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情皇上 第十章
作者︰樓采凝
    翌日,緋影向驥風貝勒與頤寧格格道別後,便和祁燁一塊兒回宮了。

    一回到寢宮,皇太後立刻來探望她,「緋影、緋影,妳這傻丫頭,好些了沒?」她直望著緋影,「哎呀!看來豐腴多了,我也安心了。」

    「緋影對不起您,讓您操心,還讓您過來看我,是我該去向您請安的。」她感動的屈膝就要跪下。

    皇太後立刻扶住她,「妳現在腹里有龍子,可別說跪就跪的。」

    緋影點點頭,關切地問道︰「皇太後,最近您還好吧?」

    「哪好了,頭發沒人會梳理,也沒人跟哀家說話,還真是無聊透頂哩!」在緋影的攙扶下她坐了下來。

    「緋影以後絕不會說走就走,請皇太後原諒。」她微微屈膝。

    「那可得遵守諾言喔!」皇太後拍拍她的手,「我們去園子看看,那些花兒見了妳一定也會同樣開心的。」

    她抿唇一笑,跟著點點頭。

    兩人順著長廊花徑慢慢走去。突然,緋影瞧見兩個扛著水桶的宮女打老遠經過,她很快地認了出來,「妳們是覲妃的宮女。」

    她們抬起臉,一見是緋影,立刻羞于見人地垂首道︰「奴婢已經不是了。奴婢還趕著打水給其他宮苑呢!」

    「好,那妳們去吧!」看見當初欺負自己的小宮女得到了報應,緋影心底並不快樂,反而有種惆悵感。

    「我知道妳心腸軟,但這是她們咎由自取。」皇太後輕嘆聲,「想想皇上如果只有一位妻子,是不是後宮就太平了?」

    「皇太後,那只是緋影痴心妄想,您別當真。」她知道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妳是為了腹中胎兒委曲求全?」皇太後轉首問道。

    「也不是,只要皇上能回宮主掌朝政,任何事我都願意配合,以後我不是一個人了,也不會再鑽牛角尖。」她輕撫著渾圓的腹部。

    「妳真想得開就好。宮外人直想入宮享受,而宮內之人又巴不得從未進宮,這就是人,永遠都不懂得滿足。」皇太後一手搭在她手臂上,緩緩步行在園子里。

    就在這時候,祁燁找到了這里,「皇額娘,您和緋影都不在宮里,我就知道定在這邊賞花了。」

    「你呀,現在可黏人黏得緊呢!」皇太後笑著瞥了他一眼。

    「你退朝了?很累吧!」緋影走近他,拿出身上的手絹為他拭拭額際汗水。

    「好幾個月沒早朝,還真是事情一堆,果真累。」祁燁拿下她的柔荑,眼底暗藏著濃濃情意。

    「這就是你偷懶的結果。」緋影掩唇一笑,「當然得自己承擔了。」

    「早知道我就不回來了。」他開著玩笑。

    「這種話你也說得出口,還真不如緋影呢!」皇太後听見了,忍不住數落了他幾句。

    「皇太後,皇上是開玩笑的。」緋影趕緊為他解釋。

    「他哪會不知道他在開玩笑,妳這丫頭現在就會幫他說話。」皇太後笑得開懷,轉身對另一位尾隨在後的小宮女說︰「我們先回宮吧!讓皇上和緋影好好聊聊。」

    「皇太後,我和皇上沒什麼好聊的。」緋影趕緊說。

    「是這樣嗎?」皇太後轉向祁燁,「但我想皇上可有很多話想對妳說了。」她笑得曖昧,接著便由小宮女攙扶回宮了。

    「你有話對我說?」他們昨兒夜里不是已經說了很多了?

    「對,我是當真有話要說,只是……」祁燁往身後看了眼,像是在等某人。

    「你在等人嗎?」她小聲地問。

    「沒錯,我是在等溘達,他應該就快回來了。」他拍拍她的小手,「等會兒妳就知道了。」

    「還賣關子呀!」她抿唇一笑。

    「因為我喜歡看妳驚喜的表情。」他繞過她的肩,「走,我們到前面等,算算時辰他們是該來了。」

    「他們?」緋影眉一蹙,「你不是說溘達嗎?還有誰呢?」

    「妳怎麼又問了,」他堅持守口如瓶。「別慌別慌,答案馬上揭曉,應該是會讓妳快樂的人。」

    「好嘛!不問就不問。」她噘著小嘴兒,小腦袋往旁一撇。

    面對這樣的小女人,祁燁還真是好氣又好笑,最後只好將她緊鎖在胸前,貼著她的發說︰「等會兒,妳就會覺得等待是有價值的。」

    「你愈說我真的愈好奇了呢!」她邯起小臉,對注他的眸深情一笑。

    祁燁望著望著,正想吻上她時,卻已听見疾奔而來的腳步聲。

    丙真一回頭便看見溘達朝這兒走來,當他看見這一幕時,頓然有些不知所措,「呃……屬下等會兒再來。」

    「不用了,她來了是吧?」祁燁直接問道。

    「是的,已經到了,就在御花園的串子內恭候您和緋影姑娘。」溘達拱手道。

    祁燁轉向緋影,「我們走吧!」

    「我倒要看看你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她還真被他給弄得好奇的不得了,腳步也隨之加快。

    遠遠的,緋影望見亭子里有道背對著她的婦人身影,驀地,煞住腳步。

    雖然只是背影、只是綰起的發、只是那布衣青衫,可是她已經認出了她是誰……她可是她逃家後唯一思念的親人啊!

    「娘……」她輕喚了聲,就要往那兒奔去。

    「小心。」祁燁抓住她,「可別摔著了,我扶妳過去。」

    她眼底亮著淚水,直往前走,這時婦人轉過身,當看見大腹便便的緋影時,淚水立刻奪眶而出。

    「緋影……」兩人相互擁抱,婦人急急的說︰「娘對不起妳,娘不知道妳繼父是這種人,娘被他給騙了。」

    「沒關系,事情都過去了,娘……是女兒不孝,這一走就沒再回去看您,實在是我怕……」

    「怕妳繼父?」婦人搖搖頭,「妳繼父早在半年前就被人給殺了。」

    「什麼?這是怎麼回事?」即便她討厭魯大胡子,但他終究是母親目前的依靠呀!

    「還不是因為他愛賭,賭輸了想賴帳,賭場的人氣不過就把他給……」她搖搖頭笑了笑,「妳別為娘擔心,他死了娘可是一點兒也不難過,反而覺得無比輕松呢!」

    她望著寶貝女兒,「對了,妳怎麼會在宮里,前兩天有人去找我,告訴我妳在這兒,我還真不敢相信呢!」

    「我怎會在宮里……」她看了看一直站在身後的祁燁,「娘,這位就是皇上,您可以問問他。」

    「皇……皇上!」婦人結巴了好一會兒,下一瞬間便踫地跪下,「民婦見過皇上……剛剛一直不知道您就是……我……我……」

    「妳是緋影的母親,朕怎會怪妳,起來吧!」祁燁將她攙扶起來。

    熬人站起,望著緋影,「難道妳肚里的孩子是?」

    「沒錯,她懷的正是龍子。」祁燁笑了笑,既而轉向緋影,「妳一定有很多話想對妳娘說,那我先離開了。」

    緋影點點頭,見他轉身走遠,她又快步追上他,附在他耳畔輕聲說︰「燁,謝謝你,我……我好愛你……」

    祁燁露出抹淡笑,在她額上輕輕一吻,「我要的不就是妳的愛。」

    她笑得好甜,目送他遠離後又回到娘身邊,扶著她在園里散步,「娘,搬來宮里陪緋影好嗎?」

    「不,我還是住山上的好。」她看向滿是喜色的緋影,「我看得出來,皇上很喜歡妳,只要知道這些,做娘的也已經心滿意足了。」

    「娘……」她紅著眼笑了笑,「嗯,皇上待我真的很好,只是我不忍讓您一個人住在那兒,太孤單了。」

    「不,娘不孤單,有妳爹陪我,魯大胡子一走,我就將妳爹的骨灰壇從廟里領回家了。」孩子長大了,也有了好歸宿,她心願已了。

    「娘……」她感激地依在她懷里,「我知道您是為了我才改嫁給魯大胡子,您是非常非常愛爹的。」

    「別這麼說,娘這麼做值得,真的值得。」母女倆就這麼相互擁抱、溫暖的親情表露無遺。

    「妳娘怎麼不多待一陣子,這麼急著回去?」

    緋影的母親在宮里住了三個月,三個月里她們說了好些話,似乎將這一整年來沒說的話全補上了。

    「我想留,可娘放心不下爹爹,她說得趕緊回去為他上香送飯,還說他已經餓了三個月了。」緋影轉向他,「改天我想回去祭拜我爹可以嗎?」

    「等妳生產後,我就陪妳回去。」祁燁允諾道。

    「真的?」緋影露出可愛的笑容,她摸摸肚子,跟娃兒說︰「到時候額娘就可以帶你回去看外婆了。」

    突然,她想到什麼又說︰「燁,如果她是女兒怎麼辦?」

    「是女兒更好,能像她額娘這麼美、這麼香,誰不愛呢?」他說著讓緋影安心的話。

    「可皇額娘說,如果能生下一位阿哥,壯大皇室會更好。」她皺著雙娟秀的眉。

    「放心,真要壯大皇室,我們可以一生再生,生他個一窩。」他肆笑道。

    「一窩!你當養豬呀?」她也跟著笑了。

    「妳居然將朕的龍子、龍女們當豬,該當何罪?」他抬起她的下顎,抵著她的額頭故意這麼說。

    「那皇上要派我什麼罪名呢?」她笑著反問。

    「嗯……那就生一窩又一窩的豬吧!」輕摟著她的腰,祁燁的熱唇貼近她的頸窩,蜜愛地說著。

    「好癢,不要啦!」她輕推開他,望著他那雙深邃無涯似的眸,「有件事我一直不解,好幾次都想問你。」

    「什麼事?」

    「回宮後已好幾個月了,怎見你一直待在我那兒,是該到其他嬪妃那兒了吧?」雖然他夜夜伴著她,是她夢寐以求的,可現在她成熟了些,也想通了,其他女人也有感情,皇上又豈能為她獨佔?

    「我只陪妳,妳不喜歡嗎?」

    「不是不喜歡,而是現在的我懂得將心比心,如果我是她們一定會很傷心、難過,所以我……」

    「噓!」他伸手抵住她的唇,「知道嗎?前兩天我做了一個測驗。」

    「做什麼測驗?」她直覺新奇。

    「前兩天我把後宮嬪妃都叫到面前,很客氣的對她們說,朕以後只會喜歡一個女人,也只會臨幸一個女人,如果妳們覺得受委屈待不住,可以離開,我會贈予黃金五百兩,如果願意待下,朕可贈予黃金千兩。」他轉首笑看著她。

    「結果呢?」她眨著大眼。

    他肆笑地搖搖頭,「半數離開、半數留下,可她們居然在我面前提出黃金得分等次給,不能一律相同,不然這樣她們位居高位的妃子就白當了。」

    「啊?」怎麼會這樣呢?

    「那妳說,我是氣或不氣呢?」他輕嘆口氣。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緋影知道像他這麼絕色的男人,怎會沒女人愛,後宮女人何其多,愛上他的絕對不少。

    「我怎麼做了?」他覺得自己很厲害呀!

    「你不該拿黃金誘惑她們呀!」

    「如果我拿黃金誘惑妳,妳離不離開?」

    「嗯……我或許會離開,但我不會要黃金。」緋影想了想。

    「什麼?妳還想離開!」祁燁緊抓著她的手腕,「這次說什麼都不會讓妳逃跑,再怎麼我也要牢牢抓住妳。」

    「你抓痛我了。」瞧她的柔荑都泛紅了。

    他這才趕緊松開手,看著上頭的紅指印,「對不起,是我太激動了。」

    「你……這麼愛我呀!」她淚眼汪汪笑看著他。

    他是皇上耶!竟然可以為了她不再理會其他妃子。

    「難道你就不怕這將會成為千古的笑話?」

    「千古笑話總比千古罵名要好得多。」他才無所謂。

    「祁燁。」她緊緊抱住他壯碩的腰,倚在他堅實的胸前,有這樣的男人一輩子捍衛著自己,她今生已無懼也無憾。

    「怎麼了?」輕撫她的背部,祁燁柔魅笑問。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千言萬語無從訴,但我能夠深深感受到你對我的好,心底好酸好酸。」他的好,竟讓她落淚了。

    「對妳好妳也哭呀!不許哭了。」現在祁燁終于明白,為何文人們會將女人比作「水」。

    「人家就是想哭嘛!」

    「那我只好幫妳吮去淚了。」倏俯身,他輕輕舔去她頰上的淚水,跟著來到她冰冷的唇瓣……

    「燁,你不怕以後後宮會很冷清?」仰起小臉,她悠悠問道。

    「冷清嗎?那就得靠妳制造!」祁燁露出一抹曖昧的笑容。

    「制造?怎麼制呢?」單純的她還沒听懂呢!

    「傻瓜,就是這樣。」他一把抱起她,直往他的寢宮走去。

    頓時,她似乎已預料到他想做什麼,小臉不禁泛起紅嫣。

    踢開門,祁燁便將她輕輕擺放在床上,跟著離床五步瞧著她充滿孕味的身子,「知道嗎?妳現在好美。」

    「哪美了?好胖喔!」她皺起娟秀小眉,瞧著自己圓呼呼的手臂、摸摸自己胖呼呼的小臉,「你真不會嫌棄嗎?」

    「我怎會嫌妳,妳可是我那一窩龍子龍女的額娘呢!」他突然俯下身,覆上她的小嘴。

    「誰說要生一窩?」她躲過他的吻,力爭著,「我只生兩個。」

    「只兩個?」他邪氣一笑,「那我就這麼天天要妳,看妳就只生兩個嗎?」

    笑聲漸歇,舌間輕輕挑開她的唇,多情狂熾地吻著她。

    「樺……」她突覺下腹一緊,輕哼了聲。

    「怎麼?」

    「他在動……動得好厲害……肚子也開始疼了。」她緊抓他的手。

    「什麼?該不會要生了?!」祁燁也是頭一次遇到這種事,還真有點驚慌失措,「我這就去叫人請產婆來。」

    「別……別走好嗎?」她仍緊緊抓著他。

    祁燁沒轍,于是對外頭大聲喊道︰「來人哪!」

    門外宮女聞聲,立刻奔了進來,「皇上……」

    「別跪了,快把產婆找來,對了……將沐禮大夫也給一並請來,說皇後要生了。」他慌了,心想多個大夫在比較安全。

    緋影緊抓著他的手,「你……你剛剛說什麼?皇……皇後……」

    「我本打算擇吉日封妳為後,這是遲早的,妳答應嗎?」祁燁勾起嘴角,望著她那柔美的面容。

    「現在……你只要我一個女人,我再不答應……你就太可憐了。」眼眶溢出了淚水,她滿懷柔情地望著他。

    「那就好。」他笑望著她,但她回應他的又是一記尖銳的喊叫聲。

    「天!產婆到底來了沒?」祁燁安撫著她,「妳躺一下,我出去看一看。」

    就這麼不一會兒工夫,連慈寧宮的皇太後都知道緋影要生了而趕來這兒關切。直到產婆來到,她對皇上說︰「皇上,請你出去吧!」

    「您要朕出去?」他火了。

    「皇上,妻子生產,男人本就不該留在房里,這是忌諱。」皇太後索性將他給帶了出去,「別慌,疼是一定會的,熬過去就平安了。」

    「熬過去……對,緋影一定會熬過去的。」他顯然已失了方寸,就在寢宮外頭來回踱步。

    「小琴,拿張椅子給哀家,哀家都快被皇上給晃昏了。」皇太後拿起手絹沾沾額,其實她也著實擔心呢!

    人家常說,女人生子是一關,熬得過來是喜、熬不過是凶,喜凶參半呀!

    不一會兒沐禮也來了,他和皇上一塊兒等在外頭,好等著緋影生產後為她把把脈,開個產婦調理身子的藥方。

    「啊--」

    里頭傳來緋影的大叫聲,祁燁猛一提氣,又要沖進去。

    「沐禮呀!你幫我攔著皇上。」皇太後急急喊道,不一會兒小太監們和沐禮全都將皇上給抓回原地。

    「這里什麼時候多出這麼多太監?」祁燁這才發現。

    「稟皇上,其他妃子也都擔心緋影姑娘的安危,要我們來這兒好生候著。」看來那些妃子們已經懂得怎麼巴結新人了。

    「什麼緋影姑娘……朕已封她為皇後了。」祁燁生氣的猛一拂袖,又開始來回踱步著。

    大家趕緊改口,「皇上您別擔心,皇後娘娘一定可以平安為您生下一位龍子的。」

    這番巴結諂媚的話在這時候根本下奏效,因為里頭的尖叫聲一聲比一聲淒厲,若不是大家像八爪魚似地抓著他,他早就沖了進去。

    「哇∼∼」突然,一記尖銳的嬰兒哭聲響起。

    「生了……生了……緋影生了!」祁燁張大了眸,就連皇太後也連忙站起,打算去看看孫子。

    可才不一會兒工夫,又是一聲,「哇∼∼哇∼∼」

    「這是怎麼回事?」所有人都同時一愣。

    「是這樣的,皇後娘娘極可能懷雙生子,本來我想告知皇上,但緋……皇後娘娘說尚未確定就先別提,免得空歡喜一場。」沐禮這才開口。

    「雙生子!」祁燁一樂,快步走到寢宮外問道︰「朕可以進去了嗎?」

    須臾後,宮門開啟,產婆手抱龍子笑著恭賀道︰「皇上、皇太後,是龍鳳胎呢!」

    「天,龍鳳胎!」這種喜悅當如何以言語形容?祁燁望了下孩子後便迅速步入里頭看孩子的額娘,「緋影,辛苦妳了。」

    「是呀!居然為咱們愛新覺羅家生了對龍鳳胎。」皇太後可樂了,一手一個娃娃,笑得嘴都合不攏。

    「沐禮大夫曾提過可能是雙生子,是我一直隱瞞,燁……別怪我,因我怕讓你空歡喜。」緋影額上還沁著細汗。

    「我怎會怪妳呢?」祁燁緊握著她的手,「妳看來好虛弱。」

    「來,讓微臣先為皇後娘娘診診脈吧!」沐禮在一旁說道。

    祁燁立即讓開身,待沐禮把了脈也寫了藥方子,這才說︰「可能頭一胎,生得辛苦,只要調養一下就沒事了,請皇上派個人來我那兒拿藥吧!」

    皇太後將娃兒交到緋影身旁,躺在她兩側,「好好歇息,我想皇上有很多話想對妳說……那我就先回慈寧宮了。」

    「皇太後,緋影恭送……」她掀被就要站起。

    皇太後立刻阻止道︰「別忙,身子要緊,現在不是講求皇宮禮儀的時候。」

    緋影柔柔一笑,目送她老人家離開。

    「皇上,你要為他們取什麼名字?」緋影望著這兩個小功貝,已是心願足矣,現在就只希望他們可以快樂、平安的長大。

    「取什麼名字呀?」祁燁瞇起眸想了想,「阿哥就叫德胤,格格就叫臨容,妳說怎麼樣?」

    「有什麼典故呢?」她知道皇上博學,絕不會隨便取取的。

    「男的德劭譽隆、女的雍容爾雅。」祁燁綻放笑靨,「妳覺得怎麼樣呢?」

    「嗯,真的太好了,我喜歡。」她抱著這兩個孩子,「德胤、臨容,喜歡嗎?這是皇阿瑪為你們取的名宇呢!」

    「緋影,以後有了兩個小娃兒,這宮里一定會比以往有生氣。」為人父了,祁燁怎不得意呢?

    「你還要我為你生一窩嗎?」她瞇眼笑問。

    「本來我希望,可是現在我不打算這麼做了。」輕撫她汗濕的發,他語氣柔璦地說。

    「為什麼?你不喜歡我為你生的孩子?」反倒是見了娃兒後,緋影好喜歡,已下定決心要多生幾回。

    「不是,我不希望妳再承受產子之痛,剛剛在外頭,我簡直是難熬,那每一刻每一刻走得是特別慢。」見她躺在床上,雖然神形憔悴,但露出的卻是最亮眼、最滿足的笑顏,他才放下心來。

    「燁……」她感動得眼眶都紅了,「可是我想生,我想為你生一堆龍子龍女,豐富這個後宮。」

    「這樣……好嗎?」

    「當然可以。」緋影認真的點點頭。

    瞧她這麼喜歡,那他就先答應再說了,以後的事還得靠注生娘娘安排呢!

    「既然妳這麼喜歡孩子,那我只好賣力點了。」他眼底染著魔魅光影,趁無人打擾之際,攫住她微啟的小嘴,在她嘴里吐語,「妳曾經問過我一個問題,現在我想回答妳。」

    「什麼問題?」緋影不記得這回事。

    「等我回答了,妳自然會想起。」他深邃的眸影閃過濃熱,緩緩道出︰

    一輩子有多長?比來生還長。

    一輩子有多深?比大海還深。

    一輩子有多重?比千山還重……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寡情皇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樓采凝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