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兒壞心眼(上) 第十章 為伊放走敵人(2)
作者︰淺草茉莉
    「太叔衭,可以交出她的指甲了吧?」他森冷陰寒的問。

    太叔衭不禁深沉的看了眼他懷中的孫子憑,意外他真能為了她放自己走?要知道,自己這一走,他難再有下次的機會殺他。帶著疑心,他讓侍衛圍住自己,用侍衛的肉身護他離開,以防有詐。

    遲疑半晌後,他才丟出指甲,然後迅速離去,一旁的官廟孔也要走,臨走前心急的朝孫子憑望了望,本想與她說句話,但見她人在畢書旭懷中,心情復雜,終究沒說什麼的先隨太叔衭離去。

    「你不追嗎?」眼見太叔衭跑了,孫子憑焦急又自責,扯著畢書旭的衣襟讓他快追人。

    「不用追了,他那批侍衛也不是省油的燈,咱們少了甕中捉鱉的優勢,當真追上了,短兵相接也不見得還能佔上風。」他說。

    「可是……」她已听見眾人埋怨她的心聲,怨她紅顏禍水,讓少主痛失殺太叔衭的良機,她忍不住臉色一變,變得慘白無血色。

    畢書旭自是清楚她會听見什麼心音,冷淡的雙目再朝眾人掃去,包括李賢與官慶齡,凡被他視線掃過之人,個個的心都一緊,什麼抱怨也沒了,頓時讓她耳根清靜,他立刻抱她回去治療。

    孫子憑的傷比想象中的嚴重,原因是受傷後沒能妥善醫治,傷勢惡化一發不可收拾,被畢書旭抱著回竹園前就已昏厥在他懷中,經由曾是宮中御醫、醫術高明的姚大夫搶救,到了隔日仍未見清醒。

    畢書旭一夜未眠的守著她,見床上的人兒死氣沉沉的,他的一顆心同樣無邊無底的沉下去。

    「少主,要不要也讓姚大夫替您換藥?您的傷又淌血了。」曉翠憂心的瞧著他肩頭又滲出血來了。

    听袁向說,少主昨日堅持親自抱著姑娘回來,他自己身上的傷並未痊愈,這一折騰,難怪傷口又裂開了。

    畢書旭沒有作聲,視線只緊系在床上的人兒身上,曉翠只得自作主張請姚大夫直接就在孫子憑的床邊為他寬衣止血。

    姚大夫敞開他的衣物後,瞧著他的傷口直皺眉,曉翠也搖頭,姚大夫明明交代少主非得靜養不可,但少主不曾做到就算了,還每每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哪一次不是弄得血流如注才回來。

    姚大夫沉著臉,他當年在宮中就是專門伺候太子的人,前朝覆滅後,他不想為奸臣太叔扶做事,逃出宮後不久偶遇太子,之後便跟著太子一直生活在竹園。

    他仔細為畢書旭止血療傷後,對他說了孫子憑的情況,「姑娘頗有些危急,恐怕……」

    「恐怕什麼?!」畢書旭瞬間怒目瞪向他。

    姚大夫嚇得噤若寒蟬,不敢再說下去。

    見姚大夫驚懼的模樣,他曉得自己失了平日的冷靜,不禁嘆了口氣道︰「說吧,她如何了?」

    姚大夫見他臉色緩下,才敢再開口說︰「姑娘這幾日若未醒,恐怕就有性命之憂。」

    他一怔,眼底變得不再清明。「她會醒來的……」

    「可是老夫認為……」

    「她會醒來的!」他斬釘截鐵的強調。

    姚大夫張著口,再次不知說什麼才好。

    一旁的曉翠見狀,尷尬的朝姚大夫道︰「少主的意思是,你盡力救她,姑娘是福大命大之人,一定會醒過來的。」

    「呃……老夫明白,會、會盡心的。」姚大夫懾于他那陰沉的表情,忙應和著曉翠的話。

    「你們都下去吧!」畢書旭陰郁的揮退眾人。

    曉翠見他氣色不佳,便將姚大夫以及屋里丫頭一起招出去,留他一人與孫子憑獨處。

    眾人都離去後,他緩緩坐上床邊,伸手輕撫著她消瘦蒼白的臉龐。

    當日去死牢見她時,若不是理智強壓著,他便不顧一切動手劫人了,可他知道,若那時強要救人注定會失敗,人內的牢籠如銅牆鐵壁,他進得去,不見得出得來,一個不妥,兩人都得送命,因此他只能忍,忍到太叔衭這老賊有所動作時才能趁機救人。

    而如今他也終于將人救回身邊了,只是此刻的她卻是氣若游絲,無自覺的漠視他的一腔柔情……

    他無可抑制的感到心慌,不願相信一切都遲了,她定會醒來的……

    「你醒醒吧,醒來後,我有話對你說……」他語氣極其溫柔又深情,思緒也逐漸變得縹緲起來,自己穿越的身分是天大的秘密,不容他與任何人親近,因此他過慣了空虛孤單的生活,從沒想過在這朝代會傾心某人,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他內心起了變化,一顆心掛在這里。

    「少主。」袁向走進來。

    袁向的一喚,將他思緒打斷,他聲音緊繃的問︰「何事?」

    袁向抹著汗,剛進來時瞧見少主凝望孫姑娘的神情極為痛惜,讓他徹底明白了,這回少主是真真正正陷入情網,少主這樣一個冷漠寡情的人,竟也有這一日,他嘆口氣,明知少主正愁孫姑娘昏迷不醒,但事情有急,自己也只能硬著頭皮闖進來。

    「李叔與大公子來了,屬下勸不走,他們非見您一面不可。」

    畢書旭沉肅了面容,自是曉得這兩人來的原因,這會若見不到他是不會走的。「得了,我這就過去。」他起身瞧了一眼仍未醒來的人兒,雖極不願在這時候離開,但也不得不暫且走人,吩咐了曉翠進來好生看顧她之後,這才去見李賢與官慶齡。

    李賢與官慶齡見他到來,立即起身相迎,直等他落坐後兩人才跟著坐下,但兩人的臉色都極為凝重。

    「少主,這麼多年來,咱們費盡心思就是要殺太叔衭那老賊為先皇先後報仇,您怎能草率的放人?」官慶齡忍無可忍的說。

    「放了那老賊固然可惜,但少主以後自會再想辦法取他的狗命。」一旁的袁向忍不住站上前替畢書旭說話。

    「那老賊的近衛多如牛毛,如今又練得邪術,要對付他談何容易,錯過此次,你還以為能輕易有下次的機會嗎?」官慶齡憤憤的反唇相稽。

    袁向雖一心護主,這時卻也被堵得無話可說了。

    「這次是我獨斷了,但畢竟孫子憑于我有恩,為救我才落入太叔衭手中,我保她一命也是回報。」畢書旭面上依舊未見波瀾,只淡淡的開口。

    他一出聲,官慶齡想再說什麼也只能閉上嘴,他為大,官慶齡怎好真正指責什麼。

    「回報?事有輕重,義有所當,少主對那姑娘僅是回報而已嗎?」李賢終于說話了,而也只有他有資格對畢書旭說重話。

    畢書旭朝李賢望去,神情嚴肅。「不只如此,這人,是我的人。」

    這句「我的人」讓李賢沉了臉。「少主對那姑娘心動,咱們不能干涉,但若因此失了理智,影響復朝大業,那老夫是不會坐視不管的。」

    畢書旭斂了面容。「我明白叔父的立場,但我對她不可能見死不救。」

    「你!」李賢豁然站起身,從來他都對自己十分敬重的,這回竟是直接駁了他的臉面,他本是怒容滿面,但隨即意識到自己為人臣子,怎能冒犯,立即收斂脾氣,低聲改口道︰「少主對那姑娘上心是好事,她又是高太師的後人,老夫也希望她能平安,老夫只是一時心急,言語多沖撞,還請少主見諒。」

    「叔父言重了,你為大局設想我是知曉的,哪里會怪罪你。」他也說。

    「少主能諒解就好,這個……听說姑娘重傷,至今未清醒過來,不知情況如何了?」事已至此不可挽回,李賢不想因此與畢書旭有嫌隙,便轉而關心孫子憑的傷勢。

    「她不會有事的,還請叔父放心。」他聲音沉了幾分的說道。

    「那就好。」李賢點頭,心下想,孫子憑先前舍身相救少主確實感動人,少主因此動心也不足為奇,而今只等那丫頭醒過來,少主就會恢復鎮定,明白何為輕、何為重了。「其實咱們這趟來是向您稟報,泄露咱們要擄楊世五兒子之人已經抓出來了,即是當日咱們計劃此計時,在場的其中一人。」李賢說了來此的真正目的。

    「抓到了?可有將那人碎尸萬段?!」袁向激動的說,就是因為這人的背叛,才害得少主差點喪命,孫姑娘此刻也命在旦夕,這人非得讓他死無全尸不可!

    「殺了,查明一切後,我立刻割了這人的咽喉,咱們身邊不容叛徒。」官慶齡說。

    「很好,殺雞儆猴,下次就無人敢再犯。」畢書旭幽深的黑眸冷若寒冰。

    「是啊,咱們將叛徒除了,您也能安心,這陣子您就暫時靜心養傷以及照顧孫姑娘吧,慶齡,咱們這就回去,別妨害少主休養。」該說的都說完了,李賢朝官慶齡道,兩人告辭。

    他們一走,袁向立刻皺起眉頭說︰「少主,叛徒雖查出來也殺了,可您怎麼沒多問這人的身分,說不定還有共犯……」

    「何必多問,被殺的定不是主犯。」畢書旭冷笑的說。

    袁向大愕,「您這話……是說李叔與大公子欺騙了您?!」

    「一念不覺,一念妖魔。」他淡聲說著,吐出的內容袁向是完全听不懂。

    「少主,屬下駑鈍,能否解釋清楚些?」袁向不恥下問。

    他輕輕挑眉。「罷了,這事還要再查,總之,私下你不能放松,凡事謹慎小心點無誤。」

    「是。」少主若不肯多說,那也是問不出所以然的,不過能確定的是,李賢與官慶齡兩人已經不得少主信任了,但這兩人過去絕對是少主最倚重的人,尤其是李叔,少主怎麼會突然間連李叔都懷疑呢?

    「袁向,那太監是怎麼回事?」他眉心一動,忽然問起這個人。

    袁向當然明由他指的太監是誰,立即道︰「屬下當日在雲南囚了這人,讓他無法去指認孫老爺,咱們離開雲南後也沒有將人放了,吩咐雲南的兄弟繼續關著他,怎知,他竟能逃跑回到京城,還在宮中指認出孫姑娘就是孫老爺的孫女。」這事他也百思不得其解,照理雲南的兄弟不會這麼不中用,連一個人也守不住,但就真的出了紕漏。

    畢書旭表情冰寒。「去查一查,這幾日給我回報。」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爺兒壞心眼(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淺草茉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