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妙妻 第10章(2)
作者︰簡薰
    天冷,水涼得快,加了兩次熱水後,覺得也該讓粗使婆子休息,于是她便起身,在春花的攙扶下出了澡間,蘇子卿自然早就洗好了,坐在拔步床沿等她。

    幾個炭盆已經燒了起來,室內溫暖如春。

    丫頭跟婆子都識相的退下,四爺跟四少夫人第一次同房呢,可不能不長眼還留著。

    閔天雪吹熄燭火,就著窗戶透進來的微光走到床邊,脫了鞋,拉著蘇子卿躺下,蓋上錦繡百子被,準備睡覺——他子時就要起來了,能眯一刻是一刻。

    然後就听到他咳了咳。

    閔天雪奇怪,「你著涼啦?要不要起來喝點姜湯?」

    「不,不是。」

    「那怎麼咳嗽?」

    她伸手想摸摸他額頭是不是有發燙,手卻不小心拂到他下身一個東西,很燙。

    那是啥?暖床用的湯婆子嗎?但湯婆子怎麼會放在那種地方啊,何況他又不怕冷,用什麼湯婆子?‘

    正在奇怪,蘇子卿卻轉過身子,一把抱住她,輕咬她的耳朵,那個被她以為是湯婆子的東西就抵著她的身體……閔天雪腦袋一炸,不是湯婆子,是他的生理反應!

    因為是預期之外的東西,所以一下子反應不過來,閔天雪懵了,他不是不行嗎,但她現在感覺他兄弟的精神很好啊。

    還有,他解衣服這什麼速度?

    「你不是身體不好嗎?」

    蘇子卿已經在跟她的褻衣帶子奮戰了,「誰跟你說我身體不好?」

    「你自己說的。」

    「我哪有說過那種話。」

    好了,她已經光溜溜了,這男人是天才吧,蠟燭都被她吹熄了,他居然也能摸黑快速的脫掉她的衣服。

    「我是說我的身體跟一般人不一樣。」

    咦,對耶,他好像是這樣說的,她是怎麼理解成他說自己不行的?

    可,可是,他也沒跟別人不一樣啊,兩個眼楮,兩只手,兩只腳,怎麼看都是普通人。

    蘇子卿很快的也解開自己的衣服,抓住她的手往自己身上貼。

    閔天雪只覺得手感很怪,各種凹凸跟線條,很粗,正在想應該是什麼,腦中靈光一閃︰是疤!

    他拉著她的手直到自己的大腿,有一個很大的凹洞,大概有碗口那麼大,不只這個,往下還有一個更大的,腿部有很粗的痕跡,像是被嚴重鞭打過。

    閔天雪心中一軟,這是受了多少多狠的刑求啊。

    「這個疤有點嚇人,我們以後都熄燈睡,這樣你就看不見了。」

    閔天雪推了推他,「去把燭火點起來。」

    蘇子卿遲疑,「會嚇到你的。」

    「我不怕,快去。」

    放在桌上的紅色燭火重新亮了起來,房內又看得清東西了。

    閔天雪看見他口中那個不|樣的身體了,沒一塊好皮,都是疤痕,刀傷,箭傷,鞭傷,腿上有兩個洞深深的凹了進去,不難想見當時受了多重的刑,仔細看,他的左膝也顯得很不自然,也是受過重傷的吧。

    這一身皮肉換來的邊界和平,以及他的一品將軍。

    蘇子卿的表情有點忐忑,「還是可怕吧,我把燭火熄了。」

    「不用!」閔天雪把他拉回拔步床,「我不怕。」

    「真不怕?」

    「有什麼好怕。」閔天雪拉起他的手,覆在自己腰上,對他耳邊吹了口氣,「你可是我的英雄哦。」

    蘇子卿忍耐多時,哪禁得起她這樣戲弄,一下子便撲了上去。

    沒經驗?不怕,本能戰勝一切!

    閔天雪覺得自己真是誤會大了,蘇子卿的問題不是不行,是太行了好吧,這根本不是人,是狼!

    兩人直鬧到快子夜,齊嬤嬤來敲門,蘇子卿這才起床更衣,依依不舍又神清氣爽的去前廳守歲。

    閔天雪刀傷養了五十幾天,然後就是大雪,根本也沒出去走動,體力不足,現在只覺得全身骨頭都要散架。

    齊嬤嬤跟秋月扶著她去洗澡,兩人都笑得見牙不見眼。

    齊嬤嬤是奶娘,膽子自然比較大,「老奴恭喜小姐。」

    秋月跟進,「婢子恭喜小姐。」

    閔天雪想到古人在新人過夜時有听房的習慣,又想起自己剛剛忘情演出,一下子臉都紅了,自己剛剛好像叫得太過火……

    齊嬤嬤笑咪咪說,「小姐別害臊,圓房是好事呢,四爺體力那樣好,很快會有孩子的。」

    「孩、孩子?」閔天雪苦笑,嬤嬤,她跟蘇子卿才圓房,怎麼就講到生兒子了?

    「是啊,蘇家歷代生兒子多,生女兒少,小姐肯定也會是男胎,而且算起來是蘇夫人第一個親嫡孫,肯定會疼愛的。」

    孩子?她是不排斥,但沒想過這麼快有,她還想跟蘇子卿再多過過兩人世界呢,這麼說來,她上次生理期什麼時候?閔天雪腦子飛快算了起來,突然覺得不太對,她今天是危險期耶。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她跟婆婆說蘇子卿不舉,婆婆這才舉雙手歡迎她,但他現在舉了,她是要怎麼跟婆婆交代這件事情?

    啊,好累,不想了,等過完年再想,就算懷孕也不會一下子就凸出來,她還能想想要怎麼講。

    ***

    一年後。

    蘇家的過年已經很久沒這麼熱鬧了,鎮西將軍蘇定邦駐守西疆十年,去年十月終于回到京中,這是蘇家睽違十年的團圓飯。

    最讓蘇定邦高興的除了回家過年,就是見到小孫子了——子卿跟閔氏生了一個兒子,壯哥兒。

    他十月回京時壯哥兒剛出生,現在兩個多月,白白嫩嫩,愛笑得很,雖然天氣寒冷,但他還是每天都跑去羽光院看孫子,對他來說,這世間可沒什麼比金孫笑到冒口水泡泡更好看,孩子真神奇,每天看都覺得長大了些,怎麼看都看不膩。

    至于平哥兒跟康哥兒他自然也疼愛,那是他大哥的孫子,對他來說也是孫子,將來蘇家也少不了他們的。

    年夜飯,一家人圍成一圈,因為蘇定邦回家是大喜,于是蘇夫人發話,姨娘不用站在後頭伺候,也開一桌,湊湊趣,于是蘇定邦的兩個姨娘跟蘇子遠的七個姨娘都落坐吃酒席。

    遠處點煙花的聲音一陣一陣,屋內也很是熱鬧,平哥兒跟康哥兒正是好奇心旺盛的時候,每一盤菜端上來都要問一問,嘗一嘗,然後評論一番,逗得大人哈哈大笑。

    閔天雪心想,孩子就是這點好,有他們在,氣氛就不會冷,等明年自己的壯哥兒也會滿場跑了吧。

    這孩子來得意外,算算還真是過年時候懷上的,前生沒懷過孩子,這輩子開始學習當媽,很有趣,也很新鮮,唯一比較尷尬的就是確定有孕,得去跟蘇夫人報告的時候。

    她這輩子都不會忘記蘇夫人錯愕的神情,「你有了?」

    閔天雪怕她誤會,連忙補上,「是四爺的。」

    「你不是說子卿跟子遠一樣嗎?」蘇夫人眉頭一皺,臉上一層飛霜,「你為了想留在蘇家,所以欺騙我?你好大膽子!」

    「不,不是的,四爺大部分時候不行,但偶爾可以。」閔天雪強調,「很偶爾很偶爾。」

    「他回來都半年多了,你就有孕,當真是偶爾?」

    「是,我跟四爺過年才真的圓房,之前都是不行的。」蘇子卿,對不起……蘇夫人聞言,臉色趨緩,「過年才圓房就有了?運氣倒是不錯。」

    「便是來跟婆婆報告一聲。」

    「子遠要能有個孩子就好,他也就不用這樣落寞了。」

    喂,蘇夫人,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偏心,不能替小兒子高興一下嗎?一定要馬上惋惜二兒子就是了。

    算了,蘇子卿,以後我會對你很好很好的——人生不可能事事圓滿,你有一個偏心的娘,就會有一個偏心的娘子,娘偏二哥,娘子只偏你。

    有孕的消息一公布,自然十分熱鬧,有來往的人家紛紛送禮,由于是一品夫人,連溫皇後都送了一些東西過來,蘇夫人掌中饋,這些自然由她自己去傷腦筋。

    閔天雪懷孕很順利,生產也很順利,只用了半天就生下六斤多的壯哥兒。

    直到壯哥兒出生,蘇夫人終于有一點當祖母的樣子,她原本以為蘇夫人會很冷淡,沒想到卻是很喜愛,跟蘇定邦一樣,每天都來羽光院看孩子。

    蘇夫人還是很偏心蘇子遠,但是她很愛壯哥兒,一個一品夫人會拿著波浪鼓逗個小奶娃,一逗一個時辰不疲倦,十幾年沒拿針線了,現在又開始做起虎頭鞋,虎頭帽。

    看,一整頓年夜飯,只要壯哥兒哼哼,蘇夫人馬上看向奶娘,一定要奶娘解釋「哥兒只是在玩」,這才繼續吃飯。

    山珍海味一道一道上,直到十二道菜吃完,丫頭撤下後換上水果清茶。

    蘇夫人吩咐三個奶娘,先把小少爺們帶回院子睡覺,路上小心點,別著了涼,然後又說︰「子卿先去睡吧,等子時起來換子遠守歲。」

    蘇子卿笑說︰「爹娘,二哥二嫂,還有九娘都去睡吧,我守著就行。」

    蘇定邦很放心,在家守夜又不是在西疆守夜,根本沒危險,他年紀已大,這幾年一到冬天,舊傷就疼得厲害,真的也支撐不住,「那就交給你了。」

    蘇子遠見弟弟要守,自然樂得清閑,帶著溫氏,兩個兒子,跟七個姨娘一群人回院子了。

    一下子,原本坐滿人的花廳只剩兩人,蘇子卿面對閔天雪,笑容變得溫和,「你才出月子沒多久,去躺著吧。」

    「不要。」閔天雪挽著他的手,「我要陪著你。」

    「乖,去睡。」

    「我剛剛已經喝了兩杯濃茶啦,你現在讓我去睡也睡不著,我們去院子看煙花。」

    蘇子卿內心一陣溫暖,是,母親永遠偏心,他很遺憾,可是閔天雪對他也偏心,這補足了他內心的那個缺口,從小到大,他每次過年听到「子卿先去睡吧,等子時起來換子遠守歲」,總覺得受傷,他只能睡一個時辰,但二哥卻能從子時睡到天亮,但去年開始,他已經不覺得有什麼,然後今年,他可以笑著說都他來吧,他很幸福,不介意那些小事情。

    他替閔天雪系上銀貂裘,帶著她走到外頭。

    雪花一直落下,樹梢,花牆,涼亭,都覆蓋上一層白色,星光很亮,沿著走廊掛上的紅色燈籠給院子增添了不少過年氣氛。

    遠遠的有煙花升起,在空中炸開,散落。

    又一朵升起,炸開,散落。

    蘇子卿轉頭看著閔天雪,小小的臉上滿是光華,雙眼亮亮的,看著他的神情帶著笑意,用她的拇指輕輕搓著他的拇指,她說這叫調情,她如果在搓他手指,就代表在說我愛你。

    他覺得很不好意思,但又覺得很喜歡。

    神奇的小娘子。

    他以為自己不會遇上喜歡的女孩子,終究會隨便娶個門戶相當的女子,然後勉強過一生,可是她出現了。

    閔天雪,閔天雪,光是想著她的名字,內心就會柔軟起來。

    她的活潑明朗治好了他內心的傷,她跟東瑞國的女子都不一樣,她尊敬母親,但不害怕母親,尊敬二嫂,但不奉承有個皇後姑姑的二嫂,面對他也是直來直往,不卑不亢。

    「九娘。」他喚。

    「嗯?」

    「謝謝你。」

    「該是我謝謝你。」閔天雪淺淺一笑,「我曾經很孤獨,但現在不了,我不再只是我,而是‘我們’。」

    是什麼時候動心的?大概是在西疆時听到她跟母親的三年之約的時候吧,當時想,居然有人可以克住母親,她一定很有趣,知道她開始做生意,完全不甩母親的家規,每天出門不說,一個女子還把生意做得風生水起,就覺得她……很不一樣。然後看到畫像,眉目生動的一個少女,瞬間就想見她了。

    見到她,然後愛上她。

    靶覺拇指又被她搓了搓,他轉過頭,兩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全書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一品妙妻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簡薰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