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技小廚娘(上) 第七章 公主的敵視(2)
作者︰佟芯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驚呆了,沒想到趙芙齡的廚藝能好到讓公主直接要人。

    趙芙齡更听得咋舌,昭平公主該不會是打著把她帶回皇宮慢慢凌虐至死的主意吧?在趙芙齡想著該如何拒絕這天大的賞識時,穆淮恩率先開口了,「公主別為難她了,這廚娘跟臣簽了一年的約,是不能違約的。」言下之意是,你要人,得先看我肯不肯。

    凌嫣豈會听不出這意思,有點氣惱道︰「只是個下人罷了,淮恩哥還真寶貝。」接著,她退讓一步道︰「那,借我吧,一個月就好,時間到了我自會把人還給你。」

    是凌虐到一半放過她嗎?這樣半死不活更可怕啊!

    趙芙齡一點都不想進宮,她用眼神向穆淮恩求救。

    穆淮恩看到了,他當然不會讓她去,他怎會看不出公主的心思?

    鮑主容不了侯府內有年輕貌美的丫鬟,只要看到就會刻意刁難,想把人趕跑,何況是專門為他做菜的趙芙齡。

    「御膳房明明有許多廚藝精湛的御廚在,公主何必屈就一個小小的廚娘。」

    凌嫣再次被拒絕。

    每個人都知道她厚著臉皮喜歡他,他當面拒絕她,豈不是說明在他心目中,她連一個廚娘都比不上?

    凌嫣的公主脾氣上來了,「淮恩哥,你就是要給我難堪是嗎?我堂堂一個公主,連要個廚娘都不行嗎?」

    「堂堂一個公主,就只會耍性子嗎?只要是您要不到的,您就是不擇手段也要得到嗎?」穆淮恩語氣很硬,就算她貴為公主,他也不會屈就她的嬌蠻脾氣奉承她的。

    當下場面變得很尷尬,隱隱還能听到幾道抽氣聲。

    連趙芙齡都為穆淮恩感到膽顫心驚,這麼為了她得罪公主好嗎?

    穆謹熙表情復雜的看著這一幕,在桌下的拳頭因握緊而泛白。

    他當然知道昭平公主是嫉妒趙芙齡,想從穆淮恩身邊攆走她,才會向穆淮恩討人,公主就是……這麼喜歡穆淮恩。

    靖遠侯還能說什麼呢?表面上當然得訓訓孫兒了,「淮恩你怎麼能對公主如此放肆……」

    「侯爺,沒關系的,昭平只是開開玩笑,無傷大雅。」凌霄充當和事佬,「侯爺,世子來喝一杯吧!」他朝兩人舉杯,明顯想改善氣氛。

    「是。」穆淮恩朝凌霄舉起酒杯敬酒,敬完後看趙芙齡不安的杵在原地,朝她揮手,「下去吧。」

    終于可以走了!趙芙齡一得到允許,馬上後退幾步,想悄悄轉身退出廳中。

    凌嫣看到趙芙齡的動作,想到穆淮恩為了保護一個小小的廚娘,竟寧可得罪她,愈想愈不甘心,取出了系在腰間的軟鞭朝趙芙齡抽去,「站住!咕公主有說你可以走了嗎?連行禮都沒有就要走,是無視本公主嗎?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一切都發生得措手不及,趙芙齡從沒想過這種可怕的事會在她身上上演,看到軟鞭朝自己飛來,她嚇得臉都白了,雙腳僵住動不了。

    見到這一幕的眾人們無不驚呼出聲,心想這個廚娘完了,沒有毀容也會受重傷。

    下一刻,啪的一聲,軟鞭被飛來的酒杯擊中,在半空中斷成兩截,隨著酒杯往地面墜落。

    抬頭一瞧,就見穆淮恩直挺挺的站著,擋在趙芙齡面前。

    「公主,您鬧夠了沒有?這軟鞭是給您用來防身的,不是用來傷人的,您以為自己是公主就可以為所欲為,草菅人命嗎?」

    穆淮恩冷冷開口,一雙眸子滿是寒霜。

    這也是他一直以來都對昭平公主沒有好感的原因,他最受不了這種仗著高高在上的身分橫行霸道的人。

    凌嫣看到軟鞭斷裂,錯愕愣住,再看到穆淮恩擋在趙芙齡面前斥了她,那麼的保護趙芙齡,驕傲如她終于忍不住紅了眼眶,轉身跑出去。

    穆謹熙在人前向來溫文儒雅,性子極為隱忍,可看到穆淮恩那麼不給公主臉面,讓她大受委屈,他難得失態的從座位上站起,憤慨地朝穆淮恩道︰「大哥,你不該這麼對待公主的,真是太差勁了!」說完,他跑去追昭平公主。

    昭平公主這一跑,席上眾人都竊竊私語,多是憂心,穆淮恩得罪尊貴的公主,對侯府可沒有半點好處。

    靖遠侯看昭平公主跑了,自是臉色沉沉的責了穆淮恩一番,「淮恩,你太沖動了,公主是何等嬌貴的身分,你話就不能說得好听點嗎?」

    靖遠侯雖認同昭平公主做得太過了,但再怎麼說,公主哪是他們得罪得起的,要勸阻公主的方法多的是,何必選擇最剛烈的方式,鬧得不歡而散,若傳到皇上耳里就不好了。

    「侯爺別罵世子,是昭平太任性了,每次一不如意她就會鬧脾氣,現在肯定是跑到街上玩去了,等玩夠了她就氣消了。侯爺放心,本王帶來的侍衛都跑去追昭平了,會保護好昭平,將她送回宮的。」凌霄不甚在意的說道,好似對佷女的任性撒野習以為常。

    靖遠侯還是不放心,「臣再加派些人手好了,就怕街上人多,會有什麼危險。」

    「那就有勞侯爺了。」

    造成這種局面的穆淮恩一派悠閑,完全不擔心昭平公主會有危險。

    遇上她,是別人倒霉有危險才對。

    穆淮恩轉過頭,朝躲在後方的趙芙齡問道︰「沒事吧?」

    听到穆淮恩關心的詢問時,趙芙齡才真正從驚嚇中回過神,想到她差點被鞭子打到,她就雙腿發軟,想到他的心髒就不禁劇烈的跳動著。

    「世子爺,奴婢沒事……謝謝你。」她低下頭,臉上滿是澹澹的酡紅,覺得很羞赧,很不知所措,完全沒有預料到會上演這種英雄救美的戲碼,但是她……好高興。

    「沒事就好。」穆淮恩听她說了謝謝,唇角的弧度緩緩的擴大,像是真的放心了。

    此時的穆淮恩並沒有察覺到,他那向來內自持又冷清的心湖,因為昭平公主引發的事件激昂了起來,就只為保護趙芙齡。

    趙芙齡不知道這事件最後會鬧得天翻地覆。

    當天晚上據聞應該早就回宮的昭平公主竟不見了,這並不意外,昭平公主每次都會甩掉侍衛,女扮男裝自個兒跑去玩,但這還是第一次直到入夜都沒找到人,不免讓人擔心她一個人在外面游蕩,是不是發生了意外,這可是侯府上下都無法擔待得起的事。

    靖遠侯早已派出府內的護衛協助凌霄尋找昭平公主,穆淮恩更派出他手底最頂尖的一支護衛軍一同協尋。

    夜里,變成阿福的趙芙齡听到他們派那麼多人手找昭平公主,也只能暗自希望昭平公主能很快被找到。

    棒天是趙芙齡的休息日,一大早起來,她還是沒有听到昭平公主的消息,她也只能按照原定計劃,背著包袱回德景鎮。

    踏出侯府,趙芙齡在街上逛了起來,她想買點京城特有的點心當伴手禮,再買幾塊漂亮的布料制成衣裳,王大娘和錦秀穿起來一定很好看。

    買完東西後,她便準備搭車回去了。

    每天都會有載貨的牛車往返于德景鎮和京城之間,他們會順路載客多賺點錢,收費很便宜,趙芙齡都習慣搭牛車回去。

    看到前面剛好停了一輛在御貨的牛車,趙芙齡加快步伐走去,在經過了一條小巷子時不經意听到巷子里傳出的聲音。

    「先把人放在這里吧。」

    就這麼一句話,讓趙芙齡匆匆往里面瞥去,恰好看到巷子內有個男人,指示著另外兩個人將一個矮小的男人放在靠牆的一處地面上坐著。

    那個矮小的男人被放下後,馬上垂下頭,動也不動,教趙芙齡怎麼看都覺得他是昏迷的。

    天啊,她該不會是目睹到犯罪現場了吧?

    這時,像是首領的那個男人蹲下身,抬起矮小男人的臉蛋,露出一張傾世美顏。

    「瞧這張臉這麼美,哪可能是小公子,分明就是個女人。我逛了青樓那麼多年,還是頭一次瞧見有女人上青樓的,而且還是這種上等貨,比里面的花魁還美,賣給金老板可值上很多錢,要發了!」

    「可以賣多少呢?五百兩?」

    「什麼五百兩,是一千兩!不說了,我去雇車,你們在這兒等我……」

    首領走後,留下來的兩個男人中,其中一人明顯是膽怯的,「這樣把人賣了好嗎?我總覺得這個女人不是背通人,她一來到芙蓉閣就霸氣十足的自稱是昭平公子,出手就是一錠金元寶,而且她身上還有著一股說不上的貴氣………」

    「哪有什麼貴氣,肯定是哪戶千金小姐女扮男裝跑來逛青樓,長得這麼美又不安分,被賣了也活該。真是的,你膽子那麼小,怎麼賺大錢?」

    「欸,好像有人在看……」

    「我來看看……沒人啊,你也太膽小了吧。」

    當男人的視線探來時,趙芙齡早已躲到牆的另一面了,心里驚駭地想,這個女扮男裝的女人就是失蹤的昭平公主嗎?

    棒了一段距離,她沒能看清楚那個女人的臉,但從那嬌小的身形來看,很像是昭平公主,而她也確實听見他們提到「昭平公子」,直覺告訴她,他們迷暈的十有八九就是昭平公主沒錯。

    昭平公主會上青樓是所有人都沒料想到的事,護衛們才會整晚都找不到人。

    唉,為什麼她只要想回德景鎮,就會有突發狀況,讓她無法順利回去呢?

    趙芙齡頗哀怨的,但撞見了疑似昭平公主被綁架的現場,無論如何她都無法當作沒看到走開。

    現在她該怎麼辦才好?他們很快就要帶人走了,一走就找不到人了……

    趙芙齡實在很想沖過去要他們放人,但她相信她只會淪為炮灰。她也想討救兵,然而放眼望去,街上多是婦人和小孩,攤販也是手無寸鐵的老人,沒有孔武有力的男子,要如何救人?別說救人了,就怕她喊出有女人被捉了,會立即打草驚蛇,讓人給逃了……

    當趙芙齡看到有個渾身髒兮兮的乞兒少年走過來時,靈機一動擋下了他,將身上證明身分的名牌交給他,又把錢袋和包袱都送給他,「這些都給你,這包袱里有吃的,你可以幫我跑一趟靖遠侯府嗎?」

    乞兒少年眼巴巴的望著錢袋和鼓鼓的包袱,用力的點頭。

    趙芙齡交代他到侯府該說的話後,重新走回巷口,想跟蹤那些人,以確保昭平公主的行蹤,然而她才離開一下子而已,巷子內竟已空無一人。

    緊張之下,趙芙齡跑進巷內找人。

    連接巷子的是另一條大胡同,可以通往好幾條路,她左右尋找,終于看到那幾個男人用麻袋將那個矮小的男人罩住,搬運到車上。

    趙芙齡這樣跑來,急促的步聲讓她的行蹤曝光,加上周遭又沒有遮蔽物,她想藏身也藏不住。

    「嘖,這女的哪來的?看起來很可疑……」

    「太可疑了,該不會是在跟蹤我們吧?」

    「我怎麼迷路了……這是哪里呢?」趙芙齡裝 涂,往後退了幾步想 。

    「她看到我們擄人,也看到我們的臉了,不能讓她就這麼跑了!」首領下令道。

    听到這句話,趙芙齡嚇得心髒都快爆裂了,拔腿狂跑,卻很快被追上,逮個正著。

    她被捉住雙手,逃也逃不了,只能大聲威嚇道︰「綁架人是犯法的!你們可知自己捉的那個女人是昭平公主?你們膽敢捉公主,是會被皇上砍頭的,最好快快放人……」

    「哈,那女人是公主的話,我就是當今皇上了!」首領大笑幾聲,陰森的眯起眼道︰「你果然認識這個女的,在跟蹤我們,只好把你帶走一塊賣了。」

    「唔……」趙芙齡被一雙大掌捂住嘴發不出聲音,而後腦袋被打了一記。

    失去意識前,她懊惱的想,她只是想偷偷跟在後面,等待救兵救援,豈料她生平第一次跟蹤竟出師不利……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特技小廚娘(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佟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