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貴公子 番外——情人節
作者︰黎孅
    今年過年比較晚,情人節這一天,還未到農歷新年。

    餅年前是最忙碌的時候,可這一天,莫言沒加班到太晚,七點便離開了公司,因為今天是情人節。

    盛菱說要在住處做菜慶祝情人節,莫言听見怎麼可能還能繼續待在辦公室?工作狂都不工作狂了。

    莫言帶了瓶紅酒,以及一個禮物盒,愉悅地哼著歌,來到了盛菱的住處。

    「莫先生,你來了。」熟識的警衛替他開了大門,讓莫言進來,盛菱已經交代過警衛,他來訪不需要問,讓他上樓。「我幫你開電梯權限。」

    「謝謝。」莫言向警衛道了謝,而後踩著輕快的步伐去搭電梯,讓警衛為他在感應器上刷了一下,他才能按下樓層鈕。

    電梯向上,莫言皺眉,想著這樣不行,老是讓警衛替他刷門卡,太麻煩,也太不方便了——好吧,莫言得承認,他想拿到盛菱住處的備份鑰匙。

    得再跟盛菱爭取一下,讓她給才行。

    叮,電梯到了。

    莫言踏出電梯,走到盛菱家門前,按下了電鈴。

    他擺出自己最好看的姿態,等著盛菱來開門,務必第一眼就迷倒她,讓她答應他今晚留下來過夜。

    他想她了,可自從盛菱跟無憂和好之後,他就沒能再踏進盛菱的住處,因為他媽媽說——對,不是無憂,而是他媽。

    「盛菱,你听過灰姑娘的故事嗎?媽咪說給你听,好嗎?」那個在工作上強勢有魄力的女人,對著女兒是很溫柔的,特別是什麼都不懂的盛菱。

    沒听過媽媽為自己說童話故事,盛菱當然樂意听。

    「盛菱,你知道為什麼王子會帶著玻璃鞋去找灰姑娘?因為她守信,準時在十二點回家,沒有因為男人幾句甜言蜜語就留下來,就算對方是王子,女孩子要守信,有原則,才會讓男人珍惜你,這個故事我從小就跟無憂說,結果她沒在听,才笨到看見男人的外表就昏了頭,連家人都騙。」說完故事,許梨娜教育盛菱,然後瞪了眼無憂。

    「媽咪,又講我!」無憂被媽媽逮到就訓一次,不禁討饒。「你要教盛菱不要拿我當負面教材啊!我現在這麼乖。」

    許梨娜沒理會女兒的裝可愛,回頭慈愛地跟盛菱說︰「你這麼聰明,跟無憂絕對不同,菱菱,你懂媽咪的意思對不對?」

    盛菱那麼聰明,當然懂了。

    然後他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元旦連假過後,盛菱回公司上班了,本就公私分明的女生,上班時間當然不給他機會牽下小手、說說話什麼的,就連下班後,他也沒機會了。

    盛菱很準時的回家,門禁時間跟無憂從小到大一樣——晚上八點。

    有時候八點莫言才剛下班,有什麼搞頭?當然想盛菱想得要命,只有每天睡前的電話聯系,以及偶爾的假日家人聚會上見面,這麼少的相處時間,哪夠?

    今天是情人節,他可是跟盛菱說了好久,才有榮幸到她的住處來。

    一定要留下來——莫言想著,擺出最英俊的笑容,只要盛菱來開門,第一眼就會被他迷得神魂顛倒。

    「嗨,哈妮。」

    門打開了,但出現在眼前的不是盛菱,而是他妹!

    「你怎麼在這里?」莫言臉一垮。「盛菱呢?」

    「盛菱跟劉叔叔去看尾牙的場地,還沒回來。」

    「你怎麼在這里?」莫言又問。「怎麼進來的?」

    「我有鑰匙,我想來就能來。」許無憂得意洋洋的跟自家兄長炫耀。

    「你來干麼?」莫言不禁為小妹的煞風景氣急敗壞。

    「今天情人節耶。」許無憂笑。「不然我能跟豐都一起過?」

    「你死了這條心。」莫言想都沒想的否決。

    「不能跟男朋友過情人節,那就只能跟好朋友一起過了——對了,我跟媽咪說過了,我今天睡在盛菱這邊,明天才回家,盛菱跟媽咪都答應了。」許無憂笑笑對臉黑的哥哥說。

    這個小妹簡直就是生來壞他好事的,莫言最近覺得妹妹越來越不可愛了。

    「就你事多。」莫言不停地瞪他妹,氣得牙癢癢的。

    「誰教你欺負盛菱。」許無憂才沒在怕自家老哥,她又沒做錯。

    「多久的事了?」莫言不想听小妹老是翻舊帳,踩他痛腳。

    「沒多久!」她很記恨的,而且還護短。

    「……你們在我家門口吵架做什麼?」

    回到住處的盛菱看見門口站了對兄妹,你一言、我一語地斗嘴,她一臉困惑。「怎麼不進去?」進去再吵呀,在門口吵架像什麼話?被鄰居看見了很好看嗎?

    「嘖。」許無憂嘖了一聲,只能讓開。

    莫言露出輕松的表情,這代表擋在門口不讓他進門的小妹,已經沒轍了。「來不及做菜了,叫外送好嗎?」盛菱進了玄關,莫言就馬上協助她脫下外套,她回頭朝莫言一笑。「找個假日再補償你。」

    假日嗎?那代表她一整天都是他的——「你別累了,外送很好。」累到她,心疼的還不是他?

    「盛菱,我有準備情人節大餐,我做的蛋包飯。」許無憂覺得眼前這幕很刺眼,忍不住想要破壞一下。「我要在你的蛋包飯上面畫愛心、寫字。」表情可愛得要命。

    「……你什麼時候學會這可怕的技能?」盛菱驚訝得不得了,用蕃茄醬畫愛心和寫字是什麼鬼?

    「跟日本女同學學的,你快來吃,我親手做的。」

    兩個女孩親密的過著姊妹的情人節了,莫言看得很不是滋味。

    無憂一喊,盛菱就只看無憂了,跟著她走,笑笑的看無憂把蕃前醬擠得整個蛋包飯都是——他吃醋了。

    而且小妹為盛菱做蛋包飯,小小的桌子上只有那一盤,代表了無憂根本就沒有準備他的份,也是,無憂不知道他要來。

    想想,他從來沒有吃過小妹親手做的飯,不用說蛋包飯這種高難度的料理了,看成品,她做得很不錯,賣相極佳,看起來她很常做,不知道是不是在紐約練習?練習做給誰吃?

    莫言不禁想到那個偷走他妹妹的家伙,豐都。

    眼前的危機更為重要,莫言也不管自已是不是會破壞氣氛,上前把紅酒放到小桌上,順勢傾身吻了盛菱臉頰。

    「菱菱,情人節快樂。」莫言忍不住想提振一下存在感,無憂瞪了她哥一眼,大翻白眼,覺得哥哥爭寵的手段,一點威脅性都沒有。「喔,情人節快樂——無憂在這里,你別這樣。」盛菱在許梨娜的教導下,知道要顧虎一下其他人的眼光,不想放閃被瞪。

    「無憂不是別人,她是我妹,她知道我們的關系,她早晚要習慣。」他一定會娶盛菱,雖然不是現在,但莫言想,這一天不會太久。

    「對啊,我不是旁人。」無憂示威地睞莫言一眼,開口拉回盛菱的注意力。「不過如果是媽咪的話……」

    「我給你準備了情人節禮物。」莫言根本就不想讓妹妹拿媽媽來恐嚇他,那就是個來整他的大魔王。「同時也是賠禮。」他將禮物盒放到了盛菱的手上。「我親手做的。」

    許無憂本要拆台,說「我哥就喜歡送女生一些華而不實的珠寶當禮物,一點誠意都沒有」,但听見他說這是他親手做的,只好回那些話,覺得哥哥很卑鄙,瞪著莫言。

    「你親手做的?」盛菱呆住了,不敢相信的看著莫言。「你很忙的。」這麼忙,還親手做禮物給她?

    可他說也是賠禮……什麼賠禮?

    莫言笑露白牙,同時也露出了他右臉上的小酒窩,他很期待盛菱看見禮物的表情,同時——也很期待看見他妹的。

    「再忙也能抽出時間做禮物給你,這是我的心意。」

    盛菱滿心好奇,打開了那個紙盒。

    一個白色黏土做成的相框,四周有一朵又一朵的向日葵,這個相框,跟無憂送給她的那個一模一樣。

    「是相框!你做的?」盛菱又驚又喜,仔細看,相框跟以前那個,還是有那麼點不同——做得更精致,更好了。

    可是怎麼會一樣呢?之前那個相框,是無憂做好送給她的呀!

    盛菱困惑地望著眼前這對兄妹。「哥哥,你討厭!」許無憂大怒。

    莫言一臉的自得,對著不解的盛菱解釋道︰「小憂從小就對手工不擅長,你以前那個相框,是她逼我一起做的,一樣是情人節禮物,我做的更好,是吧?這是賠禮了,我幫你把相片換過來,以後就用這個了。」

    「哥哥,你過分,你拆我台!」許無憂跟老哥吵了起來。「干麼打我臉。」

    「你說你送給盛菱的相框,不是我做了九成?」莫言跟妹妹講道理。

    「是……」

    「是事實,怎麼能說我拆你台?」

    「可我跟盛菱說那是我做的!」

    「那是你的問題,不是我。」

    「我討厭你!你回家啦!」拿哥哥沒轍,許無憂放大絕。「盛菱你叫他回家。」

    「菱菱,我想要你住處備份鑰匙——你不給我,難道是因為不信任我?」沒理小妹,他只跟盛菱說話,使出了苦肉計。

    「沒有第三副備份鑰匙,那種鎖就只配兩副,要重打備份很貴,好幾千塊,而且掉了鑰匙就只能重新換一個鎖,麻煩死了!」許無憂跟拆自己台的哥哥杠上了。

    「我出。」莫言不把這小錢放在眼底。

    「房東要盛菱不準打第三份鑰匙,這都紀錄在合約里。」

    「那就把你手上那副交出來。」他忍受妹妹有他女友住處的鑰匙,而他沒有的慘劇已經夠久了。

    「你死了這條心吧,才不要給你!」許無憂對她哥扮一個很丑的鬼臉。

    兩兄妹在她面前吵了起來。

    盛菱手上拿著莫言親手做的相框,眼前擺著無憂做給她吃的蛋包飯,她覺得自己的心,暖得不得了。

    外在的東西她不在乎,在乎的是心意,這個情人節,她收到的這兩份禮物,她很喜歡,也很珍惜。

    不過看這對兄妹為了她住處的備份鑰匙,吵得不可開交,她只能嘆息……嘆息,她居然也學會了嘆息?

    愛情和友情,真是讓她學會了很多啊。

    「你們兩個吵完了,再告訴我結論吧。」她不參與爭執,隨便他們了。

    兄妹倆同時喊她,馬上意識到對方,怒瞪一眼,又吵在一起。

    盛菱默默的把相片換了相框,然後回來默默的吃蛋包飯,她想,這樣吵吵鬧鬧的日子,還有很多呢。

    她一點也不覺得煩,反而很期待,這大概是……幸福吧?

    這個情人節,還不錯嘛,她微笑的想,等他們兄妹吵完,她就帶他們去Friendly喝兩杯,錦哥,她很久沒看見了,也讓很擔心她的錦哥看看她現在很好。

    真的很好。

    她最好的朋友回來了,還交了一個很棒的男朋友,還有她在新的職場也交了朋友。

    對了,也問問顏孝貞和林征達,要不要一起去喝兩杯,現在就問,如果錦哥不介意,她想進吧台,給她的朋友們調幾杯好喝的酒。

    掏出手機,她頭一回打了電話給「朋友」。

    「是我,要不要出來喝兩杯?如果姓林的要去,就一起。」

    「要要要,要去,你約我,我當然要去!」顏孝貞馬上就答應了,什麼情人節約會,馬上忘到天邊。「幾點?

    什麼地方?莫言會來嗎?你知道他是我真正的老板吧?他如果擺臭臉你要幫我……」

    盛菱靜靜的听著,想著等等在酒吧里的情景,錦哥一定會為她的轉變開心吧?以前不懂為什麼要傷心、難過、在意,不懂人為什麼一定要有朋友,一個人又怎樣呢?

    現在擁有了友情和愛情,慢慢的練習,練著練著,她懂了。

    練習愛,愛著愛著,就會知道被愛著以及愛人都那樣的溫暖。

    那溫暖讓她笑、讓她哭泣、讓她生氣、讓她……變得像個人。

    盛菱喜歡現在的自己,也喜歡身邊喜歡著她的人。

    雖然還不是很懂,不過她會學會的。

    練習著練習著,她會懂的。

    ——全書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暖心貴公子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黎孅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