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娃娘子(上) 第八章 趙家母女的盤算(1)
作者︰子紋
    清脆的巴掌聲一落,四周一靜。

    陳嬤嬤捂著臉,難以置信的看著趙嫣。

    「你做什麼?」趙妍發怒,不客氣的上前推了趙嫣一把,「憑什麼打我嬤嬤?」

    「就憑她詆毀我姨母。」趙嫣的手一揮,直接將趙妍推開。

    趙妍踉蹌了下,要不是身後有兩個小丫鬟扶著,人就跌倒在地,她瞪著趙嫣,氣得肺都要炸了。

    趙嫣在趙妍眼中看到強烈的憤怒,但她壓根不以為意。

    「妹妹。」趙雪捂著胸口,顯然被趙嫣出手打人的行為駭住了,「你的規矩呢?」

    「規矩?!什麼是規矩?」趙嫣甩了甩自己的手,方才她還沒用足氣力,已經算客氣了,「方才陳嬤嬤都說了,我就是不識大體,不懂規矩,我只知道只要不順我的意,就是直接動手,怎麼?不服氣?!」

    看著張狂的趙嫣,陳嬤嬤氣結語塞,就連向來盛氣凌人的趙妍也有片刻的傻眼。

    趙雪見了心頭一惱,壓著滿肚子火氣,臉上的笑意已失,「四妹妹,我們是真心為你好,如今府里與京城的永安侯府議親,若你願意回去,我與你三姊姊會助你有個翻身的契機。」

    趙雪的話委實莫名其妙,趙嫣大可不予理會,但提到永安侯府,她不得不多份心思,「說清楚。」

    看到趙嫣的神情,趙雪心頭冷笑,果然就是個沒見識的丫頭,提到永安侯府眼楮都直了。

    「你也知道我的嫡母與永安侯府二房夫人是表姊妹,」趙雪壓低自己的聲音在趙嫣的耳際道︰「如今欲親上加親,讓三妹妹婚配侯府嫡次子。」

    這事趙嫣早從葉齊雲口中得知,但從未听樓子棠親口說過,她心中雖然有些不痛快,卻也不好直問,眼下听趙雪的意思,這件事已是板上釘釘?

    這門親事可說是趙家高攀了,畢竟侯府嫡次子,雖說沒有世襲罔替的爵位,但數代累積的功勛,一條條一樁樁都令侯府添了榮耀,如今永安侯世子十分疼愛胞弟,所以只要有這個兄長在的一日,二郎君什麼都不用做,就能過上富貴安穩的日子。

    這世上何其不公?她看向趙妍,有生以來第一次,對這丫頭生出一抹羨慕的情緒,有個護著她安穩的親娘,如今又將有個風華絕代的夫君……

    「說到底,這門親事是三姊姊高攀了。」

    「胡說八道!」趙妍想也不想的斥道︰「誰不知道二郎君是個進氣多,出氣少,不知何時便得去見閻羅的病秧子,我嫁過去就是等著守寡。」

    趙嫣皺起眉頭,狠狠的瞪向趙妍,以趙妍的長相跟樓子棠的風華絕代一比,根本就是天與地的差異,人家不嫌棄她,她竟然還嫌人家?

    「說什麼鬼話!縱使他身子不好,單畢竟是你的未婚夫。」

    「我才不嫁廢物,」趙妍可不在乎自己的言語刺耳。

    看著眼前驕縱不講理的女人,她竟要跟樓子棠結發成為夫妻,趙嫣心中一股惡寒,「真是好好的一桌山珍海味,被豬給拱了。」

    「你說什麼?」

    「我說——」趙嫣不留情的再說一次,「二郎君這個山珍海味,被你這個不知所謂的豬給拱了!說二郎君是廢物?你看看鏡子照照自個兒的模樣,就憑你長這副德性,我還怕二郎君看了眼疼。」

    「你!」趙妍最氣的就是人家說她長得不好,一張臉漲紅,就要上前去打她。

    趙嫣眼神銳利的瞪向她,直接手握拳頭,揮到趙妍眼前,「你敢動手,我就敢打你!你信不信,我打得你娘都認不出來!」

    趙妍看著揮到跟前的拳頭,硬生生的停下腳步,臉上除了錯愕又添了幾分驚懼,半晌說不出半個字。

    「四妹妹對二郎君語多維護,如此甚好。」趙雪開口,「只要妹妹願意回趙府去,我們可以好生安排,讓你嫁去侯府,畢竟你害過二郎君,若要贖罪,也該是你去,不該落在三妹妹頭上。」

    趙嫣難以置信的看向趙雪,腦子一瞬間將事情給想得明白了。

    「原來找我回府是因為——該死!這都什麼玩意兒?」趙嫣一陣惱火,若說趙妍可惡,趙雪就是可恨。「這都是你的主意是吧?!趙妍嫌棄這門親事,不想守寡,所以你就想到了我。」

    趙雪抿了抿唇,沒有否認。

    趙嫣目光如冰,嘖嘖幾聲,紅糖嘴,蛇蠍心,嘴里說得甜,心里卻滿是算計。「越美就越毒——這話還真有點道理,你如此陰險,不怕報應嗎?」

    趙雪看著趙嫣的神情,咬了咬牙,扯出一抹笑,「妹妹,你誤會了,我是為你著想,以你的身分,能入侯府是天大的造化。」

    「閉上你的嘴!」趙嫣嘲弄的一哼,「你們一個個都是瞎的,二郎君身子弱了些又如何?就算最後二郎君真死了,能嫁給這麼好看的夫君,也是前世修來的福氣。」

    趙雪和趙妍兩人見過樓子棠,但那是在多年前的重陽賞菊宴上,那時樓子棠落水驚動了趙府上下,對當時兩個幼女而言,這個體弱多病的二郎君就是打出娘胎便時刻可能會沒命的病秧子。

    「除了當年,你還見過二郎君?」

    何止見過,人現在還在普陀寺,但這些事趙嫣懶得多言,若樓子棠真如她們所言是個短命的,娶了趙妍,人生的最後一段路還不知會怎麼被折騰。

    「以後別來找我,」她憤怒的啐道︰「看到你們,令我覺得惡心。」

    趙嫣提起木桶,憤憤的轉身離開,金子連忙跟了上去。

    「小姐,」直到走遠,金子才開了口,「你生氣啊?」

    「氣!氣得頭都要冒煙了,」趙嫣啐道︰「你看趙妍那德性,能嫁給二郎君,是她的造

    化,現在她卻不嫁,一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模樣,真是良人配惡婦,想來就糟心。」

    「小姐看來很喜歡二郎君?」

    趙嫣猛然停下腳步,金子見了,連忙也停住,「小姐?!」

    喜歡是怎麼一回事?!趙嫣側著頭想了一會兒,「其實我該討厭他的,畢竟他總是欺負人,但偏偏對他,怎麼也生不起討厭的感覺,畢竟他長得太好看了。」

    金子愣了下,「小姐是說因為二郎君長得好看,所以喜歡?」

    趙嫣點了點頭,「是這樣沒錯。」

    金子困惑的側了下頭,戲園的人都說主子對有名的花旦特別寬容,有好的胭脂水粉都會大方的送上,私底下不是沒人說趙嫣這人看似張狂,卻懂得逢迎拍馬巴結,但實際上,從小一起跟著趙嫣長大的金子很清楚,主子根本無須討好任何一個人,她對那些伶人好,只是因為伶人長得好,敢情對這二郎君也是同樣的心思?!

    「若是如此,小姐可以回趙府去嫁給二郎君啊!」

    趙嫣若有所思的看著金子,金子也坦然的回視著她。

    不可否認,金子的話在趙嫣的心里發了芽,既然趙妍不要,為什麼就不能是她?!

    她若有所思的進了禪房,樓子棠與葉齊雲的棋局還沒分出高下。

    她靜靜的坐到一旁。

    樓子棠分心的瞧她一眼,將身旁的盤子拿給她,「雲片糕。」

    趙嫣的眼一亮,伸出手,接了過來,撲鼻的香味令她食指大動,只不過一盤子上竟然只有三小塊,這也太小氣——她不以為然的瞅了他一眼。

    似乎意識到了她的埋怨,他帶笑的看了她一眼,「怕你吃多了。」

    「這種小點心,吃多了也不會飽。」

    「听听這話,你說出來不心虛啊!」葉齊雲忍不住取笑,好奇這丫頭的肚子是怎麼長的,怎麼吃了這麼多,還像是填不滿似的?

    趙嫣嘟了下嘴,捏了一塊,塞進嘴里,嘴角的糕點屑給她圓圓的臉蛋添了抹傻氣。

    「二郎,你看看她那副德性,都已經十八了,難怪到現在親事沒著落。」

    葉齊雲說的是玩笑話,平時趙嫣是不會往心里去的,但這次她的目光卻飄向樓子棠——嫁給他!有這麼好看的夫君,日子過得挺賞心悅目的,想想就覺美好。

    眼楮盯著他,她又塞了口雲片糕。

    她眼中的熱切令人難以忽略,樓子棠回視著她,「有事?」

    趙嫣將雲片糕給吞下去,搖了搖頭,猛然站起身,「我告訴你,你一定得多吃些,平時多練練身子。之前紅霞閣教身段的武師教了我一套太極拳,對身子很好,也不過七、八個招式,我教你。」

    葉齊雲不解的與樓子棠交換了一個眼神,不知道胖丫頭現在腦子又抽什麼風?

    趙嫣說了就做,當著兩個人的面,直接耍起了太極拳。

    認真的圓臉,偏偏嘴角還有沒擦干淨的糕屑,配上緩慢的招式,有一股特別的喜感。

    樓子棠也不下了,專注的看著她,看到她的傻樣,嘴角忍不住上揚,果然魔障了,明明看來傻得很,自己居然會覺得可愛極了。

    「巧巧,你這是耍寶吧!」葉齊雲也忍不住抿嘴一笑。

    樓子棠這才想到身旁還有個人,眼神如刀的看過去。

    葉齊雲注意到他的視線,一臉的莫名其妙。

    「我把她當閨女。」看閨女耍拳,應該不是太罪大惡極吧。

    「男女有別,下次最好回避。」

    葉齊雲「嗤」了一聲,「說得好像你不是男的。」

    「我與你不同。」

    葉齊雲倒想問問有哪里不同,若他到現在還看不出樓子棠的心思,就是瞎子了。

    趙嫣專注著打拳,沒有留意他們的低聲交談,一個吐納,趙嫣收了功,對樓子棠燦爛一笑。「記住了嗎?」

    樓子棠柔柔一笑,老實說只顧著看她,沒記到一招半式。

    「不記得的話沒關系,我給你畫幾張圖,到時你照著圖做便成了。」

    「等我腳好了,我便練。」

    「好。還有你臉色太難看,平時叫大壯多推你出去曬曬太陽。」

    她的關心太過明顯,樓子棠臉上的笑意太溫柔,葉齊雲拿起茶,喝了一口,被兩個小共當成隱形人的滋味不好受,但更不好受的是想到樓子棠的婚約,還有趙嫣的身分——這兩人若是走在一起,他不禁頭突突的痛,有些不知所措了。

    直到夕陽西下,葉齊雲才帶著趙嫣打道回府。

    馬車平穩的奔馳在官道之上,分離時才從李大壯的口中得知,如今樓子棠是住在兩淮鹽運使魏大人的府上,對這個未來的外甥女婿,魏大人還算敬重。

    「三爺,」趙嫣開了口,「可否跟我說說關于永安侯府的事?」

    葉齊雲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怎麼突然對侯府感興趣?」

    「與二郎君有過幾面之緣,所以好奇。」趙嫣沒有矯情,葉家與樓家從祖輩便有交情,雖說葉齊雲看起來不太靠譜,但對樓子棠的關心不假,「實不相瞞,方才我帶著金子去神仙潭打水時,遇上了故人。」

    葉齊雲挑了下眉,「誰?」

    「趙府的二姑娘和三姑娘。我知道三姑娘與二郎君有了婚約,只是想不明白,京城的貴女何其多,隨便一個的身分都能壓過趙府,為何親事會尋到了林縣的趙府來?」

    「二郎的娘早死,爹也在他襁褓之中戰死邊疆,侯府後宅這麼些年都是由二房嬸母做主,這門親事也是二房替二郎定下。」葉齊雲對于後宅的那些彎彎繞繞並不想多言,只道︰「你出身趙府,雖然離家多年,但對趙三姑娘的名聲應該多少有些耳聞。」

    趙嫣點頭,趙家三小姐刁蠻、嬌氣、霸道、不講道理,總之就是個被寵壞的惡毒千金,別人或許不知,但是侯府二房與趙府長房有著姻親關系,所以趙妍的性子,肯定是瞞不了侯府,偏偏侯府二房卻還是給樓子棠定下了這門親事?

    「二郎君的身子不好,他的嬸母難不成是看不慣他過舒心的日子,巴不得他被氣死,所以才挑了個不省心的人進門不成?」趙嫣原是嘲諷,但沒得到回應,心不由一突,抬頭看著葉齊雲,「難不成這門親事,真的是二房存心的?」

    「老侯爺年事已高,卒中後臥床不起多年,世子爺為了自己的將來,與我兄長鎮守邊疆,這些年世子不是沒為二郎的親事操心,但世子看重門第,疼愛二郎,所以不少京城貴女都入不了他的眼,如今世子在邊疆出了事,二房趁機替二郎決定下親事,二郎就算知道這門親事不相配,也不好為了點小事就與二房起了齟齬。」

    「這是終身大事,怎麼說是小事?!」

    「巧巧丫頭,大郎、二郎的爹死時,兩兄弟年幼,縱使有老侯爺在,但大房單靠著兩幼子可難以支撐門楣。大郎襲了世子之位,老侯爺做主將世子送進宮,有幸得太子看重,選為太子侍讀,二郎則養在老太君跟前,倒也挺受寵愛,只可惜二郎的身子弱,老太君即便好藥養著,身子也是時好時壞,偏又在十三歲那年,他二房嬸母回鄉省親,念著江南的好山好水,老太君讓二郎跟隨,卻沒料到會在趙府意外落水,差點丟掉性命。」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福娃娘子(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子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