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絕非極品 第8章
作者︰謝上薰

雷陳雅姿代表雷家,郭陳雅文代表鳳兮的娘家,不約而同來探望坐月子的沈蝶衣,姐妹一起再沈家的庭園踫頭。

正被兒子的桃色風波搞得頭昏腦脹的雷陳雅姿,忍不住向郭陳雅文埋怨道︰「你也跟潘榮美講一下,不要在四處放話,不要說為了我家之凡,就算為了他自己,也留點好名聲給人探听,將來才嫁得出去。」

冰陳雅文才委屈呢!「大姐,我夾在中間有多難做人啊!小姑和婆婆一起將矛頭指向我,好像我明知之凡已經結婚還將他介紹給榮美,我氣得半死,當場指天立誓說我根本不知道他們是如何認識的,立刻要求我小姑將榮美帶來我面前對質,看是不是我牽的線?我小姑這才悻悻離去,我婆婆才停止誤會我。要說冤枉,我不是最冤枉嗎?兩邊都是我的晚輩,但作夢也沒想到他們會牽扯在一起啊!」

雷陳雅姿的臉掃過一絲陰霾。「事情怎麼會鬧到不可收拾?我知道我兒子的老毛病,但都不敢過火,也沒鬧到登上周刊,實在是潘榮美太厲害了,死咬住之凡不放,逼他非離婚不可,問題這根本辦不到!」

「大姐,不是我不疼之凡,但他也該成熟一點,不要老是喜歡跟女孩子搞曖昧,又不是還沒結婚,都當了爸爸怎麼還如此不穩重?」

「還不是女孩子老是纏著他不放,他性情溫柔,不忍心擺冷臉,女孩子便認為有機可乘,使盡了狐媚手段,巴上來想當少奶奶!」

當母親的永遠為寶貝兒子護航,郭陳雅文知道勸不來,為了免傷姐妹情誼,只有轉移話題。

「雷總裁怎麼處理?」

「我公公氣壞了,將之凡停職,叫他在家里閉門思過,不準踏出家門一步。」雷陳雅姿更心疼兒子了,因為方嵐心不會讓稿外遇的丈夫太好過。

「去跟蝶衣提一下如何?」郭陳雅文提議。

「蝶衣?那個小箍蛋能有高見?」

「可是,听鳳兮的意思,只要蝶衣開了口,雷旭日和少陽總不會拒絕他。你不妨跟他說一下你的煩惱,只要蝶衣也跟著煩惱,雷旭日和少陽就會幫忙擺平這件事。」郭陳雅文偷偷小聲道︰「這是鳳兮教我轉達給你的,你不妨試試。」

「真的管用?」雷陳雅姿不信。

「試一試又何妨?」

急病亂投醫,雷陳雅姿決定一試。

沈少陽和雷旭日差不多都在晚餐前下班回家,蝶衣在娘家坐月子,雷旭日只好在這里住到蝶衣坐滿四十天的月子再一起回家。

兩人第一件事自然去看產婦和小嬰兒,見到房里坐著好幾個女人,已是一怔,再見到蝶衣眼楮紅紅的泛著淚光,兩人同時抓狂。

雷旭日一把抱住老婆,「你為什麼哭了?發生什麼事?你是產婦,產婦不能掉淚的你不知道嗎?以後眼楮不好怎麼辦?你不準再給我掉一滴眼淚!」

沈少陽一把抓住老婆的手,「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誰把我姊弄哭了?」

冰鳳兮笑得安詳。「沒什麼事,是姊姊心太軟,太多愁善感。」

沈少陽轉身凝望蝶衣,雷旭日也眼巴巴望著老婆。

沈蝶衣感傷的、含淚的說︰「大嫂好可憐喔!孩子才生下幾個月,大哥就被潘小姐纏住,鬧著要離婚,你們說大嫂不是太可憐了嗎?換作是我的話,我一定活不下去,那我的孩子不是會變成孤兒了嗎?嗚嗚……好可憐喔……」

雷旭日和沈少陽都在對方臉上看到三條黑線,這是什麼跟什麼啊?

「蝶衣,我不會搞外遇,所以你不會活不下去,我們的兒子也不會變成孤兒。」雷旭日慎重的強調。

「姊,拜托你不要為別人的事情哭泣,我的心髒夠強壯,也經不起你說三長兩短的話。」沈少陽握住她的手,「你直接告訴我,你想要什麼就好。」

雷旭日拭去她臉上的淚,「你只是可憐大嫂嗎?」

蝶衣點點頭。「不能教潘小姐不要逼大哥離婚嗎?」

沈少陽終于心下澈然──

想來有人利用蝶衣的柔軟心腸,逼他與雷旭日拿出主意來。

一直以來,只有祖父知道蝶衣是他的罩門,必要時就拿出來利用。

雷旭日也知道,但他深愛蝶衣,不屑利用。

現在,又有一個人,踩在他的罩門上。

「鳳兮,是你嗎?」沈少陽忽然眼神凌厲得令郭鳳兮不由得心顫。

這樣特別的注視,令他心慌意亂,不知如何是好。

他忽然後悔不該自作聰明,是他太傻了嗎?

就算雷之凡與潘榮美鬧上頭條新聞,與他又有什麼相干?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將坐月子的蝶衣扯進來。

冰鳳兮想為自己辯解,又如何開脫她沒有利用蝶衣的想法?

他垂落羽睫,不敢看他。

沈少陽回頭又和顏悅色的對蝶衣說︰「姊,我很抱歉,我的原則是不干涉別人的家務事,遇上雷總裁我都裝作不知情,免得對方尷尬。其實,不過是一件小小的桃色糾紛,不足掛齒。」他不能教雷夫人以為蝶衣可利用。

沈蝶衣不太了解,他絕得很嚴重的事情,弟弟為何可以說得輕描淡寫,還不足掛齒?聰明人的腦袋構造當真與眾不同嗎?

雷旭日站出來解決「家務事」,對雷陳雅姿說到︰「伯母,這件事情只要大嫂出面就可以解決。你轉告大嫂,叫大嫂去找潘榮美談,態度要硬、要凶、要狠,既然潘榮美坦承與大哥有一夜情,大嫂便可以告他‘通奸罪’,不信潘榮美不落荒而逃!」

雷陳雅姿嚇了一跳,他從不考慮讓方嵐心出馬解決此事,怕的是日後兒子在老婆面前抬不起頭來。

「沒有其他辦法嗎?」

「惡人騎惡馬,沒有其他辦法。相信伯父也曾派人去跟潘榮美談條件,除了讓她大開獅子口之外,根本無法解決問題。這種桃色事件,除了老婆出面表明絕不離婚,並告第三者通奸,根本嚇不倒那種女人。」雷旭日氣勢懾人的做下結論。

雷陳雅姿無奈的接受了,沒說的是︰這種恐嚇人的事最適合你去做了!

濃眉厲眼的雷旭日,只消發出雷霆怒吼聲,保證可以嚇得潘榮美屁滾尿流!

可惜他不是雷之凡的親弟弟,不會去做這種事。

如此嚴酷的男人,發覺老婆要下床去洗手間,二話不說將他小心橫抱在懷,抱進浴室,免得牽動到剖腹的傷口。

他的溫柔只給一個女人,不像雷之凡廣施雨露,對每個漂亮女人都溫柔。雷陳雅姿突然明白自己的兒子錯在哪里,但他天性如此,連對母親都溫柔體貼、言語沾蜜,作母親的如何能狠下心責備他的溫柔多情呢?

一星期後,潘榮美事件順利落幕,被方嵐心逼著簽下和解書,否則一旦告上法庭,潘榮美也別想在上流社會混了,更會被潘百川逐出家門。

雖然很不甘心,沒辦法一鼓作氣嫁入豪門,只拿到區區五十萬元的精神補償費。不過,在方嵐心走了之後,一名服務生拿了一個牛皮紙袋給他,說是有人送她的神秘禮物。

「雷家還挺識相的嘛!」潘榮美以為是雷之凡的家人給他的額外補償,拿出牛皮紙袋里面的大件資料一看,是桃園那家貴得出名的高爾夫鄉村俱樂部的簡介,附上一星期高級套房的免費住宿招待。

真正教潘榮美動心的,是里面附有範辰光的帥哥相片和介紹函,包括年齡、身家、經歷,最重要了,他未婚。

「噢∼∼他分明想跟我相親嘛!」

潘榮美挺起驕傲的酥胸,自信滿滿的前往桃園釣金龜。

***

雷總裁的第一個曾孫滿月,也是沈大佬的外曾孫,滿月酒辦得鋪張又隆重,為了消弭之前的負面消息,雷總裁下令不能低調辦理,反而愈熱鬧愈好。

雷家全員出席,雷之凡已不見灰頭土臉之相,歷經一場小小風暴之後,得意洋洋的挽著老婆方嵐心的手,當場宣布老婆已懷第二胎的喜訊。

雷旭日與沈蝶衣不在意他那種喧賓奪主的小動作,別再惹出風波就好。

沈少陽與郭鳳兮自然共襄盛舉,沈大佬都來了,和雷總裁搶著抱曾孫,方面大耳的男嬰及得老人家歡心,在往後的歲月里不時上演搶曾孫的戲碼。

鳳兮動搖了兩年內不生孩子的念頭,上次母親和大姨來加哩,臨走時他送到大門外,母親握住她的手一再說︰「千萬不要避孕,鳳兮,趕快懷孕生孩子,抓牢少陽的心!」連大姨都加入鼓勵的行列。

鳳兮明白母親親眼目睹了沈少陽對孿生姊姊有多重視,多少有點擔心,希望他多生孩子來佔滿少陽的心。

他笑著拿母親的話去試探老公,誰之沈少陽還在生她的氣,冷眉一挑,聲音沒有絲毫暖意的說︰「等你真正成為沈家人再說吧!」

鳳兮有點委屈,「少陽,你要為了那點小事就否定我嗎?」

「假使你不明白我最痛恨有人利用蝶衣來要脅我,你最好從現在開始認清事實!看清楚,我為何始終與祖父不合?」沈少陽轉身離開臥室,沒再回房,連續三晚睡在書房里。

誰也不許踩在他的罩門上!

鳳兮終于懂得她的丈夫有多愛她的姐姐,連被人利用一下都不允許,即使蝶衣完全沒察覺自己被利用了。

利用沈少陽也在場的時候,鳳兮直接向蝶衣說抱歉,說清來龍去脈。

蝶衣反倒是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可是,親人之間不是應該互相幫助嗎?如果伯母不講的話,表示他不想人家插手,我們當然不好揭人瘡疤。可是伯母都開了口,發出求救之聲,當然不能袖手旁觀啊!鳳兮為什麼要說抱歉呢?」他IQ不足,但EQ很夠。

鳳兮輕松的笑了出來,瞄了老公一眼。看你怎麼說?

沈少陽自然而然地說︰「坐月子要好好做,不要耗費心神去管閑事。」

「厚,你不知道整天關在家里,而且要閉關一個月有多無聊嗎?有人跟我聊一下八卦,時間過得比較快嘛!」沈蝶衣把弟弟推到一邊去,拉住弟媳婦的手,「告訴我汪巧羚小姐和你表哥的苦戀,有後續發展嗎?」

鳳兮好笑的看了老公一眼,真可憐,被姊姊嫌無去呢!

「姊姊,根據最新情報顯示,汪巧羚已放棄要跟我表哥奮戰到底,因為那是一場沒有希望勝利的苦戰,我姑姑甚是還到他上班S化妝品專櫃去鬧,讓巧羚真正死了心,還因此辭去S專櫃的工作。」

蝶衣幾乎又要一掬同情之淚。「那他不是失業了?失戀又失業,怎麼辦?」

「姊,不許掉眼淚。」

「可是……啊!對了,我打電話給莫玄琴學姐,他那里正缺彩妝師,或許汪巧羚小姐可以去試試。」

「這主意真棒,姊姊,我表哥和姑姑也不會找到那里去。老公,可以吧?」鳳兮末了反問沈少陽,不可又怪他利用姊姊喔!

「嗯,姊高興就好。」

就是這一句,只要姊姊開開心心的,沈少陽都沒有意見。

不過也因此,他們的冷戰僵局解開了。

冰鳳兮更懂得去捉摸丈夫的心情,也跟蝶衣相處得宛如姐妹一般。

今天的彌月喜宴結束之後,鳳兮邀請丈夫去打高爾夫球,沈少陽欣然接受。他的父母也邀請幾位好朋友一起去捧場,這種交際應酬方式是比較健康的。

坐車前往桃園途中,沈少陽利用手提電腦處理一點公事。鳳兮一臉含笑麗顏一直看著丈夫,他的眼底,只有他。

她靜靜望著,眼眸宛若陽光,只照亮他一個。

「鳳兮,既然你不急著懷孕,想工作嗎?」她突然一本正經的問他,留意到他看他的眼神,嘴角緩緩揚起笑弧。

「我可以嗎?什麼樣的工作?」意外的驚喜。說真的,蝶衣可以一整天專心畫一幅畫,但是他不行,他正苦惱無事可忙呢!

「你才智高,學歷好,埋沒在家庭有點可惜。」沈少陽意味深長的淡笑到︰「我們‘帝慶’有一個慈善基金會在運作,最近幾年都沒什麼作為,我想安排自己人進去主掌基金會,既可以服務社會,又可端正企業形象。」

鳳兮露出了燦爛如花的笑靨,笑得沈少陽都為之目眩神迷。

「給我詳細的資料,我評估後自信可以幫得上忙,我很樂意去上班。」

他這位聰穎美麗的妻子果然有兩把刷子。

「基金會的負責人倒也不需要每天上下班,到時候你自己衡量作為一家主婦和基金會會長的雙重身分,調整出你的時間表,我會給予支持,不會干涉你負責的部分。」他已經準備放手給他做。

「你就這麼相信我嗎?」他巧笑嫣然的回敬道。

「看你自信的神采,小小一個慈善基金會難得倒你嗎?我自信看人的眼光不差,我的妻子不會只甘于作平凡的貴婦。」

風姿綽約的嬌妻輕輕抿抿唇,露出一絲挪揄的微笑。「哇,老公親手將高帽子往我頭上戴,好像不努力也不行了。」

沈少陽笑了,笑聲低沉而迷人。

「那當然,除非你想看老公過勞死,否則怎麼不分憂解勞?」

「親愛的,我覺得當你姊姊比較好命耶!」鳳兮似笑非笑的揚揚眉。

他只是拍拍他的頭。「乖,下輩子記得投對胎。」

這輩子你就認了吧!

他卻朗笑著倒入她懷抱,對他眨眨眼,很挑逗煽情的一眼。「我已經燒三輩子的好香,投對了胎,今生才嫁得好丈夫,‘帝慶’的沈少陽耶!我的國中、高中、大學、研究所的女同學全都嫉妒死我了,我若是再有怨言,她們都巴不得能取而代之。」

「不錯,不錯,這種高帽子我最喜歡了。」沈少陽意氣風發的點點頭。

「需要更多嗎?」她溫溫雅雅的笑著問。

「可以等上床再繼續嗎?」她目光火熱的打趣。

鳳兮馬上端坐如儀,聲音溫柔婉約的好似春風的呢喃,「老公,高爾夫是一種很高尚的運動,請你務必思想端正,才能打出好成績。待會兒我父母和幾位朋友也會一起加入,你要拿出實力來喔!」

沈少陽不疾不徐的說︰「你確定我可以拿出實例與他們一決高下?」把岳父、岳母和他們那一般老朋友打得落花流水,老婆保證不會踢老公下床?

「親愛的,巧妙的收服老人家的心,也是一種‘實力’喲!」鳳兮俏皮的眨眨眼,跟老公在一起時,他那烏黑動人的眸中總是流轉著無限光華。

「這筆談成一筆上億的合約還難。」他討厭認輸。

「我會給你相當的補償。」他曖昧暗示。

沈少陽眼楮一亮,再淡淡的點頭。「成交。」

鳳兮憋住笑意,這個人還是一樣ㄍㄧㄥ呢,標準的「上床夫妻、下床君子」的奉行者,真可愛!只有他看得到他不正經的另一面。

他的老公絕非極品,但夫妻只要相處久了,摸到溝通的竅門,也別有一番甜美旖旎的滋味在心頭。

這樣的老公,也只此一家,別無分號哪!

抵達高爾夫俱樂部,郭松延夫婦一行人已先到了,其他人都先去預定的套房換打球裝,只有郭松延夫婦還杵在大廳上和一名女子交談。

「表姊,你也來打高爾夫?」郭鳳兮驚訝潘榮美也在這里。

「你來得正好,听說範辰光是你的學長,你要負責把他給我找出來,叫她給我一個交代,休想始亂終棄!」潘榮美尖銳逼人的要郭鳳兮負責。

「你到底想說什麼?你跟範學長怎麼會扯在一起?」鳳兮委實無法想像。

潘榮美正想浮夸的昭告天下,一個冷沉的聲音暍止他。

「你閉嘴!」沈少陽寒光點點的逼視她闔上嘴,轉而質問站在一旁直擦冷汗的黃精哩,「你來說,倒底怎麼回事?你們這家有水準的高爾夫俱樂部,怎會水準低落到卷入桃色糾紛?」

黃經理連忙喊冤,听他條理明晰的解釋來龍去脈。

原來潘榮美挾著貴賓身分入住一星期,一直針對範辰光副理猛拋蝕骨媚眼,範辰光根本沒那個意思,也盡量避著她。誰之一星期到了之後,潘榮美又自費住了下來,以俱樂部的立場沒道理將客人往外推,但潘榮美卻一再放話是範辰光約他來相親的,分明對他有意又裝悶騷,簡直成天在追著範辰光跑,搞到範辰光沒辦法工作,只好溜之大吉。

黃經理向潘榮美坦言範辰光已離職,不在俱樂部哩,潘榮美想到這些日子以來所損失的金錢,不甘心一無所獲,便鬧了起來。

沈少陽犀利的發出一聲冷笑。「又是一出鬧劇!這位潘榮美小姐還真完不膩老把戲,在台北栽贓雷之凡不成,跑來桃園想栽贓範副理,又把人給嚇跑了。」非常好,讓他白住一星期,果然順利很礙她眼的範辰光給踢走了。

潘榮美激動的囔著︰「誰栽贓誰了?我才是受害者,被那些男人玩弄感情、始亂終棄的受害者,我只是想討一個公道,有什麼不對?」

黃經理不平道︰「潘小姐,我們範副理絕對沒有對你始亂終棄,他從頭到尾不曾追求過你,假使你在胡亂放話,我們董事長也不會容忍了。」

「好啊,叫你們董事長出面最好……」

「潘榮美!」郭松延的臉繃緊了,寒著聲,一字一句的用力道︰「你馬上回家去閉門思過,不要再讓我瞧見你出來丟人現眼,我絕不承認你是我的外甥女!馬上滾出我的視線──」

潘榮美氣得全身發抖,又怕得不敢反駁,以郭松延生氣的程度,當場賞他一巴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只好憤憤地扭著身軀離開。

冰鳳兮默然無言,實在不明白表姊怎會異想天開的要賴上範辰光?難道他天真的以為同屬于休閑飯店業的兒女比較好聯姻?

真想聯姻嫁個好人家,就不該與雷之凡鬧出桃色風波,搞壞自己的名聲,看似精明厲害的潘榮美,為何反而悟不透最基本的道理呢?

沈少陽握住岳父的手,淡淡笑到︰「爸,我們去打球吧!兒孫自有兒孫福,潘小姐自有他的父母去煩惱,你不要氣壞了身體。」

一向給人冷淡印象的女婿,對他卻是親切有禮,郭松延開懷的朗聲笑到︰「走,我們翁婿今天就比一場。」

「不好意思,即使是岳父大人,我也不會放水。」

「笑話!你使盡全力也未必能贏我。」

「岳父輸了可不能翻臉,我怕被鳳兮踢下床。」

「哈哈……放心好了,我這個人最有運動家精神。」

大家都這麼說,真是天曉得喲!

冰鳳兮笑嘻嘻的看著翁婿倆並行的身影,雖然沈少陽直言沒辦法將雷之凡或潘榮美等旁系親屬當成他自己的親戚,然而,他尊重他的父母,將岳父母當成他的父母一敬愛,也尊重他的兄嫂,這樣便就夠了呀!

雖然是個很ㄍㄧㄥ的別扭男人,可他真的好愛好愛她呀!

他那出奇英俊、又聰明絕頂的丈夫,在接下來的高爾夫球賽中,一定會巧妙的小輸一下。只因他心知,小小吃虧一下可以佔到大大的便宜。

當晚,沈少陽便向他索求她的獎賞。

鳳兮主動環住她的脖子,大方送上自己的香吻,醞釀著濃得化不開的愛戀與痴心,他的美麗與熱情交織出一幅令人血脈僨張的動人畫面。

他們的愛情,盡情的釋放出在如此美妙火熱的夜晚中。

直到兩人甘心的奉獻出全部的自己,一起沉醉在柔情蜜海里。

太幸福了!

夜以深沉,天際一彎新月,漫不經心的灑落一夜光華。

空氣中難掩清冷涼意,但相擁而眠的男女,兩顆心卻兀自盛放而燦爛著。

美麗的愛情,只願停留在友情人身上,教不完美的兩個人,分享彼此的幸福,讓未來變得完美。

月兒彎彎,真心地在笑呢!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老公絕非極品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謝上薰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