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富貴夫 番外 多年後的那一天……
作者︰黎孅
    十月的阿姆斯特丹,舉辦一場與會者來自世界各國的花卉展。

    代表台灣出席展覽的,是一名年紀不過三十五歲,入行不到五年的年輕人。

    以白色為底的展示場,正面以深綠色造型字體寫上了TAIWAN字樣,在國名之後,是以蒼勁有力的草書寫上了代表參展的花坊名之一裴家蘭坊。

    展場里有許多國家的參觀者,因此裴家蘭坊的年輕負責人聘請了一些當地的留學生擔任現場的翻譯工作,以及工讀生來分發蘭坊DM,DM上頭的裴家蘭坊四字旁,加了小小的英文注釋,DM的內容介紹也以英文、荷蘭語為主。

    一名來自西班牙的蘭花愛好者,本是抱持著看看的心情前來參觀一年一度的HortiFair園藝花展,卻對現場一株黑色蝴蝶蘭一見鐘情。

    「賣給我!」西班牙客戶兩眼冒精光,在工讀生的輾轉介紹下,找到了該展場的負責人。

    「抱歉,那是非賣品。」藍天蔚數不清這是第幾次拒絕上門欲采購那些黑色蝴蝶蘭的客戶。

    「多少錢都沒關系!賣我!」西班牙客人兩眼充血,巴不得立刻帶回心愛的蘭花。

    鮑開談價錢不妥,他在紙上寫上了價碼,遞給藍天蔚。

    藍天蔚看見那個數字,眼楮瞪大了一下,但很快的收回心思,不行!不能為一點點小錢就賣出這些得來不易的蝴蝶蘭!

    「這不是錢能解決的問題。」藍天蔚正色,以流利的西班牙語打發客戶。「這是我送給我未婚妻的禮物。」

    藍天蔚看著自己培育出來的黑色蝴蝶蘭,可以想見它為何引人目光。

    花型渾圓平整,三專瓣頂端呈正三角形,花色清麗,色彩強烈,著色均勻,花徑超過十五公分,大氣凜然,見一眼就忘不了。

    「怎麼可能輕易賣掉你們?」打發掉客戶之後,藍天蔚拿著噴水器照料起展場內的蘭花們,以自己才能听見的聲音對花兒們說話。

    「好不容易才把你們培育出來,沒搞清楚養活你們的訣竅,就這樣賣出去,太可惜了。」

    他伸手輕撫一株未開的花草,期待即將開花的蘭花是否也是黑色?

    為了這一株特殊品種的蘭花,他可是辛苦研究了多年,才讓他種出了黑色蝴蝶蘭,都怪當年他太過輕松就超越老板的極限,以至于女友不願意輕易放過他。

    「我得研究研究,讓你們成長茁壯的方法,就不信以我的天賦沒有辦法讓你們繁衍茂盛……」

    藍天蔚跟花兒們說著話,整理花卉的動作非常的輕柔。

    「大老板,小老板他……」

    藍天蔚對著花說話的舉動,嚇到了不熟悉此情況的海外工讀生。

    裴日南看了看藍天蔚,搖頭對工讀生們道︰「別理他。」他一副已經習慣了的口吻,轉頭繼續打理自家花卉生意,大老遠跑來荷蘭,自然要多推銷一下自家的蘭花,開發新客戶。

    就這樣忙碌了數日,藍天蔚及裴家蘭坊的名號遠揚至歐洲,在一些蘭花愛好者圍之中流傳開來。

    在展期的倒數第二天,因為是假日,因此非常忙碌,除了要應付廠商,還要接待當地的游客,處理蘭花的訂單或者是現場花卉販賣,忙得人仰馬翻。

    裴日南剛賣給一個荷蘭小女孩一束以白色蝴蝶蘭扎成的捧花,看著小女孩快樂的奔向母親,年輕媽媽收下小女孩的花束,驚喜相擁的表情讓裴日南看了很久很久。

    久到讓他想起了女兒——想到女兒,他也想到一件重要的事!

    低頭看看腕表,現在的時間是下午三點鐘。

    「阿蔚,三點了。」他立刻丟下販售工作,去提醒那位還在跟大會負責人打交道的家伙。

    「什麼?三點?!」藍天蔚先是驚訝于時間的流逝,但也慶幸自己沒有錯過時間。「我先走了,這里交給你們。」他脫下展場期穿的紅色POLO衫,將工作證交給其他員工,持著外套以及隨身物品匆匆離開。

    「老板,我要走了。」藍天蔚走前不忘對帶他入行的師父、女友的父親禮貌性的說一聲。

    「嗯。」裴日南點了點頭,沒有看他,但聲音帶著沙啞,「告訴小楮,我為她感到驕傲。」

    意外會從老板口中听見這種話,藍天蔚嚇了一跳,可馬上露出笑容回答,「我會轉告她,她听見你這麼說,一定會很開心。」

    看著老板的背影一會兒,藍天蔚知道不可能再從他口中听見任何一句好听話了,于是便不再等待,轉身而去。

    離開前,不忘再多望幾眼他所培育出來的黑色蝴蝶蘭,看見這花色就想到數月不見的女友,眼神一柔,他迅速離開。

    前往機場,趕搭最近一班往倫敦的班機——

    倫敦的十月,開始冷了。

    像這樣的季節,卻是時尚界的春裝發表會。

    來自台灣的藍陽時裝這次上場的,是近年來培育的新銳設計師,她從一個什麼都不懂,只會畫畫的女孩,成為藍陽時裝不可或缺的設計師。

    長長的伸展台兩旁都是媒體以及時尚界的知名人士,名媛佳麗們都期待著這一場盛會。

    這是藍陽時裝第一次由裴雨晴這位設計師為主力,設計來年的春季服裝。

    亮眼的燈光暗下,音樂轉為輕快,場內一陣喧嘩,直到聚光燈打在舞台上。

    身材高挑窈窕的模特兒開場,穿著一襲白色底、黑色蘭花圖案的大花色連身褲裝,出現在眾人眼前。

    自行繪制的圖樣,獨特的剪裁、拼花,讓人眼楮一亮,大露美背的設計,大方又性感,模特兒再搭上同款花色的大方帽及黑色墨鏡,手拎麻料編織包,十分有春天的渡假氣氛。

    開場模特兒一出場廣得到熱烈的掌聲,接下來,眾人看見的是一場色彩繽紛亮麗的服裝秀。

    但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伸展台上的優雅美麗,是以後台的混亂和咆哮換來的……

    「手環呢!不是這個顏色,針,給我針和線!為什麼模特兒又瘦了?我不是說不能再瘦了嗎?你再瘦下去撐不起我的衣服,下次我就不要你了!」嘴里含著大頭針,裴雨晴眼神充滿殺氣,她跪在模特兒身旁,為不合的腰身再做調整,一邊罵為了更瘦而過度減肥的模特兒。

    模特兒嚇得眼淚都要流下來了,但這是工作,不能哭泣把妝都弄花了,于是她拚命忍耐,直到裴雨晴整理完衣物,秀導也吼到快啞掉,才放模特兒出場。

    模特兒出場,又是一陣叫好的掌聲,裴雨晴沒有松懈下來,她一神經緊繃,直到壓軸的模特兒出場了,掌聲歡聲雷動,秀導要她出場謝幕,她才懷著戰戰競競的心情踏出幕後,走向伸展台。

    聚光燈打在她身上,她頓時緊張不己,現場掌聲、歡呼聲,此起彼落的響起。

    裴雨晴眨了眨眼,適應緊光燈的光線,從她的角度望去,只能看見黑壓壓的一群人,有許多人站著給她掌聲歡呼,也有熱情的玫瑰花丟到台上來,她跟著模特兒們繞場一周,接受來自四面八方的歡呼,回到了後台。

    她如置身在夢中,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辦了一場服裝發表會!

    「雨晴,恭喜你。」她的老師顏女士對她微笑,親吻她的臉頰,這代表了對她的表現感到滿意。

    裴雨晴緊繃、小心翼翼的表情這才松懈下來,真心笑著接受眾人的祝賀。

    突然,一束包裝精美,大氣的黑色蝴蝶蘭被捧到裴雨晴面前,黑色蝴蝶蘭的姿態,就與裴雨晴這回聞場、壓軸的兩套服裝花紋,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她是蘭花農的小孩,從小看著蘭花長大,一眼就能看出這朵花型碩大的黑色蝴蝶蘭,出自一人之手——

    「阿蔚!」撥開巨型花束,看見花束身後的男人,正是露出笑臉的藍天蔚。

    「雨晴,看來你做得很好,我可從來沒見過奶奶滿意一個人,滿意到願意親人的——」

    藍天蔚話還沒有講完,立刻被人撲抱住。

    因為各自忙碌,為了十月分的展,兩人忙了好久,起碼有三個月的時間沒有辦法見上一面。

    苦撐下去的力量,是對夢想和目標的執著。

    數月以來的思念,在工作圓滿達成的這一刻,看見了對方後,思念傾巢而出,排山倒海而來,裴雨晴不在乎眾人目光,直接撲進藍天蔚懷里。

    「喔,輕一點。」藍天蔚反應很快的接過她,連同那東黑色蝴蝶蘭,一同抱進懷里。

    「我好想你。」裴雨晴單純而直率,說出她的想念。

    藍天蔚聞言心都化了,下意識的想回他也很想念她,但礙于有旁人在場,他只能笑,下巴抵著她的頭頂,抱得緊緊的,不願放開。

    「你來干麼?」顏女士睞了孫子一眼。「不是很忙嗎?」她一副他會礙事的口吻。

    「雨晴的大事,怎麼可以少了我?慶功宴呢?」沒理會奶奶的排拒,反正,自從奶奶找到她想要的接班人,本來就對孫子愛理不理的她,後來根本就是不理不睬了。

    「就在前面舉行,我要帶雨晴認識我一些老朋友,你不準把她帶走,听見了沒?」顏女士一眼就看穿孫子想干麼。

    「嘖。」藍天蔚因為被識破略了一聲。「總可以給我們一些說話的時間吧?奶奶,我們很久沒見面了。」他還是討價還價一番。

    「好吧,十分鐘。」顏女士女王般的網開一面,給他們十分鐘說體己話的時嘖,十分鐘,有辦法讓他把話說完嗎?

    「阿蔚,你要跟我說什麼?」裴雨晴睜大眼楮,看著數月未見的男友,滿溢的思念藏不住。

    藍天蔚差點溺死在她的雙眼之中,把持不住,當著眾人面前吻她——不,這不是他倆的風格。

    「你爸要我轉告你,他為你感到驕傲。」一手摟著她的肩膀,他雙眸四下找尋可以獨處的角落,那種不會被人發現的地方。

    「你上飛機的時候,爸爸已經打電話給我,跟我說了這件事。」

    「什麼?」藍天蔚震驚,暗罵老板說話不算話,本來說好了,這是秘密!原本兩人都有工作,今天是無法見面的,他從阿姆斯特丹趕來,是想給她驚喜,怎麼老板先講了?過分!

    「你還想跟我說什麼?」

    「是有件事情要跟你商量中。」藍天蔚正色。

    「什麼事?」裴雨晴被他嚴肅的表情影響,也跟著正色起來。

    「三年前我就培育出超越你父親的嘉德麗雅蘭,同時開十五朵。」

    「這件事情我知道,你不用再說了,你贏了——可是你有天賦所以不算。」提到這件事情,裴雨晴就有點氣,因為她輸了!

    鎊自都找到了想做的事情,但藍天蔚早她一步,達成了目標。

    「我提這個,不是要跟你爭輸贏。」

    這些年來,他們互相鼓勵,也互相競爭,看誰能先完成自己的夢想,就這樣,不斷的追夢,不斷的闖過一個又一個難關,不斷的將自己推向另一個高峰。

    都沒有人去談論,他們兩人的未來。

    「當初,我們談過找到各自想做的事情,然後好好的努力——現在我炙手可熱,你爸爸的蘭坊,我會好好經營,你爸爸的技術會流傳下去,你呢,也得到我奶奶的認同,成為正式的設計師了,你不覺得,應該考慮一下我們的事情了嗎?」

    「我們的什麼事?」裴雨晴覺得他的話怪怪的。「你說的該不會……是我想的那件事吧?」

    藍天蔚微笑,心想他們果然有默契,他摸了摸藏在口袋的求婚戒指,思索著該什麼時候拿出來比較好。

    現在呢?還是等等人多的時候,當著眾人的面前單膝下跪求婚,哪一種她比較容易點頭答應?

    「你想想,現在我們各自都有了不錯的成績,當然我不會這樣就自滿,還有很多技術我得超越。你呢,我想你的野心也不只于一場小小的服裝發表會而已……你不覺得,我們在一起,可以成為彼此的後盾嗎?雖然只是一張紙,可那張紙滿重要的!」

    「是喔。」裴雨晴故作沒興趣的回答。

    她不會告訴他的,她期待這一天已經很久很久了,根本不需要戒指,只要一個問題,她就會說好。

    「比如我賺的錢,都會是你的。」她的態度激起了藍天蔚的緊張感。

    「可是我現在錢也賺得不少耶,你奶奶很大方,我爸媽現在跟退休沒什麼兩樣,我很滿足。」

    「……」藍天蔚無語,可不死心,繼續說服她。「不,福利不只于此,你听我說——」

    裴雨晴微笑听他說,就這十分鐘的時間。

    十分鐘後,為她舉辦的慶功宴就會開始了,她會帶著愉快的心情去參加,至于藍天蔚嘛……

    嘿嘿,再讓他緊張一下下,等他拿出戒指求婚,再讓他開心。

    現在,就讓她享受一下,欺負男朋友的快感吧!

    真是糟糕,她有個壞習慣,看見藍天蔚露出為難的表情,她就會想笑,他那種表情,她想她一輩子都看不膩的。

    嗯,就等他拿出戒指,再放過他吧!

    【全書完】

    想知道誤打誤撞下凡的九只金烏,會在討人厭的後羿協助下,分別在哪些愛情考驗中覓得真愛嗎?千萬別錯過——

    子紋甜檸檬系列616金烏藏嬌之《霸王聚財妻》。

    瑪奇朵甜檸檬系列617金烏藏嬌之《風騷花孔雀》。

    米樂甜檸檬系列619金烏藏嬌之《春宵會猛男》。

    千尋花園系列1801金烏藏嬌之《暖床萬福妻》。

    春野櫻花園系列1802金烏藏嬌之《喂飽饕餮爺》。

    艾佟花園系列1803金烏藏嬌之《吻倒火王子》。

    馥梅花園系列1804酬金烏藏嬌之《漏電金龜婿》。

    綠光月光之城205金烏藏嬌之《染指阿波羅》。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花開富貴夫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黎孅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