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情江湖 第八章(大結局)
作者︰謝上薰
    入冬以後,秦寶寶第一個傳出喜訊。

    在往後的一個月內,紫玉竹和大領主展熹的夫人相繼傳出喜訊。娘娘廟果真靈驗,三人去求有兩人如願,席夫人的心情是很復雜的,一方面代別人高興,一方面又難掩失意,害席如秀都不如何安慰才好。誰知,在即將過年之前,卻爆出大冷門,結婚二十多年,已高齡四十的席夫人居然身懷六甲。

    席如秀這一樂,差點樂病了,像一只忠狗成天圍繞著老婆的肚子打轉,不時伸手去摸一摸,貼耳去听一听,沒多久,席夫人被他搞煩了,叫他滾遠一點,這當口,他不敢惹老婆生氣,滾是滾開了,可是沒多久又滾回來。

    大領主展熹已有兩個兒子,老婆再次懷孕已不能使他緊張或激動,只淡淡表明一下態度︰希望這胎生個女兒。

    席如秀有些不爽︰「很狂哦,還挑男撿女。」

    展熹莊重地一笑。「兒子讓給你生,不好嗎?」

    席如秀又樂了,對著老婆的肚子叫「愛兒」。

    二領主張子丹頭一回當爹,自是興奮莫名,不時對著愛妻傻笑。比起來,紫玉竹倒比他鎮靜多了,活像生兒育女是她可以掌握的。

    至于,心情很復雜,可說五味雜陳的,當屬衛紫衣。「我怎麼會失算呢?」他不只一次問自己,答案只有一個︰他的小嬌妻太狡猾了,利用她不小心受風寒做借口,粘著他要陪她早點睡,結果……唉,但願別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事。事已至此,只有朝樂觀方向去看,生子固然辛苦,暗藏危機,但打胎更是百損無一利,他也只好順其自然。如今他所能做的,是小心呵護她,盡心照顧她,別使她出一點意外。他老早吩咐下人,要做到隨傳隨到。

    大執法陰離魂中肯的表示意見︰「大當家夫人和三位領主夫人同時有了身孕,是咱們‘金龍社’的一件盛事,也是一樁值得傳頌的佳話。」該傷腦筋的是他夫人,要預備四份嬰兒禮物。

    時光匆匆流逝,轉眼春暖花開,蜂游蝶戲,然後,彷佛才一眨眼工夫,已是紅了櫻桃,綠了芭蕉。懷孕到第七個月,寶寶已是躺在床上的時間多,下床的時間少,這對生于天性好動的她,不外是一種酷刑。可是,這回她表現出十分堅毅的耐力,從不叫一聲苦,教衛紫衣看在眼里,愈發不忍、心疼。

    寶寶反過來勸他寬心。「我知道自己的身子,多躺在床上,可以少吃很多藥,所以,我會忍耐。我不要我的孩子生下來和我一樣,是個藥罐子。」

    「你多慮了,寶寶。」他心中掠過一陣尖銳的痛楚。

    她咬咬嘴唇,眉頭輕輕地戚攏了。「不,我自己大夫,我知道多吃藥對胎兒不好。大哥,你不知我多望孩子像你而不像我,像你一樣英挺俊逸,卓爾不群,像你一樣頭腦機敏,果斷勇敢;最要緊的,像你一樣健康。」

    「傻瓜!」他把她擁進懷里,心酸不已。

    「我才不傻呢,這是我最大的心願。」

    「我最大的心願是你好好活下去,至于你肚里那小子,最好別害你吃太多苦,否則我跟他有一筆帳算!」

    她古里古怪的瞪著丈夫。「什麼小子不小子?這是你的親骨肉。」

    「我知道。」衛紫衣對孩子的愛是有條件的,就是︰「你能夠平安生產,化險為夷,我自然會疼愛我們的孩子。」

    寶寶抬起有些兒濕潤的眼珠,默默的瞅著他。他一直擔心,心里的負荷看來比她更重,她**著他的臉,胡碴兒都冒出來扎手,她溫存地撫著,整顆心充滿了對丈夫與憐惜與摯愛,用輕柔的語調向他保證︰「我不會丟下你一個人。」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

    他欣慰地擁著她,看得出她眼中堅強的意念,懂得她話中有話。不過,到了要生產的時侯,她所受的痛苦並不比一般婦人少。孩子提早半個月急著出世,一下子使她全身飽嘗到一種急遽而尖銳的疼痛,差點一口氣要喘不過來,像是面臨死亡的邊緣,和死神擦身而過。

    ※※※

    而生孩子不是說生就生,要陣痛好多次。

    寶寶躺在床上,和她肚里的小家伙一起奮斗著。她時而發出微弱的呻吟,時而發出慘厲的尖叫。被謝絕在門外的衛紫衣,幾次想沖進去看個究竟,全被幾位領主給拉住,展熹是有經驗的,說的話比較有說服力︰「女人生孩子,從古到今都是這樣子叫痛的。」

    衛紫衣無法不緊張,陷入痛苦與紛亂中。

    兩個時辰的焦慮守候,在一陣「哇……哇……」的亮響哭聲中得到喧泄,衛紫衣終于松了口氣︰寶寶該擺脫掉痛苦了!

    展熹頭一個向他道賀︰「魁首,恭喜你了,听這哭聲多透亮,分明是個男娃。」他很有信心的判了性別。

    其它人都還有些將信將疑,這時陰離魂的夫人出來報喜,說︰「母子均安。」

    席如秀大叫大笑︰「是個少主,金龍社的少主誕生了!」

    衛紫衣這才有了喜悅的真實感受,整顆心歡騰定來,他做了父親。

    他不忘「用人不疑」的古訓,為新生兒子取名︰衛不疑。

    一個月後,紫玉竹利產下一子,欣喜若狂的張子丹為孩子取名︰張君鶴。又過了十天,展蕉如願獲得一女︰展雨蝶。

    眼看別人都做了父親,‘輸人不輸陣’的席如秀佔已痴痴地盼望著。奇怪的是,十個月都過去了,席夫人仍沒要生的跡象,找大夫診脈,又說一切證常。

    「怎麼回事,老婆子?」席如秀臉色怪怪的。

    「他不出來我有什麼辦法?」

    「動作這麼慢,不是烏龜來投胎--」「呸,呸,呸,你什麼不好比,把我兒子比成烏龜。」

    那胎兒活像給你刺激了一下,當晚席夫人便開始陣痛,直到次日清早才產下磷兒,那一天剛好入冬,所以取名︰席小冬。

    衛不疑、張君鶴、展雨蝶、席小冬先後出世,相差不過兩個月,自然情同手足。不過,各有各的個性,其中最怪的要算衛不疑。

    他好象專門生出來和他爹做對的,本來衛紫衣看寶寶平安生子,產後又復原得很快,對兒子的好感油然而生,打算將一腔父愛全數給他,但沒多久,他已感到空前的失敗,他的兒子不給他抱,只要他一抱就大哭。

    「怎麼搞的?像個燙手山芋一樣抱不住。」

    秦寶寶又是奇怪又是好笑,把兒子抱過來,怪怪的哭聲嘎然而止,反倒會笑了,躺在母親懷里一副很幸福的表情。

    「這孩子是怎麼回事?」衛紫衣皺起涯頭。兒子似乎只粘寶寶一人,對奶娘都不大買帳,使寶寶要花許多時間照顧他。所幸衛紫衣社務繁忙,沒有太多閑工夫和小家伙,爭風吃醋。直到有一天,他留心一看,寶寶似乎瘦了,比懷孕前更瘦,氣色也不大好,那不用說,罪魁禍首是衛不疑,衛紫衣火大的向三個月大的兒子發出警告︰「小子,你若是將你娘累病了,你也別想有好日子過,識相一點,你有奶娘、丫頭照顧讓你娘多些時間休養。」

    衛不疑像是听懂了,這回被他爹抓住手時也沒哭,父子倆暫時和平相處了。這孩子獨立性也真強,一朝學會走路,不耍歪財要抱抱,彷佛那是一件很可恥的事。只有做娘的心疼兒子,時常摟摟抱抱一番,他也不堅拒。

    相較衛不疑的個性鮮明,席小冬就顯和沒啥個性,出生就比旁人慢半拍,學什麼都慢吞吞的,好象有千年光陰可供他慢慢消磨。衛不疑也是頭一個會說話,有一天和席小冬玩在一塊,突然冒出一句︰「你真像小烏龜!」從此「小烏龜」就成了席小冬擺脫不掉的綽號,幸虧他也不在乎,安之若素。

    席如秀眼看兒子完全沒有遺傳到他的長處,未免遺憾,不過「一畦羅卜一畦菜,各人養的各人愛」,說到底,兒子是自己的好。

    紫玉竹私心里則以為展雨蝶理該是她的女兒才對,因為展雨蝶太美了,美得展熹都曾懷疑,以他老婆的中人之姿如何生得出貌若天仙的女兒?這不是天外飛來的鴻福,展家夫婦對女兒愛若珍寶,把她嬌寵得像位小公主。

    人人都夸張君鶴長得像母親,很俊,愈長大,愈是一種安詳的氣度。他和展雨蝶可說形影不離,什麼都肯她,連母親把火鳳凰生下的小母馬給他,他都肯轉送給展雨蝶。紫玉竹見狀,巴不得雨蝶長大後成為她的媳婦。

    名門之後,家教甚嚴。三歲學文,四歲習武,各家父母自然各顯本事,不會藏私,期待孩子日後有長進,將來能闖出輝煌的名聲。

    這些都是後話。

    ※※※

    春陽暖暖,衛紫衣和秦寶寶泛舟西湖上。

    年後,他們相伴下江南,為秦英夫婦上墳掃墓,一方面重溫沒有孩子的兩人時光,為此,夫妻倆曾拌嘴,寶寶要兒子同來,衛紫衣則不要。他覺得他夠忍耐兒子佔去他老婆的大半時間,此番游江南,非想法子奪回寶寶的注意力不可。

    他自有一番說辭︰「不兒是我的接班人,必須從小訓練起。我這次外出,預先已安排好一堆功課給他忙,他會沒空閑思念我們。」

    「不兒還小呢!」

    「就因為不兒小,容易訓練,到兒大不由爹時,要訓練可就遲了。」

    「可是……」

    「好了。」衛紫衣掩住她小嘴,深情款款的道︰「從現開起,把你的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如何?我也愛不兒,但是即然出來玩,你就輕松一點,不兒他不會凍著也不會餓著,沒有我們在身旁,他仍會活得很好。倒是你的丈夫,你再不多用點兒心思,他的心會因為缺乏愛而枯萎。」

    這樣奇異的話,真不像是大幫主說的。

    「大哥冤我,」她不知所措地問道︰「我何曾對你少愛一點?」

    「你可記得,我們有多久沒一起洗澡?」他簡單地,但意味深長地說。

    她的臉紅了起來。

    「大哥好沒正經!」她碎道。

    「你錯了,這才是夫妻間最正經的事,一些不為人知的親呢很重要。」他突然這麼說,兩眼具有催眠力似的凝視著她。「曾經有一段時間,我感到非常寂寞,在我渴望你的陪伴時,孩子總是纏著你,我時常得不到你的注意。可惱的是,我不能對幼小的孩子生氣,他需要母親的愛,這是是事實,我沒有權利剝奪他享有母愛。我心想,等孩子大一點,情況終會改善,至少,我會用心去改善,努力拉回你對我的注意力,所以有了這趟江南之行。」

    寶寶听了,心里微微地顫動起來。

    「大哥!」她異常溫柔地道︰「我對你一本初衷,從來沒有少愛一點,甚至在生下不兒時,更加覺得少不了你。因為感覺到你隨時在我左右支撐著我,我更有能力去愛不兒,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你的影子,因為愛你,所以愛他。」

    衛紫衣的雙眸突然一睇,盈滿喜悅,伸出手臂攬住她的嬌軀,她順勢假倒在他懷里,仰首痴痴地望著他那深逮的眼楮,等待他的嘴唇攫住了她,輕憐蜜愛的吻不住地落在她的臉上、唇上。

    他知道他重新找回他渴慕的一切,甚至更濃、更醉人。春陽和照,春風駱蕩,他們沉酣在湖光山色中,舫間滿滿是愛。

    「瞧,前面就是‘我心相印亭’。」

    「多麼貼切的名字。」

    柳絲掩映之下。不大的亭子別有一股閑逸的情趣,加上四時花卉不斷,果真能怡情悅性,來到這里都會有好心情。

    遠處的畫船之上傳來絲竹之聲,輕挑慢捻,琴韻化揚,趨以好風如水,一聲聲飄散在花香醉人的空氣里,胸懷為之舒暢。

    美景當前,此刻即良辰,看旭陽披上一襲金衫,罩著漣漪湖水,點點生光,何必再去尋桃源,覓武陵?這是個多麼新鮮的日子!

    「大哥,我覺得我們好象又重新愛了一次。」

    衛紫衣神采奕奕地接著說︰「每一天都有新的希望,我的希望是你愛我永遠比愛兒子多,即使只多一點都好。」

    「你也真是的,老子和兒子吃醋。」

    「你的意思是辦不到羅!」

    她不勝嬌羞地把臉埋在他懷里,其實是想藏住笑。

    「寶寶,說你愛我。」

    「你愛我。」

    「頑皮!」他拍她一**。

    「好吧,我愛你。」

    「听起來沒幾分誠意,敷衍了事。」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她吃語道︰「我最、最、最愛大哥了,可是,我作夢也沒想到……」

    「我知道,」衛紫衣警告道︰「你想取笑我是嗎?」

    寶寶原本還忍得住,被他一說,笑聲再也禁不住地直溢出雙唇,串成快活的聲謂,一陣陣拋上雲天。

    「哈哈、哈哈……」

    她的心在歡唱,她丈夫向她索愛使她開心,跟兒子爭寵使她想笑,她的眼晴里閃閃發著光,她的眉毛不自覺的挑得好高好高。

    衛紫衣也笑了,「真高興,你又回復原來活潑的樣子。」

    艷笑灑向雲端,美得令人仁足驚嘆,她看起來不再是個被責任感束縛的母親,像是新婚小娘子,笑得那樣幸福,那樣無邪,那樣甜蜜,那樣浪漫。

    「這才是我心愛的寶寶。」

    衛紫衣抱緊她,喜悅的,激動的說︰「我但願能使你時常這樣子笑。」

    「好傻的大哥,可是,我偏偏就愛你,全心全意愛你。」

    她發出一聲幸福的嘆息,全然陶醉在愛的狂喜里。

    衛紫衣把她橫抱在懷,腳步沉穩的踏進艙房,相信這份愛將永遠持續下去,終生不渝。兒子啊,愛要自己去尋覓、去追求,那才是最甜蜜的。

    「現在,完璧歸趙。」

    正是︰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戲情江湖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謝上薰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