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霸爺 第10章(2)
作者︰丹甯
    四個月後

    「這是韓公子命人送來,說是夫人最喜歡的芳謝齋點心,酥油泡螺。」

    柳嫣接過小翠遞上來的木盒,一時間只能盯著木盒上精致的雕紋發呆。

    「芳謝齋送來的人說了,韓公子特地交代他們送來剛做好的點心,因此現在還熱著呢,夫人可要盡快嘗嘗。」

    聞言,柳嫣感覺自己的心跳微微變快了,她打開盒蓋,點心的香味立時撲鼻而來,微微發散的熱氣,說明了這的確是剛做好就馬上送來的。

    「韓公子明明忙得很,還總不忘派人送東西過來,可見對您極是上心呢!」小翠笑咪咪的道。

    在過了四個多月後,如今大家已慢慢接受穆可清死去的事實,不但將軍的職務均移轉至李熙平手里,連將軍府也更名為景王府,柳嫣現在是以景王表妹的身分借居在這兒。

    要知道在景城這種邊關地區,因不時有外族侵擾,男人出門後很可能就再也回不來,因此女人在丈夫死後改嫁的風氣頗盛。

    穆可清一生為國為民、鞠躬盡瘁,眾人都希望他的遺孀後半輩子能過得好,既然韓靖甫對柳嫣有意,兩人也算是青梅竹馬,大家多少抱著樂觀其成的態度。  

    柳嫣心里不是不感動,可她唇動了動,最後說出口的卻是——「哼!都被革了職,從小鍋從頭當起了,居然還不務正業,一天到晚送這送那,是嫌不夠忙還是錢太多?」

    傻瓜,她是說過想看到他的誠意沒錯,卻沒要他為自己這般付出呀,這根本已經超出他現在的能力了。

    丙然傻大個不管過了多久還是傻。

    一個普通的士兵能有多少軍餉,她明明在景王府里住得好好的,不愁吃也不愁穿,他何必還把所有錢都花在她身上,成天不是送點心就是送飾件,這樣他平時要怎麼過日子?

    就算是之前存了點錢,也不該這麼花啊!

    念歸念,可柳嫣還是忍不住伸手拿起那酥油泡螺咬了一口,熱氣混著濃郁的奶香在嘴里化開,她眼眶一熱,只覺有水氣差點要掉下來。

    當然她才不承認自己會因太過感動而想掉淚,堅持那定是被熱氣薰的。

    揮手要小翠退下,柳嫣坐在正廳里,一口口吃著點心,想起這幾個月來與韓靖甫相處的點滴,再想到先前提起的要求——除非可清能夠回來並原諒他,否則她終生不嫁,突然覺得自己有些殘忍。

    如果可清真的回不來了,難道她就要一直這樣拖著他嗎?  

    柳嫣怔怔想著自己的心事,直到廳外傳來一陣男女對話的聲音。

    那男聲她很熟悉,是屬于她表哥、現今王府主人李熙平的,而那女聲……她雖覺得耳熟,卻一時想不起來是誰的。

    「……嫣嫣也在府中,她若見到你一定會非常開心的。」她听見李熙平這麼說,聲音中充滿喜悅。

    到底是誰呢?柳嫣有些困惑,她從前的親友都死得差不多了,過去又長年隨可清四處奔波,直到三年多前才定居景城,一直沒什麼閨中密友,她實在想不出有哪個與李熙平和她皆相識,並且私交友好的女子。

    但隨著一男一女前後踏入正廳時,柳嫣的疑惑終于得到了解答。

    「可、可清」她瞪大眼,不敢置信的望著眼前的人。

    站在李熙平身旁的女子,正笑吟吟的望著她。

    她神情溫暖柔和,膚色白皙,一副大家閨秀的打扮,然而眉宇間卻隱隱透著一般閨閣女子所沒有的英氣……那不是穆可清還會是誰?

    只是柳嫣已有十幾年沒見過穆可清如此裝扮,一下子見到失蹤四個多月的好友突然以女子身分出現,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在作夢。

    卻見女子抿唇一笑,朝她微微欠身,「柳家妹妹,我是穆情,雖然咱們已有十多年不見,但你也莫把我和家兄弄混了。」

    柳嫣听她這麼說,不覺愣住了。

    穆情……不就是可清真正的名字嗎?當年她為了方便在外走動,不但女扮男裝,又將閨名稍作修改,自稱穆可清。

    穆情這名字,她也有許久沒听過了。

    她困惑的眨眨眼,先是看了看穆情,又瞧瞧一旁笑得溫柔傻氣的李熙平,最後終于「啊」了一聲反應過來。

    「原來是穆姊姊,果真是好久不見了。」她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接著又對李熙平道︰「表哥,不介意我先和穆姊姊敘個舊吧?」

    能說介意嗎?李熙平苦笑。

    好不容易心愛的女人終于回來了,他還想多和她相處一會兒,以慰藉這幾個月的相思之情,結果才進屋沒多久,人馬上就要被劫走了。

    但柳嫣可不管他那麼多,她向來就是我行我素的性子,自認向李熙平交代完後,就直接拉著穆情往房里走。

    「真沒想到你居然會以這個模樣回來。」房門剛關上,柳嫣就迫不及待的嚷著,「這簡直太……」她找不出半個能夠形容她此刻心情的詞句。

    雖然她早就盼望好友能夠恢復女裝,從此過上正常的日子,但這也太令她措手不及了。  

    「我以為這是你一直期盼的。」

    「是沒錯啦,不過你打算往後都以穆情的身分和李熙平過了?那穆可清將軍怎麼辦?」

    「穆可清不是已經死了?」穆情微笑反問。

    穆可清死了?柳嫣會意的眼楮一亮,「所以你終于想通,舍得放下那些重擔了?」

    穆情的臉霎時紅了,「咳,其實也不是完全放下,不是還有熙平嗎?」

    她原先堅持女扮男裝,不過是想守住景城,讓百姓免于夷人的侵擾,過上好日子,如今守城的責任已交至熙平手上,她知道他會是個好將領,自己也就沒必要佔著那個位子了。

    反正如果熙平真的不行,她也可以幫他呀!

    決定徹底拋棄穆可清這身分,從此變回穆情,她不是沒有遺憾,畢竟過去十多年來她都是這麼過的,但這樣對所有人都好。

    「可是你怎麼……」柳嫣覺得腦袋有點轉不過來了,「等等,別告訴我你當初其實早有預謀,是故意墜崖好讓穆可清『死掉』的?」

    穆情輕輕一笑,「預謀倒是沒有,不過也算將計就計吧。」

    當時她的確是支撐不住,才放開熙平的手,好讓他先救下嫣嫣,但那也是因為她有把握,憑自己的武功從懸崖摔落並不會危及性命。

    她從來就沒想過死,她和熙平還沒真正在一起呢,怎麼舍得死?

    再加上先前回京後發生的事,令她厭倦了朝廷中的紛爭,因此便將計就計使「穆可清」墜崖身亡,再以穆情的身分回來。

    「你要這樣玩為什麼不事先提點一下,要不也早些回來啊,知不知道這幾個月來,大家為你費了多少心呀?」柳嫣放松下來後,開始咬牙切齒質問,只差沒揪著穆情的衣領算帳了。

    她真沒想到穆情居然是存心的!害她先前不但自責得要命,還遷怒靖甫……唉,說來他好像也挺無辜的。

    算了算了,她就早點答應和他在一塊兒,當作補償好了,反正經過這幾個月,她也不大想再刁難他了。

    「對不起,我那時突發奇想,也來不及告知你們……」穆情歉然道。

    其實她本來是故意拖到現在才回來的,當時她氣惱熙平打著為她好的名義,卻做了違背她心意的事,因此故意消失了一陣子以示抗議。

    可她卻忘記除了熙平外,還有其他關心她的人,害得大家為她傷心難過,她也挺過意不去的。

    「算啦,這樣也好,表哥和你一起歷經那麼多磨難,也該給他個交代了。」還有什麼能比好友大難不死回來更令人興奮的?心情極好的柳嫣擺擺手,很快就釋然了。

    听她突然提起李熙平,還一臉取笑的模樣,穆情不禁紅了臉,反問道︰「那你和靖甫又如何了?」  

    這下換柳嫣頭大了。

    她不願意騙穆情,卻又希望穆情別因先前的事而生靖甫的氣,忍不住廣想替他說話,「呃,其實靖甫先前做的那些事也是有苦衷的,表哥也懲處過他了,你別再追究他的責任了好不好?」

    所幸穆情很理解的點點頭,「我明白,熙平先前稍微和我提過了。」

    其實前陣子穆情還在外面時,就听說了李熙平對外放出的話,當時便曉得韓靖甫的事或許有其他內幕。

    穆情與韓靖甫相識十年,自認還算了解他的個性,加上李熙平和柳嫣都願意替他說話,那麼她也願意相信他。

    「真的嗎?太好了!」柳嫣大大松了口氣。

    她可沒忘記自己和靖甫的約定,要是穆情不原諒他,他們要怎麼在一起?

    此時此刻,她終于承認自己一直都是愛著靖甫的。

    「對了,表哥還沒將你介紹給府里的人吧?」柳嫣嘿嘿一笑,「我帶你到處走走,順便熟悉環境。」  

    柳嫣實在迫不及待想看眾人吃驚的反應啊!

    都住了三年的地方還有什麼好熟悉的?穆情好笑的看著好友興奮的樣子,雖然現在改名叫做景王府,可其實里面沒怎麼整修過。

    不過她也沒反對,離開了幾個月,她也很想念府里的大家。

    沒想到房門才剛拉開,就見韓靖甫站在外面。

    「嫣嫣。」他一見到她,眼楮立刻發亮,完全沒注意到她身後還有別人,直接問道︰「我讓人送過來的點心,你可收到了?」

    「啊?早、早就收到啦。」柳嫣沒想到他竟會跑來內院突襲,又見身旁的穆情一臉興味的樣子,只得尷尬的回應,「那個……靖甫,和你介紹一下,這是可清的妹妹,她叫穆情。」

    韓靖甫詫異了下,往後打量那分明是他認識十年的「穆可清」,好一會兒才找回聲音,「你是穆……姑娘?」

    穆情唇角一彎,喚了聲,「韓公子。」

    這聲音……韓靖甫更確定自己並無認錯人了,這位穆情根本就是穆可清將軍!

    幸好他先前便知悉穆可清其實是女兒身,因此雖然很意外失蹤幾個月的她突然跑回來,倒也沒有過于失態。

    還好,她真的沒事,還回來了!心中懸宕了數個月的大石終于擱下,韓靖甫頓時如釋重負。

    之後他隨口和穆情寒暄了幾句「初次見面」之類的話,忽然想到某件事,一臉驚喜的轉頭望向柳嫣。

    「嫣嫣,那我們之前的約定……」

    听他突然說起那件事,柳嫣驀地紅了臉,有些羞惱的道︰「這是可清的妹妹,你可別認錯人了。」

    「不是都一樣嗎?」韓靖甫笑吟吟的道。

    他太了解柳嫣表面上硬氣,骨子里卻心軟得要命的性子了,知道她只是害羞才故作凶惡,一點也不以為意。

    「哪里一樣了?」見他笑得那麼開心,柳嫣心底雖然高興,卻又不想明白表現出來。

    「什麼約定?」穆情好奇的插口。

    柳嫣本來不想說的,但韓靖甫倒是很樂意解答,「之前我做了對不起嫣嫣的事,間接害得穆將軍下落不明。後來她答應我,若穆將軍能平安回來,她便願意和穆將軍談和離之事,轉而嫁給我。」

    「哼,你沒機會了,穆可清已經死了。」氣他居然這麼老實的招供,柳嫣嘟嘴反駁。  

    穆情一愣,隨即笑道︰「我哥哥是過世了沒錯,不過這件事我倒是可以代他決定。嫣嫣,你就改嫁吧。」

    讓嫣嫣能嫁給真正所愛的人,也是當初她決定放棄穆可清身分的主要原因之一,又怎麼可能不答應?

    「多謝穆姑娘成全。」韓靖甫立刻恭謹的朝她躬身。

    「不客氣,還請你好好待她。」

    「我會的。」他慎重的承諾。

    「既然你們已經談好了,可否讓我帶我未過門的妻子先行離去?」李熙平幾乎可稱得上幽怨的聲音忽然響起。

    韓靖甫立刻道︰「殿下請。」

    景仰的人平安回來他固然很高興,但他更在乎能不能和嫣嫣在一起,因此毫不猶豫的答應了李熙平的請求。

    「多謝。」終于搶回未婚妻的李熙平愉快的攬著佳人離去。

    「等一下,我還沒和她說完話呢!」柳嫣抗議。

    「放心,以後還有很多機會和你的穆姊姊相處。」韓靖甫狠狠將她擁入懷里。

    終于能和心儀許久的人兒在一起,他才不想理會旁人的目光。

    柳嫣被他抱著,心底那點不自在也慢慢褪了下去,「喂,你真想娶我?不介意我的寡婦身分?」

    雖然他已知道了真相,不過在別人眼里,她依舊是穆將軍的遺孀,日後只怕多少對他的名聲會有影響。

    「自然是不介意。」只要她願意和他在一起,那點小事又有什麼好介意的?

    柳嫣閉上眼,好半晌後才低低的道︰「那你……找天上門提親吧,總是住在表哥家里,怪不自在的。」

    包何況之後穆情他們結婚,自己夾在中間未免太奇怪了。

    「放心,我等會兒回去便安排媒人上門!」韓靖甫立刻道。

    柳嫣張口,本想取笑他心急,太陽都要下山了,要找媒人也該等明天才是,可再想想,其實她也盼這天盼了許久。

    「隨你吧。」最後,她嬌羞的道。

    柳嫣依偎在他懷里,抬眼望向天空,夕陽將晚霞染成一片金燦。  

    這一日即將結束,可屬于他們的幸福,才正要開始。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戲霸爺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丹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