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的秘密 第10章(2)
作者︰莫顏
    連水瑤瞪著墨青雲。「你這是干什麼?」

    墨青雲沈下臉色,緩緩走向她,身上散發著令人膽寒的威嚴,讓她不自覺地心中一寒,被他的氣勢給逼退了幾步。

    「你想做什麼?」她冷靜地問。

    墨青雲銳利的眸中含著隱怒。「你答應過嚴爺,不插手的。」

    他的話、他的眼神,都讓她倍受威脅和狼狽,她明白墨青雲話中的意思,她曾答應過嚴霸天,不會再去刺殺田廣廷或是他的手下,因為這麼做只會壞事,雖然今日發生的事與她無關,墨青雲誤會她了,但她不想跟他解釋,就算要解釋,也是對嚴霸天。

    「我的事,你管不著。」她冷道。

    厲眸迸出精芒,大掌驀地箝制住她的手腕。「錯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許下的承諾,就該遵守!」

    他很生氣,氣她騙了他,更氣她自己親身犯險,他們一直在秘密滲透田廣廷的黨羽,取得田廣廷黨羽的信任,要知道這事只要露出馬腳,到時候不但害了她這條小命,嚴重的話,可能讓他們這麼多年來精心策劃的計謀全部功虧一簣,連累上百條的性命,叫他怎能不氣她的莽撞。

    要搞垮田廣廷,並非一日可成,只能等,絕不能打草驚蛇。

    「你、你放手!」她的手腕被他握得好疼,掙脫不開。

    「說!你為什麼失信!」他的樣子好嚇人,分明就已經對她定了罪,她更不想解釋,何況他憑什麼?

    「就算要質問我,也是由你的主子嚴霸天來審問我,你弄得我好疼,快放手!」她奮力想甩開,額頭冒著冷汗,覺得自己的手腕快被他握斷了。

    忽地劍芒一閃,殺氣沖向墨青雲,在千鈞一發之際,墨青雲閃開這打橫沖出來的突襲,拔出腰問的大刀,擋架對方凌厲的劍勢。

    墨青雲瞪著這個從佛像後跳出來的男子,銳利的目光打量對方,齔人外型粗獷豪邁,身著蒙古衣著,正是那名刺殺田廣廷的刺客,他手拿黑劍,護在水瑤身前,看得出兩人交情匪淺。

    「來者何人?」墨青雲冷冷的問,渾身散發著駭人的氣息。

    巴圖亦是怒火騰騰,喝罵道︰「田廣廷的走狗,不配知道我的名字,納命來!」

    「不!」連水瑤忙要阻止,但已來不及,轉瞬間,兩人已經川劍相交,打了起來。

    這兩人皆是一等一的好手,武功不相上下,巴圖適才不敵眾各竹蔗,八能拚命逃,現在官差走了,認定這是斬殺此人的機會,意圖以命拚搏。

    李慕白等人見狀,也想助大哥一臂之力,卻被連水瑤急急阻止。

    「別傷他,他是我義兄!」

    李慕白、巫群玉和向不語一愣,意外的看著她,然後再看向那個蒙古人,心中恍然大悟,原來是嫂子的義兄,難怪要刺殺田廣廷。

    老三巫群玉肅然道︰「夫人,你該明白咱們的計劃,怎能讓他去刺殺田廣廷?」

    「我也是剛才才知道這件事的,都怪我,我沒有早點告訴他,才會讓他貿然行事,你們快阻止他們,要是出人命就糟了。」她哀求著,焦急得不得了。

    李慕白儒雅一笑。「放心吧,墨總管不會傷他,只是在氣頭上罷了。」他們看得出來,大哥生氣,是以為嫂子失信于他,而瞧見有另一個雄赳赳氣昂昂的男子如此護衛嫂子,怕是吃醋了。

    連水瑤可不像他們看得那麼輕松,那兩人明明在廝殺個你死我活,如同兩只野獸在拚搏,刀劍無眼,稍一不慎,砍斷了胳臂,或是斬下一條腿怎麼辦?

    「你們快住手!墨青雲!竿圖大哥!大家都是自己人,別打了!」她喊著,額頭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流下來,由于太過焦慮緊張,忽然感到一陣暈眩,身子也搖搖欲墜的站不穩。

    向不語立即伸手扶住她,李慕白和巫群玉也察覺到她的不對勁。

    「夫人?」連水瑤覺得全身泛冷,胃中翻絞,感到自己很想吐。

    這時候門被推開,外頭的青荷急急跑進來,因為她听到里頭傳來的刀劍交擊聲,擔心夫人的安危,顧不得夫人的交代,只好將夫人的秘密告訴了五總管,老五岳子謙一听,嚇得臉色泛白,立即放她進入,人也一塊兒奔進來。

    一見到夫人蒼白的臉色,青荷嚇得大聲呼喊。「你們別打了!夫人有身孕了,禁不起刺激呀!」

    原本打得正激烈的墨青雲和巴圖,猛然一震,停止了交手,墨青雲飛也似的沖到水瑤身邊,將她攬抱入懷。

    「水瑤——你有了?這——這是真的嗎!」他震撼不已,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在驚喜交加中,一時忘了自己的身分,緊緊的抱住她。

    連水瑤因為一時暈眩,沒注意到自己被墨青雲抱著,待她回過神來,腦筋也變得比較清醒時,發現自己竟然在墨青雲的懷中,大驚失色之下,憤然甩了他一巴掌。

    這一巴掌毫不留情,聲音清脆,听得出力道很重,重到墨青雲呆掉了,其他四位義弟也傻眼了。

    「該死的登徒子!你抱著我干什麼!快放開!」連水瑤氣得臉紅脖子粗,這個可恨的墨青雲,竟敢當眾輕薄她,簡直不要命了!

    四周霎時安靜無聲,大伙兒呆愕地望著兩人,不一會兒,四位總管有的用手搗著嘴,有的把臉轉開,全部強忍著笑,因為他們的大哥不但被大嫂當成了登徒子,還重重賞了一巴掌,真是太慘了。

    「不會吧大哥,你還沒告訴她嗎?」老五不可思議的憋笑著說。

    「我看你還是告訴她實話吧。」老二搖搖頭,很同意他臉上的那個紅掌印。

    「你告訴她,省得大家還得這麼辛苦的憋著。」老三已經笑得彎腰了。

    憋不住的老五,直接躲到外邊去笑,還順帶把青荷拉出去,好讓大哥向嫂子招供。

    「告訴我什麼?」連水瑤莫名其妙的瞪著大伙兒,完全不明白他們在笑什麼,看到墨青雲輕薄她,不來救她就算了,居然還在一旁看笑話,連一旁的巴圖也好奇地看著這一幕。

    在听到水瑤說他們是自己人時,他心中已經有底了,猜出水瑤曾透露有人也要對付田廣廷.說的應該就是這些人。

    墨青雲心中一團火早被她有身孕這件事給澆熄了,哪還敢對她發脾氣,就算被賞一巴掌,也得認了。

    他嘆了口氣,輕聲道︰「水瑤,你仔細看我。」

    連水瑤瞪著他,正要罵他怎可大逆不道的叫她叫得這麼親昵時,突然一呆。

    「你的聲音……」她驚訝于墨青雲的聲音變了,這聲音怎麼跟夫君嚴霸天那麼像?她呆呆的望著他,從那深邃的眼神中,找到了熟悉的感覺。

    她不由自主的伸手,輕輕蓋住他一只眼,這模樣,若再加上幾條疤痕,下巴再加個大胡子,看起來就像……就像是她夫君嚴霸天。

    她倒抽了一口氣。「是你?」

    他輕輕點頭,語氣再恢復成墨青雲的聲音。「這樣你明白了吧。」

    她驚訝無比,一時之間啞口無言,嚴霸天就是墨青雲?墨青雲就是嚴霸天?天哪!她竟然被蒙在鼓里這麼久!

    「你騙我!」她氣呼呼地抗議,他居然沒告訴她!

    墨青雲咬牙道︰「你也騙了我。」他的目光射向巴圖,若非她現在有孕在身,他真想打她**。

    她忙解釋。「他是我義兄!」

    「我知道,不然你以為我會手下留情?」當他和巴圖打得輸贏難論時,也沒忽略她在一旁呼喊的話,但他還是氣,氣她沒告訴自己她還有一位義兄,而這個義兄生得俊朗高大,可不是他所樂見的。

    巴圖將劍收回劍鞘,一雙鷹目看向所有人,心中已經了然,從那位男子對義妹的態度便知一二了。

    「既然是誤會一場,那麼在下便告辭了。」說著大步越過所有人,往廟門走去。

    「慢!」李慕白上前拱手道︰「外頭風頭緊,可否請這位仁兄到府上避避。」意思很明白,既是同道中人,或許可以合作。

    巴圖回過頭,抿唇逸出淺笑。「多謝,要避開那些官差,還難不倒我,等風頭過了,改日再上嚴府拜訪,共商大計。」

    李慕白含笑建議。「不如我送仁兄一程,好讓嫂子放心,她現在可擔不起這個心。」

    巴圖思索了會兒,點頭同意,臨走前,目光移向水瑤,眼中有著大哥的溫柔。

    「失陪了.妹子,知道你有個好歸宿,大哥我就放心了。」

    「巴圖大哥,你要保重,風頭過了,一定要來看我。」她一臉憂心的叮嚀。

    巴圖點頭,然後大步跨出門外,李慕白含笑朝大哥和大嫂看了一眼,也跟了出去,墨青雲見水瑤仍一臉憂心,遂對兩位義弟命令。

    「老三、老四,你們暗中送他一程,別讓官差找到他。」

    「是,大哥。」兩位總管領命後,也速速出了門,現在,屋子里終于只剩下他們兩人了。

    連水瑤一雙翦水大眼羞澀的迎上墨青雲清澈幽深的黑眸,臉兒不由得染上紅暈,輕責道︰「人都走了,你還不放我下來。」她還被他抱著呢。

    「什麼時候知道的?」他不但沒放她下來的打算,還沒頭沒腦的質問她,神色威嚴,但聲音是心疼的。

    她知道他問的是肚子里的孩子,小聲的回答。「出府前,讓大夫把了脈,才曉得的。」

    「知道你還出府?」

    見他又板起面孔,她可不依,禁不住抗議。「既然知道我有身孕,你還舍得凶我?」

    他窒了窒,改口道︰「我沒凶你,我……是在問你。」

    「就算要問我,也用不著板著這張嚇人的臉嘛。」她可憐兮兮的向他控訴。

    墨青雲哪里敢讓她動氣,加上她有喜的事,讓他內心充滿驚喜,就算有氣也都消了,忙安撫她。

    「好好好,是我不對,你覺得怎麼樣?」她剛才狀似暈眩,讓他擔憂極了。「我立刻找大夫來給你看看。」

    她輕輕搖頭,把手放在腹上。「我沒事了。」說著說著,竟掉下淚來了,這可把墨青雲給嚇出一身冷汗。

    「怎麼哭了?你哪里不舒服?快告訴我。」

    「我沒事,我只是……太高興了。」她將臉枕在他的肩膀上,雙手摟著他的脖子。

    墨青雲對她萬分心疼,輕輕為她拭淚。「原來是這樣,別哭,你一哭,我就不知道怎麼辦了,我現在帶你回府,你需要好好休息。」

    她輕輕黠頭,任他抱著自己,上了轎子,待在外頭的青荷由老五先帶回府去,而他則陪著水瑤坐在轎子里,送她回府。

    水瑤靠在墨青雲的懷里,兩人分享著喜悅,他的大掌放在她的肚子上,眼底滿是笑意。

    見他如此高興,連水瑤心中也甚是歡喜,靠在他的胸膛上,她小鳥依人的抬起臉,對他撒嬌的開口。

    「夫君,我可否求你一件事。」

    墨青雲深情的望著她。「我答應。」

    「咦?我還沒開口說什麼事,你就答應了?」

    「你希望讓你義兄加入我們的復仇大業對不對?當然可以。」適才和巴圖交手後,墨青雲已經明白,這男人身手不凡,是可以合作的人,多一個盟友,就多一分助力,他欣然同意。

    她忙搖頭。「我要說的不是這件事。」

    他揚著眉︰心中恍悟。「我懂了,你放心,我說過,等時機成熟,我一定將田廣廷和他的黨羽連根拔起全部鏟除,為岳父岳母和你大哥報仇。」

    她又搖頭。「這你已經答應我了,我要說的也不是這件事。」

    「那是什麼事?你放心,不管是什麼事,我都答應你。」他豪氣的說道,完全不怕她提出的是自己做不到的事。

    連水瑤欣喜的拉著他的襟口。「你說真的嗎?真的不管什麼事,你都會答應我?」

    「當然!」大掌放在她的肚子上,露出當爹的得意笑容。「就當是送給你和孩子的禮物。」

    有了他這一句話,連水瑤再也不必擔心了,大聲的對他說出自己的願望。

    「我希望咱們第二個孩子姓連,負起延續連家香火的責任,好不好?」

    墨青雲笑容一僵,瞠目結舌的盯著她,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一看就是被她提出的要求給嚇到的表情。

    連水瑤早料到他的反應有可能會是如此,不等他拒絕,立刻擠出兩顆亙大的淚珠給他瞧。

    「你剛才說答應我的,如果你不答應,我……我……我就不想活了!」

    墨青雲從驚駭中回復神智,忙不迭的回答︰「我沒說不答應呀!」

    哭聲暫停。「你答應了?」

    他改口。「我也沒說要答應。」

    花容月貌又垮下來,她像個孩子似的再也抑不住淚水。

    「嗚哇!」他慌了手腳,連忙解釋。

    「別哭呀,這種事,是要從長計議的。」

    「你不守信——」她哭得梨花帶雨。

    「這種大事是要開家族會議的——」

    「你騙人——」她哭得涕泗縱橫。

    墨青雲簡直想叫救命,一時之間叫他如何回應?孩子都還沒出生,她就來跟他談第二個孩子,他當然毫無頭緒,一時拿不定主意。

    他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她出事,瞧她哭得肝腸寸斷,哭得傷心欲絕,哭得他一顆心都碎了。

    倘若有個萬一,這可是一尸兩命的事,逼不得已,他投降了。

    「好吧,我答應你。」

    連水瑤由悲轉喜,開心的抱著他。「夫君,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謝謝你,我一輩子都會感激你,還有爹娘和大哥,他們都會感激你的。」

    墨青雲眷寵的輕撫她的臉龐。「既然我答應了,你還哭什麼?別哭了,小心我們的孩子哪。」

    她感激地投入他懷抱,喃喃的說︰「我不哭,今後你說什麼,我都听你的,就算是做牛做馬,我都無怨無悔。」

    「真的?」

    她抬起淚顏,對他堅定的許下承諾。「我發誓。」

    他眼眸含笑,在她鼻尖輕捏一下。「不用做牛做馬,我要你做我的妻子,今生不許對我有秘密,明白嗎?」

    她笑著點頭。「明白。」

    是的,她明白,明白他對自己的好、對自己的寵愛,這男人不要她心中藏著秘密,讓自己辛苦。

    她不會再瞞他任何事,今生今世,她會全心全意的相信他、尊敬他、服從他,並且愛他,至死不渝。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娘子的秘密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莫顏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