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踩高門 第13章(3)
作者︰千尋
    喻武傳來消息,說了納采、問名、納吉、納征、請期已經完成,只剩下最後一道程序——親迎。

    迎親……想起他穿著大紅喜服,牽著梁羽珊走進禮王府大門,她想保持笑容的,但是很痛……

    想起「傻子淵」非要背著她上花轎,想他堅持負責自己的一生,想他裝傻裝萌,裝得她明知道他是個傻子,還是甘心嫁給他。

    現在想來,她還真是被算計得連渣兒都不剩,偏偏對這個算計自己的,她無半分怨恨。

    燕祺淵道︰「最快三十日,最慢兩個月,我必須回京一趟。」

    「為什麼?」

    「燕齊盛要舉事了。」他已經聯絡起軍中暗棋與宮里人,只待事成就要逼宮。「你別害怕,這次我不會出面,我會待在暗處籌劃,一旦燕齊盛被鏟除,父王會立刻請封世子,到時我們馬上搬出王府,然後……」

    沒有然後了,生兩個兒子、一個女兒的事兒已經不算數,接母妃同住也不算數,他們的未來在他受重傷,在交換梁羽珊的還魂丹之後,通通不算數了。

    鼻子發酸、眼皮微漲,可她不願意教他看出端倪,于是急忙大喊,「我又想到一個笑話……」

    然後不等他回答,便開始說她的笑話,「……大伙兒勸啊勸,勸他千萬不能跳樓,不要想不開,從這麼高的地方跳下去真會沒命的。

    「正當所有人在規勸男子的時候,他的妻子出現了,她哭得淒慘,啞聲說相公,你別死啊,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咱們還要過一輩子呢。

    「听完這句話,那男子竟然義無反顧地跳下樓,死啦!鄰人見狀對死者的妻子說唉,你真不該這樣威脅他的。」

    潔英說完,燕祺淵哈哈大笑,狠狠地親了她。「你這笑話真損。」

    她不回話,就是望著他,淡淡地笑著,直到鼻子的酸楚淡去,笑容回到臉上。

    「看什麼?」

    他喜歡她一瞬不瞬的目光,好像他是她最美好的寶藏。

    「看你,你長得真好看。要是我長成你這樣子,肯定不愁嫁。」

    他捏了她的鼻子,道︰「都嫁給我了,還想嫁誰?」

    「這叫未雨綢繆,誰曉得哪天我變丑了,你會不會轉身去尋鶯鶯燕燕。」

    「他敢!」喻驊英的聲音突然插進來。

    兩人轉頭,發現喻明英和喻驊英站在門口,而月白、天藍居然沒把人給攔下來。

    看見兩個哥哥,潔英立刻從燕祺淵懷里跳起來,她沖著喻驊英擠眉弄眼、做鬼臉,罵一聲,「偷窺狂、沒禮貌。」

    「什麼沒禮貌,我是你哥。」喻驊英在她額頭上打了個栗暴。

    潔英跳起來,搗著頭,朝著喻明英告狀,「大哥,二哥欺負我。」

    「去弄點好吃的,我們一路趕來,餓得緊。」喻明英將潔英支開。

    「知道了,你們有「要事」相商。」潔英皺皺鼻子,往外走去。

    潔英離開後,喻驊英斜靠在門邊,一臉不懷好意地盯著燕祺淵問︰「傷口都好了?」

    「都好了。」

    「我可以揍你兩拳了嗎?」

    「可以,但……為什麼?」

    「因為你的命是用還魂丹換的,而還魂丹是用潔英的下半輩子幸福換的。」喻明英慢條斯理的說著。

    瞬地,燕祺淵面色凝重,口氣嚴肅,道︰「把話說清楚。」

    喻驊英挑眉,听見潔英用幸福換藥的事就立刻換了張臉?還不錯!

    燕祺淵不曉得自己變臉的速度替自己省下好幾個拳頭。

    于是喻明英把事情從頭到尾講得清清楚楚,包括禮王妃在梁羽珊跟前吃的虧,包括潔英用死活恐嚇所有人替她保密,包括他們接下來打算做的事。

    燕祺淵終于明白,為什麼潔英總是不自覺流露出哀傷的神情,終于理解她動不動就要看他,就要把他的臉深深烙在腦海里,她……在做離開的準備?

    離開?他痛了!光是想象,他就痛得想跳腳。

    陳述過,喻明英緊緊盯著他道︰「你打算怎麼辦?」

    怎麼辦?第一,誰說賠了夫人不能又折兵?他就要讓梁羽珊明白,兩頭落空是什麼感覺?欺負他母妃和他的妻子,天底下還沒有人這麼勇敢,只不過她的勇敢得不到他的敬佩。

    「大舅爺有想法嗎?」燕祺淵反問。

    「我本來想等「大事」結束後再處理這件事的。」

    喻驊英卻插話。「我等不了了,那個女人到處辱潔英的名聲,現在外面傳了多少小話,句句都在指責潔英不貞,禮王府要將她休離。」

    听喻驊英這樣說,燕祺淵冷笑,「我也等不了了,我會馬上讓人到處傳播謠言,讓京城百姓都曉得,梁羽珊用一顆還魂丹逼禮王府與梁家結親,逼燕大少奶奶自求下堂,為求燕大少爺活命,燕大少奶奶忍痛接下和離書。」

    喻明英補充,「這消息得從禮王府內部傳出來,百姓才會相信。」

    「沒錯,還要編些可當茶余飯後的小道謠言。」燕祺淵道。

    「比方……」喻驊英問。

    「梁羽珊只見過燕祺淵一面,心里便喜歡上了,多年來家里想為她談婚事,她一心一意只想嫁進禮王府,即使皇上賜婚,她還是想盡胳法企圖嫁進禮王府,在燕祺淵與大少奶奶到莊子玩耍時,仗著她有還魂丹,買通人伺機將燕祺淵推落山谷……」

    兒女婚姻,媒妁之言,她這個「一心一意」就是不守婦道、性情**,為了順利出嫁,買凶害人,這是殘忍惡毒、心腸狠絕。

    喻明英落井下石,「再加上幾句吧,傳言梁老爺想替燕齊盛拉攏禮王府,千方百計拆散燕大少爺和大少奶奶,到處傳布不實謠言。」

    「我也不是個沒良心的,等謠言傳開,我會請母妃遣人上梁府,問梁羽珊可否改變主意,倘若她願意改變主意,禮王府便出面澄清此事,甚至給一筆銀子作為補償,如果梁羽珊固執,非嫁不可……我不會手下留情,可以拿來交換還魂丹的東西多著呢。」

    「比方……」

    「比方梁家上下幾口人的性命。」

    听燕視淵這樣說,喻明英樂了,因為兩人想到一處去了。

    喻明英贊許地看了燕祺淵一眼,補充道︰「不如趁此機會廣為宣傳,就說還魂丹不但救了你的傷,連你的腦子也救了。」

    燕祺淵同意,他正愁找不到一個合適借口讓自己恢復,恰好,梁羽珊給他搬出一個好台階。

    這個晚上,三個人在屋里密謀到深夜。

    接下來的十數日,再忙,燕祺淵都順了潔英的心思,想辦法帶她到處玩。

    她瘋狂地想把剩下的每一天都填得滿滿的,她要把想跟他一起做的事,全都做一遍,她要制造無數快樂的記憶,好在未來的每一天中想起……

    于是她講笑話、他也說;她跳舞、他舞劍;她唱歌、他吟詩;她說什麼、他應什麼,他用輕功背著她飛翔,他們鑿開結冰的河水釣魚,他們在野地里吃燒烤,他們在深夜踩著雪上山,他們在下雪的夜里坐在樹梢上看月亮……

    他們做很多的事,只是每次他提及「未來計劃」時,她就不著痕跡地轉開話題,只是每每都不順利。

    他非要說、非要談,非要給她架構一個美到不行的未來。

    他說︰母妃幫我們買宅子了,離喻府很近,以後打通牆,兩家就可以自由往來。

    潔英笑著,心卻發酸,想︰肯定是母妃敷衍他的吧,怎麼可能呢?燕梁兩家的婚事,就等著大事塵埃落定。

    他說︰等大事抵定,趁你肚子里還沒有娃娃,我帶你去尋師父和師兄吧,我們住的地方可美著呢。

    潔英還是笑著,心一樣酸。去不成了,就算那里再美、再壯觀,都與她無緣分。

    他說︰此事過後,皇上會明白,與其把東宮位置懸著,讓各派人馬去爭去搶,不如早點定下分位,讓百官們歇了心思,好好為朝廷辦事。

    到時,我的家底就可以讓你接管了,相信我,為夫的能耐絕對不比你大哥差。

    潔英笑得更心酸,這下子梁羽珊賺到了,不止完成夢想,窘困的家境也能獲得改善。

    男人和女人畢竟不同,他以為說得這麼樂,她就會改變心思。

    卻不曉得她越听越難受,偷偷地,在夜里看著他的臉流淚,偷偷地,用手指在他臉上描繪一遍又一遍,偷偷地給他寫信,一封又一封,每一封的重點都一樣,她要他幸福。

    他都知道的,她暗處做的動作他都知道。

    他為她的心酸而心疼,只是……他有他的計劃。

    不管計劃如何,他會竭盡全力守護她的幸福,一顆還魂丹不能交換她的幸福,更不能交換他的人生!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小女踩高門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千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