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價小氣婆 第10章(2)
作者︰綠風箏
    「可雅,那個男生對你好不好?」柯母問。她老早就隱隱約約察覺到女兒好像談戀愛了,方才又听到兩姊妹的對話,忍不住好奇問。

    柯可雅的臉驀然緋紅,「就還不錯啦……」

    「重點是姊很喜歡人家。」柯可芬打趣說。

    頂了妹妹一拐子,「柯可芬,你不要亂說!」

    「最好我亂說。不然晚上等小米姊來,你們自己問她,小米姊不會騙人的。」

    柯父眉頭深鎖,方才兩姊妹說的話他也听見了,此刻心情正復雜著,躊躇須臾,「叫他明天來家里吃飯,像這樣招呼都不打一聲,一張機票就要把我的寶貝女兒拐去美國,這象話嗎?」

    「爸——」

    「想去就去,別怕,不管你去什麼地方,老爸老媽永遠都在這里,你隨時都可以回來。」柯母輕拍她的手,鼓勵說。

    「還有我!我也在。」柯可芬不甘被遺忘,趕緊跳出來聲明。

    「我知道。」柯可雅咬牙忍住淚。

    第二天,閻驤來了,柯家小小的餐桌,幾道家常小菜,連同高小米一共六個人將餐桌嚴實的圍成一個圓。

    開始,柯父並不說話,氣氛有點凝肅,倒是柯母親切,不住的夾菜給閻驤。

    「粗茶淡飯,你別嫌棄。」柯母笑咪咪說。

    「伯母手藝很好,味道很香。」

    「來,喝酒。」柯父突然舉起酒杯。

    閻驤見狀,趕緊放下碗筷,跟著雙手舉起酒杯。

    柯父一句「干啦」,閻驤馬上跟進。

    就這樣一連喝了三杯,柯父眼眶突然紅了,「少年仔,我跟你說,我們家可雅是我的掌上明珠喔,你不要以為美國很遠,就可以欺負她,你要是敢讓她哭,我包機去美國把你吊起來打,听到沒?我家是不富裕,但是,我也不會讓女兒受委屈的。」

    「我知道,我會好好照顧她。」閻驤牽起她的手,如是保證。

    「唉唷,爸,人家明明是要去美國工作勇闖大隻果,你怎麼搞得好像我要嫁人了。」

    「那不是遲早的事嗎?」閻驤笑望她。

    柯可雅羞答答的低下頭,偷捏他一把。

    一年後,閻驤和柯可雅自美返台度假——

    他們……還沒結婚,但是感情如膠似漆,小兩口過著令人稱羨的甜蜜生活,就連回台灣度假也要黏踢踢。

    位于門馬影像工作室三樓的主臥室里,凌亂的大床上,男人伸出手臂緊緊的摟著懷里的小女人,女人軟軟依偎,在一片寧靜中呼呼酣睡,嘴角還隱隱含笑,透露他們對生活的滿足。

    忽地,一記尖銳的門鈴聲響起——

    男人大皺眉,女人鴕鳥的躲向男人懷里,藉此逃避噪音騷擾。

    昨夜的那場歡暢淋灕,讓他們睡意堅定的連根手指都不想動,更遑論起床。偏偏門鈴聲比他們的睡意更堅定,鈴——鈴——一聲比一聲還長。

    男人暴怒的睜開眼楮,正在思考著要怎麼毀滅那該死的門鈴,突然,懷里的小女人像是被針戳到似的坐起身大叫——

    「糟了,幾點了?」

    閻驤瞟了一下床頭的設計小鐘,「九點。」

    「來不及了來不及了……」她跳下床,顧不得遮掩,一邊撿著散在地上的衣物,一邊踉踉蹌蹌的往浴室里竄。

    閻驤半坐起身,抓來枕頭往身後靠,神情慵懶的看著他的小女人慌慌張張的忙進忙出。

    這是他每天起床最喜歡做的一件事,看著迷糊的她luo著身軀,因為睡晚而慌張亂竄,他就覺得她好真實好可愛,心里尤其得意——嘿,這個女人昨天晚上是睡在我懷里的!

    突然,柯可雅踢到櫃子,曲著膝蓋大叫,「喔!」又繼續亂竄。

    閻驤心提了一下,見她無礙,沒好氣地提醒,「小心點好不好?」

    「人家、人家來不及了嘛……」她彎身在還來不及整理的行李箱里翻找衣物。

    「你到底在來不及什麼?」

    「我忘了我早上有個艾麗雜志的棚拍。」她可憐兮兮的嘟嘴。「哇,終于找到了!」找到想穿的衣服,她咚咚咚的跑去沖澡。

    他皺眉,「艾麗雜志的棚拍?!你什麼時候接了這個工作,我怎麼不知道?」

    邊問邊翻開被子下床,跟著大搖大擺的走進浴室去,看見目標,雙手直接上前抱住花灑下的女人,準備來一場浪漫共浴。

    「就昨天啊!昨天小舅突然打電話來,拜托我務必要幫忙。」柯可雅大叫,「哎唷,別來亂好不好,人家快來不及了!」拍開那只亂揉她身體的色手,話題又繞回艾麗雜志的棚拍Case,「小舅拜托完,然後雅惠姊——喔,就是艾麗雜志的編輯,你之前也見過的,雅惠姊打電話來說,我要是不幫她,她就會死翹翹,所以……」她只好情義相挺了。

    閻驤狠狠的翻了個大白眼——

    丙然又是小舅!他在心里咒罵小舅不是人一千次!

    每次都這樣,他和雅雅明明是回台灣度假,沒人性的小舅卻總是濫用職權、濫用親情死皮賴臉的逼人工作,以前是騷擾他,現在發現雅雅比他更好說話個一百倍,就轉向她下手。

    門鈴還在聒噪作響,听得柯可雅好緊張,手忙腳亂的,閻驤心疼,輕嘆一口氣,只好摸摸鼻子自己跳出來護花——

    「慢慢來,我先下去開門,準備工作還得花上一段時間,你不用急。」

    柯可雅感動的眨著大眼楮,「你最好了……」她抱著他狠狠親了一下。

    「先別親,親了我會受不了,今天晚上我會把我自己打包整個都送給你親個夠。」

    「**,快下去啦!」

    閻驤笑嘻嘻的穿上衣服,不管鈴聲有多急,他悠哉悠哉的下樓,開門讓工作人員進來,並指揮他們開始準備工作,自己則動手先幫柯可雅把攝影器材準備好。

    還在等梳化的嫩模小佳覺得無聊,東晃晃西晃晃,看見正在調整棚燈測光的閻驥,心中暗忖——哇,好帥氣的小攝助,去釣釣!遂妖妖嬌嬌的走上前來,「嗨,我是小佳,你叫什麼名字?」

    閻驤冷瞟一眼,沒吭聲,徑自做自己的事情。

    「當攝助很辛苦吧?欸,你這樣一個月薪水多少,有沒有22K?我看你長得還不錯,要不要一起來當麻豆?我可以幫你介紹工作喔,肯定比你當攝助好,姊姊給你靠。」她挺起胸脯,秀了一下事業線。

    「你很紅?」

    「馬馬虎虎,你知道志玲姊姊吧,我常跟她一起工作。」

    「你?我看你連幫志玲姊姊提鞋都不夠格吧!」

    小佳臉色一沉,「哼,敢這樣跟我說話,你算什麼東西?不過就是一個打雜的小攝助,22K的小攝助,我待會就叫你老板開、除、你!」

    「是誰要開除我家的小攝助?」柯可雅剛踩著從容的步伐下樓,就听到小麻豆指著閻驤的鼻子,威脅要開除他。

    小佳有听說今天的攝影師叫柯姊,是國際攝影大師閻驤的愛徒兼女友,討好了柯姊,說不定她哪天就能成為紐約時尚雜志的封面麻豆,一舉成名天下知。

    她正想要上前推銷自己兼告小攝助一狀,沒想到那個該死的小攝助居然搶在她面前——

    「老婆,我好怕喔,這個恰查某叫你要開除我欸,我太怕了,我們不要接艾麗雜志的棚拍了啦,好怕喔……」

    閻驤故作小鳥依人的把頭靠在柯可雅肩膀上,雙手不住的輕捶著,一副「我不依我不依」的嬌嗔樣,好像自己真的被嚇得很慘似的,殊不知,其它人才真是被他的舉動給嚇傻了。

    ……老婆?!這個小攝助叫柯姊「老婆」,這麼說來,他、他是……小佳臉色慘白活似見鬼。

    柯可雅被閻驤的幼稚舉動弄得好氣又好笑,心里更是同情被嚇壞的小麻豆。

    本來蔡雅惠很怒,馬上要換新的麻豆,還是柯可雅揮揮手,表示不在意,這才保住小麻豆的工作。

    結束工作後的當天晚上,兩個人獨處的三樓主臥室——

    「切,都你當好人啦。」閻驤酸溜溜說。

    「哎呀,人家年紀小,眼楮放在口袋里沒拿出來,不知道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閻驥,就別跟她一般見識了。」柯可雅軟聲哄著她的大男人。

    「但是我被嚇壞了啊,不信你摸摸我的胸口,你摸你摸……」他硬是抓著柯可雅的手往自己衣服下的胸膛摸去。

    「臭閻驤,你很三八欸!」

    「不管,今天晚上你要好好安慰我受傷的心靈。」

    「少來,」推了他一把,她似是想起什麼,「你早上亂叫我什麼,老婆?我嫁給你了嗎?老婆是你叫的嗎?」

    「你不是我老婆不然誰是?好啊,既然你提了,我們今天晚上就說清楚講明白啊,我閻驤免費讓你柯可雅睡了一整年,有點良心今天就對我負起責任。」

    她莞爾挑眉,「怎麼負責任?」

    「跟我結婚,給我名分。」

    柯可雅噗哧一笑,「你這是在跟我求婚嗎?」

    「不是。求婚還可以拒絕,我這是逼婚,你只可以點頭,不準搖頭。」突然,

    一枚不知道打哪來的戒指,二話不說就往柯可雅手指上套,他牢牢的摟住她,威脅說︰「快說我願意,不然你就完蛋了。」

    她強忍心中的欣喜,故作不悅地嘟嘴說,「好霸道喔……」

    「好說好說,我還有更霸道的呢!接下來你會有一整晚的時間慢慢喊,老公,我不敢了。」

    燈一關,推倒她,飛撲她,狠狠的寵愛她。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無價小氣婆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綠風箏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