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的幸福嫩草 第8章(2)
作者︰陳毓華
    「它一直跟你在一起嗎?」

    「我答應過你會照顧它,做人怎麼可以食言?」他就知道她會開心的,她臉上那煥發著如珍珠般的光采就是證據。

    「那……」

    「我回來這麼久,為什麼它現在才出現是吧?」他太知道管萌萌要問什麼了。

    「嗯嗯。」她有一肚子的疑問。

    「動物要進國門麻煩了點,它和尹一起回來,不過它在檢疫隔離所多待了一兩個禮拜。」他臉上明顯討好的樣子太清楚了。

    「原來是這樣。」她太高興了,摟著黑珍珠的脖子,趨前,重重的親了他一下。

    英曇樂得差點沒飛天。「這邊、這邊也要。」他指著另一邊臉頰。

    黑珍珠歪著頭,看著兩人互動,忽然伸過頭去,討好的在英曇的臉頰上一口舔了過去,留下舌頭到此一游的痕跡。

    英曇推不開它的熱情,管萌萌見狀笑得肚子都疼了。

    「不管不管啦,我要我要……」他向管萌萌撲過來。「黑珍珠是你的,我也是你的……你也要對我好。」

    「你賴皮什麼?我哪里對你差了……」最後一個字還停留在舌尖,眼見英曇滾啊滾的居然滾到她身上,就這樣壓著她,管萌萌一下說不出話來。

    兩人眼對著眼,呼吸對著呼吸,他呼吸的熱氣吹到她臉上,害她的心不由得一陣狂跳,縮著脖子就想躲開。

    英曇不讓她躲,咬牙把她圈在懷里,用兩腿禁錮她。「不許再躲,你要躲我躲到什麼時候?」

    「我又沒做什麼虧心事,才沒有躲。」她強辯。

    「那就別動,你要再繼續挑逗我,我就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麼了。」雙手撐在她脖子兩側,下巴蹭著她。

    避萌萌被他蹭得直發癢,很癢很癢,一直癢到心里面去,癢得她全身毛孔都發汗,兩眼昏花,連呼吸都困難了。

    英曇忽然得意的笑了,「是我的魅力太大,大到讓你害怕對吧?」

    「胡說,我看怕的人是你不是我。」她抵死都不會承認剛剛的確是害怕著。

    「是啊,我很怕,怕我對你不好,你會跑了,怕你看不見我對你的心意,不知道我愛你……」我愛你——所有的酸甜苦辣,盡在不言中。

    他的目光熱烈的追逐著她臉上全部的表情,她眼楮轉,他跟著轉,眼皮子眨也不眨,不放過一絲一毫。

    「和你在一起我很快活,你和我在一起快樂嗎?」他會笑,會吃醋,會嫉妒,會愛人……點點滴滴,都是因為她。

    「在你身邊,我覺得很安心,很有安全感,跟你在一起,沒有誰要遷就誰,我想那麼適合的人不會再有了。」他的深情告白撼動了她。她不是木頭人,不會感受不到英曇對她的好。

    她嫁給傅閑庭的那些年,是他在默默的照顧著她的娘家,這年頭,錦上添花,人人做得到,雪中送炭,最難得。

    以前的情誼不說,這段時日,他對她的好,就算瞎子也看得出來,她哪會不知道。

    如果一個人愛你,你一定感覺得到他的用心。

    以前她總是想很多,現在她知道了,愛情本來就誰也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發生,什麼時候結束,與其拘住自己追愛的腳步,不如振奮勇敢,追求自己的幸福。

    她確定自己也愛他。

    「你的意思是說你也愛我?」從小累積起來的感情,無人能替代,他狂喜,她看到了他的真情付出。

    他忽然不動了,兩人目光相對,呼吸纏繞,誰都移不開眼神,管萌萌只听見他一陣急促的呼吸,眼皮才顫抖著閉上,兩片清涼的唇覆蓋上她的唇,慢慢的舔舐她柔軟的唇。

    她沒拒絕,他濕熱的舌探了進來,舌尖撬開她的牙關,拂過她每一分甜蜜和芬芳。

    避萌萌整個人暈乎乎的,雖然這時間點很旖旎,那甜蜜也恰到好處,可是管萌萌想起某件事,她推了他,「不能在這里……」她看了看歪著頭,眼里都是好奇地看著他們兩人溫存的黑珍珠。

    英曇從她的眼神里也看出來她介意的是什麼,他哀怨的從地上爬起來,牽起黑珍珠的項圈把它放到門外去。

    這時管萌萌就算臉發燙到不行,也稍微有點清醒了過來,她也跟著從地板上爬了起來,拉了拉衣服。

    「我們繼續吧!」

    避萌萌淡淡地將他推開。

    英曇眼楮瞪得圓圓的,讓她看著他賁起腫脹的地方。

    「爐子上有菜燜著……一下要吃飯了。」她虛弱的找借口。

    「我是餓了啊,可是我想先吃你。」他摟住她的腰身,像個要糖吃卻吃不到的小孩。

    「我去把爐火關了。」

    英曇心里帶著濃濃的喜悅。「我去!」然後旋風般的卷到廚房,順利關了爐火以後回來,抱起管萌萌進了房間,把她放到床上。

    近距離和她臉踫著臉,鼻尖對著鼻尖的英曇,忽然把她拉過來坐到自己身上,雙手抱住她的腦袋,認真的把自己的唇貼了過去。

    他輾轉在她柔軟的櫻唇,掠走她全部的呼吸,管萌萌只覺得整個人都熱烘烘的,閉著眼楮,感受他的唇在她唇瓣流連許久後移到了額頭、眼楮、鼻子,吮出一個個小印,最後又回到她的唇,在她的口腔中游走。

    此刻,擁抱的溫度剛好,英曇游走的大手從她的衣服里伸了進去,撫著她真材實料的胸部,「手感真好……」

    避萌萌瞪他,咬了他一口。

    這一咬下去,像啟動什麼開關似的,英曇將她按到床上,開始狠狠的吻她,很快的脫光了自己和她的衣物。

    ……

    滿足後的男人支起頭來,臉上帶著歡愉的笑容,「你終于是我的了。」

    她瞥了他一眼沒說話,一點倦意跑得一干二淨。

    他也不介意,窩在她身邊,將她拉進自己光luo的懷抱,摸摸她有些汗濕的發和光luo的肩頭。

    「Marryme.」他說。

    她睜開了眼,然後佯裝什麼都沒听到,側過身想離他遠一點。

    「萌萌萌萌萌萌萌萌……嫁給我啦!放著我這麼優質的男人不嫁不是傻子嗎?」

    「是啦是啊,我傻咩。」

    「你是怪我沒有鮮花燭光和鑽戒嗎?」

    「英曇。」

    「嗯?」

    「目前,我還沒想到這件事。」結婚,一生一次就夠她受的了,還要再來一次?

    「原來你想對我始亂終棄!」鮮花燭光和鑽戒,行,他明天就去買!一生總要買一個戒指,鑽石要夠大,才能看出他的誠意。

    避萌萌完全沒有往深處想,不知道眼前神情可憐如待宰小羊的人,已經完全想歪了,而且打的也是個歪主意。

    「你呀,胡說八道,你有沒有想過我的年紀比你大,會比你先老?」

    「老了又怎樣?年紀大那幾歲又怎樣?你老了,我也老了,就算你老了,我還是愛你,現在姊弟戀多得是,你不信啊……不信嫁給我就知道啦。」

    避萌萌被他夸張的語調弄得笑出聲來,轉回身親了親他的臉。這幾年也許兩人的容貌可以維持個差距不大,再過個幾年呢?當他成為魅力熟男,她就得要靠堅持的運動和保養品來維持自己的門面……欸,不想不想,不然要想破頭了。

    「你太小看我了,我現在可以給你幸福,以後就算老了,我的精力還是會充沛到讓你喊救命……莫非,你這是在小看我?」他又蹭了過來,準備再戰。

    避萌萌臉蛋一紅,看著他那一臉不正經的神情,還有賊兮兮的笑,「英曇,給我一點時間吧,結婚的事情……」

    英曇知道她在遲疑什麼,他探出手來摸摸她的腦袋。

    「我離開家那些年很寂寞,每天每夜的想著你,其實我心里是害怕的,害怕等我回來你已經嫁人了,你知道當我真的接到消息說你嫁人了,我酗酒抽煙,打架發瘋過了好一陣子,可是我很快就回頭了,我想,就算你嫁人了,只要你過得好,那個人有好好的疼你,那麼,我可以忍著寂寞遠遠地看著就好,」暗戀的晦澀,身陷其中,卻找不到出口的他,好不容易擁有她了。

    「我以為我這麼多年的初戀和單戀結束了,但起碼我還擁有跟你在一起時的幸福回憶,我一直告訴自己,這樣就夠了,可是你回來了,你都不知道我听到你離婚,我有多高興,欸欸別瞪我,人家說的是真心話,當我再度親眼看見你的時候,我就告訴自己,我再也不要失去你,我這輩子再也不要從原來的兩個人回到一個人的孤單,萌萌,你是我的是我的……」

    他抱著她,像擁著失而復得的寶藏,今生都不準備放手。

    她的眼楮有些濕潤,鼻子直發酸,胸腔涌動的感覺讓她終于清楚明白的知道了。

    他是她心的選擇,情的歸依。

    她慢慢的蹭進他懷里,貼得更緊,勾住他頸子,頭歪在他肩窩里,「我知道……我也愛你。」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萌萌的幸福嫩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陳毓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