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鐘小藥娘 尾聲
作者︰媄娮
    放眼望去廣袤的青草地上鋪滿薄雪草,整個山谷顯得既清新又寧靜。

    年約五歲的小女孩,吃過早膳後,就嘰嘰喳喳的吵著要出去玩,拗不過她的撒嬌,女孩的父親便順著她的意思從院落內緩緩走了出來。

    「爹,這段是石板路,石頭上還留著露水,你要走慢一點喔。」小茜緊張兮兮的盯緊父親的腳步,就怕他不小心摔著了。

    「乖,爹知道了。」駱雨樵溫柔一笑,沒有焦距的目光落在女兒的臉上,神情淨是寵愛。

    「爹,夏雪開花了喔!昨天晚上我跟爹打勾勾說過,如果今天漂亮的花花,開得比昨天多,爹就要口述教我劍法,爹,你沒有忘記吧?」小茜仰起紅撲撲的小臉,仰望著她長相俊偉的爹爹,眼里充滿崇拜。

    打從那日見過爹爹珍藏的寶劍,又間接得知爹爹曾經專精劍術,她小小的心靈里,就被種植了期待的樹苗,總想有朝一日,要將爹爹精湛的劍術給學齊,長大後,她要離開這高山峻嶺的家,到外面去游歷一番。

    靶覺到大掌中握著的小手,興奮的拉著他的手擺蕩,駱雨樵的唇邊逸出微笑,「小茜,不是爹不願教你,其實爹也很想看小茜習武的模樣,所以小茜要再給你娘一點時間,只要等到爹的眼楮看得見了,不管是小茜,還是爹的願望,都可以一起達成,好不好?」這幾年在靳湄琴的醫治下,他體內的余毒已經全部除去,而他的內力也因此恢復了。雙眼的視力,從僅能辨光,慢慢進步到可以分辨出物體的模糊輪廓,雖然進步緩慢,可是已經足以證明他的雙眼正慢慢復原當中。

    听完父親的解釋,小茜臉上雖然流露出明顯的失望,可是懂事乖巧的她還是很勉為其難的接受,這時她瞧見才剛整理完家務,也從家中走出來的娘後,小茜興奮的揮舞著小手,「娘,我們在這里。」

    「小茜,你怎麼又拉著爹到處亂跑了,害我找不到你爹喝藥呢!」

    靳湄琴故意板起臉來教訓著女兒,心里則抱怨著,這一大一小還真懂得如何讓她操心,她也不過才轉身洗個碗,回過頭後就找不到人了。

    听到靳湄琴的數落,小茜委屈的扁起嘴,她偷偷拉了一下駱雨樵的手,期待父親能出面緩頰。

    靶應到女兒的心思,駱雨樵憐惜的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然後說道︰「湄琴,等一下回家,我再補喝兩碗便是。還有,小茜也沒有拉著我亂晃,她是看到開了滿山的薄雪草,覺得很漂亮,才會拉我陪她出來看看的,你就別念她了。」

    「對啊!小茜很乖,小茜都有緊緊的看著爹,沒有讓爹跌倒喔!」

    小茜最怕娘凶起來的樣子,因為娘只要心情不好,就會罰她看醫書,小茜最討厭看書了!看到書上那密密麻麻的蚯蚓文字,她的眼皮子就會很快的掉下來,然後昏死在書案上。

    「你啊!纏著你爹還不就是想學劍,你以為娘不知道嗎?」靳湄琴環臂抱胸,一雙水眸睇向小茜,頗有知女莫若母的意味。

    「人家真的很想學習劍術嘛!」在靳湄琴那似責備卻又像調侃的眼神注視下,小茜不禁低垂了小腦袋,可是嘴里卻不服氣嘟嚷著,「誰說女孩子就不能學劍,不能闖江湖?小茜長大一定要當俠女,不要當大夫……」

    「小小年紀就想當什麼俠女?我看你還是乖乖的多讀兩本書,多識點字,這樣比較實際。」靳湄琴只要想到女兒粗枝大葉的迷糊個性,不對她口中所謂的俠女生涯,抱持很大的憂心。

    「爹——」眼見靳湄琴又開始潑她冷水,小茜一張小嘴又噘得半天高,拽著駱雨樵的大掌,要他幫忙當說客。

    被夾在兩個最愛女人中間的駱雨樵,覺得既甜蜜又為難,感覺到自己成為她們兩人注目的焦點後,他輕咳了聲,才緩緩說道︰「湄琴,孩子有自己的想法,將來長大後,她有權利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當然,我也希望小茜能夠多識點字、多念點書。」

    「小茜,听到沒有?爹也希望你多念書。」靳湄琴一臉得意地看著小茜。

    「娘,你才該听清楚呢!爹說他不反對我當俠女,也就是說,爹還是會教小茜習武的。」得到爹的認同與默許,小茜就像是吃了顆定心丸,滿心期待著自己快快長大,好讓她可以闖蕩江湖,揚名立萬。

    「爹是肯教你學武沒錯,可是你得先把書念好。」靳湄琴真是受夠這個小鬼靈精了,明明是女孩家,卻不興女孩該熱衷的事物,反而對駱雨樵收藏已久的劍起興趣,想到那次要不是她發現的早,不知這個孩子會玩劍玩出什麼亂子來?

    「我要先學劍再念書。」叫她看書準又要睡死過去。

    「小茜——」靳湄琴不高興了,再想板起臉教訓她時,駱雨樵已經用手勢示意小茜到別的地方玩了。

    「雨樵,你實在太寵小茜了。」看著女兒蹦蹦跳跳的跑去撲蝴蝶,做娘的靳湄琴,除了嘆氣之外,也只能感嘆黑臉不好當。

    「她年紀還小,很多事情還不懂得分辨好壞,你這麼念她,她听不進去的。」駱雨樵笑了笑,感覺到靳湄琴伸出手扶住她的胳臂,兩人就並肩坐在草地上。

    「我知道啊!可是江湖險惡,我真不願,也不想她的心里,一直存有想出去闖一闖的念頭。」小茜是她的心頭肉,她可舍不得她在外面摔得鼻青臉腫後,才曉得家才是最安全、最溫暖的地方。

    「小茜是個聰明的孩子,她會懂得如何保護自己的。」駱雨樵伸手輕拍愛妻的手背,希望她別太鑽牛角尖。

    「算了!反正我說不過你……」靳湄琴認命的抿唇。

    山間一陣陣涼爽的清風拂面而來,靳湄琴舒服的深吸口氣,偏過頭看著深愛的男人,看到那雙雖然清澈,卻無視的湛黑眸子,心里是既心疼又惋惜。

    他那雙盛滿柔情的眸子,什麼時候才能再次將她的模樣,倒映在他的眼底呢?

    「雨樵,你還記得叔公提過的盼盼姑娘嗎?听說她最近添了個胖娃娃,我們改天再去看看她,好不好?」自從得知是趙盼盼替他們夫妻倆洗刷冤屈後,靳湄琴的心中可謂百感交集。

    因為她一向不與村外人打交道,但是經歷過一連串的事件後,她才頓悟當初自己排拒村外人的想法有多可笑,誰是愛她的人?

    誰又是會傷害她的人?她總算能看清現實了。

    所謂的好人壞人,是不會寫在臉上的,人與人之間還是要經過相處,才會知道對方是否值得自己深交,像趙盼盼就是個最明顯的例子。

    听到愛妻想去訪友,駱雨樵自然順從配合,微笑聆听著耳邊銀鈴似的笑聲,嘴角也不自覺的跟著上揚。

    他很喜歡听她的笑聲,尤其是在他雙目失明的這段日子,他更加用心的以耳代眼,去感受著她笑靨如花嬌美的樣子。

    注意到駱雨樵若有所思的模樣,靳湄琴望著他的眼,心憐地低語︰「雨樵,你相信我,我一定會醫好你的眼楮的……」

    听到她的承諾,他緩緩地點了點頭,臉上滿是溫暖的笑意,感覺到她柔軟的發絲輕觸著他的頸項,一股淡雅的香味沁入鼻腔,他情不自禁的伸手,輕輕撫摸著她的頭發,還有細嫩的臉頰,溫馨而親密的氛圍充斥在兩人之間。

    這幾年,他其實已經慢慢習慣眼盲的日子,雖然對于無法親眼看見愛妻與女兒的模樣,心中仍感遺憾,可是知曉湄琴為了醫治他的眼傷,已經付出最大的心力,他舍不得再給她壓力。

    靳湄琴看到他唇邊的微笑,撒嬌的將臉貼靠在他的肩上,正想竊吻他的唇時,剛才還跑到遠處撲蝴蝶的小茜,卻興匆匆的捧著許多顏色鮮艷的花朵,來到他們面前獻寶。

    「爹,你看我采了好多好漂亮的花花喔!我帶爹還有娘過去采花好不好?」小茜雙頰紅通通的,頭發上還沾了不少草屑與花瓣。

    「小茜啊!你到底是怎麼玩的?」靳湄琴一見到女兒變成小花貓,方才的閑情逸致一下子全跑光了,她站起身走到小茜身前,彎下腰幫她揩拭臉上的髒污。

    「娘,我跟你說喔!那里有好多美麗的蝴蝶,還有很多很漂亮的花,一大片一大片的喔!」小茜高興到手舞足蹈。

    駱雨樵與靳湄琴終究還是拗不過女兒,一家三口邊說邊笑的走到小茜口中的美麗仙境前站定。

    那是一處人跡罕至之地,崎嶇彎行的羊腸小徑上,飛舞著五顏六色的美麗蝴蝶,滿山遍野的花海,隨著山風起伏,飄散著片片花瓣與醉人的花香。

    「哇!我們住在這里這麼多年,怎麼都沒有發現過這里啊?」靳湄琴被眼前的美景迷顫了心頭。

    「娘,這里真的很漂亮吧?」對于自己的新發現,小茜顯得得意洋洋,然後迫不及待地從靳湄琴的手中,搶過駱雨樵的大掌,想拉著他一起分享這片花海。

    「小茜,你走慢一點,你爹眼楮不好啦!」靳湄琴對于女兒如此天真的舉動,覺得既好氣又好笑,沒想到她的警告話語才落,就眼尖的看到小茜因為太興奮,居然沒看到草地上有個凹洞。

    「雨樵,小心!」眼看女兒跟駱雨樵都沒有注意到地上,她驚慌的尖叫一聲。

    才被女兒急拉著走,還搞不清楚方向的駱雨樵,驀然間又听到靳湄琴的驚呼聲,心一慌,直覺就想先保護女兒,豈料當他將女兒抱進懷里的同時,一腳卻踩到草地上凹洞,一個重心不穩,父女倆雙雙往一旁倒去,駱雨樵還不忘用自己的身體給女兒當墊背。

    咚!

    當駱雨樵的身體接觸到地面時,感覺到頭部撞擊到地面上的某樣硬物,鋪天蓋地的昏眩與疼痛,瞬間侵佔他的知覺,遠處傳來妻子的呼喊聲,漸飄漸遠……

    雨樵,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喜歡薄雪草嗎?除了因為我偏愛那薄霜似的白花,鋪滿整片山頭的美麗之外,我最珍惜的,便是那一夜與你共同遙望夏雪盛開的回憶。

    你相信嗎?在你出現之前,都沒有人陪我找尋過夏雪。因為對這座久居深山的人們來說,夏日的薄雪一點都不稀奇,但是很奇怪,我就是偏愛這夏雪,心里一直期待著,有一個人能跟我一樣愛上這樣的白雪,而你,就這麼出現了……

    那一夜我們共同遙望夏雪,在我的心里其實就已經暗暗打定主意,期盼著你能年年陪我看雪,為了要實現這個願望,所以我更加不會放棄醫治你的雙眼,答應我,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要陪我實踐夢想,不能輕易放棄……

    雨樵,我要你陪我看夏雪,你不能食言喔!我等你……雨樵……雨樵……雨樵……

    靳湄琴頭痛的看著因為內疚而嚎啕大哭的女兒,她知道女兒心里對于自己的粗心與調皮,已經有在反省,所以靳湄琴其實並沒有太苛責她。

    「嗚嗚嗚,娘,對不起,是小茜不乖,小茜不是故意要害爹跌倒的……」小茜哭得淚眼汪汪,沒想到因為她的粗心,居然會害爹跌倒,甚至還因此昏睡不醒,她真的很怕爹會因此死掉了,滿心的無助與悔恨,讓她覺得自己是個壞孩子。

    見到女兒哭到上氣不接下氣,即使靳湄琴對于駱雨樵目前昏睡的狀況,也是憂心如焚,可是為母則強,為妻則悍的強烈使命感,反倒讓靳湄琴格外冷靜。

    「小茜,你別再哭了,你這樣子會吵得娘沒辦法安心診治爹的。」

    靳湄琴板起臉,嚴厲的告知女兒事情的嚴重性,這一招果然見效,小茜很快的就吸著鼻安靜下來。

    打發了小的,靳湄琴這才能全心全意檢視躺在床上,緊閉雙眼的駱雨樵。

    雖然他在跌倒時,後腦勺有撞到地上凸起的石塊,可是外傷並不嚴重,再加上她把脈的結果也屬正常,按理來說,他不該昏睡如此之久,心里正在推測著各種可能的原因時,就見駱雨樵的眼皮動了動,靳湄琴這才松了口氣,俯下臉,輕拍他的臉頰。

    「雨樵,你醒醒……」

    小茜見靳湄琴喊爹的名字,也隨即撲到床邊,跟著嬌喊︰「爹,小茜在喊你,有沒有听到?」

    「雨樵,你還好吧?有沒有感覺哪里痛?」見他睜開眼楮,緊蹙的眉頭終于舒展,一雙小手抓住他懸在半空的手,眼里滿是柔情懷疼惜︰「對不起,是我不夠小心,才會害你跌倒……」

    早已習慣用听覺與觸覺去感受周遭的駱雨樵,當他醒來後,听到靳湄琴在耳邊輕聲的絮叨時,他就覺得很安心。

    習慣性的牽動唇、無意識的眨動眼楮,一道刺目的白光,卻出乎意外的扎得他眼楮睜不開來,他反射性的想用手護住眼楮,可是內心另一道聲音,卻又催促他趕快睜開眼,他的異樣吸引了靳湄琴的注意。

    「雨樵,你怎麼了?眼楮不舒服嗎?」看到他雙眉緊皺,雙眼緊閉,靳湄琴的一顆心又懸在半空中。

    「……我的眼楮,不知道為什麼……睜開就覺得痛……」駱雨樵因為初醒,所以嗓音顯得有些沙啞。

    「是嗎?怎麼會這樣?你再試著睜開眼楮看看……」靳湄琴從未遇過他這個樣子,腦海里開始回想醫書記載的種種,很擔心他是不是因為撞傷頭部,所以引發其他急癥?

    「嗯。」得到靳湄琴的鼓勵,駱雨樵又慢慢地睜開眼楮,看見眼前有人影在晃動,他像是領悟到什麼,很努力的再睜大眼看,模糊的影像漸淡,他看到那張記憶中的輪廓,清楚地出現在眼前,那彎彎的眉,小巧的唇,再加上圓圓的眼楮……

    「湄……湄琴……」他懸在半空的手,精準無誤的撫摸到她的臉,在他的眼底完整的攝入她的嬌顏。

    「你……你看得到我了?」這突如其來的驚喜,讓她不禁喜極而泣。

    她在他的眼底,看到自己的倒影了。

    「湄琴……你還是這麼美……」她依然美麗,一如他記憶中的模樣,唯一讓他覺得陌生又熟悉的,是眼楮含著淚水,正對他癟嘴哭訴的小女孩。

    「爹,你看得到了是嗎?我是小茜,你……認得我嗎?」小茜小心翼翼的問,因為她也看出爹好像能看到東西了,只是爹的眼里為什麼只看得到娘,她呢?她也想得到爹的關愛的眼神啊!

    「小茜?我的女兒,你跟你娘長的好像……」小小的唇,彎彎又可愛的眉,還有那雙跟她娘一樣清亮的大眼楮,小茜根本就是湄琴的縮小號翻版。

    駱雨樵莫名地顫抖著聲音,只覺得眼前的一切,既真實卻又虛幻。

    「湄琴……小茜……我……真的能看到你們了……」駱雨樵坐起身,一臉不可置信的來回梭巡四周,還有他最心愛的兩個女人,胸口被滿滿的感動所填滿,眼眶情不自禁的眨紅了。

    之前用盡各種方法醫治他的眼傷,卻遲遲未能突破最後關卡,現在親眼見到駱雨樵重見光明,靳湄琴內心的激動與欣喜之情,更是溢于言表。

    她睜大水眸,顆顆清淚順著眼角流下,她忘情的用雙手捧著駱雨樵的臉,將自己的唇印上他的。她從他的眼中看到久違的柔情眼波,確定這一切不是一場夢。

    張開雙臂,緊摟著他的頸項,低喃著︰「你真的看到我了……你的眼楮真的復明了……真的、真的……」耗費五年多的心力,她等的就是這一刻。

    「湄琴,我記得我曾經答應過你,要陪你一起看夏雪,這個承諾,我一直放在心里沒有忘記。」看到湄琴落淚,又見他的女兒小茜,不甘寂寞的死命將她圓圓的頭顱,硬是擠在他們中間,駱雨樵只覺得全身被幸福的滋味所佔據,心里感謝上天賜給他如此的奇跡恩惠。

    記得五年前,靳湄琴開始專心為他治療眼傷時,他抱著滿滿的期待,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掌心了各種方法,卻還是無法找回光明,讓他一度想放棄治療,那時靳湄琴為了鼓勵他不要放棄希望,便開口要他承諾陪她一起看夏雪的願望,如今五年的光陰過去了,這個願望終于可以實現了……「你還記得就好了,今年的夏雪開的比往年更美,你不只今年要陪我一起看,以後的每一年也都要陪我一直看下去……」她很貪心的,得到的就不容許再失去,既然他的雙目已復明,她就絕不容許再有差錯。

    「湄琴,有你在我身邊,就算我想失約,你也不會允許吧!」駱雨樵對于靳湄琴的執著,不僅感到佩服,還有更多的不舍。

    這五年來,湄琴為了他,暗地里不知流了多少淚,吃了多少苦,這些駱雨樵可是點滴在心頭。

    溫柔的吻去湄琴臉上的淚,看著外面的天色尚好,駱雨樵提議先完成對靳湄琴的承諾,于是一家三口便步出房門,看著滿山遍野的薄雪草映入眼簾,駱雨樵與靳湄琴的心更是百感交集。

    「雨樵,過去是因為我的任性,才會讓誤會拉開我們之間的距離,從今天開始的每刻,我會完完全全的相信你,全心全意的珍愛你,再也不會讓誤會有機可趁了。」他的承諾他辦到了,她當然也不能輸給他。

    听聞靳湄琴的深情告白,駱雨樵動容的俯下臉,一手任由女兒拽著不放,另一手輕勾靳湄琴的下顎,以吻代替言語,滿腔的洶涌愛意,全部交同纏綿的招喚來傳達,直到他們的女兒因為被冷落,而抗議的大叫,駱雨樵與靳湄琴才依依不舍的結束這纏綿的一吻。

    駱雨樵彎下腰,將女兒抱在懷中,深情款款的注視著麗顏羞紅的妻子,想到過去不幸的種種與沉重的傷痛,再對照如今幸福滿溢的自己,駱雨樵深切的明白,屬于他們的人生,才正要開始。

    沉穩而堅定地緊抱著靳湄琴與小茜,這一回駱雨樵要用自己的雙手,牢牢的將幸福抓在手里,再也不放開……

    【全書完】

    編注︰

    想知道充滿熱血正義感,卻膽小如鼠的趙盼盼會情歸何處嗎?

    敬請期待——《魂縈染娘淚》  。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情鐘小藥娘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媄娮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