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客行行好 第10章(1)
作者︰初心

中午過後,錢珼珼在廚房將碗筷洗好,她擦了擦手出來,看著在整理客廳的白元一,說道︰「阿一,清嵐來鎮上對附近的民宿做投資調查,你去陪陪她吧。」

自從上次在百貨公司和霍清嵐談過話,她可是非常積極地「鼓勵」他和霍清嵐有所互動。

踫巧近日因為需要明查暗訪,霍清嵐倒是常往鎮里跑,每次只要白芷藥有空,錢珼珼便會鼓吹他去幫忙,各種理由都有,什麼女孩子一個人危險啊、需要有男生幫忙啊等等。

白芷藥一開始倒還無所謂,但次數多了他真是被錢珼珼氣樂了,這笨女孩竟還真三番兩次把他往外推。

「嗯,我已經和她約好了,晚上的藥膳材料我也準備好了,到時直接加水慢火炖煮就可以,晚一點我還會和清嵐去吃個飯聊點事,就不回來吃飯了。」

「喔……」錢頊現不知道自己現在臉上的笑有多僵硬。

他把手邊的事情處理完後,說道︰「應該都忙完了,那我先走了。」

「嗯,玩、玩得開心點。」她見他頭也不回的離開民宿,用力甩了甩頭,想揮走那股酸澀。

這是她自己決定的。

錢珼珼吐口氣,沒時間傷春悲秋了,今天民宿的客人有特殊活動,有個男房客打算在這里求婚,她還得忙著布置。

「工作工作!下午三點準新郎要開始將小游戲藏在民宿里,在這之前得先洗好衣服……對了,還有食材,今天可是浪漫的燭光晚餐!」她一邊念著工作項目,挽起袖子將收集好的床套、被單和衣物抱到頂樓。

在等著衣服洗好的期間,錢珼珼先是用筆電連上民宿的部落格,察看有無訂退房或是客人留言,最近又遇到連假,住房的詢問又多了不少,她將房間日期登記好,留下待聯絡的數據。

接著將準新郎提供的食材拿出來清洗,其實她今天生理期來,而且也許是之前練潛水太常泡在海里,她覺得這一次身體特別虛弱,小腹不時地抽疼,她真的好想直接縮在床上裝死,尤其身體不舒服的時候,多少會有些負面情緒,她真的很希望阿一能在家……

但是她不能再這樣依賴他了,否則要是哪一天他真的離開了怎麼辦?她必須從現在開始慢慢適應沒有他的日子。

很快地她又逼自己振作起來,再一個鐘頭準新郎就要到民宿做布置了,她還得幫忙,哪能悠栽地像個小女孩任性說自己生理痛就什麼事都不做了。

錢珼珼在廚房將食材整理好,瞄了下時間,差不多可以上樓曬衣服了。

走上頂樓,今天只是微弱的太陽,但是風很大,她不由得縮了縮脖子。

彎身從洗衣機里拿出一件件床單將它披掛上長桿,她感覺有些不對勁。

奇怪,頭好暈……

錢珼珼吸口氣,揉了揉太陽穴,看來這次生理期結束得煮個四物湯補補,前陣子喝了不少藥膳,她就減少了掉每個月必喝的四物,本來也都正常,八成真的是潛水的影響。

幣好床單和被單,她稍做休息之後,又繼續將洗衣機內的衣物一件件吊起。

快點曬好去休息吧,她真的不太舒服。

「收工!」錢珼珼蹲下身抱起用來裝衣物的塑料桶準備下樓,起身的當下突然眼前一片黑。

慘了林欣結束舞蹈課回來,可是她在廚房、客房,還有女兒房間都沒看到女兒的人,「嗯……珼珼人呢?」不是說下午有客人要來準備布置求婚嗎?

她先回房間換下汗濕的衣服,看著收衣桶子不在,她笑了下,女兒應該是去頂樓了。

她抱著髒衣服上樓準備一起洗,才推開頂樓的鐵門,就嚇得驚呼一聲,「珼珼!你怎麼了?珼珼你醒醒!」

她急忙上前摸了摸女兒發涼的身軀和蒼白無血色的小臉,老天啊,要是珼珼怎麼了,她該怎麼辦?她不由得一陣心慌。

她將女兒的手繞過自己的肩,使勁地撐著女兒一步步小心地走下樓梯,她得先讓女兒回房間,否則繼續吹風很容易發燒。

林欣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氣喘吁吁地將女兒安置在床上,她不禁慶幸女兒遺傳到她,都是偏瘦弱的身材,不然她一人真的沒辦法扛著她下來。

「叫救護車好了……」她拿起手機正要撥號,突地動作一頓,撥出另一組號碼,「喂,阿一,你在哪?現在可以回來一趟嗎?」

「我在鎮上的飯店這里,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白芷藥听出她語氣的焦急,難掩擔「我剛才一回家就發現珼珼在頂樓暈倒了,我把她帶回她的房間了,可是……」

白芷藥臉色一變,急道︰「欣姨,你別擔心,我馬上回去。」

「好。」林欣听到他這麼說,不安的心情似乎稍微平復了,她結束通話後,坐在床邊看著女兒,抬手輕撫著女兒不是太豐潤的臉頰,心疼地道︰「真是傻女孩,怎麼一股腦地把阿一推給霍小姐呢,自己明明喜歡得緊……連我都看得出來阿一對你的不同……」

白芷藥一結束通話立刻朝在大廳和飯店主管說話的霍清嵐快步走去。

霍清嵐見他臉色難看得要命,問道︰「怎麼了?」

「珼珼暈倒,我現在要回去。」

霍清嵐擔心地輕呼,「那你快回去,晚一點再聯絡。」

飯店離民宿不是很遠,比起等車、搭車的時間,白芷藥邁開腳快步朝民宿奔去,他臉色如常,心里卻極不平靜。

出門時錢珼珼看起來沒有任何異常,怎麼會突然暈倒?難道是貧血?

想起錢珼珼的遺傳問題,白芷藥終于沒再繼續那幾乎讓他發瘋的胡思亂想。

沒多久,白芷藥喘著氣快步走進民宿,「欣姨,珼珼呢?」

「在房里,阿一,你先擦擦汗休息一下。」林欣見他額前滿是汗水,不禁欣慰他對女兒的在意。

白芷藥抓了張衛生紙隨意抹了抹,便急著走進錢珼珼的房間,林欣也趕緊跟了過去。

瞧著床上小臉蒼白得可怕的錢珼珼,他又是心疼又是惱怒,他居然沒注意到她的身體出了問題。

白芷藥吁口氣,平穩呼吸,才開始替錢珼珼檢查,「我先看看。」

林欣安靜地在一芳看著。

餅了一會兒,他松了口氣,回頭朝林欣解釋道︰「珼珼沒事,她現在正逢月事,可能最近身體比較虛寒,本身又有貧血問題,才會暈倒。」

「唉……」林欣低嘆一聲,跟著松了口氣。

「欣姨你去休息,我照顧珼珼就好。」白芷藥知道這個時間林欣剛運動回來,又踫上這事還把錢珼珼從頂樓移下來,又驚又累。

「那好吧。」有他在,林欣也放心。

白芷藥望著睡得平穩的錢珼珼,輕輕替她拉緊被子,想著晚餐得煮點補血的料理讓她吃,突然,他想起她說過晚上有房客要辦活動,他再次確定她的身體狀況後,起身下樓。

沒多久,房客到來,白芷藥幫忙布置了一部分的場景,他便開始準備燭光晚餐。

錢珼珼事先從網絡抓了許多數據給他,反正就是煎牛排和一些湯品,甜點是現成的,他還抽空弄了桂圓黑糖水等錢珼珼醒來要讓她喝,再看了下冰箱剛好有豬肝,他決定晚上替她加菜。

錢珼珼翻了個身,醒了過來,她愣了半晌才想起來自己應該在頂樓曬衣服,怎麼會躺在床上了?

林欣守在女兒的房里,一看到女兒醒了,馬上關心地問道︰「珼珼,你醒了,有沒有哪里不舒服?你真是嚇死我了!」

「媽,我怎麼了?」

「你在頂樓暈倒了,等我回來才發現,都不知道吹了多久的涼風。」

听著母親帶著責怪的語氣,錢珼珼有些不好意思,「對不起啦,我也不知道這次生理期怎麼會這麼虛弱。」

「你以後不準再那麼頻繁地去潛水!」

「是是是。」

「你喔!」林欣又好氣又好笑地點了下她的額頭,「我告訴你,因為你下午暈倒,我急忙打電話給阿一,他就從飯店那里一路跑回來,跑得滿頭大汗,後來還幫著客人布置,又準備晚餐,你看看你要怎麼向他道謝吧。」

錢珼珼倒吸口氣,她怎麼忘了今天的大事,慘了慘了!「媽,我先下去看看。」

林欣笑著搖頭。

看著廚房里那道熟悉又專注的身影正在切菜,錢珼珼的腳步突然有些躊躇。

白芷藥忽有所感,回頭問道︰「嗯?醒了。」

錢珼珼點點頭。

「來,先喝杯糖水。」他放下菜刀,將溫好的桂圓黑糖水遞給她。

她接過,從杯子傳來的溫暖沿著手心一路爬進心底,怎麼辦,她不想他被清嵐或任何女人搶走「媽媽說……下午你趕著回來,而且本來是我要布置的,自己躺著睡大覺還讓你幫忙……謝謝……」

白芷藥低笑一聲,「不用和我這麼客氣吧。」

「喔……」錢珼珼的目光瞪著腳尖,低聲問道︰「沒有打擾你……約會吧?」

呼,她緊張地都能听見心跳聲了。

他挑了下眉頭,實在很想看看她的小腦袋里到底都裝了什麼,他故作冷淡地反問︰「你說呢?」

「呃……」她有點難過,他的臉色這麼不好,看來她真的打擾了他和霍清嵐的相處,「對不起……」

不知為何,她有點想哭。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房客行行好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初心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