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哭泣游戲之愛完結篇 第七章
作者︰喬克天使

當眾人遠遠看到皇城內部連綿數里的皇宮宮頂上金黃色的琉璃檐瓦時,不覺熱淚盈眶起來。

終于終于回家了,雖然是歐帝亞的家!

從這里到皇城都是平原地帶,更有溝通各個大城市的官道分布在皇城周圍。即使有怪物出現,也是級數極低的小怪,所以應該很安全了。

「終于可以安穩地睡個好覺了。」

已經可以稍微控制一下翅膀收縮的杜薇薇感動得幾乎是痛哭流涕了。

「可以不用啃干肉喝水汁,而好好大吃一頓了。」

現在想到在沙漠中的那些受苦受難受折磨的日子,哎,能挺過來真是不可思議啊!

「可以好好地泡玫瑰牛奶浴了,為皮膚恢復牛奶般的白皙努力!」

在神殿里還沒有看出來,但是出來後站在太陽下,就看到皮膚竟然變成了黃褐色,可恨啊。

「是啊,我們可要好好逛一下街,買些護具及有特殊屬性的首飾,為見丹帝司做準備。」

正沉浸在美好想象中的杜薇薇蕭曉歐帝亞聞言狠狠地瞪了簡語殊一眼,但見他終于從告白失敗里重新恢復精神奕奕的樣子,不覺想,莫非簡語殊的興趣,就是逛街?

「說起來,歐帝亞,你近二十天沒有在皇宮,真的沒有事情嗎?」

一路上看到許多穿重盔的玩家往皇城趕,褚紅色盔甲在太陽的映照下發出刺眼的光芒。說起來太陽的猛然出現真的很奇怪,當簡語殊和杜薇薇他們對此大為不解的時候,感到奇怪的反而是歐帝亞,在他看來太陽原本就是存在的,要不白天黑夜炎熱寒冷四季更迭又是怎麼得來的。

「沒問題。呀——」歐帝亞沒有注意一腳踩到小石子上,當下把腳心硌得生疼。討厭哩,這里離皇城不過才兩三里地,路況竟然這麼差,他記得這條路是去年才修的官道,現在看來石板裂開的地方草長得都比小腿高了。真是偷工減料得厲害。他齜著牙把腳底板在另一條腿上蹭蹭,緩解疼痛。「沒問題,因為失蹤個一兩個月,又不是第一次了。」

听得杜薇薇蕭曉簡語殊滿臉懷疑,怎麼可能有這種事,難道他偷跑的時候沒有野心分子趁機取而代之嗎?要是沒有的話,那真是一國忠臣啊。

「不是那樣的啦,我從來沒有告訴過你們我運氣超好的事情嗎?就是同樣坐船溺水,哥哥死掉了我卻沒事,同樣都是坐在一起吃飯,姐姐被毒瞎了……」

杜薇薇滿臉黑線地連忙打斷他的自述說道︰「那個,我們已經听過了。」

「那麼我一定沒有告訴過你,在父皇駕崩的那個晚上,同時死掉的還有成為下任皇帝呼聲最高的三個哥哥︰分別是刺殺毒殺和情殺,所以最沒用的我才坐上皇位的。」

「……」杜薇薇真的沒什麼話好說了。

「宮里人傳說皇位的繼承人都被丹帝司詛咒了,因為坐上皇位的人都很短命,父皇死的時候也才三十四歲,他們怕我也是短命鬼,從我成年起就讓我結婚,更送了許多女孩到我的寢室,說是為我準備的侍女,哪里有侍女嬌縱成她們那樣的啊,也不知道騙誰。所以我總是有空就跑……啊,我在說些什麼呢,我的意思是說,雖然丹帝司詛咒歐吉尼亞的後人短命,但是他更恨要奪取歐吉尼亞所建造的國家的人!所以那些人才那麼老實。」況且他又不太管國事,只要那些人不要太過分,整日看著別人為權為勢爭斗也蠻有趣的。

「好像不負責任啊。」

對簡語殊不贊同的聲音,歐帝亞不怎麼在乎地掠了一下頭發說道︰「我知道自己的水準,對治理國家並沒有什麼天分。現在就是看到我回來,那些大臣和女官也只會說‘終于玩樂回來了’之類的,好像我只是在院子里逛了兩分鐘一樣。既不會訓斥我也不會對我有什麼希望,我就是這樣的存在。」

「怨不得我們經過的那些村子里的人生活那麼苦,原來是因為國王太糟糕了。」

簡語殊根本不留情面地說道,卻引來歐帝亞的苦笑。宮廷的那些事情又怎麼會是只要負責就能做好的。在他以上的哥哥哪個不是文韜武略聰明睿智熱心負責,卻還沒有他這個裝飾花瓶活得久,每一個都是不到二十歲就死了,嗤,丹帝司的詛咒?真把他當笨蛋糊弄啊!

因為他們是朋友,所以絕對不能把他們拉進宮廷中的斗爭中來,反正他也裝笨蛋裝慣了,就這樣一直下去吧。

杜薇薇眼尖地看到歐帝亞一瞬間露出的悲哀表情,突然想到這個錦衣玉食的掌權者也許有他們所不知道的故事,評定別人的生活方式原本就帶有極大的主觀性。如果歐帝亞真的是貪于享樂的人,在沙漠中的那些艱苦的日子,他怎麼可能毫無怨言地和他們同甘共苦呢。

他現在這個樣子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吧。

「真奇怪,好多玩家在線呢。」蕭曉在身後好奇地說道。兩分鐘的時間從他身邊走過不下十個玩家。

「對哦,」杜薇薇連忙轉移話題環視四周說道,「好多重盔戰士哦,簡語殊,一定都是你們行會的人!莫非你們要把皇城劃為你們的勢力範圍?」

「我不太清楚呢。」簡語殊感動地看著一個個從他身邊跑過的身穿褚紅色重盔、手拿煞羅的戰士,每一個都雄赳赳氣昂昂地充滿了男子漢的朝氣,不過踢起的塵土好大,讓他吃了一嘴灰塵!嗯,女戰士的衣服也很漂亮呢。二十多天都在人跡罕至的沙漠中,現在看到這些玩家,感覺好親切啊。

「他們好像都急著趕到城里,到底城里有什麼好事發生嗎?」蕭曉好奇地說道。接著他又拉著杜薇薇叫道︰「看那邊看那邊,是穿著魔法袍的魔法師哦!」

杜薇薇連忙看過去,偏離官道的一片翠綠草地圍著的幾棵樹下,果真湊了一小群穿著白色魔法袍的魔法師,看他們袖口的花紋,應該也算是高階法師了。

「咦?有戰士過去了,簡語殊,你不上去制止嗎?」蕭曉緊抓住杜薇薇的胳膊興奮地看著一名重盔戰士走到那些白袍法師當中,就像狼人羊群一般。他熱切關注著他們的舉動,並熱心地現場解說︰「哦,砍樹了砍樹了,那戰士一定生氣了,呀,正在對話,不是應該什麼都不說就砍過去嗎?……喂,怎麼在交易啊,我知道了,他一定想在交易的時候出其不意地殺掉那個法師……啊,不會吧,真的什麼都沒有干地就走了,不可能啊!」蕭曉無法置信地說,語氣滿是失落。

「沒有人告訴過你絕對不要惹群聚的法師嗎?會絕對殺道士和戰士的。」哼,法師才不會像蕭曉認為的那麼弱。不過真的很奇怪,三個職業之間有這麼友好嗎?情況本來應該如蕭曉所說,只要見到不同職業的人,經常是什麼也不說地就開打,可是現在看來,也有理智的玩家出現啊。

「切,我才不怕呢。」蕭曉撇了撇嘴,通常是他秒剎法師比較多。不過這句話不能對杜薇薇說,要不然會被暴頭,當然不是CS(反恐精英類真人射擊游戲)那種,而是在額頭上狠敲爆栗哦!

身後傳來馬蹄「嗒嗒嗒」的聲音,馬上的騎士大喊︰「大家讓開啊,要不踢死人不償命!」

蕭曉連忙移到官道邊,然後回頭看看是誰這麼囂張,卻見那匹黑馬主人一轉馬頭竟是直直撞向他!驚見就要撞上蕭曉,簡語殊什麼也不顧地一把抓住他的衣襟把他提到身後護住。見蕭曉逃過,馬背上騎士啐了一口說道︰「布衣滾開,不要擋路!」

「靠!」蕭曉當下氣得目眥盡裂,這家伙竟以為他是布衣,還讓他「滾」!他當即掏出道符,由簡語殊身後探出頭準備給那有眼無珠的家伙一個血的教訓,結果卻被杜薇薇抓住手說道︰「看清楚,那個人是你們行會的道士啊。」

只耽擱了一會兒,那個騎士就已絕塵而去了,惱得蕭曉在他身後比中指!

「那個,你也是道士哦。」旁邊一個身穿魔法袍的漂亮妹妹見他拿出道符上前友好地問道,蕭曉有些錯愕地點了點頭,同時戒備著她會不會在說話的時候一個閃電劈過來。

「那可不可以幫我加點血?我跑路跑掉好幾滴血了。」

「呃?」只是跑路掉血就讓他這個行會會長加血,她真的很大牌呢。不過看她漂亮的分上給她加好了,蕭曉甩手一道符飄過去,給這個魔法少女加了血。

這時從後面追來了一個滿身肌肉的戰士,大聲嚷嚷著︰「庫洛洛,你在和誰說話?」

「不認識哦,我讓他幫我加血他也加了哦。」魔法少女庫洛洛轉頭回答,「咦,貓貓,你換了武器了啊。」

謗本看不出有哪點像貓的男士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後腦勺,「呵呵,我怕那把加幸運加高一點攻擊的煞羅掉了,所以換了比較便宜的斬魔。呵呵,因為我沒有錢嘛。」

杜薇薇把手掩在嘴邊悄悄問簡語殊︰「煞羅很貴嗎?戰士極品?」

她是法師,對戰士的武器不很了解。所打的武士和道士裝備也多是賣給會里的法師,那些法師會練些其他職業的小號,然後用那些小號進行買賣。

簡語殊嘴角有些抽搐地說︰「不,不是,煞羅是戰士二十八級所拿的武器,頂多算中等,加幸運加攻擊的好點吧。」

他嫌交易太費時費力,打的煞羅最後都賣給商店里,所以看到有人當寶貝,覺得……很感慨……

戰士貓貓看向蕭曉,卻是問庫洛洛︰「這就是你找的道士嗎?怎麼還穿著布衣呢?」

「那有什麼關系,剛才一個道士很可惡,差點撞倒他,他的補血技很厲害,我們帶上他好不好?」

「可是布衣很容易就掛了耶。」戰士貓貓有些為難。

「喂,」蕭曉連忙出聲制止他們兩人旁若無人地聊天,他還要趕路回去吃大餐的,「謝謝你們的好心,我有伙伴了。」

「哎,我怎麼沒有看到?」

「咦?」蕭曉回過身,身後根本不見了杜薇薇簡語殊歐帝亞的人影。他慌忙四顧,卻發現蹲在路邊裝作路人甲乙丙的三個家伙,一個若無其事地拔草,一個認真地研究官道某塊石板掀翻的角度,一個眺望遠方作深思狀,假裝不認識他其實都支愣著耳朵要看他笑話。

真是可惡。蕭曉一指他們說道︰「那些就是我的伙伴呢,我們要去皇城。」

戰士貓貓順著他的手指看過去,「啊」了一聲道︰「一群小布衣。」

庫洛洛仔細地看了蕭曉的同伴一眼,好心奉勸道︰「你們是要組隊打怪升級嗎?我勸你們不要去皇城,現在那里是最危險的地方。那里正在攻城呢。」

「攻城?新月門的行會城市是皇城?」不可能啊,一般行會城市離皇宮很遠,根本不會在一個城市里呢。

「不是啦!」魔法少女猛地搖頭,「是三大行會首次聯合起來,誓要攻佔皇城!」

JJWXCJJWXCJJWXC

遠處高高城牆都掩不住的皇宮金黃色的宮頂在陽光下閃閃發光,那是沉澱了幾百年的最為華麗的顏色。夕陽漸沉,斜掛在宮檐一角、火紅色的紅霞環繞著龐大的建築群,竟給人一種悲壯蒼涼的感覺。蕭曉從來都不知道游戲中的夕陽會這麼美麗,他們以前眼中只看到怪物、裝備、漂亮MM而已。

「三大行會聯合?!」簡語殊杜薇薇蹦了起來。

「要攻佔皇城?!」這次蹦起來的是歐帝亞。

喝,真吵,蕭曉做作地用小指掏了掏耳朵。這些人怎麼這樣沒有藝術修養,沒看到他在欣賞夕陽嗎?

簡語殊立刻伸手掐住他的脖子惡狠狠地說︰「再不說為什麼我要讓你變成干細胞進醫院休養!」

結果魔法少女阻止他的暴行說道︰「不要為難他,我來和你們說好了。」

「咦?」簡語殊回頭看到她奇怪地問,「你還沒有走嗎?」

「真失禮!」魔法少女瞪他,「你們這些小布衣聚在一起,會被一些喜歡欺凌弱小的人玩弄後再殺掉的,有我和貓貓在一邊會好很多。」現在這條路是其中一個大城市東方到皇都的必經之路,來往的玩家很多,其中像剛才那個混蛋的又不是少數。

「對啊。」戰士貓貓也在一邊說道,「我級數低的時候就被許多人欺負過,我們一起走吧,有個照應。」

簡語殊和同伴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意見,點了點頭道︰「好吧,我們一起走。」

闢道路面很寬,但是身後總是不時地有人往皇城趕,人站一起會擋住路,因此他們是兩個人一路靠路邊走。其間也有一些人對穿著布衣的簡語殊他們露出了有興趣的眼神,但是看到他們身邊跟著一個戰士一個法師,想想便作罷了。

魔法少女走起路來活蹦亂跳的,她一般走「之」字形路。「說起來我們還沒有自我介紹呢,我叫庫洛洛,是漫畫人物的名字哦。」

「我叫九尾貓。」戰士貓貓笑呵呵地說道。

「君臨天下。」杜薇薇報出她的ID。

「驚世帝王。」簡語殊酷酷地回答。

「霸主•囂張。」蕭曉得意洋洋地抬了抬下巴。

「 ,」戰士貓貓說道︰「你們的名字倒是都很有氣勢呢。」就是級別有點……

他抓了抓頭發看向庫洛洛,「對了,你覺不覺得‘君臨天下’這個名字好熟,好像你們行會老大的名字呢。」

「是啊,不過我們行會會長級別很高很高的,但是自從移植新版本後,她就沒有出現過了,現在都是副會長代理。她該不是不玩了吧,太可惜了。」

「是啊,移植新大陸後,三大行會的會長全都消失不見了。不過也幸虧他們不在,我們才能光明正大地走在這里,而不用偷偷地跑到一些僻靜地方打怪升級。」

說了這句話的戰士貓貓遲鈍地發現杜薇薇簡語殊蕭曉都怒瞪向他,不覺有些害怕地縮了縮身體道︰「你,你們瞪著我做什麼?」

「三大行會的會長那麼壞嗎?讓你們歡喜他們的消失?」被人否定真的很不舒服。

「不是那樣啦,我們又沒有見到過他們,不知道他們壞不壞,但是三個職業見面就PK的狀況卻和他們的默許或者推動有著直接的關系。他們很受行會老玩家的擁戴,但是我們這些新來的玩家卻覺得有些難以接受,我們有的都是朋友約好一起來玩的,而且都是玩不同的職業好互相幫忙,結果練到一定級別可以從衣服裝備上區別職業時,就開始被不同職業的人追殺了。我們根本就沒辦法互相組隊去升級,因為不論到哪個城市,總會有一個同伴會被殺掉。有時心灰意冷簡直就不想玩了,但是花了大量的時間金錢才升到這個級別,又舍不得。」

「對哦對哦。」魔法少女接著說,「現在就好多了!在三大行會會長都失蹤的情況下,新大陸是亂了好一陣子呢,那幾天天天有人組隊PK,打得不亦樂乎。失去城主的新月最初感到很是吃力,因為他們要應付攻城;再者是失去會長的死亡谷,一盤散沙的他們魔法力沒有表現出來,只是讓人抓到了他們防御太弱的弱點,幾乎是打一個飛一個;最後就是失去老大的奈何天,他們因為打架金錢迅速減少,成為新大陸最窮的職業!感覺情況越來越糟的三大行會的副會長坐下來商談,先是開通各個職業可以互通交易,然後可以組隊去打怪,現在走在路上看到不同職業的都可以主動去聊天,大多數會友好地回應,雖然也有些說話時就偷襲的垃圾,但是總的來說比以前好多了。」

說得杜薇薇先是不屑後是驚訝而後是羞愧,把三個職業初時分化出來的就是她死亡谷行會的出現。莫非她從開始就做錯了嗎?

「而且這次更是三大行會聯合在一起的大型活動,攻佔皇城,我現在好興奮呢。好想快點趕到!」魔法少女揮舞著手中的魔杖很是激動,「對不對,貓貓?」

「你說得皇城是不是瑪雅皇城?里面全是NPC,怎麼會被攻佔啊?」杜薇薇搶走戰士貓貓的發言權,感覺奇怪地問道。

「哎,你怎麼會不知道?游戲商廣告做得很大哦。就是‘沙場英豪怎比得上皇家榮耀’——征戰記之戰國策!第一個出現了玩家皇帝的服務器,可以獲得三天翻倍經驗,而且皇城中有‘百萬寶箱’和‘絕世武器’。人數越多隨機出現的寶物也越多,獲勝的希望也都很大,因此三大行會聯手,大家都極為踴躍地參加呢。啊,看到城門了!」

準確地說並沒有看到城門,因為整個城門前黑壓壓地擠了好多人,身穿各個職業不同服裝的玩家同處在一個畫面中,不是互相廝殺而是相互幫助,是杜薇薇他們從來沒有見過的事情。

不過現在不是感動的時候,雖然對玩家來說他們所殺的人都是游戲中的NPC,但是對歐帝亞來說,那些全都是忠心護國的侍衛軍官,他的臣子。

離皇城不到五百米的地方,歐帝亞親眼看到他的城池被圍攻,城門緊閉,護城河上的石橋也被鐵鏈拉了起來,城門上站了一排弓箭手,朝每個敢接近城邊的人給予痛擊。同時攻城的一方也沒有閑著,血多的戰士在最前方當肉盾,引開弓箭手的弓箭,道士在稍後一點給戰士加血加防,最後是魔法師,用火燒吊起石橋的鐵鏈,並對城池上的弓箭手施以狠狠的魔法打擊!

一時間,只見城池上弓箭齊飛,城池下戰士的自我犧牲、道士的輔助技能、魔法師的主要攻擊淋灕盡致地顯露了出來。整個畫面幾乎全被絢爛的魔法所掩蓋,絢麗而凶猛的火魔法、華麗冰冷的水魔法、穩重的土魔法、變幻莫測的金魔法,全都出現了。

有戰爭就有犧牲,城池上有弓箭手被道士的毒和魔法師的遠程攻擊所殺,城池下也不時听到玩家喪命時淒厲的叫聲,但是隨即有人填補上去,配合默契井然有序。連魔法少女和戰士貓貓對他們說了小心後,也跑上前去加入了戰局。

相比起來守城的一方有些招架不住的感覺,歐帝亞的臉越來越沉,他緊緊咬牙,突然看向杜薇薇說道︰「我要回到皇宮去,杜薇薇,請你幫我!」

「沒有問題!」杜薇薇點頭,比起誘人的翻倍經驗、百萬寶箱、絕世武器來,歐帝亞的幸福更為重要,要是他被拉下皇帝寶座,光是他的容貌就足以讓人覬覦的了,一定會被賣給有特殊嗜好的人作為玩具,嗯,雖然以歐帝亞的性格,說不定作為玩具也無所謂呢……

但總之為了好友一生道路的正確和幸福,她義不容辭!

要是知道了杜薇薇的心中所想一定會捉狂暴走的歐帝亞現在卻對杜薇薇極為感激,因此說,人啊,最難了解的的確是內心哪。

「不過我要怎麼幫你呢?」杜薇薇看著城門沉思,簡語殊應該很容易就能把擋路的花花草草消滅掉,她也應該很容易地把吊橋破壞掉,然後簡語殊再撞開城門,進去很容易,難的是,把這些防御工事破壞了,攻城的人再卷土重來就很難防守了。

還是到其他城門看看呢?

她深感困難地搖搖頭抬起眼,卻發現歐帝亞、蕭曉、簡語殊都一臉嚴肅地看著她。

「怎、怎麼了?」

「你還要猶豫到什麼時候,時間寶貴啊!」簡語殊沉聲說。

「啊?真的要撞開城門?」這不是個好主意,不過簡語殊說可以就可以吧。

「你胡說些什麼!」簡語殊瞪她,她該不會忘了她才獲得的能力吧,「是飛過去啦!」

JJWXCJJWXCJJWXC

風撲面而來,因為太陽快落山的原因,有些涼涼的感覺。在風中翱翔的確是很舒服的一種事情,但若是不時地背負重物,被人當輸運機使用,實在沒什麼好羨慕的。

在城門攻城的其中一個戰士偶爾仰首望天,看到驚鴻飛去的身影,不覺驚叫道︰「看那里看那里,是會飛翔的有著翅膀的人類呢!」

他身後的道士連抬頭看也沒看地嘲笑道︰「你看錯了吧,這又不是‘天O’游戲,怎麼可能有帶翅膀飛翔的玩家!」所以就說戰士都是頭腦簡單嘛。

戰士想想也是,便安心地當他的肉盾。

三個人實在太重了,杜薇薇飛得很低,差點被守城的弓箭手射中,幸虧蕭曉擋得及時。

在宮殿內部的花園內把蕭曉、歐帝亞、簡語殊才放下,就有宮廷護衛帶著一小隊人馬來捉拿他們了。等到看清站在面前的竟然是二十多天不見的國王時,宮廷護衛立刻激動得熱淚盈眶,單膝跪下宣誓效忠。

經由這個小隊每個人的不懈努力,沒多長時間全宮殿的人都知道國王歸來的消息,不一會兒,宮廷宰相宮廷大臣宮廷官員戴勛將軍躲在宮殿里避難的公爵侯爵伯爵男爵子爵各個大小貴族幾十個人浩浩蕩蕩地跑到他面前,對他宣誓效忠。根本和歐帝亞曾說過的每個人對他都冷淡的模樣截然不同。

歐帝亞沒有多說什麼,自會有人擁著他為他做妥一切安排,洗澡洗得香噴噴,穿衣穿得亮晶晶,吃飯吃得足足飽。等他再到議事廳時,也見到了同樣吃飽喝足的簡語殊三人。

皇宮里有的是戰士道士魔法師的衣服首飾武器護具,根本不用到街上買。只是和玩家所穿的有很大的不同。

戰士的盔甲是銀白的,重量很輕,行動起來靈活性很高,盔甲表面上有魔法師所加護的防御魔法,穿在簡語殊身上更覺英姿勃勃。

道士的衣服是銀灰色,襯里寫滿了咒術,可以增大符咒的力量和速度,很是實用。就是蕭曉穿著有點大了,袖子挽了好幾層。

法師的衣服為淡金色,是雙排扣加腰帶的樣式,上面灑上了魔石的碎片,增加了防御力和魔法力。杜薇薇穿起來極為筆挺帥氣。

而歐帝亞的衣著一如杜薇薇第一次見到他的樣子,極盡華奢之能。

杜薇薇一見歐帝亞便取笑他︰「喂,你不是說你在宮中受盡冷漠嗎?怎麼我們看到的不是這個樣子?」

歐帝亞苦笑,「因為這是非常時期。我之所以被留下的原因,是因為宮內有一隊只听從瑪雅蕾斯王者命令的皇家魔法師隊,現在正是需要他們的時候呢。」

他躊躇了一下還是說了︰「還有,大陸的規定,若是城破的話,城內的最高指揮官領導者如果自願伏罪的話,可以撒免其他低級官員的罪責,並遵守大陸法令不會屠城。」

杜薇薇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怎、怎麼會呢?」

「所以,所以,」歐帝亞的視線游移不定,就是不看杜薇薇簡語殊和蕭曉的表情,「找丹帝司的事情只有你們自己去了,女官會帶你們到開始的房間去的,我、我沒有辦法……」

語氣漸漸哽咽起來,混蛋混蛋,明明告訴自己要笑著送他們走的……太丟臉了!

「喂,你這是什麼待客之道啊!」簡語殊發起火來,「我們連休息一下都沒有,你竟然就趕我們走,太不夠朋友了吧!」

「對耶!」蕭曉拍著手說道,「就是這個樣子沒錯,我們連街都沒有逛過,你當我們沒見過世面,帶不出去啊!」

「就是啊,」杜薇薇也拍著肚子說道,「剛才才吃的那麼一點東西根本就不夠飽,我的願望是大吃一頓啊!」

歐帝亞被他們的反應弄得措手不及,他連話都說的結結巴巴了︰「你、你們,這、這里,哎,總之你們快走啊!」

「不要!」杜薇薇首先跑出去說道,「我要去找吃的了,你不要攔我!」

蕭曉也接著跑出去,「我要逛街,擋我者斬。」

簡語殊也不比他們慢一秒,「我要睡覺,誰阻殺誰!」

三個人一會兒就從議事廳跑走,轉眼不見了蹤影,歐帝亞只來得及抬手,根本沒有辦法阻止!

「你、你們,哎……」最後一嘆雖是嘆息,實則感激滿足。

「都是好孩子啊。」

身後響起冷冷的女聲,歐帝亞回過頭,有著碧藍色眼楮的女官依舊是面無表情地看著他。「他們做自己的事情去了,我的令人尊敬和信賴的王,你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呢。」

歐帝亞揚起笑容,「嗯」了一聲,輕輕地點了點頭。

JJWXCJJWXCJJWXC簡語殊的方向感最好,他帶著杜薇薇和蕭曉穿過如迷宮的走廊,向皇宮外走去,一路上一些侍衛和宮女看到他們,知曉他們是國王的朋友,也沒有多加阻攔。

三個人邊跑邊迅速地交換意見。

「我們已經失去了在行會中喊話的力量,即使能夠喊話,命令各個行會的人停止攻城,三天的翻倍經驗那麼誘人,很少人能夠听得進去呢。」

「城破了我可以在城門口把沖進來的家伙全部擊退,但是宮城有四個出口,我無法兼顧啊!」

「我的力量不如簡語殊,但亦可以在一個城門口擋住進攻的浪潮,只是稍微有些不自信。」

簡語殊的眼中閃過邪惡,不,是睿智的光芒,他用力握了一下手道︰「如此這般,我們只能用卑鄙的方法取勝了!杜薇薇,你去偵察他們的後勤部署,並帶著蕭曉混入攻城部隊,讓他在里面煽動行會不和的謠言,而我,就守住皇宮大門!」

JJWXCJJWXCJJWXC

大約四十分鐘的時間,杜薇薇已經從各個城市偵察到敵情,回到皇宮門口,帶回的情況根本不容樂觀,不,應該說是糟糕才對!

「我到了各個城內看了一下,東邊的東方城,南方的奈何天,西方的新月門,北方的死亡谷……這是離皇城最近的城市,因為三大行會的通力協作,使皇城的狀況到了最糟糕的地步!因為三個行會的所有人都聚到了新月門!

「大家都知道新月門同時又是行會城市新月,在行會城市新月買藥會便宜三分之一,這也是以前人們想入主新月門的主要原因,我在新月見到了許多買藥的戰士,都排到了城門口,在藥店里有三個專司殺人的法師。等戰士在藥店里買好藥後,會直接被這些法師殺死,卻不會掉東西。再上線時,他們就在最靠近這里的復活點復活了!

「在復活點,竟有三位擁有傳送戒指的玩家,他們把坐標設定為皇城入口,一次可以傳輸十人,等戰士把藥分派好後,他們就傳送級別最高的玩家到皇城人口,而進入皇城後,又有兩名擁有傳送戒指的玩家把他們直接傳送到宮城的四個城門中其中的一個城門。級低的玩家也不甘落後,他們不能被傳送便大量使用傳送卷,所以每當一些玩家被殺掉後,又會有另一批迅速地填補空缺,並且有越來越多的趨勢。

「他們可以無限復活無限被傳送,而宮殿的那些護衛卻是死掉就不會出現了,力量此消彼張,即使加上我們,也沒有辦法贏過氣焰高漲沖勁十足的他們!」

簡語殊的臉色變得冷凝起來,「怎麼會有那麼多傳送戒指?!」他們奈何天也只打出一枚而已。

杜薇薇的神情變得微妙起來,她「啊」了一聲雙眼亂瞥,「那、那個啊,我們死亡谷就有三枚,都是為了打裝備用的,我放在副會長那里了,沒有想到他們會用在攻城戰中。他們待在復活點傳送,我沒有辦法,但是我卻把皇城入口的那兩個傳送的家伙殺了哦……」但只要復活點的那三個法師沒事,他們又會很快地回到皇城門口吧。

簡語殊深深地吐出一口氣,宛如沉重嘆息,他皺著眉揉了揉太陽穴,歐帝亞已經帶著皇家魔法師團在城池上迎戰了,應該還會堅持一段時間,不知道蕭曉那邊怎麼樣了?

這樣想的同時,蕭曉就一身狼狽地奔回來了。他心有余悸地說道︰「幸虧歐帝亞給我一個回城卷軸,要不真會死掉不可。」

他開始散布謠言散布得也蠻順利的,引起周圍三大行會的人互相殘殺,只是他離得太近也被牽扯進去,不得已只好應戰。但是他實在太過突出了,等他把周圍至少二十個法師、七個道士、十二個武士解決掉以後,被人發現他就是散布謠言的奸細,結果一瞬間至少有四十個法師電他,十九個道士毒他,三十三個武士殺他,能活著回來真是奇跡啊!

離間計宣告失敗,簡語殊的臉越發陰暗。他握拳貼著臉頰,咬牙眯眼思考的模樣不知道為什麼讓人有全身發涼的感覺。

「既然正統的方法無法守城,那我們就只能另闢蹊徑了!我知道一個攻城絕對失敗的方法!」

見到杜薇薇和蕭曉萬分期待的眼神,他用嘶啞的聲音喊道︰「那就是——」

服務器重啟!

JJWXCJJWXCJJWXC

杜薇薇和蕭曉的臉色由紅變白,再又由白變紅,先紅是因為懷疑的暗惱,變白是了悟的震驚,再變紅是下定決心的激動!一張臉如調色板一樣瞬間變幻精彩紛呈,清清楚楚記載了兩人的思想變化過程!

斑,實在是高!

兩人萬分崇敬地看著簡語殊,現在就有一個極大的難題,那就是怎麼讓服務器停止運作!記得他們現在這個區的服務器是在上海,他們首先要回到現實之中……

「我恰巧知道這個服務器在哪個電信局!」

沒錯!他們只要回到現實之中,讓支持電信局正常工作的外設停止運作二十分鐘左右就可以了。真的是很完美的計劃!太美妙了!

其實他們根本就可以控制游戲代理商的大樓,把游戲老總綁架,要求立刻停止戰國策的策劃,還歐帝亞一個安靜的生活環境,當然還要準備直升機和一百萬美金給他們,要不就把人質一個一個……

笑得嘴歪眼斜的杜薇薇和蕭曉猛然一驚,他們到底在想些什麼啊,哼,都是不良電視電影影響的,簡直就是潛移默化地改變了他們純潔的心靈。總之上面的那一段想法應該立即用涂改劑消掉或者直接用刪除鍵刪除!

現在最重要的是先回現實!

時間寶貴,說做就做!

听到杜薇薇說他們已經找到了制敵的絕密武器,但要去請求丹帝司幫忙,歐帝亞露出傷心的表情,「我、我們是不是從此見不到面了……」和他們同行那麼長時間,他也隱隱約約感到他們似乎和自己有許多不同。

「不會的!」蕭曉回答,「我們只是換個性質見面而已。」

「那,你們保重!」

戰火連天的傍晚,夕陽沉到最底,天空似暗非暗,紅色的彩霞瓖著黑色絲絨邊的時候,歐帝亞站在最高的城池上一直看著他們走回皇宮。

杜薇薇回頭,第一次感覺到妍麗華奢的歐帝亞他那種幾可觸動人心最柔軟角落的蒼涼感。

JJWXCJJWXCJJWXC

手中拿到水晶鑰匙,杜薇薇他們再次被女官領到他們曾經待過的房間。

牆上依舊是有著明顯的放水晶鑰匙的凹痕,在凹痕周圍復雜的紋路一直蔓延至整個小屋,在四個鑰匙凹痕中間瓖著一塊牌子。

上面應該寫著心願之城——杜薇薇、簡語殊、蕭曉把三塊水晶放在上面,只見三塊菱形水晶鑰匙同時深陷在凹痕中,接著一道白光溢出,而後那股白光便在鑰匙周圍復雜的紋路上奔馳著,不一會兒白光盈滿整個屋子,令屋內亮如白晝。

細細的「  」聲響起,隨著響聲,紋路間的白光越來越暗淡,等強光終于熄滅紋路變回普通的牆紋時,在他們四人面前浮現出長方形的台子,在台壁上刻有一段文字,即使不認識,簡語殊也記得放在台子上的是三枚束約之龍鐲——

三人帶上束約之龍鐲,暗門才出現,現出僅可供一人行走的黑色走廊。

出現第一關︰命運迷宮——三個人三枚骰子,投出單數,為後退及陷阱,投出雙數,為前進和獎勵。

簡語殊從錦盒里拿出骰子微笑著問︰「你們知道要怎麼全部投出雙數嗎?」

杜薇薇和蕭曉全都臉色發白地搖了搖頭,他們在這里吃了很多苦頭,所以還心有余悸。

「那就是——出老千!」簡語殊從另一只手里拿出一塊捏得軟軟的面,然後把面糊在二的點數上,他高高地投出,骰子在地上骨碌碌轉到停後,顯示的永遠是四點。

憑借著簡單的老千技巧,三個人只用二十分鐘就走出了原來受盡苦難不知道多少天才走完的命運迷宮,而且還得到了加幸運的獎勵。

第二關妖精水井

蕭曉熟門熟路地走在樹林間,見到了故人老婆婆,他笑嘻嘻地從懷里拿出了面包、鮮肉以及葡萄酒,照例得到了老婆婆祝福的一吻。

他來到三祭司所在的山谷中,听到了她們歡迎的歌聲。

「可愛的小孩子呦——我們是愛干淨愛漂亮及有個性的三祭司——愛干淨愛漂亮及有個性的三祭司——三祭司三祭司——卻都沒有小孩兒可愛——嘿呦!」

蕭曉抱著她們的頭,照例給她們洗了一天一夜,期間黑祭司白祭司骨祭司三個人歡歡喜喜地唱著歌,過得非常快活。

「你的願望是什麼呢?」

三位祭司在結束的時候照例問道。

蕭曉想了想笑著回答︰「下次見面要在更為明亮的地方呢。」

第三關火焰謎語

當杜薇薇再次戰戰兢兢地站在火焰龍修寧格爾面前時,發現他竟然比上次來的時候更為巨大和火紅。正想著這次他要出什麼謎語時,卻听到修寧格爾大人生氣地咆哮︰「怎麼又是你這個人類,下次再打擾我睡覺我真的會吃掉你,走啦!」

杜薇薇手腳並用地跑出龍的通道——第三關過關!

第四關美食家

簡語殊也不多說話,他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生栗子白糖和桂花醬以及銅鍋。

他先用刀將生栗子表面刻上十字,放入銅鍋中,注入清水,上火煮透(約煮十分鐘),撈出。待晾溫後,剝去內外兩層皮,用清水沖洗干淨。

將清水注入銅鍋,放入去皮栗子,上火煮三十分鐘左右,撈出控干水。

將煮透的栗子搓成泥狀,晾涼後放在干淨的布中,加入適量白糖、桂花醬隔著布搓成栗子面放在案上,用刀壓抹成四分厚的長方形片,在表面撒上一層白糖壓平將四邊切齊,再切成四分見方的塊,等把做好的栗子糕擺盤放在克路特面前時,克路特再一次重演噎昏事件。

第五關魔神丹帝司

第五關的大門一開啟,簡語殊幾人就看到神殿中央站著一個人影。他穿著白色絲質襯衫黑色高腰褲,身材高大,五官端正,戴著細邊金絲眼鏡,鏡框上垂著細細的金鏈子,像是十足知性的美青年。這個人不是丹帝司還會是誰!

「……你終于來了!」丹帝司輕輕地微笑著,猶如儒雅學者。

「……」

氣氛極為沉默。杜薇薇幾個人看著丹帝司對著空氣說話,心不覺惴惴不安,心想歐吉尼亞怎麼還不出現。

「你,不要害怕,我不會責怪你的,出來吧。」丹帝司再次露出誠摯的微笑說道。

「……」

杜薇薇低頭扣著手指,簡語殊側頭研究著腳下彩色的長方形方磚,蕭曉仰著頭看有著精美圖案的天花板,腳一顛一顛地,就差噘嘴吹起口哨來了——他們什麼都沒听見沒听見。

丹帝司依舊微笑著,但是額角卻似乎有可疑的青筋暴起,他笑得露出滿口白牙,「歐吉尼亞,我真的不生氣哦——」

「……」

丹帝司終于忍不住地暴走到杜薇薇面前,抓住她的右手要扯下她中指上的戒指,杜薇薇大聲呼起疼來。

「給我出來啊!看我不暴打你一頓,竟然竟然……」

「啊,疼疼疼啦啊浮浮!松手啊!」

「喂,你要對杜薇薇做什麼?」

「笨蛋,他早就不在那里面了哎。」

呼痛聲怒喝聲譏笑聲組成一片混亂。丹帝司猛然听到熟人的話,他放下掙扎的杜薇薇的右手,甩開爬到他身上扳住他頸部的簡語殊,以及就要張口咬他胳膊的蕭曉,看向一片縹緲的黑影,「水無月?」還有躲在黑影後面的男子。

他快步走上前去用力拽住身著白袍的男子的領口,儒雅的面容上皆是痛苦之色,「你,你太可惡,為什麼讓我等這麼久?我,我剛才連叫幾次你都不理我……」

歐吉尼亞的雙手握住丹帝司的手,對方身體不由得一震。「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歐吉尼亞抬起眼,翡翠綠般美麗的眼楮噙滿了淚水,「我,我沒有臉再見你……一個人很寂寞……」

丹帝司剛才還一副超級魔神狀態,現在卻立刻變成了張口結舌的笨蛋,「對,對不起,你不要哭了,我不會再凶你了,求求你不要哭了,你一點錯都沒有,不過三百年而已,就是三千年我也會等的。」

「但是,我竟然這樣對待我最好的朋友,我……」

丹帝司的手僵滯住,眼神里的悲哀好像瞬間凝固住了整個世界的空氣。

很久,不!或許只是一個短短的瞬間,一個聲音在問︰「為什麼呢?為什麼到現在都只是朋友呢?」

JJWXCJJWXCJJWXC

為什麼,只是朋友呢?

朋友的話,就會相互扶持,共度災厄;朋友的話,就可以保留彼此的野心和願望;朋友的話,越是強者越會在必要的時候敢于為對方做出犧牲……這就是游戲的規則。

但是,如果從來都不是什麼強者的兩個人呢?

杜薇薇下意識地轉過頭去,毫無意外地在身後不遠的地方找到了那雙一直看著她的眼楮。

為什麼,只是朋友呢?

自己用手扯住他的臉頰,那是第一次在他好像冰雕的臉上出現了人類的表情……

在墮落女神殿,他因為受傷卻不好意思讓她背負時那首次出現的臉紅……

王宮的選妃歷險里,他在送她前去面對火龍謎語時那始終無法順利說出口的話……

當她活著回來的時候,第一個就撲向他的懷抱,感覺再也沒有比那更加安全的地方……

歐吉尼亞的迷宮里,緊緊握住的雙手……

當她痛哭的時候,遠比她的心痛更加痛苦的是他的表情……

還有還有還有——

藍天白雲下,簡語殊說︰「杜薇薇,我,喜歡,你。」

為什麼,還只是朋友呢?

比相互扶持、共度災厄、可以為彼此犧牲的同時卻有保留自己野心的關系更加牢靠的,比各自實現願望更加美麗的,難道不是一起要求「讓兩個人都幸福」這種關系嗎?

杜薇薇望著簡語殊,「你、以前說的那個‘喜歡’,還有用嗎?」

不明白為什麼這個時候她會突然問這樣的問題,但簡語殊依然溫柔地回答︰「有用。」

「那麼,那個‘喜歡’是指喜歡朋友喜歡同學喜歡同事喜歡工作喜歡小狗小貓喜歡妹妹……的那種‘喜歡’嗎?」杜薇薇感覺到自己的手和自己身體都在顫抖,但她就是無法停止這種丟臉的行為。

「不不不不不不!」簡語殊連忙搖起頭來,搖得杜薇薇幾乎哭了出來,他才恍然大悟地平靜下來一點一點伸出他的手,「我所說的喜歡,是指我……」他說,「我……我,我……」

蕭曉在旁邊實在看不下去,也因此頗能了解水無月的心情了,「我愛你,杜薇薇。」

「啊浮浮浮浮浮浮!」簡語殊立刻就跳了起來,理智被怒火燒個精光,他一把掐住蕭曉的脖子,「你你你你你……杜杜杜……不不不不……是!」

看見杜薇薇又是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簡語殊猛然從慌亂當中清醒過來,放開手里被他掐得奄奄一息的蕭曉,他慎重地走到杜薇薇的面前,「杜薇薇,我愛你!」

杜薇薇捂著自己其實不是哭泣而是開始微笑的臉,深呼吸了幾口後,她放下手,「我接受你的告白!」

躲不開逃不掉跑不走的魅力她應該早就知道的。也許不只是因為他的溫柔,即使他真的冷漠殘酷,自己也一定逃不過他的魅惑吧!

簡語殊慢慢低下頭,杜薇薇沒有閃躲也不想閃躲,美麗的臉慢慢放大,在接觸的一瞬間,她閉上了眼楮。

甜甜的軟軟的香香的觸感,像純潔而慎重的誓約!

好高興,不是單戀!

JJWXCJJWXCJJWXC

在歐吉尼亞和丹帝司完全無視眾人地相互凝視、杜薇薇和簡語殊的親吻超過二十分鐘後,水無月深深後悔自己剛才為什麼會說「為什麼呢?為什麼到現在都只是朋友呢?」這句蠢話了。

苞他一樣不耐煩的同時還有另外一個人,「喂,你們夠了吧,我們還要趕快回到現實世界中去的啊,否則誰來幫歐帝亞守城啊!時間很寶貴耶!」靠!死簡語殊,把他掐得那麼痛,以後不要讓他再看見他,否則見一次秒一次,就算朋友也沒得說情了。

「哦,是你的後代有了麻煩啊。」丹帝司想起那個黑發黑眼的小孩,因為有歐吉尼亞的血統,所以也蠻順眼的,「竟敢傷害你的血脈,不可原諒,讓修寧格爾去教訓他們好了。」

丹帝司伸手彈了一下響指,初時還不覺得怎麼樣,不一會兒連腳下的神殿都顫抖起來,杜薇薇踉蹌一下被簡語殊抱進懷里,想到剛才的那個長吻她的臉不覺紅了一紅。

「好了,雖然有些不願意,但修寧格爾依舊跑去支援了,你們不用擔心。」

眾人滿臉黑線地想到修寧格爾的破壞力……就是他去了才更讓人擔心吧!

「其實根本不用幫歐帝亞的,明明杜薇薇和簡語殊也在嘛。」歐吉尼亞摸了摸下巴說道,「我給了杜薇薇連我自己都無法想象的強大力量,她根本沒有完全發揮出來,應該更加給予她更有壓力更危險的生活,讓她成為勇者……」

杜薇薇只想踢他一腳,他竟然還沒有放棄那變態的英雄養成辦法,都給她加了翅膀變成怪物還不夠嗎?

「不管怎麼樣,我們已經完成讓你們見面的委托了。」最現實的人果然還是簡語殊,他清冷的聲音提醒著眼前怎麼看都不像擁有著「純潔友誼」的兩個家伙,為了避免他的薇薇被他們帶壞,趕快離開這里總是不錯的,「請快點把我們送回現實中吧!」

「哦,對。」歐吉尼亞恍然大悟地說,「這是我們的交易對不對,我差點忘了。好,現在你們站好,我要念咒……」

「歐吉尼亞等等,有人托我給其中的一個孩子一件東西呢。」

丹帝司走上前去,站在蕭曉面前,給他的左手腕套上了一個水晶鏈子,三等分的地方各有一個水晶掛飾,是小小頭顱的可愛樣式,一個白一個黑一個是頭骨。

「這是三祭司的幸運手鏈,你要好好珍惜哦。」

蕭曉點了點頭,這次是真的不能相見了,不知道為什麼竟然還很有些傷感呢。

「你們三個人圍成一個圈,雙手緊緊握著,無論怎樣痛苦也不要松開,好了,我要開始……啊,我忘記了。」歐吉尼亞張大嘴露出震驚的表情,「我花十年畫的魔法陣是在墮落神殿,這里是魔神殿,不是一個地方耶,不在魔法陣中心怎麼能夠施展退還之術呢?」

杜薇薇三個人听著差點癱倒在地上,不會吧,他們期待了這麼久的事情,竟然……

「噢,想起來了,你們進過墮落神殿嘛,好像可以用你們的身體為橋,連接兩個神殿的通道,把整個魔法陣移過來呢。哎,看我的記性,站好握緊噢!」

歐吉尼亞話音剛落,杜薇薇幾個人立刻身處在一個未知虛無的空間中,腳下先是一個小小的黑點,然後黑點跳躍著成為繁麗復雜華麗變幻無法用語言描述的花色一層一層一圈一圈向虛無的遠方延伸。他們緊緊地握住顧此的手,視線漸漸混沌,感覺也漸漸遲緩,最後整個身體都像消失了一樣。

好像只有听覺存在,先前還是流暢得如聖歌般的美妙嗓音,到中段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進出來的,到了後段,簡直就是泣血嘶喊,然後戛然而止!

迷茫中又听到歐吉尼亞驚恐的聲音在說,諸如那些咒文要和召喚術反著念,他好像念錯一段什麼的。

心中的驚恐都是緩慢悠長的,而後又听到他恐怖地大笑說騙人真快樂哦……

靠,再也不相信他了!

杜薇薇在咒罵聲中連神志都消失掉了。

一片雪白!

JJWXCJJWXCJJWXC

時間︰20︰05

簡語殊從一片刺目的藍光中醒過來,眼前的電腦屏幕呈現出非正常狀態的藍屏,而周圍卻依然是一片寧靜。

然後是「   」的腳步聲,管家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少爺,五分鐘前隔壁家的瓦斯爆炸沒有嚇到你吧,我檢查過了,我們家沒有受到波及。」

五分鐘,所有的歷險,所有的故事竟然只是過了五分鐘!那麼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剛才只是一個奇怪的夢?

是不是奇怪的夢都不是最重要的事了,簡語殊一面口中應著管家的話︰「我沒事。」一面急忙跑到電話機旁——

228#1*7……228#1*7!

重要的是那個最重要的人,她到底是夢還是真的。

「嘟……嘟……嘟……」一連串的電話佔線音折磨著少年的心,難道這一切果然只是一個夢嗎?不!不會的。對,沒錯,她一定正在上網,所以沒有辦法同時打電話。

簡語殊扔下電話,沖回電腦前,重新啟動!

不要不要不要,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好不容易接受他告白的那麼美好的女孩子,不可以只是一個夢!

然後,電話鈴響。他立刻跳起來撲向電話,途中踢倒了房間里所有的椅子……

「喂,杜薇薇!」

對方有片刻的遲疑,這片刻對簡語殊來說卻像有一個世紀那麼長,就在他懷疑自己的頭發是不是都已經白成一片了的時候,怯生生的聲音傳來︰「簡、簡語殊?真的是你?」

「是我……而且,我很想你……」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真相—哭泣游戲之愛完結篇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喬克天使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