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你的,終身分期 番外︰那年的情書
作者︰嚴熙光

鮑證結婚完的隔天一大早,搬家公司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沈小姐您好,我這里是金辰搬家公司,我們會在下午兩點左右到達您家,跟您確認一下家里是否有人。」

「搬家公司?我沒叫搬家公司啊。」

「是肖逸肖先生一星期前跟我們預定的,您可以跟他溝通一下,訂金也是他付的。」

「好的,我問問。」

沈蜜掛斷了電話,打給肖逸。

肖逸的聲音是清晨特有的清爽,應該是正在來接她的路上,「怎麼了?」

「兔子,你不會是打算一結婚就讓我搬過去吧?」

「不然呢?你房租都快到期了。」

「還有一個月呢,以後有一輩子的時間抬頭不見低頭見,你又何必苦苦相逼呢?」

「那行,你別搬了。」

「對,想開點嘛,何必心急?」

「我搬過去。」

「你圖什麼啊大哥!」

「圖你,哪有結婚了不住在一起的?」

「人家就是想珍惜一下最後的單身生活嘛!」沈蜜撒嬌,「你看,你來我家,想做什麼人家都依你,和住在一起有什麼分別?」

「有分別。」

「啥分別?」

「想做什麼和想做多久的分別。」

沈蜜無言,臉頓時紅得跟蝦子一樣,尖叫一聲掛斷電話。

餅了幾個小時,沈蜜搬進肖逸家,內心還是有些忐忑。

「這個箱子里是我的化妝品,你小心點別踫碎了。」

「好,我給你買了一個梳妝台,要全部擺在上面嗎?」

「嗯,全擺!」

「這麼多你確定都能用上?」

「這個是化妝水,這個是乳液,這個是精華液,這個是潤膚霜,這個是卸妝水,這個是緊膚水,這個是爽膚水……」

「好難區分啊。」

「你怎麼那麼笨呀?」她戳了戳他的胸口。

肖逸一把握住她的手,眉頭一皺,「那我你,亞麻油酸、次亞麻油酸和花生四烯酸有什麼區別?」

「我不知道啊。」她一臉茫然

他戳戳她的腦門,「你怎麼那麼笨呢!」

「去你的!」

兩個人打打鬧鬧,不知道怎麼又膩歪在了一起。

最後肖逸坐在床邊,沈蜜坐在他腿上,兩個人甜蜜地親吻著。肖逸親夠了,把她放開,沈蜜的臉上還有些微紅,頭發被他撫摸得有些凌亂,他伸手替她順了順,沈蜜溫順地將臉靠在他的胸口。

「沈蜜。」

「嗯?」

「突然想說句話。」

「說什麼啊。」

「你猜,三個字。」

「哎呀,討厭!」沈蜜摟住他的脖子,手指在他的胸口畫著圈,「別不好意思,說吧。」

「腿好麻——」

聞言,沈蜜氣得抬手揪住他的耳朵,肖逸發出爽朗的笑聲。

沈蜜從他腿上站起來,背著手在房間里走了一圈,又跑到肖瀟的房間參觀去了。

肖瀟房間牆上掛著很多照片,沈蜜一一看過,目光移到書桌上,抬燈旁邊擺放著一個玩具,應該是Vogt留下的,她微笑著摸了摸,不經意間發現玩具底下壓著一封信,信封上用十分顯眼的螢光筆寫著幾個字︰沈蜜收。

像是發現了寶藏一般,她驚喜地眯起了眼楮,拿起那封信,迫不及待地拆開——

如果你是哥哥,那麼你一定是跟蜜蜜吵架了,每次心情不好時你都會來我房間坐坐,我猜得對吧?哥,我都寫了沈蜜收,難道你不識字嗎?不許往下看了啊,要不然我生氣了!

如果你是沈蜜……嗨,親愛的嫂子,你搬進來了吧?很高興你們能夠修成正果,我哥很好,讓人特別想嫁吧?哈哈哈,不夸他了,作為小姑,我想要給你個見面禮,打開我的衣櫃,最左邊倒數第二個格子有個收納箱,你去看看,有驚喜哦!

沈蜜哭笑不得地放下信。這個肖瀟,都已經當了媽媽還這麼愛玩愛鬧。

她走到衣櫃前打開,蹲下去找到倒數第二個格子,那里面的確放著一個淡藍色的收納箱。

到底會是什麼驚喜呢?

她突然有些小激動,忙把那個大概有枕頭大的收納箱搬出來,盤腿坐下,迫不及待地打開了蓋子,接著就楞住了。

此時肖逸的聲音從外面傳來,「沈蜜,你中午想吃什麼?」

「都、都行!」沈蜜怕肖逸過來,趕緊起身關好衣櫃。

「樓下剛剛開了一家鐵板燒,我帶你去嘗一嘗?」他在另一個房間問。

「好!」沈蜜高聲答應著。

「還是不要吃鐵板燒了,太油膩,吃日式料理怎麼樣?」

「好呀,跟你在一起吃什麼都好!」

「油嘴滑舌。」肖逸吐槽。

等了一會,見肖逸不再說話了,沈蜜拍拍胸口,再次坐下來看向收納箱,眉毛挑得老高。

肖瀟這個孩子,不會有收集她老哥情書的怪癖吧?重點是這麼大的箱子,居然裝滿了一大半!沈蜜隨手拿起一封拆開,竟然是用小學作業簿寫的。

她慢慢念出內容,「肖逸,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寫信,我喜歡你很久了,從五年級上學期開始,我就愛上了體育課,因為只有體育課時你才會站在最前面,你帶操的動作簡直太帥了。」

沈蜜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繼續小聲念道︰「雖然你總是懶洋洋的,但我的眼楮還是忍不住注視著你。」

她捂著嘴無聲狂笑,沒想到肖逸小學時是體育小老師,她幾乎能夠想象到他帶操時慵懶的樣子,真是太好玩了!

沈蜜又拆開一封,看到了熟悉的名字,不禁驚訝地念道︰「我經常把我們兩個人的名字寫在一起,鳳and逸……哇哈哈!」

沈蜜念不下去了,笑到抱著情書躺在地上不停蹬腿。

原來楊小鳳給肖逸寫過情書!

沈蜜抹抹眼淚,把信塞回去,剛興趣滿滿地又拿起一封,卻突然停住了動作。

肖瀟說要給她驚喜,那麼按照正常的思維來講,不會有小姑子覺得送給嫂子一箱子情書會是驚喜吧?

沈蜜的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接著迅速在情書堆里翻找著。

這里頭不僅有肖逸收到過的情書,還有肖瀟上課時跟別人傳的小紙條,非常雜亂,沈蜜又記不得自己當時是用什麼樣的紙寫的了,不得不一張一張翻找,可是全都翻遍了,她也沒有找到自己的那一封,不由得覺得惆悵。

「沈蜜,準備出門了,我帶你去附近轉轉。」肖逸在客廳里收拾著,「你總要知道超市在哪里,診所在哪里,藥局在哪里。」

「哦。」沈蜜像是魂魄被勾走了一般,怔怔望著一箱子的情書。

臭肖瀟,你這叫什麼驚喜嘛,明明在給我添堵!

沈蜜嘟著嘴把箱子藏好,挽著肖逸的手臂出門,這附近的房子雖然有些老舊,但由于是繁華地段,賣吃的店家非常多。

肖逸一本正經地給她講著哪家店好吃,哪家店不能吃,沈蜜听得目瞪口呆,從沒听過他一次說這麼多話。

兩個人又去超市買毛巾、洗漱用品、一雙沈蜜喜歡的新拖鞋,沈蜜說門口應該放一張地墊,于是又買了一塊新地墊。

「這個牌子的沐浴乳不錯,你要不要?」肖逸推著購物車,她挽著他的手臂,標準新婚夫婦的架勢。

「哦,可以啊。」沈蜜心不在焉的說。

「你在想什麼?」

「……兔子,我問你一個問題。」

「說。」

「我當年不是給你寫過情書,結果你當著我的面丟到垃圾桶了嗎?」

「嗯,有這回事。」

「後來我不服氣,又給你寫了一封,你看了嗎?」

「沒有。」

「哦……」沈蜜撇撇嘴,頗為失望,轉身去貨架前站著,假裝挑選物品,其實腦子里一直在回想自己當年到底寫了什麼。

「你確定要買那個?」肖逸挑挑眉。

「啊?」沈蜜低頭,這才發現自己手上正拿著一盒保險套,連忙觸電般地收回手。

「親愛的肖逸同學,你現在看到的是第七封信。」肖逸突然模仿少女的口吻說起話來,「雖然我很想用列印的,但為了尊重你,還是堅持手寫。你不是愛扔情書嗎?有本事你再扔呀,我還有好多好多份!」

沈蜜猛地抬頭看他。

肖逸勾起嘴角,從一旁的貨架上拿起一個舞會面具,在自己臉上比畫著,然後放下,漫不經心地繼續說︰「我從小的偶像是晚禮服假面,當我第一次看見你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是晚禮服假面。你總是帶著冷酷的面具行走在夜里,帶著年少那不為人知的傷痛。」

「哇啊!」沈蜜渾身起雞皮疙瘩,一個健步沖上來捂住了他的嘴巴。

肖逸哪里肯放棄這個捉弄她的機會,眉眼彎彎,含糊不清地繼續說︰「我像是一個寂寞星球的公主,等待著你的拯救……」

「肖逸,你再說下去我可要生氣了!」沈蜜急得面紅耳赤。

她記起來了,全都記起來了!

肖逸做了個投降的手勢,「記憶力太好有時也是一種困擾,這種魔性的句子在腦海里揮之不去該怎麼辦?」

「你……肖瀟不是說不讓你往下看嗎?」他一定是先去把信找出來了。

「我管她。」肖逸得意地揚揚眉。

「啊——」沈蜜掐住他的脖子,「快給我忘掉!忘掉!」

「你不必去消除妖魔,你的任務是守護月光仙子——」

「肖逸!你給我閉嘴!」

「等到幻之銀水晶的力量釋放出來以後,我會和你一起找到我們前世的記憶……」

「閉嘴!」

肖逸推著購物車,不停地背誦著情書,沈蜜追在他身後,兩個人消失在貨架轉角,嬉鬧的聲音漸行漸遠……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欠你的,終身分期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嚴熙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