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的計謀 第8章(1)
作者︰簡薰
    這天,天妮正坐在櫃台後方寫卡片給買過東西的客人,玉芳走了過來,說道︰「那邊有位客人指名要跟你買東西。」

    客人是神!天妮立刻站起來,整理好衣服,走上前去。

    客人有兩位,一位是六十歲上下的婦女,一身當季名牌秋裝,翡翠耳環、翡翠項鏈,手上戴著大大的紅寶戒指,全身上下已經超過一棟小套房的價格,絕對是貴婦。

    另外一位大概二十幾歲,三分頭、皮膚微黑,一身休閑打扮,雖然不若婦人那般配戴許多飾品,但手上那只手表,沒看錯的話,應該是瑞士手工精制,一台國產車的價格跑不掉。

    兩人五官有些相似,明顯是母子。

    珠寶站櫃四年,天妮對接待有錢人已經很有經驗了,于是也不緊張,露出微笑,鞠了標準的營業腰,「您好,很高興為您服務。」

    斌婦開口了,「我要找的是汪天妮。」

    「我就是。」眼見貴婦皺眉看著自己的名牌,天妮連忙解釋,「因為制服來不及做,所以先穿以前同事的。」

    接下來,貴婦露出非常不滿意的神色。

    經驗告訴天妮,這種客人通常是來找麻煩的,冷處理就行。

    她還是保持親切微笑,「請問兩位今天想要看些什麼呢?珠寶還是配件,送禮還是自用?昨天剛好有一批新貨到,雖然還在整理中,不過可以先拿目錄給兩位看看。」

    「我不是來買東西的。」貴婦口氣不善地回道。

    丙然……

    「我想找你談談。」

    談談?天妮實在想不出來,自己跟這名貴婦有什麼好談的。該不會是想來借東西的吧?以前偶爾有些人會異想天開來他們櫃上想借珠寶,通常用語是「談談」跟「商量」,但看貴婦滿身貴氣,又不像……

    她迅速的想了一下應對範本,找出了比較合適的一句,「不好意思,我們只販售珠寶首飾,其佘的話,可能幫不上忙。」

    听她這麼說,貴婦更為不滿,「我是蘇正東的母親。」

    咦?

    旁邊的男孩子也說︰「我是他弟弟,叫蘇海文。」

    啥?

    天妮腦袋開始毛了。這什麼情形?

    蘇正東的媽媽跟弟弟干嘛突然來找她?他跟他媽媽說要結婚的事情了,他媽媽很不滿,所以想從她這里下手?雖然有听過他母親的獨斷獨行以及不按牌理出牌,但真正領受時,卻不是傻眼二字可以形容。

    「蘇伯母……」

    「不要叫我伯母,我跟你不熟。」

    好吧……「請問蘇夫人有什麼事嗎?」

    「我們蘇家,不是你可以高攀得起的,離開我兒子,你還年輕,可以找適合自己的對象。」

    林錦虹的音量不算大,但擺明了來者不善,其他櫃姐也都忍不住豎起耳朵想偷听,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蘇海文听了,突然噗的笑出來。

    林錦虹不滿,怒問︰「有什麼好笑?」

    「因為很像八點檔連續劇啊。」他很快拿出了手機,「我要拍下來給外公外婆看。」

    她啪的一聲就打了兒子的手,「敢拍,回家我揍你!」

    「你都敢講,干嘛怕我拍,這麼好笑的畫面,只有我一個人看到很可惜。」

    蘇海文原本還想講什麼,但被母親用力一瞪,終于噤聲。

    這時候櫃長走了過來,「天妮電話,一四五那張單子在追問進度,客人滿不高興的,要你馬上說明。」

    蘇正東听到消息來救她了嗎?

    天妮向兩位貴客微微頷首,再偷偷用眼神向櫃長示意,幫忙招呼一下,便快步走到櫃台那拿起電話,「您好,我是汪天妮。」

    「我媽過去了?不管她說什麼,你都不用理她。」

    「我知道。」

    「我弟剛剛傳訊息給我,我才知道她過去找你。」

    「我了解。」

    「不用跟她解釋,她在氣頭上,越講只會越糟,她如果說什麼門當戶對之類的話,你都不用放在心上,也不需要跟她說我們當初有什麼誤會,因為她現在已經被人洗腦了,認為我就是一時胡涂,而你就那個乘虛而入的狐狸精,所以說再多都沒用,你只要告訴她,我們已經分手了,你那天是來拿分手費的。」

    「是。」旁邊有好奇的櫃姐正豎著耳朵听,天妮只能這樣公式對話,心里真是悶。

    雖然只是權宜的說法,但分手費听起來就有一種討厭的感覺。

    「只要說是去拿分手費,而且價格很滿意,她就會信我們真的沒有什麼了,總之,你只要表現得勢利點、壞心點,她就會放心了,如果你很善良的解釋我們以前的誤會、現在的感情什麼的,她反而會不依不饒,絕對要跟你談到滿意為止,最好你再趁機跟她推薦一些什麼飾品,她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

    「我懂。」

    「我會再跟我媽溝通,要暫時先委屈你了,放心,我有辦法讓我媽親自去你家提親,先忍忍。」

    「知道的。」

    「那我先掛電話了。」

    「好,我會再評估,謝謝您的來電,祝您順心。」

    難怪以前蘇正東不帶她回家,他現在三十一歲未婚,母親都堅持他的對象要名出身了,更別說年輕的時候,條件一定更高,可能還會要求準兒媳婦要會樂器、會荼道,最好還喝過洋墨水,身高要有一百七……

    蘇正東雖然喜歡她,可平心而論,她的客觀條件在蘇家人眼中恐怕距離及格還有五十個馬身遙遠。

    有錢人的世界啊……

    現在想來,孫霽的爸媽也真神奇,明明也是超級有錢人,卻沒什麼門戶之見,他帶元薇回家,說是女朋友,他們馬上就接納了她,家族聚會、旅行,都不忘交代他帶著元薇一起。

    上流社會的宴會,元薇如果出席,孫媽媽一定是從頭到尾把她帶在身邊,大大方方的跟人家介紹這是兒子的女朋友,出國買了什麼給兩個女兒,從不會忘記元薇一份,有時候台風天、豪雨,孫媽還會打電話給元薇,叮嚀著出門在外要小心。

    可她遇到的豪門卻是突然殺上門,一臉嚴肅的表示要跟她談一談,兒子還趕忙遠程教戰,告訴她要演壞人。

    孫媽跟蘇夫人,好極端。

    深吸幾口氣,天妮走回蘇夫人所在的地方。

    癟長見她回來了,先向客人笑了笑示意,打算交由她自己處理,兩人錯身時,櫃長輕聲交代,「盡快處理好。」

    天妮帶著禮貌微笑問向蘇夫人,「抱歉,因為客人比較心急,請問您剛剛說什麼?」

    「我說,離開我兒子。」

    「我跟蘇正東已經分手了。」

    原本氣勢滿滿的林錦虹沒想到听到的竟是這樣一句話,瞬間消風,「分、分手了?」什麼時候?!

    明明雅娜前兩天才告訴她,有個星光鑽飾的小姐來找經理,一進了辦公室就很久,後來她借故送東西,發現兩人神情詭異,恐怕是有什麼曖昧。

    她一听完,就覺得頭痛了,這兒子什麼都好,就是對象不好。

    上次那個什麼核心科技的秘書,听說是個拜金女,四處勾搭富二代,她還沒去找她談呢,居然又來一個不自量力的專櫃小姐,只不過訂個東西而已,居然妄想可以嫁入他們蘇家,這怎麼可以,絕不不行!

    林錦虹默默覺得,一定是兒子條件太好了,所以每個想釣金龜婿的女人才會撲上來。

    「分手了?真的?」

    天妮想起蘇正東的教戰內容,打開玻璃櫃,取出了一顆精瓖的紅寶墜子,笑著介紹,「蘇夫人要不要看看這個墜子?顏色正紅,而且完全沒有瑕疵,有證書,保證是最頂級的紅寶。」

    林錦虹皺起眉,「我又不是來買珠寶的,你跟我講清楚就好。」

    「看看吧,很漂亮的。」

    「我跟你說過——」

    「媽。」蘇海文笑著打斷母親的話,「人家汪小姐的意思是,你買東西,她就陪你聊天,你又不買,人家干嘛站在這邊跟你講話呢?這里是上班的地方,人家要工作的。」

    林錦虹狐疑的掏出卡片,就見天妮笑著接過,很快的替她包裝、結賬,並附上證明書。

    「謝謝您。」

    「好了,東西也買了,可以跟我說清楚了吧,我好放心。」

    「我那天是去找蘇先生要分手費的,我對于價錢很滿意,所以不會再去找他,您放心好了。」

    丙然,原本臉色一直不好看的蘇夫人听到這里,緊繃的表情突然放松,顯得寬慰許多。

    天妮心想,真是知母莫若子,居然連他媽媽吃壞女人這套都知道。

    可是她現在演了壞女人,還說自己拿了分手費,將來要結婚,不會有問題嗎?蘇正東難道有什麼神奇計謀,能夠讓他媽媽接受一個愛錢的壞女人?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前男友的計謀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簡薰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