繡色可妻 第12章(2)
作者︰寄秋

「傷口好了點嗎,還會不會痛?男人掉幾塊皮嘛,吐兩口唾沫抹抹就好了。」

一直沉默的蘭夫人忽然道。

原來某人的土霸王的性格是跟這位學的,母子倆的氣勢都好草莽。蒲恩靜暗暗咋舌,提醒自己以後一定要教好孩子。

「娘,你都快哭滿三缸淚水了。」少話的蘭瑞杰捧著一迭畫冊,畫里畫的是十八層地獄,每一層地獄的受刑人都有一張蘇暉明的臉孔。

「妹妹,把這猴崽仔帶出去,老是拆我的台。」蘭夫人面上帶著笑,卻是用帕子抹著不斷落下的淚珠。

白姨娘只是笑著摸摸兒子的頭,沒把她的話當真。

蘭夫人原就是灑脫性格,喪夫後為撐起一個家,更是不拘小節,外人以為夫人生得溫婉,個性也定是如此,實則並非如此。

「娘,夫君的傷口好多了,我剛替他上完藥,開始結痂了,再過個三、五日就能下床走動了。」只要他不鬧著要擦澡就好。

「好,好媳婦兒,有你照顧著娘也安心。你呀,傷好了別忘記到魚家道謝,這回多虧了思淵那孩子……」

蘭夫人強忍哽咽地交代,一雙眼不住地看著兒子,慈母心是永遠也放不下孩子的,不管兒子幾歲,永遠是當初抱在懷里那個軟乎乎的娃兒。

經過這件事後,夫妻倆的感情更深,如魚缺不了水般,蘭家人也更齊心了,因討厭蘇暉明,十歲的蘭瑞杰還主動提出要為蘭家繡坊畫繡樣好擊敗蘇家。

「阿……阿琳……」

耳邊忽然傳來既熟悉又陌生的低喚,熟悉的是喚人的腔調,尾音帶勾喚著連她也遺忘的小名,陌生的是那嬌軟的女聲,蒲秀琳肯定從未听過,但蒲恩靜卻萬分的熟悉。

她像電流貫穿了全身,震驚萬分的轉過身,雙手顫栗地看著眼前身著宮裝的明黥女子,不停地在她臉上搜尋出一絲似曾相識的感覺,她的手是冰涼的,心跳加速。

可是她看了又看,看了又看,僅從對方面容上看出宮裝美人的眉眼像蒲青青,嘴型和下巴與董氏相似,淺淺一笑的神情……「呃,姊姊,是你嗎?」

她知道這是她的大姊,原主的長姊蒲裕馨,可……她可以抱持一點點希望嗎?

不敢相信千萬分之一的巧合,她屏息試探。「秀……秀珍姊姊?」

蒲恩靜結結巴巴的喚出「秀珍姊姊」時,那名一身沉靜氣質的宮裝女子突然淚如雨下的抱住她,痛哭得不能自已。

「阿琳!是我,不要懷疑,姊姊來陪你了,不怕不怕,姊姊保護你,沒人可以傷害我的妹妹。」蒲裕馨緊抱著蒲恩靜不放,仿佛一松手,妹妹就沒了。

初時她進了宮沒跟家里連絡,是因為對她來說蒲家人就像陌生人,對她們並無特殊感情,但後來想想又覺得不應該,既然她佔了人家的身體,就該承擔該負的責任,這才派人送信送禮回去,直到發現阿琳可能在這里後,她更是無時無刻都想著要回來。

「真……真的是……不是作夢……你……怎……麼可能,你死了,把手松開,我一直往下沉,看你浮……浮上去……」是夢,一定是夢,老天爺不可能厚待她至此。

蒲裕馨笑著替妹妹擦淚,但眼淚越流越多,她索性不擦了。「傻阿琳,我跟你一樣……來了,只是不知誰先誰後,我來的那一天剛好被選中入宮,就迷迷糊糊跟著走了。」

「姊姊,姊姊,我好想你……」蒲恩靜第一次哭得像孩子,不安的心終于有了依靠,踏實了。

原來她不是一個人,還有姊姊做伴。

「我也想你,很想很想,我一直想著放你一個人怎麼辦,你最怕黑,又怕寂寞,媽死了,爸也走了,若是我再丟下你一人,你夜里躲在廁所里哭時有誰能安慰你。」她每每思及此就好心疼,很後悔沒能把妹妹從海里拉上來。

她哭著,哽咽著。「我很好,沒事,你看我嫁人了,婆婆人很好,待我如親女兒,小叔很靦腆,他是天才,有繪畫的天分,我教他畫山水、畫鳥獸,他就是不肯畫高樓大廈,好一解我的思鄉之情。」

「我看到他的畫了,因為他的畫里有你愛作怪的畫風,我初時一瞧驚得三天沒闔眼,心里不斷地想著是不是你,是不是我妹妹?是不是我那個受了傷卻只會獨自舔傷口的妹妹?我好怕你不是她。」她反反復覆地想著,背地里不知流了多少眼淚。

「我好了,沒受傷,雙腿能走了。」她羞赧地抹淚,拍拍跟尋常人一樣健步如飛的腳。

蒲秀珍,也就是現在的蒲裕馨沒好氣地撇嘴。「我知道,受傷的是你老公,他對你好不好?有沒有打你?你盡管告訴姊姊沒關系,不要受了委屈就往肚里吞,記得你是有人罩的。」

蒲恩靜一听,破涕而笑。「他對我很好,只是紙老虎一只。」

「真的?」她不相信。

「真的。」蒲恩靜肯定地點頭。

當姊姊的總是不放心,一臉懷疑地再問︰「听說他的名聲不好,一拳能打死老虎,小孩听見他的名字會啼哭,女人見到便退避三舍,唯恐被他看上眼,男人遇上他便是四肢發軟,哭爹喊娘的跑得比飛的還快……」

「他……」沒那麼壞,何況他只要對她好就夠了。

「大姊有話直接問我即可,我會一五一十的告訴你。」蘭泊寧心里腹誹,別在他背後說他壞話,給他小鞋穿。

身上還有傷的蘭泊寧走得不是很順暢,他用比以往慢許多的速度由內室移到花廳,勉強的站立。

見狀,蒲恩靜趕緊抽回被姊姊握住的手要去攙扶搖搖晃晃的丈夫,蒲裕馨很不高興的眼一眯,捉住妹妹手腕,可蒲恩靜還是堅持的抽出自己的手,上前扶住夫婿。

女大不中留。蒲裕馨不怪妹妹,她氣娶了妹妹的男人,認為他是惡霸,強取豪奪,連十四歲幼女也不放過。

「你知不知道她幾歲,你怎麼啃得下去,老牛啃什麼嫩草。」她很是氣憤,說話就沒輕重了。

大姨子突如其來的痛斥,饒是見過世面的蘭泊寧都免不了眼角一抽。「我們是兩情相悅。」

「至少一開始不是。」她咄咄逼人。

她打听過了,任何逼她妹妹嫁人的男人都不是好人。

「做人只要看結果就好,靜兒自從嫁進我蘭家後沒受過一絲虧待。」生意人最知道如何與人打交道,隱惡揚善。

「人心隔肚皮,你怎麼知道我妹妹是不是真的如面上一樣不怨?」她強加罪行,非要雞蛋里挑骨頭。反正她就是對這個妹婿不滿意,使勁挑剔。

「大姊,你的意思是你看來溫柔似水,實則一張嘴鋒利如刀,表里不一?」蘭泊寧不客氣的回敬兩把飛刀,他在意的只有妻子一人,其他人大可滾到一邊。

「你嘴很毒呀!我妹妹嫁你真是虧大了……」若在二十一世紀,她會建議他去當律師,他必是律師界常勝軍。

「夠了,你是跟著爺兒來辦事的,不是練你那張刀子嘴,適可而止,別讓人說我的人是上不了台面的潑辣貨。」

一把紅骨細撒金釘繪泥金芍藥折扇輕掮,石青瓖金邊雲頭履一腳踩進青玉鋪成的地面,月白盤絲彩繡錦袍襯得來人更加風流倜儻,一雙迷人的桃花眼往上勾,任誰看了都要被這位爺兒的俊美貴氣給勾走了魂。

「八……你不是說先讓和我妹妹敘敘舊,你晚點再說?」這說話不算話的家伙,老是騙她。

「嗯哼!你是什麼身分,敢讓爺兒等你?」外頭冷死了,他又不是沒腦的傻子,呆候在門外吹風。

「是,你是矜貴人,我是你腳下泥,你自個兒找張順眼的椅子坐,我和妹妹還沒聊完。」男人聊男人的事,女人說女人的事,她和妹妹有「一輩子」沒見了,會有聊不完的話題。

「過來,你把爺兒的縱容當什麼了。」他勾勾指頭,神情吊兒郎當,活似是哪家的浪蕩公子哥兒。

蒲裕馨很想給他一腳,叫他滾遠點,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是。」

看到姊姊明明氣憤得想殺人,卻又強忍住氣,蒲恩靜忍不住猜想這名錦衣男子是誰。「請問你是……」

搖扇搖得優雅的貴公子笑得好不熱情,佴眼底的漠然有如枯井。「我在家里排行第八,叫我八爺就好。」

八爺?姊妹倆互視一眼,差點笑出聲來,她們同時想到九龍奪嫡中下場很慘的八爺,而那劇中的馬爾泰?若曦可是穿越劇的前輩呢。

「八爺今日到寒舍來,可是為了蘭家織錦?」代表蘭家繡坊的蘭泊寧提出疑問,他總覺得這位八爺來意不簡單。

「也是,也不是。」八皇子燕子韶賣了關子。

「請八爺明示。」聰明人不用繞著圈子,太麻煩了。

燕子詔似笑非笑道︰「也沒什麼,看到你們求援的畫,剛好我打算到江蘇城一游,順便清清朝廷的污垢,所以就來了。」還順帶捎上一位死纏不放的女人。

「八爺的意思是草民所受的屈辱得以昭雪?」污垢指的是知府大人吧?朝廷終于肯派人下來查貪官污吏了。

不過他不認為會有這麼單純,溫道江的背後連著五皇子……而八爺出馬,免不了又是皇子之爭,這一波掃蕩肯定會有不少五皇子的人落馬。

「我不管什麼屈不屈辱,你的錦布好我就用你的,反之若是爛竽充數,我看也不會看一眼。」他話說得半假半真,讓人猜不透是否真心。

「是,草民明白了。」

「總之,你的傷不會白受,再過幾日就會有人為你討回來,不過你想自己去討,我也不會攔著。」他看看熱鬧也好,見識見識傳聞中的活閻王有何本事。

「多謝八爺。」他是真心感謝。

男人的話題很無聊,不感興趣的蒲恩靜讓丫頭冬菊、冬麥搬了兩張紅木編藤圓凳出來,與蒲裕馨一人一張圓凳,再讓緗素取來她做好的甜點,綺羅則泡了茶來,幾個女人自成一圈聊了開來。

「我本來準備好一大車的硝石、木炭、硫磺,可惜沒派上用場,你知道硫磺粉多難買嗎?我跑了十幾家炮竹店才買了一百多斤……」硫磺水倒是不少,蘭家城外的莊子有溫泉,適合養身的泉水正好是硫磺。

「等等,你買這些東西做什麼?」別人不知道火藥的配方,蒲裕馨可是一清二楚,七成五硝石,一成五炭,一成硫磺。

「炸人。」

一听到炸人,一旁兩個大男人不約而同的豎直耳朵,悄悄地移位,分別坐在兩姊妹身邊,同時想著,炸人能吃嗎?

「炸誰?」她一臉興奮的問。

「炸知府衙門和蘇家大門,傷害我夫妻的人都不可饒恕。」物以類聚,和土霸王處久了,蒲恩靜也染上匪氣,原本溫吞的脾性多了分霸氣。

「好呀!姊姊幫你去炸,我們姊妹聯手把他們炸上天,到月球與嫦娥相會。」

「等一下,那只油鍋得多大才能把人炸上天?」發問的是十分好學的燕子韶,他也想試試油鍋炸人的威力。

「什麼油鍋,誰說到油鍋了?」蒲裕馨一臉訝異。

「是呀,你們不懂,我們炸人不用油。」一樣一飛沖天,外加「肢離破碎」,沒有一塊肉是連著的。

「也不能怪他們,他們沒這方面的知識。」在現代,隨隨便便上網就能查到一大堆武器的制造方法。

兩姊妹說得好不起勁,一旁听得納悶的男人則是漸漸臉色變黑,兩人互視一眼,都在對方臉上看見茫然,她們說的話莫名其妙卻令人火冒三丈,他們听得迷迷糊糊,想氣卻不知道氣什麼。

入冬了,第一場缸雪飄落。

溫道江因買官一案被削了官職,家產充公,家眷悉數淪為官奴,他本人發配邊關八百里充為軍奴,專門看管馬匹。

原來之前蒲裕馨的沒消沒息是燕子韶的意思,他從蘭錦一事嗅出和五皇子有關的貓膩,不想節外生枝便命她先按兵不動,同時又命人一路查出去,終于查出五皇子燕子齊賣官中飽私囊,借機招兵買馬,囤積實力。

燕子韶將此事捅了開來,皇上大怒,下令圈禁燕子齊,不準他再過問朝中大事,形同被軟禁的五皇子再也不能興風作浪,八皇子一派大獲全勝。

而失勢的蘇暉明不用蘭家人動手便自食惡果了,因為私自挪用繡坊的資金賄賂貪官,溫道江一垮台,他也失去靠山了,一下子爆發出來的虧空大洞終將百年老店給壓垮了,天天有債主上門討債,已一窮二白的他不敢回家,只能棲息明月山山腳下的一間破草廬,無米無糧,只能吃野果、野菜果腹。

燕子韶扳倒燕子齊後,趁著太後壽辰之際故意獻上鮮艷五彩的流光錦當賀禮,此禮入了太後的眼,太後開口給了恩典,流光錦也就順利成為最新的貢品。

而在壽辰上,蒲家姊妹一人以筆作畫,一人以針作畫,兩幅畫都深得太後喜愛,因此讓皇上親筆寫下八個大字——

畫繡雙絕,才冠古今。

另外,由于燕子韶十分欣賞「同病相憐」、與他同樣愛上特立獨行的蒲家姊妹的蘭泊寧,特意在皇上面前提起了他,愛屋及烏的皇上便下令讓蘭泊寧當了江蘇織造。

對蘭泊寧來說,人生雖歷經波折,但有妻相伴,貴人相幫,亦能過出錦繡人生,前程無限美好!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繡色可妻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寄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