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很無理 第10章(2)
作者︰樓采凝

眼看一個月就這麼過去,費麟卻還沒回來。

而離救爹娘的期限也只剩下三天,兩相沖擊下,花繡雲可說是心力交瘁。

「最遲今晚我就要離開了,該不會等我回去了,你還沒回來吧?」她一邊整理花圃,一邊喃喃說著︰「上回你告訴我,要我種一些我喜歡的花,現在這兒有了晚香玉、桂花還有幽蘭,還有我最喜歡的茉莉,可為何你還不回來?」

「才不過一個月,大人出戰一年半載是常有的事。」老秦走進花圃正好听見她自言自語,于是回了她一句。

「要那麼久?」她吸吸鼻子,看來真的沒辦法在回去之前看到他了,「秦大叔……」

「怎麼了?」

「有戰場上傳回的消息嗎?」都這麼久了,怎麼連個消息都沒有,讓她好擔心。

老秦嘆口氣,「我們也很掛心,但日子還是要過呀!你就別想太多了。」

「好,我知道,就算急也沒用。」將工作放下,她轉身走向他,「我要離開了,秦大叔。」

老秦猛抬關,「你要去哪兒?難不成你真以為大人會——」

「不是的。」她搖搖頭,「我本來就要在這時候離開,我家人還等著我回去,原以為可以等到大人回來,不過看樣子……」說著,淚水又無法抑制的滑落。

這陣子她夜夜失眠、吃不下飯,整個人清瘦許多,尤其那雙哭得紅腫的眼讓人見了總是心疼不已。

「沒關系,那就回去吧!」老秦笑笑,「大人回來,我會告訴他的。」

「那就麻煩你了,告訴他等事情解決後,我會回來找他。」她綻出牽強的笑容。

「你打算什麼時候啟程?我去稟報總管,可以派馬車送你回去。」

「我今晚就要離開,我一個人回去就行,不必麻煩了。」她深吸口氣,空氣中少了玫瑰的香氣,卻多了許多花兒的迷人氣味,如果他此刻在身邊該有多好?

「晚上?!為何不明兒個一早再走,一位姑娘家走夜路多危險。」老秦可不贊成。

「時間來不及了,當初我也是一個人來到西延,放心吧!沒問題的。」她上前握住老秦滿是皺紋與硬繭的大手,「秦大叔,保重了。」

她旋身走回房間,早在晌午她已經和總管和廚娘等人道過別,如今她不敢再去見他們,就怕自己會更難過。

收拾好東西,她背起包袱走出這個她生活了好幾個月的地方。

走在漆黑的夜里,她不禁想起當初與費麟的初遇。當時倘若不是他,她也不可能平安抵達西延,可現在已經沒有人保護她了。

回憶過往,她的每一步都走得非常沉重,原以為得到錦織紙她會很開心,沒想到此刻的心境竟是這麼的不同。

爹娘,你們一定要等我,如果連你們也離開我,我可能會撐不下去……

突然,有名男子擋住她的去路,臉上還掛著邪惡的笑容,「小姑娘,一個人走夜路不害怕嗎?」

花繡雲心一凜,沒想到又遇上這種人,就連說的話都差不多,「走開。」

「我擔心你會害怕,所以想與你結伴同行,干嘛這麼凶呢?」他靠近她,著實讓她心慌了起來。

「別過來,有人暗中保護我,除非你不要命了。」她一手撫著胸口,力持鎮定的恫嚇對方。

「哈!有人暗中保護你?好呀!請他出來,要不大爺我可要享用你這個小點心了。」說完他撲向她,可連她的寒毛都沒踫到,膝蓋骨便被一個石子給打穿,痛得他尖叫不休。

「是誰?」他吃疼的四處張望。

「我就說有人保護我,你還不走。」她上前跨出一步,嚇得他一跳一跳的逃離。

花繡雲驚疑地看看四周,不停找著心頭那抹身影,「是你嗎?是你救了我嗎?費麟……是你嗎?」

隨著她的叫喚,遠處有道暗影慢慢地朝她接近,最後現身在月影之下。

她捂著唇,看著還穿著戰袍,戰袍上還沾著血跡的費麟,「真的是你!」

她迫不及待的奔向他,用力摟住他,想真實感受他的存在,「為什麼現在才回來?我等你等得好心焦,心都快碎了。」

「對不起,我回來晚了。」他激動地回抱住她,想到她差一點就遭歹人蹂躪,他就渾身發冷。

南國之強悍耗盡了費麟的心神,但他最後依然獲得勝利,戰役一結束,他就快馬加鞭的連日趕回,回府得知她不久前離開,于是一路尋找而來,終于看到了她。

看出他神情的疲累,她心痛的搖搖頭,「是我該對你說抱歉,你已經為我做夠多了,我不該讓你出戰還懸著顆心。」

「你在說什麼傻話?如果不是你我就沒有動力,或許無法那麼快打贏這場仗,我好感謝老天讓我擁有你。」他將她摟得更緊了。

「費麟!」她閉上眼,聞著他身上的汗水味。

「和我回府吧!等我換件衣裳再陪你一同返回東延。」他遂道。

「你要陪我去?」她瞪大眼,「可你才剛回來,得好好歇息,路程不是很遠,我一個人回去沒關系的。」

「不行,我不放心。」他望著她消瘦的臉蛋,「你這陣子都沒好好吃飯吧?」

「你怎麼知道?」她摸摸自己的臉。

「答應我不哭,卻還經常偷哭?」看她紅腫的眼楮就知道了,這丫頭怎麼這麼不听話呢?

「對不起嘛!」她還想為自己辯解,「但我白天都沒哭,真的!只是睡夢中就會不知不覺的哭醒,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真是這樣?」他撇嘴笑笑,「那我回去得問問所有人,只要誰看見你白天掉淚,我就要——」

「你就要怎麼樣?難不成要打我嗎?」她委屈地覷著他。

「或許有更好的處罰方式。」瞧她那副害怕的模樣,他既心疼又好笑,「走吧!我們得快點回去。」

花繡雲的小手被他緊緊握著,隨即讓他以輕功迅速將他帶回統帥府。

當府邸上上下下瞧見大人平安回來,無不興奮又開心,總管更是連老淚都淌落了。

「怎麼你們大伙都變得這麼愛哭?」能活著回來,對費麟而言也算是重生呀!

「大人,說起愛哭,我哪比得上繡雲姑娘,她可是沒日沒夜都腫著雙眼楮呢!」總管為自己叫屈。

「總管,你怎麼這麼說!」花繡雲閉上眼,心底大喊糟了!

費麟瞧著她低垂的腦袋,又看看其他人,「真是這樣嗎?」

「沒錯。」大伙點頭如搗蒜。

「那我知道了。」費麟望著花繡雲,「走吧!替我更衣,我之前說了什麼你該記得吧?」說完,他便直接朝寢房走去。

看著大伙竅笑的模樣,她尷尬的追了過去。

一入寢房,她就說︰「干嘛說要我更衣呢?這多難為情!」

「你是我的女人,這是眾所周知的,有什麼好難為情,倒是你這麼愛哭,我得罰罰你。」

「什麼嘛!你這一走完全沒有音訊,我能不難受嗎?」她據理力爭著。

他褪下戰袍扔在一旁,回頭笑望著她,「過來。」

「不要。」她搖搖頭,「我該出發了。」

「明天我會快馬送你回去,現在過來。」費麟坐在椅子上朝她伸出手。

她怯柔的瞧了他好一會兒,才緩緩走過去,「做什麼?」

「你說呢?」他微眯起眼。

「你不是要罰我嗎?等先罰了再說。」她想知道他會怎麼罰她,又怎舍得罰她?

「我現在就是懲罰,罰你今晚別睡覺,陪我一整夜。」他抓住她的手,將她安置在自己腿上。

「啊!」這種姿勢讓她難堪的紅了臉,「別這樣,讓我起來。」

「被處罰的人還有話說?」他一顆顆解開她的前襟扣子。

「費麟……」她羞怯地喊著他的名。「大家都知道我在你寢房,不好吧!」再怎麼說她也是個姑娘家。

「等救回你父母之後,我就會正大光明地迎娶你進門,管別人怎麼說。」費麟邊說邊撩起她的長裙。

在他的撩撥下,她的身子已然酥麻,說話七零八落,「可……可是現在……現在還沒……啊!」

他完全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如虎似豹般狂奪她一夜嬌柔,並在心里發誓要一輩子疼惜這個令他心憐不已的小女人。

編注︰欲知「花拳繡腿」系列其他故事,請看——

1、天使魚304《丫頭心太軟》

2、天使魚308《莊主好狂妄》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大人很無理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樓采凝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