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成妃(上) 第十章 展現才藝贏得生意(2)
作者︰唐歡
    「元宵那日,你那般維護二哥,」端泊鳶又道,「讓我好生嫉妒。」

    「有人陷害我的夫君,難道我會坐視不理?」楚音若輕輕挑眉。

    「若換了從前,你只會袖手旁觀,」端泊鳶道,「音若……什麼時候,你變了?」

    不得不承認,他長了一雙漂亮的眼楮,此刻閃爍著光澤,好似傷感欲淚,足以讓普通女子意亂情迷。

    「我已是陵信王妃,」楚音若背過身去,淡淡道︰「身分變了,一切自然也變了。」

    「也不知楓丘如今變成怎樣了?」他忽然道,「春天到了,很想去看一看。春天的楓丘,從前是很美的。」

    楓丘?哦,對了,就是端泊容提過的,從前御學堂曾去踏春的地方……想必,也是從前的楚音若與端泊鳶的定情之處吧?

    「過幾天,我會去楓丘看看,」端泊鳶繼續道,「音若,我在那里等你。」

    呵呵,這麼明顯的挑逗,想勾引她這個有夫之婦嗎?楚音若心中冷笑,卻沒有流露任何情愫,只是轉身徑自踏進了添福樓。

    崔管事在客棧的大堂里等她,一看她到來,立刻迎上前來,卻同樣在看到端泊鳶時怔了一怔。

    「給王爺請安——」崔管事上前道。

    「老崔也在啊?」端泊鳶笑道︰「想必你已經跟易老板約好了吧?」

    「易老板就在樓上,」崔管事道,「今天本是約了咱們家王妃的。」

    「正巧,本王也想會會那易老板,不如就隨你們一道兒吧,」端泊鳶故意問道︰「老崔,你不會不答應吧?」

    「小的豈敢?」崔管事看了楚音若一眼,「只是還得先問過我們王妃。」

    「皇嫂,你不會這麼小氣吧?」端泊鳶對她換回了場面上的稱呼。

    「王爺若不介意,就一道兒吧。」楚音若道,「有些話,大伙兒當面說清楚,或許更好。」

    崔管事無奈,只得恭敬地引路,不一會兒,便將楚音若與端泊鳶帶進了二樓的雅間。

    一桌子美酒佳肴前,坐著一個商賈模樣的中年人,便是易老板。

    「給陵信王妃請安。」易老板見楚音若隨崔管事進來,立刻猜到了她的身分,起身施禮道。

    都說這易老板不太看得起女人,但畢竟楚音若有王妃的身分在,他也不敢怠慢,禮數也算周全。

    「易老板,」楚音若微笑道︰「今日還有一位貴客與我一道兒,還望易老板不要覺得唐突。」

    「這位是……」易老板迷惑地看著端泊鳶。

    「端泊鳶。」端泊鳶一副隨和的模樣,「听聞皇嫂要跟易老板學做稻米生意,本王也想摻一份,便厚著臉皮跟著來了,還望你不要介懷。」

    易老板不由錯愕,「草民實在不知比南王爺駕到,有失遠迎,有失遠迎!」

    「易老板多禮了,」端泊鳶笑道,「本王不是喜歡繞圈子的人,也就實話實說了。今日本王與皇嫂一樣,也是想入伙做這稻米買賣,不知你意下如何?」

    「這……」易老板一怔,「比南王爺與陵信王妃,如此抬舉草民,實在讓草民忐忑。只是草民的米行開在江南,與江北相距甚遠,怕是做起生意來也不太方便。」

    「易老板就不必推托了,」端泊鳶道,「不如這樣,由本王出面,去向父皇請命,特許易老板在江北也開設米行,如此不就方便了嗎?」

    易老板听言,眉心緊蹙,躬身道︰「江北向來不是稻米盛產地,況且天子腳下,規矩頗多,草民並無如此狂妄之心,膽敢在此謀財。」

    「說來說去,易老板就是想拒絕本王嗎?」端泊鳶挑眉道。

    「不敢,實在不敢。」易老板連連道,「還請王爺體諒草民顧慮諸多,容草民再思忖一段時日。」

    「好吧,今日便不談此事,」端泊鳶轉了話題,「听聞易老板的夫人生得傾國傾城,此次進京,希望物色一名畫師為尊夫人做畫,以賀夫人華誕之喜。本王已命宮中畫師待令,先生可任挑一名替夫人畫像,也算是本王的一片心意。」

    「這……」易老板忙道︰「王爺一片心意,草民感恩涕零,只是拙荊性子怪得很,不瞞王爺說,宮中的畫師她已見過幾個,像也畫了幾幅,但她實在挑剔,都不甚滿意……恐怕王爺這美意,拙荊是無福領了。」

    「宮中的畫師若不滿意,本王還可以為尊夫人物色其他的畫師,」端泊鳶堅持,「總之一定讓尊夫人滿意。」

    「易老板,」楚音若一直在一旁不曾開口,此刻笑盈盈插話道︰「說來也巧了,我少時曾學過畫,閑時也喜歡舞弄幾筆。不如,讓我替尊夫人畫一幅肖像,如何?」

    「豈敢,豈敢,」易老板更是吃驚,「豈敢勞煩陵信王妃?」

    「不如將尊夫人請出來,我當場作畫。」她並不輕易放棄

    端泊鳶意外地看著楚音若,大概是沒料到她會使出這一招,他眉心若蹙,輕笑道︰「皇嫂不必強人所難吧?若是易夫人不滿意,會好意思當面說出來?」

    「易夫人若不滿意,就當一個消遣好了。」楚音若笑道,「一幅畫而已,多大點事兒?易老板,你說呢?反正我是不會介意的,易老板若推辭,倒是顯得不夠大方了。」

    她既如此說了,易老板自然不敢再拒絕,當下頷首道︰「陵信王妃說得不錯,就當是一個消遣,拙荊也肯定求之不得。」

    言畢,他吩咐下人去請夫人。大約半盞茶的功夫,易夫人才姍姍而來,果然是個沉魚落雁的美人,且臉上神色淡淡,頗有些孤高之態。

    「給比南王爺請安,給陵信王妃請安。」她對端泊鳶與楚音若施禮道,「王爺與王妃忽然召見,民婦措手不及,方才梳妝了一番,所以遲來,還望王爺王妃見諒。」

    「既是為夫人畫像,夫人梳妝打扮一番,也是常理。」楚音若笑道,「還請夫人坐到窗前,容我準備紙筆。」

    「王妃親自為民婦畫像,民婦心中感恩不已,」易夫人道,「只是民婦向來有些不識好歹,雖懷感激,但若畫像不似民婦所期,民婦也斷說不了溢美之辭,還望王妃恕罪。」

    這位易夫人算來也是天下首富之妻,想必易老板平時把她寵得上了天,所以面對皇親貴冑,也這般無所畏懼,楚音若忽然倒有些羨慕她。

    「夫人放心,若畫得不如夫人所願,我也斷不會強迫夫人認可。」楚音若露出溫和笑容,「夫人請坐。」

    易夫人仍有些猶豫,看了易老板一眼,易老板給她遞了眼色,她才遲疑著坐到窗前。此時春日已至,窗前一片綠意,映著易夫人白雪似的肌膚,越發顯得她明艷照人。

    楚音若亦回頭向紅珊示意,紅珊立刻捧上紙筆。這紙筆剛一攤開,四周諸人皆有些楞怔,因為,這與蕭國素來用的筆墨紙硯皆有不同。

    紙,是極厚的紙。筆,則是炭筆。這些是玄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替楚音若弄到的。

    沒錯,她沒打算畫古代傳統的水墨白描,那些在蕭國司空見慣的畫技,肯定打動不了易夫人。要出奇制勝,就得搬出她的西洋素描來。

    幸好,她小時候有一些繪畫的功底。那日派崔管事去打探,得知易夫人希望得到一幅中意的肖像之後,便靈機一動,覺得這小時候用來陶治性情的才藝,大概可以派上用場。

    易夫人看到她所用的紙筆不同尋常,頗有些好奇,「王妃所用的文房四寶,甚是稀罕。」

    「今日來得匆忙,也不曾備有丹青,」楚音若道︰「只做白描一幅,望夫人不要介意。」

    「民婦期待王妃大作。」易夫人的態度似乎沒有之前冷淡了,大概,是被楚音若的別出心裁給吸引住了。

    楚音若開始作畫,沒有橡皮擦,她一筆一劃必須謹慎,但如有天助一般,今天的畫作相當順利,不到半個時辰功夫,便全然完成了。

    迸代畫作力求寫意,西洋素描重在寫實,楚音若自認把易夫人的樣貌都盡量還原在紙上,連發絲都根根分明。其實這幅素描算不得上乘,任何學過幾年美術的人都有這樣的水準,但也足以糊弄古代人了。

    「天啊,好像是在照鏡子一樣——」當易夫人捧起那幅肖像,立刻驚呼道。

    一旁的端泊鳶與易老板亦是半晌無聲,大概是看得呆了。

    楚音若揉了揉略微發酸的手指,好久沒有作畫,技法其實都已生疏,但得到這樣的稱贊,她也覺得滿意。

    「真是稀世罕作!」易夫人嘆了又嘆,如獲珍寶似的一臉驚喜。

    「夫人喜歡就好,」楚音若鎮定如常地笑,「也不知比起宮中的畫師,我這拙作如何?」

    「宮中的畫師哪里能與王妃相提並論?」易夫人看向易老板,「夫君,你說是不是?」

    「王妃之神作,實在令草民大開眼界。」易老板連連頷首。

    「夫君,既然王妃待妾身以厚愛,咱們也應該好好報答王妃才是。」易夫人倒也是知恩之人,當下提醒易老板道。

    「對,對,」易老板果然很听老婆的話,立刻對楚音若施禮道︰「王妃所托之事,易某定當盡力。」

    「有勞費心。」楚音若莞爾地答。

    所以,這一局,她算勝了嗎?悄悄瞥見端泊鳶略顯失落的神情,她心下頗有些得意。

    端泊鳶以為凡事都能在他的掌控之中嗎?她偏偏不讓他如願,否則,她怎麼對得起另一個楚音若?

    他以為他略施美男計,她就會被迷得暈頭轉向嗎?他也太小瞧了她,也太高估了從前的那些虛情假意。

    從今以後,她要一步一步,收復失地,為了另一個楚音若,也為了端泊容……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一夜成妃(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唐歡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