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遲(下) 外篇四︰道別
作者︰樓雨晴
    清晨,天剛亮的時候,趙知禮接到贍養院的電話,母親走了。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乍聞的瞬間,還是難以反應。

    母親走得安靜,睡夢中悄然離世,不驚擾任何人,一如她溫柔體貼的性情。

    跋來接手處理後續事宜,忍著淚在母親耳畔,輕輕說完最後的道別語,讓她能安心離去,不必牽掛。

    其實最難的,是不知該如何告知那個與她執手相依了大半輩子的伴侶。

    他們每天、每天都要見面,永遠有說不完的話,後來的母親健康狀態大不如前,叔叔喂她吃飯、替她梳發、陪她曬太陽,無論做什麼事都要在一起……

    沒有她,叔叔該怎麼辦?

    若說母親還有什麼放不下,最深的牽掛,無疑是那個人。

    忍著心傷,擦干眼淚,一路走來,那人倚坐在窗邊翻閱著什麼,瞧得入神。

    察覺他的到來,仰眸望去,容色溫淺。「來了。」

    「一心,叔在看什麼?」

    快步走近,對方將手中的繪本朝他遞來。

    《隻果樹與小男孩》,他幼年的床頭書之一。

    「現在回頭去看,這根本就是一個啃老族的故事。」

    趙之寒看了他一眼,「說好的敗家子路線,你不也沒走成?」

    他笑笑地坐來,陪對方回顧一段又一段的童年,滿滿一箱,都是他成長的足跡,有他小時候的玩具、每年寫的父親節卡片、求學生涯第一張獎狀、每階段的畢業照、小時候的日記、作文……他甚至不知道,叔全都留下來了,並且妥善收藏。

    他還記得,母親跟他說那個隻果樹的故事時,曾經告訴他,叔叔就跟這棵隻果一樣,什麼都願意給你,你呢?你能給他什麼?

    他放在心底,年年反思,每年的答案都不一樣,而今年,他想,他可以給的,是與叔坐在窗前說說話、陪陪他。

    「我前兩天才剛陪丫丫做完幼兒園的勞作,說是父親節卡片。感覺好奇妙,我的貼心小棉襖會寫『把拔我愛你了』,感動到有點想哭。」不知道叔叔收到他做的第一張父親節卡片,是不是也是這種心情。

    他還記得,送給叔的第一張父親節卡片,磨蹭半天才塞到對方手中,別別扭扭地說︰「幼稚園老師說要送給把拔,叔叔幫我收好!」

    這一送,就送了好多年,年年不曾間斷。

    「還有啊,我發現丫丫是左撇子,我和她媽媽都不是,不曉得是不是隔代遺傳。」

    是。

    趙之寒是左撇子,後來訓練自己用右手寫字,他不曾說過這件事,身邊較親密的人朝夕相外,偶爾看他不經意使用左手,或許會知道。

    趙之寒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

    輩同翻閱完一本相冊,才想到要問︰「今天怎麼有空來?」

    趙知禮張了張口——快,快點說!這是最好的時機點!

    然而話到了嘴邊,似被扼住了喉嚨,怎麼也吐不出聲,他說不出會讓叔傷心的話。「就——輪休,想說來看看你。」

    趙之寒看了他一眼,調頭望向窗外︰「天氣不錯,陪我到外頭走走。」

    「好啊。」起身攙著對方的臂膀,緩步邁向庭園。

    「叔,你搬回來住好不好?」

    「怎麼又提這事?」

    因為媽媽已經不在了,你堅持留在這的理由,已經沒了。

    趙知禮壓下喉間的酸意。「丫丫說,想跟爺爺一起住,我也想多陪陪你。你搬回來,今年的父親節剛好可以一起過。」

    論輩分,其實是該喊叔公的,但趙知禮從一開始,就教孩子喊爺爺。

    他有三個孩子,在連生兩個臭小鬼之後,年近不惑時意外有了小女兒,對于粉嫩嫩的小娃娃,全家人是護著寵著,叔尤其疼愛這個小孫女,幾乎丫丫的要求,無不應好,有什麼事推到丫丫身上就對了。

    趙之寒不言不語,瞅視他好半晌,突然風馬牛不相及地冒出一句︰「你還記不記得,你國二那年跟同學打群架,被學校記了一支大過?」

    「記得。」

    「你媽問你為什麼打架,你說同學逼你幫他們作弊,我知道,你並沒有說實話。」作弊這種事情,拒絕就好了,何必大動肝火打群架?一定是對方做了什麼,讓脾性溫和的小功忍無可忍。

    趙知禮狐疑地偏首。「你知道我說謊,為什麼不拆穿?」

    對方不答,反問︰「那你知道,為什麼每次你一說謊,我都看得出來嗎?」

    「大概因為,叔叔太了解我了。」所以每次不得已得對叔叔說謊時,他連眼珠子都不敢亂動,呼吸格外輕緩沉著,深怕一個眼波流動會被看出端倪。

    「不。是因為每回你刻意想瞞我什麼時,都有脈絡可循。」絕大多數都是因為——會傷害到他。

    既是為了他,那他又何必戳穿,辜負孩子想保護他的心意?

    小功對他,幾乎沒有秘密,會讓小功生氣又不能明說,連他都要隱瞞的事,猜都不必猜,也就那幾樁。

    他與小功母親的關系,在小功的成長生涯中,一直沒少被拿出來作文章過,小功承受了多少旁人的指指點點、異樣眼光,流言蜚語、評判非議……些事,孩子從來不會說,但那不表示他們不知道。

    甚至後來成為司法人員,還是常讓人背地里酸上幾句︰「自己的家庭都道德淪喪了,哪來的立場去評判他人的是非曲直、道德準則,都不覺得超荒謬嗎?」

    小功一直很爭氣,前些年的一場貪污案,辦得風風火火,不畏強權,贏來清譽美名,用事實向所有人證明,身正不怕影子斜,杜悠悠之眾口。

    時至今日,他依然在慶幸,小功沒有因家庭的原罪,成為第二個陰暗扭曲的他。

    「小功,你曾經埋怨過嗎?」

    「埋怨什麼?」

    「出身、環境,一切的一切。」這句話,藏在心里太久,始終沒問出口——我跟你母親的關系,會讓你感到羞恥嗎?

    「為什麼要?你們讓我衣食無憂,給了我所有能給的一切,我什麼好埋怨?」這樣要還不知足,真要遭雷劈了。

    「我有。我曾經埋怨過我的父親,埋怨過自己的出身。」小功與他一樣,自出生便帶著難以擺脫的原罪,他給得起小功不虞匱乏的物質生活,給得起他所有的呵護,但他阻擋不了外界的風風雨雨,來傷害他的孩子。

    趙知禮想了想,「你知道,國二打完那場架,我在想什麼嗎?我想了很久,想明白了件事——觀子而知其父,如果討厭別人用輕蔑口吻羞辱我家的長輩,說這就是趙之寒能教出來的貨色!那就得自己讓他們心服口服,改說︰不愧是趙之寒教來的,要讓他們閉上嘴,靠的從來就不是拳頭。」

    他後來轉了念,用另種方式,去看待這些聲音。

    正如某一年,他人在國外培訓,無法陪伴度過的父親節,遠渡重洋寄到對方手中的卡片,里頭一句——「成為你的驕傲」,是那一年他能給的父親節禮物。

    「你做到了。」小功讓他,在親職教養上,交出了一張無懈可擊的成績單,所有人,無不贊他教出個品德出眾的國家棟梁,然而事實上——

    「我並沒有教你什麼,也不曾要求過你,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一直到今天,他依然認為,自己不會教育孩子,指引不了孩子太光明正向的人生路,這一切都是小功自己的決定,是他讓自己決定要變成這樣的人。

    「你不會告訴我該做什麼,但你會告訴我是非與黑白,清清楚楚讓我明白該承擔的後果,然後讓我自己決定該走哪一條。」而他自認,承擔不起選擇了錯路後,讓叔失望難過的後果,從四歲那一年,他決定勇敢承認錯誤,向小胖道歉後,他就知道,走對的路,叔叔會開心。

    他所有的是非觀,都是叔叔給的,要說這樣的趙知禮是他教育出來的,半點也不為過。

    沒有趙之寒,不會有現在這個趙知禮。

    「是嗎?」小功是這樣想的?

    「我其實真的不介意你當個敗家子,反正我這輩子,也沒孝順過你爺爺一天。」若真有天理果報這回事,被忤逆個幾句也是剛好而已,他甚至在心里模擬過,哪天被嗆「你又不是我爸爸,憑什麼管我」時,該如何應對。

    他從來都沒想過、也不敢奢望,能得到一個敬他、重他,溫暖又貼心的好孩子,對他不曾有過一句怨言,一心只想著榮耀他、不教他蒙羞。

    「不要再講敗家這件事了啦!」小時候常听叔叔掛在嘴邊講,以為那是叔叔對他的期許,害他一度立志要當敗家子。

    「無所謂。這一切我難道還能帶走嗎?終歸是要留給你的,你怎麼用都好。」拼搏了太半生,為的是給家人更多的保障,他只慶幸,不是以他最害怕的方式去耗盡資產,還能夠敗家,他甚至認為是種最低限度的幸福。「到時候,只要在你媽身邊留個位置給我,身外之物什麼的不必太費心,讓那箱物品陪我入土,這樣就夠了。」

    人的一生,最終不就是這方寸之地?身邊有她,有滿滿的回憶,足矣。

    他在交代遺言。趙知禮听懂了。

    他們從不避談身後事,這一日早晚是要來的,有些話早早交代清楚,也免得小共們慌了手腳。

    「嗯,我都記住了。」上一回說起這事,是在母親入院時,都十年前的事了,叔是怕他忘了嗎?

    他們後來又聊了許多往事,就像從前那樣,年幼時,拎著一件小夠單去蹭睡,叔叔一次都不曾把他丟出房外,長大後,在外頭壓力大,改拎兩手啤酒前去徹夜談心,一窩就是一整夜,像是回到過去,一開聊就停不下來。

    從出生聊到結婚,從涼亭聊到餐廳,吃完飯,泡上一壺茶,繼續聊。

    他抱怨,自己沒有什麼不能對叔叔說的,叔叔卻瞞了他許多事,不公平。

    「對了,還有一件事啊,我一直不敢問你——小舞阿姨是不是暗戀過你?」

    「沒有的事,你在八卦什麼?」

    「最好是沒有啦,那是小舞阿姨有一次喝醉自己說出來的。」現場的大人臉都綠了,難怪小涪姨特別疼他,又忒愛調戲他,原來是父債子還來著。

    「你沒跟你媽亂嚼舌根吧?」

    「我哪敢。」媽媽看似脾性像水一樣溫溫柔柔的,只有他們才知道,爆發起來是很、可、怕、的!女人的醋勁,永遠不要妄圖去挑戰,他不想再掃台風尾,跟著吃一個禮拜的紅蘿卜。

    「高三那次不小失言,差點吃到變兔子。」

    「還敢講,誰害的?」這麼長舌,不當女人真是可惜了。

    說起高三那段純純初戀,真是他人生最大的污點,其實認真說來,那也不算真正心動,就是滿有好感的,看到對方會臉紅,青澀純真的年歲,等待愛情萌芽。有一段時間,常邀那個女孩子來家里讀書,誰知邀著邀看,竟讓女孩對叔叔錯許芳心。

    他想都想不到,這種狗血得要命的八點檔戲碼會發生在他身上,超荒謬。

    現在回想起來很糗,但當時沖擊很大,既震驚又受傷。

    也對啦,他當時還是個青澀小毛頭,而叔叔那種有過歷練、帶點滄柔又有底蘊的成熟男人魅力,更容易惹來情竇初開的小少女芳心淪陷。

    他會發現這件事是因為那個女孩子對他的態度,從開始的矜持婉約,到後來的主動示好親近,最後有意無意地在他面前說叔叔的是非,甚至暗指叔叔對她不規矩。

    他當下太震驚,一路沖回家,問叔為什麼不告訴他?

    「老實說,你那時候是不是有擔心過我對你不諒解?」

    「……有一點。」無論如何,小功的初戀毀在他手里,這是事實,他確實擔心過,這會成為他們之間的疙瘩。

    「你怎麼會覺得,我寧願相信外人而不相信你?」這件事,從來就不存在要相信哪一方說法的問題,他只是少了點心機,不是沒有腦袋,這麼多年的父子情,若會因為外人的幾句離間而動搖,那也太脆弱了。

    叔叔從不干預他的選擇,但那陣子,曾經婉轉地探問過他,是不是非這個女孩不可?

    他後來想一想,就懂了,若這對象不是非常的不妥,叔叔不會這樣講。

    後來把話說開,知道那女孩只是腦補太過,自以為是聖母,言小女主上身,想拯救男主角從這扭曲錯繆又病態的關系中解脫,拯救不成,自尊受創而已。

    「回想起來,叔叔你桃花真的很旺耶。」從小到大,都數不清目睹多少次他被女人搭訕示好的場面了,那些女人是都選擇性失明了嗎?沒看到他手里牽著小孩、身上穿著父子裝?明擺著名草有主還要來撩。

    「我超挺你,從小就知道要你保密,媽都說我們一個鼻孔出氣,搞小團體排擠她。」

    「你只是不想吃紅蘿卜而已。」口吻淡淡的,一語戳穿。

    趙知禮輕笑出聲,不經意笑出淚眼蒙朧,尤其在听聞那自言般輕不可聞的細語後。

    最美的桃花,開一朵,就足以一生燦爛。

    「什麼啊,又閃我……」

    「小功,我很抱歉。」

    「干麼突然這樣講?」

    「這幾年,我一心只想守著你媽,忽略了你,但是我沒有辦法,我離不開她,她在哪里,我就在哪里……」看不見她,生命只剩一片荒蕪。「你會懂的,對吧?」

    「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用你顧。」吸吸鼻子,忍著心酸道,「你給我的,已經很多很多了,所以叔,不用顧慮我,做你開心的事。」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他的小功,一直都是那麼溫暖貼心的孩子,他會理解的。

    「起風了,進屋去吧。」回晚風涼,趙知禮謹慎地護著對方回到屋內。

    「時候不早了,回去吧。孩子們還在家里等你。」

    趙知禮又賴了好一會,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打道回府。

    趙之寒目送他離開,走到門口,輕輕地,說了聲︰「小功,再見。」

    「叔叔再見。周末我再帶孩子來看你。」

    對方沒應聲,只是輕輕地,朝他揮揮手。

    直到再也看不見,趙之寒轉身回屋。

    這傻孩子啊,還是那麼不會說謊,一開口就露餡。

    清晨天剛破曉時,他夢見她,來向他道別,而後,小功來了,紅著眼眶欲言又止,他又怎會猜不出幾分?

    數不清第幾回,又打開紙箱,再一次回顧箱內的每一項物品,一點一滴,見證小功的成長足跡。

    錄音筆里,牙牙學語的清嫩嗓音,一聲聲,喊著把拔。

    一年年,每張暖心的父親節卡片。

    看著小時候注射的疫苗卡,耳邊彷佛還能听見,那嘹亮的哭號聲。

    還有對孩子說過的床頭書、一起組裝的玩具、一迭迭相片……那麼多、那麼滿的回憶,他這一生,夠本了。

    不知不覺,一顆清淚跌落相冊上的一張全家福上,相片里的她,風華依舊,美麗如昔,彷佛歲月不曾在她身上留下過痕跡,指腹撫過那張教他情牽半個世紀的容顏,輕輕地,無聲低喃。

    晚,別走太快。

    夜里,即將入睡時,趙知禮接到消息,叔也走了,死因是心髒衰竭。

    他一開始抗拒接受,母親的離開他已做心理準備,叔叔的卻沒有,叔的健康狀態比媽媽好太多,並且事前沒有任何征兆,那一日還好精神地與他聊了那麼多……

    直到後來,一遍遍回想那些對話,在隱隱的痛楚中,懂了。

    那是在道別。

    去哪里都要跟我講,不可以讓我找不到……

    那聲再見,是永別。

    一天之內,失去摯愛的雙親,他已經哭不出來,一顆心空泛麻木。

    以往曾經听人說,那些相陪了大半輩子的老夫老妻,常會在百日內相繼而去,那是恩愛夫妻,相依相守,生死與共,而他叔叔,甚至連百日都熬不了,一天也不能沒有她。

    一連數日,媒體都在大幅報導這商界強人的傳奇一生,一生功過,蓋棺論定。

    趙知禮低調地處理著後事,一日,妻子默默遞給他一篇報導,他看完含淚而笑,剪下那一頁,在靈堂前焚燃。「媽媽,你要看清楚上面的每一字、每一句。」

    終其一生,叔叔不曾對媽媽說過甜言蜜語,就連拐她同住的時候,都只是淡淡一句︰「到我身邊來。」他曾經覺得叔不浪漫。一名有心的記者,將叔叔過往的專訪統合整理出來,他才發現——

    三十歲的時候,被問到心目中理想的對象類型?那時的叔,屬意二十來歲,柔情似水,溫婉多情的解語花,知人心解人意,會在夜里,點著一盞燈溫存等候夜歸人。

    四十歲的時候,他喜歡三十來歲,風情綽約的少婦,懂了閨中情趣,因母性光輝而更添風韻,那樣的美,教人移不開視線。

    五十歲的時候,他會想要四十來歲,知性聰慧的女性,懂得經營生活,以及跟另一半相處的小情趣,生氣時不會跟另一半吵,在食物里添點醋、加條嗆味辣椒來提醒伴侶,關注她的情緒。

    六十歲的時候,則是覺得五十來歲,發上染了些許銀絲,臉上有了風霜,但是更添智慧,如一壺醇酒,有故事、有歷練的女人,最是耐人尋味。

    七十歲的時候,他認為六十來歲,參透人生,胸懷豁達,心寬自在的女性,最是適合牽手共度晨昏,那樣的女性,無論一路走來多少風雨,臉上猶能掛著淺淺微笑,苦難磨不平,病痛磨不平,命運的考驗,也從來不曾磨平她對人生的信念,寬容而堅毅,教人無法不心折。

    他欣賞每個階段的她、愛她的每一道特質,無論何時,在他眼里,永遠有著獨一無二的絕代風華,教他一生傾心迷醉,無法自拔。

    叔其實很泡漫,人生唯一的一句情話,他用了一輩子才說完。

    叔,你走得那麼急,是怕遲了,會找不著媽媽嗎?那現在,你們找到對方了嗎?

    叩,紅茭落地,一上一下,聖茭。

    他看著地上的紅茭,眨回眸眶的淚露。

    那……你們手要牽好,不要放掉。

    趙知禮拾起紅茭,跪在靈堂前,將一應事宜一一告稟,耐心地擲茭請示。

    捎去的東西,都收到了嗎?

    我在媽媽的左邊留了位置給叔,這樣的安排,你們滿意嗎?

    一旁的長子,只見父親反復不斷地擲茭、允茭,再擲茭、允茭,擲茭,還是允茭……擲到淚流滿面,在靈堂前無聲痛哭。

    「爸,你跟爺爺,說了什麼悄悄話?」

    「我說、我說……」

    叔,你還在嗎?

    有句話放在心里很久,始終沒有勇氣問出口,一直以來,都是你在我的身邊,牽著我的手認識這個世界,為我築起一座安全堡壘,安穩成長,生中每一個重要時刻不曾缺席,用心地教養、陪伴、疼惜、護寵,為我奉獻你能給的一切……我一直想問,我可以不可以、可不可以……喊你一聲爸爸?

    你听到了嗎?

    這輩子能夠當你的孩子,很幸福。那你呢?我有讓你幸福嗎?

    今生欠你太多,如果有來生,可不可以讓我們再結一世緣,換我來護你一生,償還今生欠你的養育恩,父子情?

    謝謝,爸、媽,一路好走……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意遲(下)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樓雨晴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