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偶提拉米蘇 第十章
作者︰樓采凝
    「楚伯伯,您近來好些了嗎?」小菲又來到療養院探望楚御寒的父親。

    事實上,自從來過一次之後,她經常瞞著御寒偷偷跑來看他,有了小菲經常與他聊天與陪伴,楚父已有很顯著的進步。

    「好……好……」他直點頭笑著,表情雖僵硬,但小菲知道他懂她的意思。

    「想不想吃隻果?我帶了隻果來喔!」她高高舉趄那圓圓的紅隻果,就看見楚父的眼楮一亮。

    「想吃對不對?我削給您吃,別急。」她笑著坐在他身側,一邊削著隻果一邊說︰「我做了錯事,可能要坐牢了。」

    當「坐牢」二字傳進楚父耳中,他明顯地愣了一下,身子在發抖……可專注于削隻果的小菲卻沒注意到。

    「不過,只要御寒平安就好,我跟警察提了交換條件,我給他們費老的消息,也願意投案,只求他們放過他。」她落著淚,手指差點兒因為視線被淚給渲染模糊而被水果刀割傷。

    「以後,我可能就沒辦法來看您了。」削好後,她細心地將它切成一片片,交到他手上。

    可眼神往上一瞧,卻看見他用一種她從沒見過的眼神看著她,「楚伯伯,您怎麼了?為什麼這麼看著我?」

    「施音……」他喊著這個名。

    「施音?」她搖搖頭,「我不是施音。施音是誰?」

    「御寒……女朋友。」他的手一直舉向外套的口袋。

    小菲看出他的想法,于是走到牆邊拿下他的外套,就見他從口袋中掏出一張相片,「施……施音……」

    她接過手一看,相片中一對敞開笑容的男女,他們親昵的摟在一塊兒,額抵著額,微偏著腦袋對著鏡頭眨眼,感情好的不得了。

    男人不用看,約莫是數年前的楚御寒,當時的他還帶著一抹青澀,而女孩就是上回她與余大剛一塊去法式餐廳用餐時,坐在御寒對面的女人。

    看來費雪莉所言不假,他們的感情真的很好……好到現在即便還有聯系也都不肯向她承認。

    「施音……」楚父仍傻傻地喊著她。

    「楚伯伯,我真的不是施音,您認錯人了。」小菲趕緊拿出面紙拭了拭眼角淌落的淚水。

    「妳不是施音?」他歪著腦袋看著她。

    「對,我不是。」她笑著點點頭。

    「不是就好……噓,我告訴妳喔!御寒為了施音殺人……」楚父的神情似乎又陷于一種恍神狀態。

    「您放心,我不會害他坐牢的,一定不會。」她握住他的手,將他手中的隻果片往他嘴里送,「吃一點吧!」

    見他拿著隻果靜靜地吃著,小菲便收拾起桌上的東西,「隻果我放這里,被子也拿了件較暖的來,天涼的時候可別忘了蓋喔!」收好桌面,她又囑咐了幾句,無論他听懂于否,彷似這麼做她才能安心。

    提起行囊,她便對他說︰「楚伯伯,我要離開了,或許……或許在我離開之後,真正的施音會回來陪您。」

    「施音!」他張大眼握緊她的手。

    「我不叫施音……我叫小菲。喊一次讓我听……小菲……」她很有耐性地教他。

    「小菲……」他學著喊。

    「對,記住喔!我叫小菲。我現在就要去警局投案,不要忘了我。」對他歉然一笑後,小菲這才義無反顧的步出安養院,直接前往警察總局。

    這時正趕到面包店的楚御寒發現店門當真關了,上頭掛著「暫休一日」的牌子,正懊惱的時候思俞回來了。他立刻上前問道︰「小菲呢?為什麼她不接我電話?又為什麼店門要關?」

    「小菲她走了,我剛剛就是去送她坐車去。」思俞眼眶紅紅的說。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簡直無法掌控,當她從小菲口中知道一切來龍去脈時,也傻住了,為何她會遇上這麼復雜的男人,就連要跟凌羚與凱欣道別的時間都沒有。

    「坐車?!她去哪兒?」他急問道。

    「她又不肯說,我哪知道呀!」

    「好,那妳告訴我,她是坐第幾號車?」楚御寒想了想又問。

    「坐……」她回憶了一下,便把小菲坐的公車號告訴他。

    就見楚御揚眉頭一蹙,直想著這方向是去哪兒呢?突然,他想到了!

    對,她一定是去那兒!

    楚御寒又對思俞說︰「謝謝妳,我大概知道她去哪兒了,不過……若她先行回來的話,請妳一定要打電話給我,這是我的手機號碼。」

    遞上名片後,他已迫不及待的開車前往楚父的失智療養院。到了那兒,快步走進父親房間,他看見他桌上擺著的隻果片,便問︰「爸,告訴我,是誰來了?」

    「誰?」他張著一雙不解的眼反問。

    楚御寒指著隻果片,「是誰削隻果給你吃的?」

    「呃……施音……施音。」他喃喃的念了起來。

    「施音?!」不可能,她並不知道爸在這里,即便知道,她連自身都管不了了,哪還會來看他。

    「不是的,您再想想。」他緊握住父親的手。

    看著御寒握住自己手的情形,楚父不禁想起小菲,她也經常這麼握著他,給他溫暖和安全感……可她是誰?到底是誰?

    他愈想就愈慌,整個人開始焦慮了起來……

    「爸,您什麼都想不起來沒關系,可這件事您一定要說。」

    楚父害怕他那雙炯利的眼,頓時慌張大喊著,「小菲……小菲在哪兒……小菲妳快來……」

    「小菲!」爸爸果真喊得出她的名字!

    「爸,您別怕,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他緊摟著父親,安撫著他的情緒,「那麼她是去了哪里呢?」

    突然間,他手機響了,一看是面包店的號碼,他立刻接起問道︰「是小菲嗎?」

    「不,我是思俞。」

    他提起的心瞬間一沉,「是妳……」

    「別這種失望的語氣好嗎?你不是要我一有小菲的消息就告訴你,好吧!那是我多事了。」

    思俞故意捉弄他,正要掛上電話,卻听見他著急的喊道︰「等等,求妳快告訴我小菲在哪里。」

    「呵呵……你這男人真偏心,好啦,快回店里吧!她正在房間里哭得死去活來,問她半天也不知道她哭什麼,」听她的口氣,好似她也很無奈。

    「好,我馬上回去,妳先替我安撫一下。」想趕緊去見小菲,但想想自己每次來看父視總是來去匆匆,從來沒有多陪陪他說些話,如果這次依舊,一定會被小菲罵得很慘的,父親現在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比他還重呢!

    既然小菲已確定在店里,他也不必太擔心。他學小菲一樣與父親天南地北的聊著,直到半個小時之後,父親累了,他便扶他躺下,等到他睡了才離開。

    到了「裘艾面包坊」,江思俞便朝他笑了笑,接著往樓上揚揚下巴。

    楚御寒立刻意會,朝她點點頭後便上樓走進小菲的房間,就見她坐在地上,抱著一個趴趴熊抱枕哭到抽泣。

    「怎麼了?」他站在門口問。

    聞聲,小菲突然震住,像是不敢相信地直望著他,表情中有喜有痛,竟連哭都忘記了。

    「到底怎麼了?」瞧她那個表情實在是很怪異,像是他做了什麼讓她心痛,而他自己卻全然不知的事。

    「你……你沒走?」她啞著嗓子問+

    「我走去哪兒?」楚御寒直覺好玩的問。

    她吸了吸鼻子,「在……在警局時,我遇見費雪莉和她父親。」

    「妳跑到警察局做什麼?」他眉一皺。

    「我去投案呀!我告訴警察說你有危險,說費老想殺你,而警方正好在通緝他,所以我就將那天在網絡攔截的事坦白說了,但我一直保證這件事與你無關,是他們弄錯對象了。」小菲張著一雙水靈靈的雙眸說。

    「妳真傻,妳以為警方會笨得相信,」他忍不住揉揉她的腦袋。

    「是呀!他們不相信……不相信我一個『弱女子』會有那樣的本事,居然把我給放了。」她很激動的說,「當時我真怕他們會找你下手。」

    「但是至今他們也沒來找我呀!」

    「警方經過調查,說你實際上是被費老脅迫,這次又幫忙銀行攔下,可以將功抵過,並不追究。」她垂喪著小臉說。

    「那很好呀!妳還哭什麼?」他掬起她的小臉看著她。

    「可費雪莉卻告訴我,你罵我賤人……還說你不想再听到我的名字……又……又畏罪潛逃了……帶著心愛的施音一塊兒跑了,不會再回來,也不再要我了。」

    「天呀!我……那是我故意這麼說,好讓她不找妳麻煩,就因為這句話,妳把自己哭成個淚人兒?」他猛爬了一下頭發,「至于施音……不對,妳怎麼知道她?」

    「她是你的初戀情人,對吧?」她咬著唇問。

    「妳是從哪听來的?」

    「費雪莉跟我說了一些,楚伯伯也拿了相片給我看,你們相擁著,笑得好開心、好甜蜜。」

    她忍不住又哭了,「我還認出來她就是上次在法式料理餐廳跟你約會的女孩,既然你這麼愛她,現在又已經完全自由了,為何不跟她一塊兒走?」

    「我跟她走了,那妳呢?」他笑問。

    「我怎麼知道。」她沒勇氣再繼續想下去。

    「妳就天天哭?」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想將她的腦袋清一清,讓她看清楚他現在真正愛的是誰。

    「我的事不用你費心了,你走吧!」她不希望他用憐憫的心態對待她。

    「妳呀!」他用力轉過她的身子,「明明醋勁兒大的不得了,偏偏要佯裝一副很大方明理的樣子,妳知不知道妳這個樣子很好笑。」

    「好笑,哪里好笑了?問你以前的事,你故意瞞著我不說,我就知道你心里根本不愛我。」她用力推開他。

    「不說是因為我不想再提那些討厭的過去,更不想讓妳誤會。」他比她還大聲地回應,看看能不能震醒她。

    可小菲卻誤以為他凶她,眼楮被淚水給侵蝕得更紅了。

    「天呀!我不愛她了妳信不信?」他撫額大嘆,放輕聲音慢慢說︰「她早已成為別人的妻子母親,上回來找我,主要是因為她走投無路,跟我調錢而已。」

    「真的?」她張著淚眸問。

    「一千、一萬個真的。」

    「那楚伯伯的照片……」

    「那妳就該找我爸吵架,而不是我。」說著他便從皮夾中掏出一張相片,「瞧,這張是不是好看多了?它可是我天天帶在身邊的喔!」

    小菲不看,硬是轉過臉,「我才不要再傷心呢!」

    「看一眼嘛!」他連哄帶拐的說。

    「看了又怎樣、」反正不可能是自己,印象中她沒給他相片,而他們更不吋能合照過,剛剛余光有輕閃到,里頭明明就是一男一女!

    「看了妳會很快樂。」他揚起嘴角。

    「才怪。」她皺起眉。

    「不信就瞥一眼!」

    听他說得這麼自信,小菲這才轉過身朝那上頭望了眼……咦!是她和他的合照,可他們哪時候照的,她怎麼完全不知情?

    「這……」她疑惑地看著他。

    「現在是不是很快樂?」他逗著她。

    「你怎麼會有這種相片?」小菲抬起眼,驚訝地看著他的笑眼,「這……該不會是靈異照片吧!」

    「老天,妳想到哪去了?還記得有一回妳帶了相機去幫我父親拍照嗎?」謎底慢慢揭曉了。

    「有是有,可我沒照。」她很篤定。

    「妳這張是我偷拍的,因為相片是我去洗的,我就給它A下來了。」瞧他那模樣,就像偷吃蜜的蜂般開心的不得了。

    「好,就算你偷拍了我,也應該只有我,可這張……」

    「喂!妳是玩計算機的,看不出來嗎?仔細看一下。」他受不了地拍了一下她的腦袋。

    小菲拿到眼前仔細看了一下,「天……你是用合成的!」

    「沒錯,我就是用合成的,」他點點頭。

    「御寒……」她好感動,看著這張照片天衣無縫的剪貼技巧,若不是很仔細看,壓根看不出來動過這樣的手腳,「做好後就一直帶在身邊嗎?」

    「對。」他可挺滿意自己的杰作。

    「那我也要一張,妳再印一張出來、」小菲也想帶一張兩人合照在身上,有時想他也可以看一看。

    「笨哦!真想要一張,我們去合拍一張真的不就行了。」就是她這抹純真又不造作的個性讓他動心不已。

    「對耶!我們可以去拍一張。」她興奮地說。

    「想拍什麼樣式的?我們馬上去禮服公司拍。」

    「呃……我好想……好想穿小公主的禮眼,我們就拍王子與公主好不好?」她一雙希冀的眼張得好大。

    「不好,土死了,什麼王子與公主,我還羅密歐與朱麗葉呢!」他猛搖頭。

    「我才不要羅密歐與朱麗葉,那是大悲劇耶!」她噘著小嘴想了想,「要不然……我扮演一代浪漫女子卡門好了,你就扮演她的情人。」

    「卡門……妳像嗎?」這男人真不賞臉,就只會搖頭。

    「是呀!我什麼都不像,那你覺得我像什麼?」她已經很生氣了。

    「ㄟ……真要我說?」

    「當然了,你就直說。」她等著呢!

    「妳扮演小紅帽是最像的,而我就是那個殺了大野狼的獵人……之後就跟小紅帽關在屋里……」他邊說邊將她逼上床,邪魅的笑著,「一層層剝光她的衣服、一寸寸摸遍她的肌膚。」

    「天,你好色喔!」小菲的一張小臉兒驀然染紅。

    「妳不就是喜歡色色的我嗎?」他邊說還邊解著她的上衣鈕扣,熱唇慢慢欺上她微顫的小嘴……

    「御寒,我們……我們不是要去拍照?」

    「那事不急,現在急的是這件事……」

    她細碎地尖嚷著,承受他雄性的攻勢,一次次的進出與摩擦都給予她止不住的歡快。

    楚御寒喜歡看她那張為他而醉的小臉,就像他只為她瘋狂般,在這樣的情境蠱惑下,他更無法把持住沖刺的力道。

    每一擊都將她逼上高潮,淺淺的喘息夾雜著快意的歡嘆,不斷在這間小房間內縈繞……

    「楚伯伯,您坐這兒,我坐這里,我們要拍照!」

    小菲拉著楚御寒的父親坐在公園的長椅上,親密的挨近他,對著楚御寒做出一個勝利的手勢,「YA!」

    楚父看著她的動作,也舉起手學起小菲的模樣,嘴里喊道︰「YA!」

    她看著他的樣子,笑得好開心,「對,楚伯伯,就是這樣。」

    喀喳!

    「照好了。」楚御寒笑著走了過來,對自己的父親說︰「爸,能不能請你將身上的那張相片借我看一下。」

    「相片?」他愣了一下,像是不太清楚。

    「就是……就是你手邊那張,有我和御寒的相片呀!」因為楚伯伯每次都喊她拖音,所以小菲只好這麼跟他說了。

    「哦……」他從外衣口袋里掏出這張相片,看了看它,又看了看小菲,「不對耶!她是施音,妳是小菲呀!」

    小菲沒想到他會認出她來,喜極而泣地說︰「楚伯伯,您……您知道我是誰?真的知道我是誰了?!」

    「其實我爸爸早就認出妳了。」楚御寒笑著攬住她。

    「你說什麼?」她好意外。

    「妳跑去警局投案那天不是來看過他,事後我來見他,他直喊著妳的名字呢!」楚御寒從父親手中拿過相片,偷偷將他準備好屬于「他與小菲」的相片掉了包,再次還給老人家。

    「小菲……這才是小菲……」楚父拿過手後,居然開心的笑了。

    「我一直以為他的病不會好了,沒想到自從妳去見過他之後,他會進步得那麼快,這些都是妳的功勞。」看著手中的舊時相片,他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辦,突然有個念頭是--撕了。

    正打算撕了它,卻被小菲按住手,「不要這樣,它是你生命中的一個痕跡、一段過往,也是一個回憶呀!」

    「妳不吃醋?」他揚眉問道。

    「笑話,我為什麼要吃醋?」她搖搖頭,「或許以前會,可現在我完全信任你,再也不會了。」

    他笑著點點頭,「好,不過這相片還是交給妳保管吧!但是妳得答應我,可別動不動就拿出來復習呀!」

    「那可不一定,我會把她壓在桌墊下,看著它回想你們過去的快樂。」

    「做什麼?」他眉一皺。

    「這樣我才不會讓自己懈怠,懂得如何把握住與你相處的快樂,我連一分鐘都不想浪費呢!」她甜甜地柔笑著。

    「妳這傻女人,干嘛這麼珍惜我,我曾經以為自己是個一無是處的人。」回想過去幾年的荒唐歲月,他不禁悔恨呀!

    「如果你這樣一無是處,那我算什麼?」她皺起小臉,「像我這樣平凡的女人,這輩子可能也只有你這麼愛我了。」

    「是嗎?那個余大剛不是也很听妳的話?」他故意這麼說。

    「喂,我跟他只是朋友!」她張大眼怒瞪著他。

    「哈……逗妳的,妳干嘛這麼激動?」

    「我當然激動呀!誰喜歡被誤會呀!而且還是被自己最愛的男人誤會。」她噘著小嘴。

    「ㄟ……我真的只是逗妳的。」見她不開心,他心都慌了。

    「小菲不開心了……小菲不開心了……」楚父看了手指著御寒,「你欺負小菲,你欺負小菲。」

    「爸,我沒有呀!」天,這下子他還真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

    「楚伯伯,他最壞了,我們別理他。」小菲立即從她帶來的大袋子里拿出一個盒子,笑問︰「您猜,這是什麼?」

    「這是……水蜜桃!」他猜。

    「不是。」她笑了笑,「再猜猜。」

    「巧克力。」

    「也不是。」小菲打開盒子,「將將將將……你看。」

    「好漂亮的蛋糕!」楚父咧開嘴,開心不已。

    「那我們吃蛋糕!」她切了一塊放在他面前,「這塊有顆你剛剛說的巧克力,好香的。」

    「我也要。」楚御寒上前一步,「這不是提拉米蘇嗎?」

    「對,就是提拉米蘇,那又怎麼樣?」

    「這是我們的媒人,我當然要吃。」他看著它,已經開始醞釀唾液了。

    「不準吃。」她偷偷掩嘴一笑。

    「我偏要吃。」他將她拉到大樹後面隱身,瞇起眼看著她那張得意俏臉蛋,「妳不給我吃的話,我可要吃其它東西了。」

    「很抱歉,我只帶了蛋糕來。」她朝他吐吐舌。

    可不對,她的舌頭竟被他叼走了,他狂肆的嘴緊含住她的舌,不停地吸舔著,讓她的身子控制不住地軟化無力,只能貼在大樹上。

    「說真的,這個比較好吃,等嘗完這個再嘗蛋糕,會更快樂,」 他說的,好像她的一切都將被他擺布。

    但事實證明,他還真是擺布了她的一切欲望,當這場火辣的吻結束,楚御寒摟著她一塊兒去品嘗美食時,這才發現桌上的蛋糕已被楚父給吃得一乾二淨!

    而他正拍著肚子,坐在椅子上滿足地微笑著。

    「哈……」他們也同時笑了出來,雖沒吃到蛋糕,但他們心底都知道,有他、有她、有父親,就是最幸福的事。

    【全書完】

    編注︰敬請期待「求愛面包坊」之《想愛全麥史康》、《熱情巴巴露亞》、《自戀牛奶棒》。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求偶提拉米蘇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樓采凝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