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情掠狂 第十章
作者︰伍薇
    黎咿封閉了自己,甚少言語,她拒絕所有人的善意!全心全意地「懷孕」,誠如御醫所言,她的確是用生命在搏這個小孩。但她的身體每況愈下,尤其經過一次差點流產的折騰後,她的體力精神更讓人憂慮了。因為胎兒著床太低,為了防止再有流產的現象,黎咿的安胎過程格外辛苦,她幾乎寸步不離床。懷胎進入第八個月,黎咿瘦了一大圈,肚子顯得特別大。’「用餐了,王子妃。」瑪玲將餐點放在床沿的桌上。「放著,我現在吃不下。」黎咿淡然說著,努力編織著手中的毛線襪。坦薩亞的晚風冷涼,嬰兒很容易受寒,所以她必須準備一些襪子才行。瑪玲望著黎咿,淚水忍不住地流了下來,她都不確定王子妃能不能平安順產,聲小孩是要體力的,但以王子妃目前的狀況看來,她能有多少的體力?瑪玲揮去淚水︰「王子妃,你多少吃一點,不吃東西沒體力聲小孩?黎咿放下手中的毛線,她疲憊地揉著眉宇間的酸澀,身體真的不行了,只是織點東西就要她的小命一樣……她無奈地看著瑪玲準備的餐點,她當然知道吃飯補充體力的重要性,只是一想到胃脹後的嘔吐.她就心有余悸。

    她幽幽地嘆了口氣,只覺得心力交瘁,這樣的日子她究竟要怎麼熬過去?「王子妃,這些都是王子殿下請人特別做的。您就原諒王子殿下啦,其實他也不好過,您知道他每天晚上都會來這里看您嗎?」

    黎咿心一緊︰「別提他。」

    她當然知道柯洛來看她,也許是逃避,也許是不想驚動她,他總是選擇深夜時分靜靜地在一旁守著她。他消瘦了也憔悴了,就算她沒骨氣好了,她還是會心疼他的消瘦,只是這一切又有何意義?寢宮門口突然傳來一陣騷動,瑪玲疑惑地望向門口,直到看見來者,她才驚訝地高呼出聲︰「杰倫王子?!」黎咿猛然一震,她才轉頭,即看到杰倫亮著他的招牌笑容朝她大步走了過來。「杰倫……」黎咿捂住嘴無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她以為杰倫會為了躲避她的責罵,而消失好一陣子……欣喜之情硬是濕了她的眼眶,她好久沒看到屬于「快樂黎咿」那一部分回憶的朋友丁。「杰倫!」黎咿敞開雙臂,緊緊接受杰倫的擁抱,當一觸及杰倫溫暖的胸膛時,她的情緒已然失控,「天啊!我好想你……」她抱緊杰倫,嚎啕大哭,仿佛要宣泄她所有的委屈一般……

    餅分激動讓黎咿的胃又開始緊縮翻攪,黎咿刷白了臉,視線開始模糊,她推開了杰倫,半彎下腰,對著床邊的水盆狂吐。一直有手即使勾著她的腰,還有另一只手按著她的額頭,沒有它們她早就摔下床了。雖然她的意識不清醒,但她仍知道有很多人沖進房間,那時在寢宮外二十四小時待命的醫療團隊,四周充斥著擔憂焦慮的氣憤。黎咿頹然倒入扶著她的人懷里,恍惚之中,一股熟悉的感覺包圍住她,知識她早已無力思考。「把王子妃放在床上,柯洛殿下。御醫說著。

    黎咿一驚,她無力地睜開雙眼,看見柯洛在她身旁,憂心忡忡地凝視她……他真的好憔悴,她好久沒這麼近距離地看著他,感受他灼熱的溫度……此刻的他是這麼哀傷,炯亮的灰眸仿佛籠罩著一層水霧……淚再度濕了黎咿的雙眼。「深呼吸。」柯洛輕輕命令著,深怕黎咿虛弱的身體再也承受不了一次又一次的狂吐。瑪玲拿了一塊溫熱的濕毛巾遞給柯洛,柯洛輕柔地擦拭她的臉。

    「不是早就應該過了這個階段?」杰倫震驚地問著身側的御醫。

    在埃及听到家鄉的回報,他得知黎咿懷孕,更得知黎咿和柯洛之間似乎產生了很多連回報者都不敢告訴他的問題,于是他在結束第一階段的探險後,立刻趕了回來。黎咿好憔悴、好削瘦,和他所熟悉的黎咿簡直有天壤之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她應該快樂的不是嗎?當初,他就是知道黎咿和柯洛心心相印,才大膽放下黎咿,接受柯洛的「提議」,他以為她應該快樂的…….杰倫忍住骨酸︰「怎麼會這樣?不是只有在懷孕初期才會孕吐?」

    御醫嘆了口氣,他低下頭,似乎在擦拭著眼眶中的淚水︰「這還是最好的一次了,黎咿王妃的情況……不太樂觀。」柯洛抱著她癱軟的身體,情緒激動,卻依然謹記控制自己手臂的力道。

    如果可以,他願以他的生命換取時間從頭來過。他不會再讓任何人欺負她,他會放下一切責任守護她,成為她的天、她的地……他會信守承諾,愛她、呵護她、珍惜她……老天!他對她做了什麼?!柯洛緊閉上雙眼,垂首磨蹭著黎咿的長發,他不能失去她,無論如何,他都不能失去她!黎咿忍住欲滾落的淚水,她強打起精神,推開柯洛,同時挺直背脊︰「我沒事,你可以放開我。」她哽聲說道。

    柯洛睜開眼,無聲地放開黎咿,然後站起身。

    ‘你別太激動。」他的聲音沙啞粗嗄。

    她的身子微微顫動,好久沒這麼近距離地听到他的聲音……

    黎咿移開視線視線.「孩子很好,你不用擔心。」

    柯洛狼狽地凝視著她,眼中交雜著痛苦與哀傷。最後,在一片靜默中,柯洛踉蹌地退出黎咿的寢宮。

    **************************************************

    黎咿始終不願和杰倫談及有關她和柯洛的事,她只提出一個要求請他替她完成。于是,杰倫火速聯絡黎咿在海島的三位好朋友,並派遣專機將她們接來坦薩亞。杰倫將白水沁、齊匪妍,以及谷雨懷帶進黎咿的寢宮。

    黎咿憔悴的模樣令她的三位好友為之震驚。

    「黎咿的狀況不是很好。」杰倫說明,然後哀傷地退至一旁,將空間留給她們。她們以為黎咿應該是幸福的,就像童話故事一樣。當她和坦薩亞王子結婚的消息傳回國內時,她們還為此發了一封聯合E-幾給黎咿,控訴她們的不滿,而她的回信是那麼快樂有生氣,直到半年前斷了音訊,,那時她們以為黎咿貴為王子妃,肯定有許多事要忙,所以才會疏于聯絡,沒想到……

    白水沁走近,她輕輕握住黎咿的手,向來鮮少流淚的她,此時早已熱淚盈眶︰「我們好想你。」黎咿失去的笑容再度回到臉上,她握住另一旁谷雨懷伸出來的手︰「我也想你們。」齊諼妍則激動地跑向前,將黎滑抱個滿懷︰「你怎麼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你不要嚇我……」黎咿將頭偎在齊諼妍的頸項,淚潸然而下︰「你才別這樣子,你哭成這樣,你才是真的嚇到我了……」

    齊諼妍抬起頭,溫柔地拭去黎咿奔流不停的淚水︰「你怎麼了?如果不快樂,我們回海島好不好?我每天講一百個笑話給你听、我每天炖你喜歡的風梨苦瓜雞、竹笙排骨雞、八寶桂圓粥給你吃好不好?咿咿,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嗎?你一離開就是這麼久,你知道少了你跟我斗嘴,我有多寂寞嗎?你別哭,我們帶你回家……」

    黎咿的淚水根本停不了,熟悉的語言、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臉孔,她好想回家,但……

    「我不能回去,有件事我還沒完成。」

    「什麼事?」

    「我要把孩子生下來,這是我和他之間的協議,離開的條件就是生下孩子。,’于是,大家全懂了黎咿的意思。

    她們都知道黎咿和柯洛的傳奇愛情。她愛他,他們彼此相愛,這絕對無庸置疑。可是原本高傲的黎咿如今卻挫敗成這副遍體磷傷的模樣……她必定承受了許多的傷害;然而人在異鄉,就算受了委屈,又有誰能听她傾訴?谷雨懷拿來手絹,輕輕拭去齊諼妍和黎咿頰上的淚水︰「別哭了,我們來了,沒什麼事是我們四個解決不了的,大學時代可以,現在也一樣。」黎咿輕輕一笑,是啊!沒什麼事是她們解決不了的,這就是她急速請她們過來的原因,要不是為此!,她不會將自己悲慘的狀況,讓她們知道平添憂心。「是啊,沒什麼事是我們解決不了的。」

    黎咿將視線移向白水沁,婚後的水沁多了分女人獨特的柔情。

    「水沁,幫我寫個聲明書,我要將‘LaShows’轉移給我的合伙人程美。」白水沁皺起眉頭。她知道「LaShows'’對黎咿的重要性,就像她自己的生命一樣︰「你?」黎咿無力地握住缸水沁的手︰「拜托……」

    「沒問題,只是……」白水沁心生不祥的預感,她匆忙允諾之余,也細細審視著黎咿的每一個表情。黎咿將視線移向谷雨懷,雨懷總是輕輕柔柔的,在愛情的滋潤下,雨懷一掃過去的多愁善感,變得亮麗出色。黎咿氣虛地喘了口氣︰「雨懷,我想幫我爸媽換間比較大的房子,我記得來這之前,曾听你提起過,你們公司在天母的企劃案,那些房子開始蓋了嗎?想辦法留間一樓的給我好嗎?老人家住一樓是比較方便些,錢的事……」「黎咿!」齊諼妍厲聲喝止,「你在說什麼啊?你為什麼要我們幫你做這些事?你的公司、黎爸黎媽有你就好了,你為什麼要請水沁、雨懷幫你?」這就是諼妍,她有最可愛開朗的性格,盡管已經是一個孩子的媽了,但她的身材還是保持在最佳狀態。諼妍是她最最要好的朋友。

    「諼妍,你好沒良心,我都還沒交代你,你就開始替水沁和雨懷拒絕我的請托。」黎咿打趣說著,無力的嗓音試圖強裝出俏皮的語調,反而讓人听了鼻酸。「我不要管你!」齊諼妍悲憤地進出了淚水,「你的事你自己想辦法解決,別搞得好像在立遺囑一樣!」黎咿輕輕一笑,含淚的眼底閃動著堅定的光芒︰「我是在立遺囑啊!人生自古誰無死?」黎咿說話的語調是那麼的輕松自在,仿佛談論的事就像預測天氣好壞一樣稀松平常……「咿咿!」她的好友哭喊著,這是一個禁忌的話題,也是一個最讓她們痛苦的交代。「請听我說,我自己的身體我清楚得很,只怕熬不過這—次了……諼妍,你知道我最愛漂亮的,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別把我丑陋的軀殼帶回海島嚇人,請把我的骨灰撒在愛琴海上,你想那會有多麼的詩情畫意啊!就讓美麗的愛琴海永遠永遠陪伴著我……」

    也讓她永遠永遠陪伴著他……

    一直在旁費力傾听的杰倫,這下總算了解了黎咿的意思。

    黎咿會死?!為什麼?!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杰倫氣憤地火速沖出黎咿的寢宮,他倒是要問問柯洛,要柯洛給他一個交代!才跨出黎咿的寢宮,杰倫即看到柯洛守候在外。杰倫二話不說,沖上前去,用力扯住柯洛的衣領,他比柯洛瘦削幾分,但悲憤的情緒讓他擁有千軍萬馬的力量。柯洛的侍衛見狀立刻一擁而上,卻遭到柯洛的制止。

    杰倫大聲怒喊︰「你對黎咿做了什麼?你知道她在干嗎嗎?你知道她叫她的朋友來坦薩亞是為了什麼?!」他深吸口氣壓住喉頭的酸澀︰「她在立遺囑,她在交代後事;她要她的朋友將她的骨灰撒在愛琴海上!」柯洛猛然一震,臉色立刻刷白。

    杰倫繼續宣泄他的怒火︰「你到底對黎咿做了什麼?你讓她完全失去生存的意志,她原本是那麼快樂開朗的女孩,你卻狠心奪走她的快樂!當初我們是怎麼協議的,你答應過我會讓她快樂一輩子的,你說你愛她,難道你愛她的證明就是讓她生不如死?!」杰倫死命揪著柯洛的衣領︰「黎咿真的會死的!她是那麼的虛弱,沒有任何體力,沒有任何活下去的勇氣,她要怎麼生產?她真的會死的!我後悔了,我後悔將黎咿留在坦薩亞讓你無情地摧殘她的生命!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杰倫怒氣沖天地推開了柯洛,柯洛無力地後退,背狠狠地撞擊到身後的牆壁。無情地摧殘她的生命?老天……

    柯洛悲哀地低喊︰「都是我的錯,我不信任她,我指控她第一次流產是故意的行為,甚至連她正確的懷疑都不願去求證調查;就算始作俑者是如她所料的珍娜,我卻該死的為了兩國邦誼不曾要求珍娜給予任何賠罪,就連一句道歉的話她都沒听到。」

    柯洛凝視著寢宮的房門,門後面有他愛得最深,也傷害得最深的女人。

    他的眼眶泛著霧氣,心頭苦澀萬分︰「我不該讓她懷孕,我不該為了將她留下來而讓她冒著生命危險作這樣的賭注……求神懲罰我,我願用我的生命彌補這些該死的過錯。」難怪黎咿會說離開的條件是孩子,只是何謂離開?是離開坦薩亞?或是離開這個世界?杰倫將黎咿所透露的、柯洛所懺悔的,加上皇宮僕役之間流傳的耳語,拼湊起來,他總算全盤了解了。杰倫怒不可遏地沖向前,架高柯洛,憤怒的拳頭不顧一切地揮了出去。

    眾人嘩然,震驚的尖叫聲此起彼落,柯洛的隨身侍衛隊沖了過來。

    「住手!讓他打。」柯洛再度制止他,他完全不去抵擋,任由杰倫一拳接一拳打在他的臉上,他是罪有應得……

    「你為什麼要這麼對待她?為什麼?!」

    侍衛隊長無措地試圖阻止,卻一遭到柯洛的制止,他似乎決心讓杰倫的拳頭懲罰他的過錯……

    侍女的尖叫聲和外頭紛亂的嘈雜聲驚動了寢宮內的人。

    黎咿抹去了淚水,詢問身旁的瑪玲︰「怎麼了了?」

    瑪玲皺著眉頭︰「我去看看。」

    瑪玲轉身走了出去,沒一會兒工夫立刻沖了回來,她驚恐地大叫︰「不好了,王子妃,柯洛王子快被杰倫王子打死了!」

    黎咿一驚,霍然由床上起身,她閉上眼忍住昏眩。

    「讓我去看看……」

    黎咿在眾人的扶持下走出寢宮,眼前駭人的畫面差點讓她昏倒,柯洛的臉都是血……他的嘴破了,他的鼻梁受傷了……「不要打了……杰倫,你不要打了……」黎咿虛弱地說著,但微弱的嗓音根本引不起任何的注意。黎咿掙脫扶持,她撫住胸口,用盡全身的力氣吶喊出聲︰「住手!」

    混戰中的兩人仿佛遭到電擊一般立刻停住了動作。

    柯洛一個闊步將搖搖欲墜的黎咿輕摟進懷里,黎咿自從听了御醫的指示安胎之後,就幾乎沒離開過床鋪。「你怎麼下床了?」他心急地檢視她全身,「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黎咿無力地搖著頭,她顫抖的手指輕輕滑過柯洛流著血的嘴角,眨著迷朦的淚眼憂心問道︰「你沒事吧?」

    柯洛的眼底一黯,眼眶中立刻涌出了霧氣︰「我沒事。」他再也按捺不住激動的情緒,將黎咿緊緊地抱進懷里,「我愛你,我真的好愛你。」柯洛哽聲說道︰「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黎咿的淚水流得更急,在淚水模糊了視線的同時,她似平也看到柯洛頰上的男兒淚︰「你在哭?你不可以哭,你是一國之君,一國之君是不流眼淚的……柯洛……」好熟悉的味道!睽違已久的擁抱感覺卻還是那麼的強烈,黎咿埋首在他的懷里,那曾是她的天與地……

    柯洛撫著她的長發,衰戚地傾吐所有的懺悔︰「錯了!我願用我的生命換取你的信任,只求你流在我身邊,不要離開我!」

    他低沉吶喊著,語調中的痛苦是那麼讓人覺得哀傷。

    「柯洛……」

    「我愛你,不要離開我!」

    黎咿閉上眼,交纏在他腰上的雙手縮緊,這時的她似乎能感覺到一絲一絲的幸福正灌入如荒蕪已久的孤獨心扉。

    但這種幸福卻是短暫的……

    黎咿雙手捂著高隆的肚子,下腹猛烈的緊縮讓她刷白了臉,冒起冷汗,她顫抖著身子,抬.頭迎上丁柯洛恐懼的眼神,他似乎也察覺到她的異樣。

    一波接著一波猛然襲來的疼痛令她皺起眉,這種痛楚是從來沒有過的,孩子?她的孩子?!「柯洛!」她求救地望著柯洛,「我的肚子好痛……」

    柯洛立刻打橫抱起了黎咿︰「別怕,一切有我。」

    緊接著震撼天地的吼聲驟起︰「御醫!」

    他抱著黎咿終于要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了,柯洛沉痛卻堅定地擁緊懷中的寶貝,他要和她一同迎戰,並且誓死護衛她。

    黎咿淺掛著微笑,快速走向大廳一旁的,吧台她點了所需要的飲料,然後耐心等待。她環顧著四周,偌大的客廳里,許多身身著亮麗服飾的男男女女穿梭其間,這是朋友私人的庭宴會。

    在等待期間,不,應該說是自從進來這里之後,她總覺得有一道灼熱熾人的視線緊盯著讓她相當不舒服。

    黎咿冷著臉,她環顧著四周,試圖在眾多視線中找到那一抹灼熱。她輕而易舉地發現,角落是名高大挺拔、身著白衣的外國男子。

    黎咿邁開大步走到他面前,「你為什麼要盯著我看?」男人淺勾嘴角,—派悠閑自在︰「你是個很美麗的女人。」他用著低沉性感的嗓音回道。她是個美麗的女人?黎咿才不相信現在的她會是個美麗的女人,她才剛生完孩子怎麼可能美麗得起來呢?黎咿狠狠瞪了男人一眼︰「我可是坦薩亞的王子妃,你不可以這樣盯著我看。」柯洛大笑,他想起了他和黎咿的第一次相遇,當時他只是純粹想了解海島上流社會的家庭宴會模式,才會透過安排出席那場宴會,沒想到卻意外地尋到生命中的至愛。柯洛緊緊將黎咿擁進懷里︰「全世界只有我最有資格盯著你,你是我的王妃,我相中的女人。」「那我還得感謝你的明眸大眼沒相錯人、找錯人了。」黎咿甜滋滋地偎在他懷里,重拾起曾經擁有過的幸福。柯洛擁緊了她,臉頰貼著黎咿如絲緞般的長發︰「我愛你。」他低啞地說道。黎咿偎在他懷里,美麗的眼眸之中閃動著晶亮的淚珠,他們曾經差點失去了彼此……「同樣愛你。」

    她一點一滴在復原中,但,想到她曾經受到的委屈,他依然覺得心痛。

    那一日,黎咿經由剖腹產下一名小王子,在醫療團隊縝密的照護之下,黎咿安然渡過生死難關。

    如今,她雖然依舊憔悴削瘦,但卻真真實實、平平安安地在他懷里,他此生已無撼。黎咿感覺到了柯洛突然的情緒波動,她仰首凝視著他︰「怎麼了?」她撫著他下顎的凹槽。兩人視線交纏,眼底皆閃著愛戀的光芒。

    「我以為我失去了你。」

    黎咿粲然一笑,偎進他懷里︰「我在你身旁。」兩人緊緊相擁,曾有過的悲怨早已隨風飄散,留下的是更為堅定的愛。

    在皇室宴會大廳的另一角……

    三個同樣亮眼迷人的女人,身邊皆站立著同樣英俊挺拔的伴侶,她們不可思議地瞪著前方緊緊相擁,無視旁人存在的「男女主角」。「我們是來喝他們兒子的滿月酒,還是來看他們唧卿我我尸齊諼妍調侃地說著。看著黎咿他們那麼恩愛,害她也想跟老公找個風景好、氣氛佳的地方好好親熱親熱。「小桂勝新婚,況且他們真的‘別’了很久,」谷雨懷貼心說著。偎在瞿銘懷里,顯得小鳥人。白水沁邪惡一笑︰「就不知道是‘別’還是「憋’了。」

    眾人大笑。「那現在怎麼辦?打斷他們恩愛?我可不敢。」齊爰妍說著。

    「反正黎爸和黎媽也和國王皇後相談甚歡,不用我們擔心。」谷雨懷接著說。「那麼,」白水沁下了最後的決定,「各自解散!要去看愛琴海的月亮,听黎咿說美呆了!」「哇,我也要去!」

    「好提議!」

    于是,三個人就在各家老公的摟抱之下,離開宴會大廳,快快樂樂看月亮去。愛琴海的浪潮一波波打上岸邊,在星月映照下,反射出美麗的粼粼波光。和暖舒服的涼風微微吹拂著,所有的一切都有幸福的味道。

    一本書完一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火情掠狂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伍薇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