!”

    她想也未想地追了上去。

    多多手里紧捏着一张纸,上头有着赌客的最新消息,其中有一名姑娘极有可能就是恩公想要找寻的沈姑娘。

    听说这个沈姑娘是十年前左右才来到数来堡的,又是人家的养女,身世不明,所以有可能就是恩公要找的故人之妹。

    多多开心得不得了,倘若是真的,恩公就可以留下来,不必离开数来堡奔波他乡了。

    她得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就在这时,易朵很快超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

    “哎呀!”多多一个失势,差点跌了个四脚朝天。

    好不容易稳住身子,她气恼地瞪向来人。

    “看什么看?就是本姑娘拉你的,你想怎么样?”易朵还是揪着她不放。

    “又是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多多着实搞不懂这个干金大小姐,是不是每天吃饱撑着就等找麻烦呢?

    “你还没有告诉我,公子住在哪里。”

    “你好烦呀!”

    “你现在是不是要去找他?”易朵霸道地盯著她,眼尖看见她手上握着的纸绢儿,“这是什么?”

    “不关你的事。”多多急忙将它藏到袖子里。

    可是易朵的动作更快,一下子就夺过那张纸绢儿。“这是什么玩意儿?神神秘秘的样子……沈多多?这是谁?要干什么的?”

    “快还给我!”多多想要抢,易朵却拚命拿高了纸绢。

    “这是什么怪名字?”易朵笑了起来,轻蔑地问道:“你亲戚啊?跟你的名字差不到哪里去,都难听得紧。”

    “难不难听与你何干?”多多这下子真的非常非常生气了,脸色严肃而愤怒,“易朵,我警告你快还给我,我有正经的事要做,没有空再在这儿陪你玩无聊的游戏。”

    易朵被她骂得睑一阵红一阵白,“你说什么?我无聊?你凭什么骂我?”

    “你又凭什么抢我的东西?”多多毫不退缩。

    易朵被她正气凛然的眸光盯著有些心虚起来,她随即一扬头,冷哼道:“你想要回这张纸,除非你告诉我公子住在哪里,否则我就把它撕了。”

    “你敢?”

    “你不是说我无聊吗?无聊的人什么事儿做不出来?”易朵存心跟她过不去,一脸嚣张。

    多多真是气死了自己,为什么总是容易被欺负?

    不过……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笑得好不诡异,“好,你要找我家恩公,不怕死的就跟着我走。”

    那张纸上的人名和地址对恩公来说重要得不得了,霸道的易朵故意抢走不还,岂不是存心找骂挨吗?

    “敬酒不吃吃罚酒,早点说不就得了吗?”易朵还不知死活,沾沾自喜地跟在后头,以为多多屈服在自己的威风底下。

    很快地,她们来到了雅态卉馆,多多熟稔地跟掌柜打了个招呼,拎起裙摆就往楼上走。

    易朵有点不是滋味地在后头说风凉话,“哟,我就知道你一定是自动送上门的,我看公子会这么被你黏着,就是因为你总是厚着脸皮投怀送抱……”

    多多想要回头反驳,却也知道自己嘴拙,怎么也说不过牙尖嘴利,尖酸刻薄的她,只好忍着气假装没听见。

    来到了房间门口,她轻敲了敲门。

    “多多吗?快进来。”门“呀”地一声打开,高大的秋雪含笑露面。

    只是他的眸光在扫视到紧跟在她后头的易朵时,不禁有一丝诧异。

    “公子,我们又见面了。”易朵挤开了多多,不请自入地冲进房间里。

    脸皮之厚、胆子之大,简直无人能敌。

    秋雪脸色一沉,很快地扶住了差点绊倒的多多,“你还好吗?”

    多多苦笑,“还好,只是出门遇见疯婆子,有点晦气。”

    他笑了起来,揽著她进房,却在瞥见易朵的同时笑容变冷了。

    “你有什么事吗?”

    易朵嫉妒得不得了,眼红地看着他的大手亲亲密密地放在多多腰上。“公子,男女授受不亲,会给人讲闲话的!”

    “你说得没错。劳烦你走出去的时候顺道关个门。”他的语气淡然,多多却差点笑出来。

    “你就这么急着把我赶走?”易朵杏眼圆睁,不敢置信。

    竟然一点儿颜面也不留给她?!

    “姑娘,我说过了,我们与你没有什么交情,请你不要三番两次地打扰我们。”他礼貌而疏远地说。

    “你……”易朵指着他,气到浑身发抖,“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就为了钱多多?”

    “没错。”他简单明了地回道,并不想与她浪费太多唇舌。

    易朵被他毫不留情地拒绝,难堪得要命,脸根本拉不下来……她迁怒地瞪向一旁的多多,怒气冲冲地叫道:“都是你!”

    “我?”她又怎么了?从头到尾都没讲话耶!

    “都是你害的,你到底要跟我作对到什么时候?”

    多多长这么大,第一次知道原来是非黑白可以胡乱搅和,话还能颠倒过来说的……

    她扶着额头,突然发现头好痛,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的无奈。“易朵,是你一直不死心找我麻烦,我躲你都来不及了,哪还有那个精神跟你作对?你倒是说说看,是谁屡次上门来挑衅的?”

    易朵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她野蛮地叫道:“是你每次都不让我,每次都跟我作对,每次都不服从我的话……都是你!”

    秋雪已经听不下去了,他紧绷着脸,冰冷地叱道:“够了,你是要自己走出去还是要我扔出去?”

    “公子,你怎么可以这么偏心?明明就是她——”易朵委屈得不得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他点点头,二话不说就一个箭步上前,拎起她的袖子打开窗户往外一扔——

    在惊呼声中,秋雪拍拍手掌,关上窗户,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恩公,你真的把她……丢下去?”多多心脏跳到嘴边来,急忙冲到窗边推开窗子,“这里这么高,她会摔……咦?”

    易朵被扔得好远,起码有半条街外吧,可是她却像是没有受伤,只是一**跌坐在一辆粮车上,跳脚指着客栈的方向破口大骂……不过由于距离太远了,骂些什么根本听不清楚。

    “你放心,我用巧劲儿,不会伤到她的。”秋雪慢条斯理地斟了一杯茶给她。“坐,口渴了吧?”

    “有点。”她傻傻地接过茶来,坐在他旁边,喘了一口气,“她……”

    “嗯?”他扬眉。

    “这样把她丢出去,好吗?”她有点於心不忍。

    “放心,顶多伤到她的自尊心。”他微微一笑,拧了拧她的鼻子。“她这么欺负你,你还帮她说话?”

    “倒也不是,只是……”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啊”地一声站了起来。“糟了。”

    “怎么?”他望着她。

    “那张地址还在她手上呢,”多多大大跌脚,“早知道就先把它要回来,你要扔再扔啊!”

    “我不明白。”他蹙眉。

    “今天一个赌客捎来了重要的消息,给了我一个名字和一个地址,是一个叫沈多哆的姑娘,听说是十年前左右来到数来堡的,而且是以被领养的身分……”她着急地解释着,“结果我写了下来,急着要拿过来给你瞧,偏偏半路给易朵抢走了,现在纸片儿还在她身上呢!”

    秋雪双眉倏扬,惊喜低叫:“真的找到了?”

    “不确定是不是,但很有可能。”

    “我立刻去找易朵拿回地址。”他蓦然起身。

    “等等……”多多巴住他,实在很不想让他跟易朵再有什么牵扯,“不用那么麻烦了,我们回史药钱再找那个赌客问个清楚吧,他刚刚才进了元宝堂,没那么快走人的。”

    秋雪沉吟了一下,毅然点头,“也好。”

    他也不太想再跟那个刁蛮的女子浪费唇舌和时间。

    秋雪匆匆地打开房门就要出去,跨到一半才发现多多还杵在原地不动,不禁诧异地问道:“你不一起去吗?”

    “噢……要,当然要。”她小脸忧喜莫辨,愣了一下,急忙点头跟了上来。

    他的神态举止好不狂喜……她从来没有看他这么高兴过……

    找到了沈姑娘之后呢?会不会在他们的生活中掀起惊天动地的波涛?她和恩公的感情会受到什么严重的影响吗?

    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俏妹子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蔡小雀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