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女烙情 第十章
作者︰若雨塵

夜,是清冷沉寂的。

如勾的上弦月,高高懸在黑絨緞上,微弱的瑩光,淒淒清清地灑在一座荒廢的莊園,顯得格外淒涼。

一抹迅捷的身影,閃過雜亂叢生的枝椏,在莊園內飛縱著;淡淡的月光,將他的影子拉得長長的,顯露出來者修長偉岸的身軀。

他鷹隼般的眼眸,在黑暗中閃著冷凝的光芒,冷冷地掃視著莊園。

驀地,黑眸飄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喜悅,如黑豹般敏捷的身子,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消失于黑幕中。

地窖厚重的鐵門,被輕輕地開啟,急著闖入的月光讓他輕而易舉地發現她的所在。能如此地暢通無阻,他並不感到意外,對方請君入甕的手法,令他忽視不屑之色。

「珞兒!」他揪心地喚著。

她羸弱的模樣令他心神俱顫,他甚至不敢伸手踫她。

原本素白的衣衫,早已被污血染得瞧不出它原本的色澤;凝固的血漬,縱橫阡陌,與破裂的碎布糾纏不清。

撥開她頰旁汗濕的發,她的憔悴,讓他的胸口氣血奔騰。

珞費力地睜開眼,連日的折磨,費盡她所有的氣力,若不是仍想再見著他的面;若不是她不想毀約,她早已熬不下去了。

他眼中的自責,悔恨、憐惜、忿怒等等,徹底摧毀了她的堅強,無法壓抑的珠淚,成串滴灑而下……

「噓……別哭,會傷身的。」她的淚,使他心疼。

出劍、收劍的瞬間,圈住珞的鐵鏈應聲而斷,攬住她軟下的身軀。

此時,「踫」一聲巨響,一個千斤重的鐵籠,亦隨著斷落的鐵鏈,轟隆一聲,垂直落下,罩住兩人。

「天語……」珞憂心地望著他的側臉。

他胸膛上突起的紗布,代表他未愈的傷。這麼重的傷,根本不能下床,而他卻到這兒來救她。

握住她在他胸膛搜尋的柔荑。「別擔心,咱們出得去的。」

「出去?哈哈哈!你倒是教教我,現在這種情況,你們要怎麼出去?依我看,你們是插翅也難飛了。」黑木祭手持火把,大剌剌地步入地窖,倒吊的三角眼旁,滿是得意的笑紋。「聞天語,想不到你最終還是落在老夫手中吧?只要珞天女在我手中,老夫不信你不會乖乖來送死。」

珞臉色微赧地看向他,沒想到他也正深情地凝視她。她回他一朵甜蜜的笑花。

聞天語擁著她席地而坐,虛弱的她,無法支持太久。

「黑木祭,看在你乃風尹國元老之一,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分上,若你能及時回頭,或許我還能在君王面前保你一命,否則,神仙難救。」

「呸!風尹玄翊他算什麼束西?若不是我二十多年來,胼手胝足、鞠躬盡瘁地為風尹國奉獻,風尹國能有今日的局面嗎?」黑木祭激動地吼著,「他憑什麼當上君王?唯一有資格的人是我!只因為他身為皇子,便順理成章地襲位,我不服!」

「祭師,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崇高地位,君王並無虧待你。」聞天語冷淡的語氣,隱含譏諷。

「一人之下?他憑什麼在我之上?他對風尹國的付出有我多嗎?我不甘心!我要拿回原本就屬于我的東西!」

「黑木礹,那你呢?難道你也是非不分,幫著你爹胡作非為?」他無情的斥責,讓一直在旁瞪視著珞的黑木礹,心下一驚。

「我……我會這麼做,全都是你逼我的!」黑木礹怨恨地指控。「若不是你對我的深情不屑一顧,對我的愛慕視而不見,或許,我會猶豫。」她忿而伸手指著珞。「她!她的出現,竟然輕而易舉地吸引你全部的注意力,包括你的心!那我呢?我怎麼辦?」

聞天語眉頭深蹙。

「只要她死,只要爹當上君王,你最終還是屬于我的,爹也能讓我得到任何我想要的東西,我又何樂而不為呢?」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對天語用情如此之深……」珞歉疚地道,她知道為情所苦的滋味。

「住口!你少在那惺惺作態了?天語?哼!瞧你叫得多親熱!我不許你再這麼叫我的天語哥哥。」黑木礹嫉妒地嚷著。

「礹兒,別生氣,反正她也活不了多久了,爹會讓你親眼見到她在你面前痛苦而死。來人?」黑木祭大喊一聲,隨即得意地注視著不斷自四邊暗道擁出帶著弓弩、訓練有素的士兵,將他們團團圍住。

黑木祭怪異地望了聞天語一眼,他不動于色的冷靜,令他佩服。

「聞天語,老夫也是個惜才之人,若你願歸順老夫,一生的榮華富貴,享用不盡浮!」

「是啊,天語哥哥,只要你離開那個狐狸精,並效忠我爹,我爹是不會虧待你的。」黑木加入勸說的行列。

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森冷的笑。「祭師的好意,聞某心領了,聞某自認從來不是貪圖榮華之人。至于珞兒,容我更正一點,她並非狐狸精,而是聞某最心愛的女人。」

「你……」黑木礹面色難看之至,一種玉石俱焚的念頭,在她心中擴大。

她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得到!

「好!既然這樣,別怪老夫沒給你機會。」

「祭師,聞某勸你別再執迷不悟了。」

「哼?執迷不悟的人是你!」黑木祭面色猙獰地揮手,「射!稈他們倆給我殺了!」

珞聞言,連忙用她縴弱的身子,擋在聞天語身前,她不想見他為她而死。

「傻瓜……」一聲隱含欣喜的低斥,令珞睜大雙眼。

沒有預期的萬箭穿心,只有他不悅的臉色與飽含深情的凝視。

「你們在干什麼?射啊!快殺了他們,我的命令你們是听不懂嗎?」黑木祭暴跳如雷地大吼︰「反了!反了!要射殺的對象是他們倆,不是我!箭弩對錯人了,你們這一群飯桶?」

「爹……」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黑木礹臉色倏變。

「黑木祭,他們並非飯桶,只是能命令他們的人,不是你罷了。」聞天語冷然道。

「什麼?不可能!不可能的!」黑木祭轉身命令。「你們——你們快給我放箭啊?」

「天語,怎麼回事?」突如其來的逆轉,珞困惑了。

聞天語憐惜地撫著她的倦容。「你累了。好好歇會兒,我會守著你的。」他不想讓她再見到人性的丑陋面。

他沉穩的氣息讓她安心,柔順地將螓首靠向他的胸懷。「好,我睡會兒,但你欠我一個解釋。」

她唇畔的微笑,令他失神。當他抬起頭時,雙眸卻冷酷無比。

黑木祭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顫。

「黑木祭,乖乖束手就縛吧!」

「不!」不可能的,他明明安排好一切的。

「徐仲!」聞天語低喝一聲。

只聞嘩啦啦的聲音響起,千斤重的鐵籠緩緩上升。四條身影,同時出現。

「啟稟聞大人,意圖謀反的士兵已全數就擒,正由董將軍押回受審;其余者,靜待聞大人的指示。」徐仲向聞天語覆命。

「嗯!」聞天語微微頷首。「黑木祭!你意圖謀反,居心不軌,動用私刑,謀取人命,罪證確鑿,你可有話要說?」

「哈哈哈!想不到老夫策劃多年的計謀,竟讓你給毀了!哈哈哈!」驀地,他抬下一名士兵手上的弓弩,迅速地朝聞天語射出一箭。

「!」一聲,徐仲拔刀一擋,箭矢立即折返,卻不偏不倚地射入黑木祭的胸膛。

「啊?」黑木祭痛苦地喘息倒地,鮮紅的血,不斷自指縫滲出。

「爹!」黑木礹如夢初醒地撲上前去,突來的轉變,令她措手不及。「爹!您振作點,爹!」

黑木礹心碎地叫喚。完了,什麼都完了……

「礹……兒,爹,不甘……心,爹是……風尹國的……君……王,是……嘔!」一口鮮血如箭般噴射而出。

「爹!」黑木祭逐漸灰敗的臉色,慌了她的心。「爹,別說了,礹兒幫您請大夫去。」

「不!咳……咳……我是……君主、君……王啊!萬歲……萬……歲,萬萬……歲……哈哈……」

「爹!不,您不能死的!爹……」黑木礹發狂地吼著。他還不能死啊,他尚未幫她得到她想要的啊!

黑木盯著他爹死不瞑目的雙眼,整個人像泄了氣似的,攤軟在地。

聞天語神色冷漠地看著這一幕。功名利祿,到頭來,終究是一場空。

抱緊被他點了睡穴而沉睡的珞,大步往外走去。

「徐仲,這里交給你了。」他頭也不回地吩咐。

現在,唯一能讓他牽掛的,只有珞兒的傷。

???

聞天語靜坐在床畔,暗黑的雙眸凝視著珞完美無瑕的容顏。她輕蹙的黛眉,刺痛了他的心。

她背上的傷很重,遭受到鞭笞之後,未及時妥善處理,傷口已受到感染而發膿、腫脹,為了剮去早已腐爛敗壞的肌肉,握著匕首的手,竟微微發顫,遲遲下不了手。

好不容易處理好傷口、上好藥,他卻也汗濕了一身。

端起桌緣的湯藥,以口就碗,含了藥汁在口中,輕柔地扶起她的身子,湊上他的唇,將藥汁渡入珞的檀口。在她昏迷的兩天里,他皆是以此方法,喂她喝藥的。

他溫熱的舌,開啟她的牙關,當苦澀的藥汁灌入她口中時,她的香舌,反射性地阻擋著,他熟稔地與它交纏,直至她將藥汁全數吞下為止。

依戀地舔著她柔嫩的唇緣,正當他的唇欲離開時,一溫軟香滑的東西滑過他的唇,舔去他唇際的殘汁。

「唔……好苦。」珞後悔地擰眉。

珞甫睜開眼,便瞧見他的唇,殘留在他唇畔的汁液,讓她想知道,他喝了什麼,竟趁她受傷時享福,想不到卻自找苦吃。

「珞兒,你醒啦?」聞天語一手輕柔地抬高她的臉。

珞望了眼他手中的藥碗,素手摸上他的胸膛。「你傷得很重吧?還得定時喝藥。」

放下手中的碗,她的清醒,讓他放松不少。「這是你的藥,不是我的。」

「我的?」珞愣了一會兒。「那你作什麼喝我的藥?」

方清醒的她,身體還虛弱得很,才說幾句話,便讓她喘息不已。

聞天語坐上床去,攔腰抱起她置于身前,讓她的嬌軀,得以倚靠著他。

伸手點了下她的額,聞天語莞爾一笑︰「若不這麼做的話,你是絕對不肯喝藥的。」

「是嗎?」珞懷疑地問。

聞天語肯定地點頭。他永遠都記得,昏迷中的她,仍頑強地抵抗,不肯喝藥的神情。

他肯定的答覆,讓她的頰上一片嫣紅。

「你醒了,更是太好了。」聞天語忽然將她緊緊摟在懷中,偉岸的身軀微微顫抖,顯示出他內心的激動。

他好害怕會失去她,在她昏迷的時候,他怕她就這樣再也醒不來。他從來不曾如此慌亂過,腦中一片空白,心里也不踏實,只能緊握著她的柔荑,從她的脈搏感受她的存在。

「天語……」珞雙手摟上他的腰,她的心劇烈地狂跳著。

她從未見他如此心慌意亂,如此情緒失控。如今,卻為了她,讓素來冷靜自制的他,激動莫名。

她好感動、好感動,受再重的傷,都是值得的了。

半晌,他突然放開她。

「我……有弄傷你嗎?」他情急地想解開她的外衫,查看她背上的傷。

「天語?」珞緊抓著他的手,嫣紅的臉蛋低垂著。「別看了,我沒事的。」

「可是……」

「你沒有弄傷我,真的。」她怎麼能當著他的面,赤身**呢?

望見她緊張的臉色與眼底的嬌羞,他了悟地笑了︰「你的身子,我早已看遍,也摸遍了,這輩子你是非我莫嫁了。」「你……」

唉開啟的紅唇,悄然被封住,他的吻,來得激狂與霸道。

他熱切地吻著她,有力的舌直探往最深處,撩起兩人心中的情火。珞低聲嬌喘著,虛軟的身子,無力地倚向他,他在她口中施展的魔力,令她銷魂。

逐漸發燙的身軀,緊緊地貼著他的,她可以感受到他男性的陽剛,正漸漸變化。

猛然抱起她飛出窗外,直上屋檐,夜晚沁涼的微風,慢慢澆熄他體內的欲火。他在她的唇上留下繾綣的吻……

「別這麼望著我,那會讓我忘了你身上受著傷。」聞天語溫柔地吻著她迷蒙的眼。

他對她的深情與體貼令她動容,她勾下他的頸項,溫柔地印上他的唇。

「對了,黑木祭父女呢?」她突然想起那天的事。

聞天語的眼神變得冷硬。「黑木祭死了,黑木礹與一些同謀被押回宮內受審。事情的經過,已先用飛鴿傳書稟明君王了。」

珞聞言,覺得惋惜。「名利地位,真的如此重要嗎?」

聞天語不置可否地道︰「這卻是許多人,用一輩子所汲汲營求的目的。」

「而你便是那個例外,對吧?」她笑望著他。

「你要我改變嗎?」他認真地凝視她。

堅決地搖頭,珞真心道︰「名利于我如浮雲,我從不在乎,亦不需要。這也是我愛上你的原因之一。」

「因為我是不求名利的人?」聞天語揚起劍眉。

「也因為你是如此特別的男人!」

珞在他詢問之前,甜甜地封上他的唇。

???

鏡湖,以水質清洌甘甜、透明似鏡而聞名。

湖岸的楊柳迎風搖曳,細軟的枝葉戲舞于水面上,帶起一串串逗人的漣漪。

如此良辰美景,好山好水,確實讓游客佇足良久,心魂皆怡。

而今日,佇立于湖岸的人,無視于周遭的美景,反而屏氣凝神地注視著飄立于湖面上的人,肅穆的臉上,布滿震驚與崇敬。

立于湖面上的人兒,衣袂飄飄,及膝的長發包圍她的柔美與縴細,仿佛在湖面上凌波微步的仙子,美得令人驚嘆不已。

「聞大人,您瞧珞天女的輕功,師承何系啊?」徐仲吶吶地問。他未曾見過如此高明的輕功,即使是高人所使的蜻蜓點水,也會濺起些微水花,而她卻只點起一圈圈的漣漪,怎不教人神往啊!

「珞所展現的並非輕功。」聞天語淡淡地答著,視線從未離開她飄忽不定的身影。

「不是輕功?那是什麼?」徐仲迷惑了。

「呃……聞大人,天女在湖面上做什麼?」唐季之好奇地開口。

「是啊!天女在做什麼呢?」唐季之的問題,也正是徐仲想知道的。他得問個清楚,待回營時,才可以向先押解叛軍回朝覆命的潘虎與孟允平現寶一番。

「布結界?」

「布結界?」兩人同時重復著聞天語的話,仍是一頭霧水,待進一步詢問時,卻見天女直沒入湖中,不見蹤影。

「珞兒!」聞天語緊握成拳的手指,因太過用力而泛白。雖然之前珞已向他說明此次布陣的細節,但見她在他眼前消失,他仍是放心不下。

「天女她……」

唐季之連忙捂住徐仲的嘴。他難道瞧不出來,聞大人的擔憂嗎?

平靜的湖面,毫無動靜,當聞天語焦急地想入湖一探之際,「嘩」地聲響之後,珞的身子倏地冒出湖面。

聞天語足下輕點,瀟灑的身形平掠過湖面,一手攬起珞,停留在半空的身子,旋出一個優美的弧度,返回岸邊。

唐季之連忙遞上毛毯,全身濕透的她,靠在聞天語的懷中輕顫,急促的喘息,讓她虛軟地使不上力氣。

聞天語心疼地拿毛毯緊緊包裹住她,抬起她精巧的下巴,俯唇封上她顫抖的雙唇,一股夾著真氣的暖流,源源不絕地灌入,熨燙著她冰冷的身軀,也灼熱了她的心。

身子回暖後,她縮回她的唇,他傷重初愈,她舍不得耗費他太多真氣。

當觸及徐仲與唐季之飽攬一切的曖昧眼光時,珞羞得將臉蛋埋入聞天語胸膛。

「都是你不好!」她在他懷中嬌嗔。

聞天語輕笑著將她擁得更緊。

「大功告成了嗎?」他關心地問。

珞微笑著點頭。「只差最後的儀式了,但是我現在使不上力氣。」

語畢,眼神帶笑地看了聞天語一眼,附耳道︰「想請你幫個忙。」

只見聞天語淡笑地拿起毛毯遮住兩人,阻隔其余人等的窺視。

待徐仲想抗議時——

一道霞光,自湖中心射出,瞬間布滿大地,處處萬紫千紅。

「哇!好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徐仲與唐季之,被這突來的神秘景觀所震懾住了,只能貪婪地注視著一切,怕它只是海市蜃樓,轉眼即逝。

放下毛毯,聞天語在珞浮現五紋印記的額上,印下一吻,撫著方才被她吸吮的唇,在她耳畔道︰「以後這種忙,在下樂意之至。」

珞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若不是自己氣太虛,她也不會借助他的內力了。

「好美!」聞天語在她頭頂低喃著。

「嗯。」珞轉身與他一同欣賞這難得一見的奇景。

突然,自層層霞雲中,射出一道白光,光束降至珞跟前。

「是時候了。」珞自然地向前步出,卻被聞天語緊鎖在懷中。

「不許你離開我?」他霸道地說。

哀平他緊蹙的眉。

「除非你不要我了,否則這輩子,你休想擺脫我。」她主動拉著他的手。「跟我來。」

她帶他一同進入光束中,一股自然的花香與清新的微風襲面而來。珞閉上美眸,仰起螓首輕靠在聞天語肩上。

「珞天女,恭喜你任務圓滿達成,天皇特地派我前來,迎接天女返回靈界受封。」自天際傳來一慈祥老翁的聲音。

「有勞星君大駕,珞不敢當。珞有一事相求,望請星君成全。」

「天女但說無妨。」

「珞想留在凡界,暫時不回靈界。」

「喔?為了他嗎?」老翁的聲音中有著訝異。

「是的。」珞堅定地道。

「天女可知,留在凡界,必須同凡人一般,受生、老、病、死的磨難。值得嗎?」

「值得的,對珞而言,他是珞最重要的人,珞不能沒有他。」

「這……」老翁猶豫了。

「請星君成全。」珞軟語懇求著。

「哈哈哈……好吧,看那小子拼命護著你不放的模樣,星君我若是堅持帶走你,恐怕那小子會殺到靈界來找我算帳吧!星君就充當一次月老,回去向天皇覆命好了。」星君停頓一會兒又道。「天女,看來星君我有好一陣子不能同你下棋了,在凡界不比靈界,無法使用法力的你,可要加倍小心,知道嗎?」

星君的語調中有著濃濃的不舍。

「星君請放心,珞會小心的,何況天語會保護我的。」珞滴下晶瑩的淚珠。

「傻丫頭,別哭!有機會,星君會偷溜下凡來看你的,這可是咱們的小秘密喔。」

「嗯!珞會備好酒菜、棋局等您的。」珞欣喜地笑了。

「好了,星君得走了,多保重喔?」

慈祥的聲音逐漸遠去,光束亦慢慢隱去,一切皆恢復平靜。

聞天語以溫柔的吻,吻去她頰上的珠淚。

「謝謝你。」他知道她為他所作的犧牲。

「你都听見啦?怎麼會?」珞臉蛋紅成一片。

手指輕撫過她的紅暈。「也許是星君故意讓我听見的吧。」

「你听見了什麼?」

「該听的,全都听了。」他故意逗她道︰「看來,這輩子你是不能沒有我了。」

「你……不理你了。」珞嬌嗔地跺腳,轉身跑開,卻絆著了突起的岩石……

「小心!」聞天語一個箭步向前摟住她,因重心不穩,雙雙跌落地上,聞天語小心翼翼地將她護在懷里。

「你沒事吧?」他輕輕扶起她的肩,關心著。

他全心以自己的身體保護她的舉動,令她動容。

「原來,我在你心中的地位也不輕嘛!」珞的眼眶泛著氤氳的水氣。

聞天語深深地凝望著她。「你是我心中最愛的人。」

「天語……」珞欣喜地笑了,主動地俯下身子,獻上她的紅唇,在雙唇膠著之際,輕輕逸出一聲︰「我愛你。」

徐仲與唐季之僵直地背過身去,在滿天霞光隱去之際,他倆如夢初醒地想詢問何時該起程,卻撞見一對深情擁吻的男女。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啊!」

看來,聞大人的喜酒是喝定了。

只是,兩人的心中,突然也好想娶個美娘子。

好想娶妻喔!!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天女烙情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若雨塵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