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粉美人(上) 第八章 苦澀的結果(2)
作者︰香彌
    季睿麟回到書房,坐在桌前,對姑母也感抱歉,但他不懂,庭羽公主怎麼看不出來他對她真的半點意思都沒有?

    同為女子,倪芳菲可比公主討人喜歡多了,她不黏人,也不會貼上來,個性又好,該大方就大方,率性坦誠,論相貌,倪芳菲更勝一籌。

    季睿麟一想到她,心情就好,這種愉悅的感覺實在陌生又特別,對了,他突然想到一件事,連忙喚來屋外的小廝,將古天跟司馬寬請過來。

    「倪姑娘要買宅子及店鋪,你們派幾個暗衛在京城到處幫忙尋找適合之處。」一見到古天跟司馬寬,他就辭鉅細靡遺的將她需要的屋子大小、用途還有地段一一道來。

    迸天很認真的听著,但司馬寬腦子機靈,也比較懂男女之事,瞧這個不曾開竅的上司一邊交代一邊還補充說得不夠仔細的地方,在說起倪姑娘時,那雙比女子還漂亮的眼楮更是熠熠發亮。

    神色溫柔又愉悅,他心念一動,倏地瞪大眼楮,一顆打探秘密的心都要熱起來了。

    待季睿麟覺得說得差不多後,這才發現司馬寬那雙眼楮亮晶晶的,一臉好奇。

    「你干什麼?」他皺眉。

    「你終于開始留意女子,在乎女子了?」司馬寬忍不住拍手叫好。

    迸天卻一臉莫名,「有嗎?」

    「當然沒有,你們別想太多,我只是覺得她一個女子不容易,想幫她忙而已。」季睿麟說得理直氣壯,但一張俊臉陡然紅了,尷尬的輕咳一聲。

    司馬寬還是笑得眼眯眯,以前的校尉何時幫過哪個姑娘忙?看來,尚未識情滋味的校尉已經不是一根木頭了,這種好消息,該讓葉閎仁知道才是。

    他很快收斂表情,與古天開心的領命退下。

    留意女子?在乎女子?

    季睿麟腦海里來回盤旋著這幾個字,腦海浮現倪芳菲那張沉靜動人的容顏,或許,有那麼點可能,真的是吧。

    想到她,他瞬間感覺世界如在夏日烈陽之下,亮燦燦的,他嘴角微微的往上勾起。

    三日後,北靖候府賀客盈門,老太君所生兒子多在朝為官,還有兩名女兒在宮中為妃,就連皇上、皇後都派人送來賀禮,其它官宦世家自然也不會錯過,一上午,一輛輛馬車就將寬敞街道塞擠得嚴實,經過一番的疏導,幾個管事才將客人一個個迎進府內。

    愛內老太君過六十大壽,雍容華貴的端坐在裝飾得喜氣洋洋的廳堂,接受親眷輩等說吉祥話,送上賀禮。

    當梁書凱帶著呂昱、季睿麟、葉閎仁進來時,廳堂內的氣氛更是熱烈。

    呂昱已有太子妃,但還有側妃的名額,季睿麟更是全京未嫁閨女的夢中情人,再加上粗獷挺拔的葉閎仁,清俊風雅的候府世子,北靖侯府幾位千金不說,其它前來赴宴的各家閨秀哪個不是芳心悸動,含羞帶怯的看著這京城最著名的四大公子。

    但彷佛是嫌她們一顆顆芳心卜通卜通的跳得還不夠快,眼楮都還沒看夠四人,後方又有聲音來報,「三皇子到!」

    從來就不喜歡這種熱鬧場合的三皇子呂佑竟然也來了!

    呂佑可是連皇子妃都未娶,俊容雖不似四大公子之首的季睿麟,但俊眉修目也是俊逸,身為皇子,貴氣更是不缺。

    身後也跟了幾名與他交好的文武官員,不過,大多是官場上的後起之秀,一行人過來,正正經經的排在太子一行之後,向老太君賀壽,隨即讓人帶到園子,跟其它賓客一起賞花喝茶,等席宴開始,再請入座。

    太子一行人就上了一處亭台,幾名比他們早來或晚來的賀客都往亭台而來。

    這些賓客中,有不少是季睿麟跟葉閎仁這幾日去私下邀請而來,他們年紀已大,早不出席這些宴席,都是由晚輩過來的,但得知是太子要他們過來,在了解緣由後他們欣然赴會,畢竟這種方式比日後兄弟鬩牆、危及國家百姓的腥風血雨的流血斗爭要好。

    說白了,他們這次過來,是要提點某些人,太子地位牢牢的,站在太子這邊的勢力更遠遠多于三皇子。

    像是魏老將軍,魏家世代忠良,嚴守邊送多年,返京之後仍手握兵權,更是軍中將兵崇拜之人,老將軍直言,他挺的是皇帝,挺的是正統。

    葉閣老是內閣首輔,為人方正,極有賢名,滿朝官員以他為首,輔佐太子。

    呂佑的目光從那些重臣臉上掠過,也感受到周圍的刺人目光,臉色微黑的看著亭台內的呂昱,「這等陣仗,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太子哥哥借由老太君的壽宴在結黨營私,圖謀大事呢。」

    呂昱淡然一笑,「朝堂上談國家大事,在這里只談著一個人的身分是什麼?本分是什麼?該盡的責任是什麼?」

    呂佑的臉色更加難看,目光一一梭巡過那幾名重臣,最後定視在季睿麟身上,他很清楚太子少了他,就等于斷了右臂,可惜,他的人中沒有一個可以拿下他,甚至還因他而折損了不少。

    「弟弟還有事,就不多待了。」呂佑丟下這句話,轉身就走。

    他沒有留下的必要,本是趁機想拉攏一些人的,但既然太子也在,就算有人有這等心思,也不敢表現出來了。

    「三皇子,接下來怎麼辦?」一名年輕文官在他身後低聲問。

    「放心,有錢能使鬼推磨。」他亦低聲回答,心里已有主意。

    而呂佑走出幾步後,亭台內,呂昱開口了。

    「可以進行下一步了。」呂昱的聲音不大不小,正巧讓他身邊的人听得見。

    季睿麟、葉閎仁及梁書凱都听明白下一步是指什麼。

    「我們三個也出動嗎?」葉閎仁問的最快。

    「不,讓暗衛出動去盯梢,你們別出京,讓三皇子的人以為我們沒動靜,你們可以當一下正常人。」呂昱半認真半開玩笑的說。

    「正常人?某人已經鍥而不舍的過來了。」葉閎仁眼尖的看到一個粉紅色身影靠近。

    季睿麟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眉頭都皺緊了,向呂昱拱手,「末將就先走了。」他怕被黏上了。

    他走得快,葉閎仁也走得快,兩人迅速移動的身影跟園里悠閑從容的賓客大不同,很快的,庭羽公主就注意到了,她連忙要追過去,冬梅連忙喊住她,再以眼神示意,大眾廣庭之下,公主拉裙奔向一個男人總是不妥。

    庭羽公主心有不甘的看著兩人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眼淚都要迸出來了。

    她萬分委屈的走到太子身邊坐下,一出口,就帶著埋怨,「太子哥哥為什麼不幫我留下季大哥?」

    「他就是個榆木疙瘩,你又何必……」呂昱看向一直靜靜坐著的梁書凱,「有比他更適合你的人。」

    梁書凱眼波微閃,「是啊,羽妹妹……」

    「誰準你這麼叫我的,叫我公主!」她一肚子怒火正無處發泄,他就撞上來了。

    梁書凱滿腔情意不被接受,又被心上人斥責,一張俊臉漲成豬肝色。

    呂昱很無言,果然男女之情這種東西踫不得,慶幸的是,他沒將心思全放在上面。

    但某人心里情芽初綻,行動很積極,一連幾夜,尤其是夜深人靜後,玉華院總會有不速之客。

    此時,就在皎清月光下,季睿麟跟倪芳菲面對面坐在屋里,屋內除了醇厚茶香,還有另一股淡淡的宜人清香。

    季睿麟說著她托他尋找的宅邸,有幾處他頗為中意,但還得再比較確定。

    她則談著價位,只要符合她的要求,不論多少,她都有足夠的錢來購置。

    說白了,季睿麟美其名是來了解後續的事,其實就是來看看她、听听她說話,如此白日的浮躁繁忙都消失,一顆心平靜而滿足。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因為玉華院與正院離得不算遠,入夜了又分外寧靜,因此,主院吵鬧的聲音時不時的隨風隱約傳了來。

    兩人交換一個眼神,知道董惠雯這件家丑短時間內是不會消停,或許等到轎子把她抬進那個小商鋪掌櫃家,才會慢慢平息。

    「父親一個文人在乎面子,偏偏家丑外揚,事情也掩不住,想將大妹妹趕緊送出門,偏偏對方又懼內,時間遲遲定不下來,父親耐心等了好一陣,但還是沒消息,父親這幾日才又動旺火,而二娘憋著悶火,這幾日五髒六腑都氣痛了,大夫來了幾次,也不見好轉。」倪芳菲說。

    「我來幫忙。」季睿麟自薦。

    她一愣,「這種事你也能幫?」

    他俊臉微紅,「我不想要你老被這麼吵著,你要學調香又要計劃開店又要找房子……」

    她心里一暖,「謝謝你,但我想二娘能解決的。」不過,她倒是好奇他要怎麼幫?基于好奇之心,她還是向他追問了。

    「那名小掌櫃雖然懼內,但在某個情形下,他的妻子會說好,只是他不夠聰明,沒想到這點,只要找個人去點他一下,事情就可成了。」季睿麟說著說著,不敢再看她的眼楮,借由抬起茶壺、幫她斟茶的動作掩飾。

    她蹙眉,饒是她自詡聰明,他說得這麼不清不楚,她也實在猜不出來。

    他可不敢說太清楚,只能說為了讓她日子過得舒心一些,他動用自家的侍衛,將有關小掌櫃的大小事查得一清二楚,就為了早早把這心事解決。

    倪芳菲可說了,這事一了,她就要搬出去,不管有沒有找到宅子。

    為何要等到董惠雯的事結束後再搬家?是因她不想處界再添什麼流言蜚語,父親已夠難受了,她與父親雖沒什麼感情,但最無辜的是他,所以,她就拖延點時間,不過,她終究要走,他終究還是要難過的。

    季睿麟跟倪芳菲喝了茶,直至夜更深了,季睿麟才依依不舍的離開。

    只是,倪芳菲看著他臉上那種像才到了糖,還沒吃就被人拉走的模樣不由得就想笑,覺得他的這一面稚氣又可愛。

    小蓮跟海棠看著她臉上的甜笑,兩人極有默契的相視一笑。

    接著,也不曉得怎麼說成的,總之,小掌櫃的妻子願意將董惠雯抬進去了,日子定在三天後。

    不給日子就不給,一給就這麼急,偏又不能說不。

    小倪氏心里苦啊,但苦歸苦,也只能抓緊時間的替閨女置辦一些東西,送幾張帖子——這也得煩,請誰呢?大戶是請不得了,只能請一些自家親戚,請二房的人過來就得了。

    那些人從那一次被倪芳菲唱了一次悲涼的苦調嚇到後,就不曾再往倪府來,倒是很主動的頻往元香齋拿香品,听說還轉手賣給他人,小賺一筆,偏偏她什麼都不能罵,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但嫁女沒宴窨,也太悲涼了,于是,還是寫了幾張帖子,讓奴才送出去了。

    三日匆匆,轉眼即到。

    一早還听喜鵲叫,小倪氏心里恨啊,火大的要人把鳥給打下來,再想到個好好的嫡女,只讓人抬進府,蓼蓼無幾的請幾桌客人,愈想愈冒火,這算偷雞不著蝕把米?賠上一個女兒不說,倪芳菲這幾日也在收拾箱籠要離家自立,明日厚實財產也將一並離開,她氣得都要吐血了。

    此時,百合走了過來。

    「二姑娘打扮好了,夫人要不要過去看看?」

    小倪氏忿恨的眼神瞪向她,不就是她嗎?若當時她有伺候好大女兒,甚至向她通風報信,一切就不會發生了。

    「來人,把她拖出去,杖刑五十。」

    百合臉色一變,嚇得屈膝跪下,急急的磕頭求饒,「夫人饒命啊,夫人。」

    兩名嬤嬤進來,將百合死拖活拖的拉了出去。

    接著,小倪氏就听到院子響起的打板子聲,還有百合唉叫的聲音愈來愈弱。

    不一會兒,何嬤嬤就進來在她耳邊說句話。

    小倪氏抿緊薄唇,百合那丫頭讓兩個嬤嬤打死了,怎麼這麼不禁打?

    真是晦氣!她吩咐讓下人用草席卷一卷丟到郊外亂葬崗,此事誰敢長舌誰就打板子,只是,這事雖然做得隱密,但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

    甭說倪芳菲得到消息,連董惠雯也知道了。

    這就是她的娘?在她出閣之日,也要鬧個血光之災。

    映月齋里,董惠雯沉默的坐在梳妝鏡前,瞪著鏡子里的自己。

    這大喜之日也只能低調,妾不能穿大紅色,一件粉色嫁衣還算精致,濃妝艷抹遮掩這段日子的憔悴,還有嬌艷之姿,但新嫁娘的嬌羞及嫵媚卻是沒有,而她的婚宴沒有排場可言,客人也少得可憐,實在寒酸。

    一想到這里,她眼圈微紅,要嫁人了,她反而看透了些事,與兩個姊妹感情都淡薄,母親重于算計,心思也不在她這個女兒身上。

    「二姑娘。」另一名丫鬟的聲音讓她從沉思中醒來,她一抬頭,就見鏡內照出另一個窈窕身影朝她走來,她先是一怔,隨即沒好氣的轉回頭瞪著倪芳菲,「你來做什麼?」

    「身為姊姊,該送點添妝禮。」她微微一笑?

    「你是來看笑話的。」她咬牙道。

    「沒有,但小小掌櫃的確不是一個良人,諷刺的是,若不是你,他怎麼會出現在你的生命里,只能說你是害人害己。」

    「所以你是來清算的?哼,你也不是個好的,你我都清楚,事情不全是你說的那樣,你也害了我。」董惠雯恨恨的道。

    「我沒害你,一個人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只想奉勸你,還是待人為善,至少,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她語重心長的邊說邊將一個錦盒放到她手里,「給你一些體己私房。」

    董惠雯打開一看,錦盒里是一疊面額不小的銀票,她蹙眉不解的看著她。

    「我不是以德報怨,只是覺得你可憐,當初存了壞心思害到自己,從小伺候你到大的丫鬟又在今日慘死,沒人可以幫襯,那個正室听說力氣大,妒心又重,你嫁過去,好自為之。」

    倪芳菲說完,就離開了。

    董惠雯看著那些銀栗,突然掩面痛哭。

    稍後,她在拜別高掌後,就坐上轎子被抬到夫家,從此被圈禁在後院,過著悲慘的日子。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香粉美人(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香彌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