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東的貼身情人 第十章
作者︰孫晉嫣

「你還好嗎?」歡愛過後,岳中關心的問,想知道自己方才是否弄傷了她。

「你別踫我……別再踫我!」起身迅速著裝,她難掩激動的情緒。

她恨他強要了她,但更恨自己竟然也有了響應!

「自始至終你都是要我的,你的身體都已經坦誠了,到現在你還想否認?」

「你根本不懂我的痛苦!」

「你的痛苦?」岳中眉頭深鎖。

「我的痛苦來自于你,只要一看到你,我就會想起曾經自殺過的畫面,但我不想要記住那晚,你能懂嗎?你能體會我的痛苦嗎?我們之間的問題在于你,你讓我好痛苦!」她歇欺底里的喊。

他讓她沒有安全感,有的只是無形的壓力束縛住她。

「是……我……」像被投了一枚炸彈,岳中腦中瞬間一片空白。

原來是他!她一直拚命拒絕原來是因為他!

所以任憑他再怎麼做,她都不會再接受了嗎?

事情怎麼演變成這種局面?她心里的障礙、他要面對的敵人竟然是他自己!

「我不想再談感情了,如果你真的愛我就放我走吧!」采映見他神情怔忡,強忍下心疼,轉身步出大門。

這回,他沒阻止她離去。

這兩天天氣冷到極點,街道上草木枯槁。

「真是的,你怎麼說感冒就感冒,還燒到三十九度!」葛晉華扶著于采映坐在醫院里頭,臉上充滿擔憂。

「我……不小心的。」她想,可能是昨天一路從山上別墅走下山時著涼的。「對不起,你請我吃飯,我竟然還讓你送我來看病,害得你到現在還餓著肚子。」

「這又不重要。先圍好它,我去幫你拿藥。」葛晉華替她把圍巾圈上,不意間竟瞥見她頸項上紅紅紫紫的吻痕。

「怎麼了?」他的忽然停頓,讓她一臉不解。

「听說冉岳中要搭下午的班機回美國,你跟他……」葛晉華困難的開口,不用想也知道那些吻痕是誰的杰作。

采映一怔。「那很好啊!他本來就該回去。」

「那麼你呢?你沒打算要跟他走?」

「晉華,我知道你對我很好,可是我跟你沒有相愛的感覺,我們就只當朋友好嗎?」發現他兩眼倏現希望光采,她趕緊打住他的念頭。

她太明白了,單方面付出的愛戀注定是一場遺憾。

「答應我可以嗎?」她不想弄得連朋友也做不成。

「你都這麼明白表示,我也只好放棄了。」他苦笑,「我去拿藥了。」

看他轉身時的眼神好黯然,采映在心底嘆著氣,像他這麼好的男人,她由衷的祝福他盡快找到幸福。

坐在椅子上等待,醫院的門開開闔闔,冷風灌了進來,她咳了幾聲,抬手束緊圍市,手臂不小心擋到了過路人。

「對不起--小姐,你的藥掉了!」她拾起腳邊的藥包。

「是你!于采映!」那人回過頭。

「你……」

「你害得我好慘!」

兩輛車子一前一後停在醫院附近的廢棄工廠前。

冉岳中率先下了車,神色匆忙,表情非常的嚴肅,還帶點憤怒。

「你說采映被人綁架,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走到後面那輛車,一把將葛晉華給揪出來。

原本他正準備要搭車前往機場,一听采映出了事,便立刻趕來!

「我親眼看見她被一個女人帶上車,但肯定不是自願的,因為當時她正在等我拿藥,不可能連交代一聲都沒有就離去。」擋住他的手,葛晉華焦急的解釋著。

「那現在她人呢?」岳中暴怒。

「我不清楚,我一邊跟你通電話一邊追人,車子跟到這附近就跟丟了。」

「什麼?你跟丟了!」他又怒吼。

「我也不想的,她現在還發著燒,再找不到她該怎麼辦?」葛晉華沒理會那聲暴吼,事實上他已經六神無主了。

她還發燒?岳中緊握雙拳,閉了閉眼,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你還認得那輛車嗎?」

「應該認得。」

「這里只有這間廢工廠,我進去找找,你繼續開車繞著附近找,我們電話聯系。」他迅速分析目前狀況,果斷的發號施令。

「我先報警。」葛晉華不得不往壞處想。

「不要!你有沒有腦子?連什麼人帶走采映都不知道,貿然報警,你想害死她嗎?」岳中上前飛快切斷他的通話。

「你這樣決定不見得是正確的,若真是歹徒,還是需要警方來緝捕。」

「我只要她平安!」他瞪眼,吼了回去。

「那好吧。」見他快要失去理智,葛晉華恍然明白他對于采映有多麼的在乎。他再不多說了,依照先前的安排,回頭倒了車,盡速找人去。

岳中也向前走進工廠。

忽然間,听見里頭傳出些微聲響,他加快腳步……「你帶我來這里做什麼?」采映瞪著剛剛在醫院撞見的湯巧珠--就是她莫名其妙將她強行帶走的。

看著身處之地--一間廢棄的木材加工廠,腐臭的木屑味令她陣陣作嘔,使得原本發燒的她,更加頭暈得難受。

「你把我害成這樣,我要找你算帳!」湯巧珠一臉憤恨。

「你是不是誤會了,我什麼時候害過你了?」

「還說沒有!要不是你,我怎麼會被冉岳中革職!要不是我失去了工作,沒了有錢,我男友也不會突然就不要我,我現在這麼慘,都是因為你!」她怒指辨映,怨恨使她爆紅了雙眼。

「就我所知,是你犯了過失,才會被革職的。」采映終于弄懂她的憤怒所為何來。

「胡說!是你勾搭上了冉岳中,所以他才會凡事都護著你,是不是你故意整我的?」湯巧珠朝她大喊。

「不是的,我沒有那個能力左右他的決定,問題出在你自己身上,與我無關。很抱歉,我想回去了。」她離開得那麼匆促,葛晉華若找不到她肯定急死了!

「你別想撇清,給我把事情說清楚!」湯巧珠攔住去路。

「說什麼?我沒想過要害你,為什麼你一定要逼我承認我沒做過的事?」采映氣惱,被這麼一鬧,還在發燒的頭更痛!

「你少騙我,以你跟冉岳中的關系,我知道是你陷害我的。」

「不是。你怎麼不反過來說,為什麼你要撕掉我的聘書,害自己被解雇?」

「那是因為你沒有資格!我進公司比你久,再怎麼樣也輪不到你!」湯巧珠滿臉怨憤。

「原來如此。」是因為嫉妒,采映恍然大悟。

她的遭遇的確令人同情,但這一切也只能算她咎由自取,怨不得人啊!

「別用那種眼神可憐我,你也好不到哪去!」湯巧珠踏上前,臉陰沉沉的,一把抓起采映的手。「嘖,听說你割腕自殺,怎麼,跟我一樣被人拋棄了嗎?」

「放……放手!」

「不能看嗎?我只是好奇,想開開眼界而已。」說著,她從一旁的機械車床上順手摸了把刀子。

「你做什麼!?」采映驚訝的睜大眼。

「你怎麼割的?示範看看,這樣?還是這樣?」湯巧珠持刀在她手腕上比劃著。

「你瘋了!放手!放開我!」采映拚了命地推擋她瘋狂的舉動。

「你不是很喜歡自殺?割啊!反正也割過了,又不差多幾道疤痕。」她窮凶極惡,非把人逼得驚慌失措她才爽快。

「我不要!你簡直是變態,放開我!」采映掙扎著轉動手腕,險象環生。

正當她費力與人搏斗之際,突然傳來一聲怒喊--「放開她!」

「唔……」一個閃神,她手腕被劃下一刀。

「采映!」冉岳中沖上前,趕緊按住她傷口。

「岳……中?」他怎麼會在這?比起手被劃下一刀,采映更驚訝他的出現。

「放輕松!」他脫下外套包住傷口,手上沾染不少她的血,這令他更為震怒。

「我、我不是故意的……是她!是她說要自殺……我是在阻止她。」湯巧珠狡辯。她握著刀發抖,原本只是想嚇嚇人而已,沒想到會弄成這樣。

「又是你!」憤而抬頭,岳中大吼。「你老是找采映的麻煩,這次我就抓你去警局,看你怎麼再作怪!」

「不!我不去警局!我不能被抓去關!」湯巧珠害怕得揮舞刀刃。

「由不得你!」他猛力扯緊她手臂。像這種喪心病狂的人,他才不會心軟。

「岳中……」采映喚了聲,遲疑著該不該替她求情?

同一時間,湯巧珠為了要脫逃,竟趁他分神的那一刻,狠厲的朝他手臂插下刀子,逼他松手。

「啊--」采映失聲驚叫。

「噢,天啊!」及時折返的葛晉華正好看見這一幕,他立刻逮住欲逃的凶手。「站住,你別想跑!」

「我不想坐牢!篙托……采映,我知道錯了!我不會再找你麻煩,求你放我走吧!你讓他們放我走!」知道闖了大禍,也沒得逃了,湯巧珠開始跟人討饒。

采映楞在原地,根本無法作任何響應。

她托著岳中的手臂,刀插進他肉里,她看得眼眶燙紅,顫抖著雙唇。

都是她不好!她非常非常懊悔,如果不是她忽然喚了他一聲,也不會害他一時不察,挨了這麼一刀。

「人要怎麼處理?」葛晉華問道。

「你決定。」岳中握了握她的手,似乎看出她的自責。

采映從怵目驚心的手臂上抬頭,看見他還對她笑,她很想痛哭一場!

他額際已經冒出冷汗了卻還要安撫她……「你要趕快去醫院!」

她豆大的淚終于不受控制,一顆顆滾落在他手背上。

「別哭了,我不是很嚴重。」

將她按進懷里,他舍不得她哭。

病房內--「我明白你英雄救美的凜然氣概,就算沒傷到性命垂危,也用不著這麼急著飛回美國上戰場干?」冉岳聿難得的幽默,卻是建築在自家兄弟的痛苦上。

「你會後悔。」冉家老麼冉岳辰先生果然木訥寡言,首度登場就只說了四個字。

岳中手剛纏完繃帶,渾身藥味,實在很不想開口吸進這種消過毒的空氣。

「多待幾天不好嗎?你的手還需要換藥。」

「美國也有醫院。」他淡漠道。

「比較貴。」

「謝謝你的忠告,冉岳辰。」他冷睇。

冉岳聿橫了眼。「我覺得你在逃避,這不像你,岳中。」

「我回來台灣太久了,那邊很多事情都要處理。」他用工作繁忙當借口。

「你就這麼走了,那于采映怎麼辦?」冉岳聿不容他逃避,切入重點。

岳中一頓,無言。

「你跟她的事我和岳辰都听說了,這個女孩子挺好的,男人有時候不能只要面子,會遺憾終身的。」冉岳聿拍拍他的肩,語重心長。

「早注定要遺憾了!」岳中幽幽嘆了口氣,「她說,我讓她痛苦……而這個錯是由我造成的,既然不能再挽回她,我還留下來做什麼?」

他眼下一片落寞。

病房外--「晉華,你進去看看他情況怎麼樣好不好?」采映眼巴巴望著門板,剛剛醫生護士不斷進出,她心髒快被嚇得無力。

「別幫她!」匆忙趕來的靳湘湘出言阻止。「要看就自己去看,誰都不可以幫她!」

「湘湘!」采映氣呼呼嚷著。

「你關心他就走進去看呀!」楊小翎道出門外一票人馬的心聲。

采映低下頭,沉默。

「呃……他的傷應該不打緊,男人嘛!谷較挨得住痛,不過你若是肯進去關懷他一下,對他而言絕對比任何藥還有效。」葛晉華試著以輕松的語調說服她。

「你去看不行嗎?」她睜著猶疑的眼。

「非你不可,你該不會不懂大家的用意吧。」葛晉華已經完全想通,決定幫他們破鏡重圓。

「我沒有勇氣重來。」采映看著耿湛蓉說,他們當中,她最信任她。

「你怕什麼?」

「我……」

「怕失敗?還是怕不能保護自己?」湛蓉直瞅著她。

采映很掙扎,她幾乎要放手了,可當眼睜睜看著他為她而受傷,忽然之間,她好像什麼都不介意了……「你的心結我們都沒辦法解,找個時間跟他好好說清楚吧,至少不要讓自己後悔。」湘湘下了結論。

「找什麼找?就是現在啊!你要是怕羞,我們離開不就得了,總之你別再猶豫不決。走走走,探‘傷’時間結束,其它人跟我去喝茶!」小翎吆喝著。

一票人馬當真棄她而去,臨走前不知道是哪位手癢,還幫忙敲了門。

「你們回--」采映消音。

門霍然拉開,岳中視線與她對上,她一時困窘,找不到話說。

「我們先走。」見狀,冉岳聿識趣的偕同冉岳辰退場。

「你的傷口還好嗎?」岳中率先打破沉默,用沒受傷的那只手翻動她手腕檢查。

「還好。你呢?」采映一臉擔憂。

「沒事。」他突然遲疑。「你不是真的……」

「不是!我沒有要割腕,我不會再那麼做了!」她趕緊澄清。

「那就好。」

接著又是冗長的一陣沉靜。

「我明天回美國。」岳中再淡淡開口,看著她,臉繃得很緊。

他明天就要回美國?

「那……我……我……祝你一路順風。」采映驚訝、心慌、難舍……最後佯裝鎮定地獻上祝福。

「謝謝。」岳中心痛!

「沒事的話不打擾你休息了,我、我先回家,我媽會擔心,再見。」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她其實是舍不得他走的,可是兩人的情況根本容不得她坦蕩蕩開口。

到了最後一刻,他們還是得走上分離這條路嗎?

她默默往回走,沒听見他的叫喚聲,一切都結束了……她眼淚撲簌簌掉落。

他幽幽地嘆息,她離去的背影如此惹他揪心,他分明愛她,卻還要逞強讓她自由……慢慢的,她的身影在長廊盡頭隱沒。

失去她的心慌倏然洶涌而上……或者,再見一面吧!

他隨即舉步往前走--安全門後的樓梯間,她總喜歡躲在這種地方--哭。

反正燈光昏暗,沒人經過,采映蹲在地上,放縱情緒,哭得不能自已。

湘湘說得沒錯,她真的後悔了!

比起永遠的分離,過往的爭論根本微不足道,既然他回頭了,她還計較什麼?

是她沒有勇氣接受他遲來的愛意!

真的來不及了嗎……她嗚咽。

「岳中,我想再見你一面……」可不可以讓她重新開口挽回?

「好。」一名男子喑啞響應。

她一震,隨即將那聲音歸為自己的幻听,繼續掩面痛哭!

「不要走……至少……帶我走……•」她終于承認不能失去他。

「好。」

「嗚嗚嗚……」

「我說好,所以你不能再哭了。」

岳中走到她面前,沉穩站定。

幸好他跟了上來,否則他將可能錯過這一切。

原來她還是舍不得離別,就像他不願意失去她一樣,他們彼此愛得難分難舍啊……「把手給我。」他遞出沒受傷的手,輕輕將她拉起。

「你剛剛答應了……」辨映含淚看著他。

「我一向說話算話。你呢?你有多誠實?」他抹干她的淚,她用一個搖頭動作反駁他的疑問。

「你是真的愛我嗎?」和之前一樣,只要一句話就可以換來她的死心塌地。

岳中嘆了口氣。「不……我是很愛很愛你,比真的還真……這樣你是不是可以安心把自己交給我了?」他再三宣誓。

她熱淚盈眶。

「冉岳中先生,我真的很愛你,請你答應跟我繼續交往好嗎?」采映握住他的大掌,盡管淚水控制不住,她還是哽著聲主動要求復合。

「好,我再次接受你的求愛。」岳中欣然同意。

他輕撫她臉龐……他好想吻她……四唇緩緩貼近……「等等--」她突然阻止,捧著他的臉細看。「先別吻,對我笑一下好嗎?我好想看一眼你的笑容。」那個最初勾動她心魂的燦爛笑容。

「吻完我就會笑了!」

「笑完再讓你吻啦!」

「如果你堅持的話,那--」他笑著吻住了她。

她愛他,他也愛她……他們的愛情,從那個炎炎夏日的午後開始,在這個情人相依的冬天有了最圓滿的結局!

《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少東的貼身情人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孫晉嫣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