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袋主母(上) 第八章 謝氏登門被打臉(2)
作者︰寄秋
    「你……你……」謝氏捂著胸口直喘,像是被氣著,一手捉住身邊李嬤嬤的手。

    「哎呀!太太,你沒事吧?別惱別惱,別和兒孫斗氣,大少奶奶也是一時氣不順,這才沒了規矩,你別和她一般計較呀!緩著點,先含著大夫開的「舒心丸」順順氣兒。」

    有了台階下,謝氏一邊喘氣,一邊用繡帕擦拭眼角。「你听听她說的是人話嗎?居然咒我死,我老是老了,還沒耳聾目盲,當個家管管小共還是行的,她這是剜我的心吶。」

    「不氣呀!太太,這不就沒想清楚嘛!瓜竟一個人待在莊子里也沒族里的扶持,大少奶奶想必也吃了不少苦,你就體諒體諒她,人難免犯糊涂。」喝!這大少奶奶怎麼變這麼多,變得口舌伶俐,話語如針,針針扎在人的痛處。

    「大少奶奶你的氣性也真大,太太說的不過是氣話你也當真,她當時也是惱了才口不擇言,再加上府里正在辦喪事,誰的心里都不好受……」李嬤嬤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大少爺,心里冒虛汗,牌位上的爺兒不就在這里嘛!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過路神明禰有怪莫怪,太太是主子,做下人的總要幫襯二一。

    「你誰呀?」倚老賣老。

    皇甫婉容是真的不認識她,原主被趕出趙府的前後事她都是由淺草和夜嬤嬤口中得知,趙府那邊的人是一個也不識。

    只是她一臉氣盛的仰著頭,李嬤嬤以為她在氣頭上,故意裝出得理不饒人的樣子刁難下人。「老奴是李嬤嬤呀,大少奶奶可別氣過了頭連老奴都不認,當初可是老奴陪媒人到皇甫家下聘,取走大少奶奶的庚帖。」

    她在討人情,意思是給她個面子,別為難太太了。

    「這里有你說話的分嗎?一個奴才也敢越俎代庖,你當我跟你一樣是個奴才。」可見平日有多囂張,仗勢欺人的事肯定做不少,狗肖主人,咬人入肉三分。

    「大少奶奶……」李嬤嬤面皮漲紅,羞臊得眼眶都紅了,打從她跟了太太後,就沒人敢這般羞辱她。

    奴才?!多麼重的一句話,要不是今日被提起,向來作威作福慣了的她都忘了她只是全家人都捏在人家手上的下人。

    「好了,你退下吧!讓我自個兒跟她說,你委屈了。」連她的人也敢折辱,真當是無法無天了嗎?

    「不委屈,老奴就是太太的奴才,一輩子為太太做牛做馬。」她口說不委屈,眼里卻委屈得直泛淚水。

    她這是要太太為她作主,別寒了下人的心。

    「好,好,是個忠心的,我曉得你的難處。」謝氏像是個悲天憫人的慈心婦人,軟語安撫著跟了她大半輩子的僕婦,一轉頭,柔和的面容上多了一抹嚴肅。「你就不能軟和些嗎?」

    被指性子太剛硬的皇甫婉容「軟和」一笑。「太太這話有趣了,當年我還不夠軟和嗎?可是我得到什麼?丈夫一失蹤生死不明,我這頭還憂得不能眠呢!太太你就讓人把懷著孩子的我趕出門,不給我一絲辯解的機會,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你心狠手辣,為想獨佔家產鏟除異己呢。」

    不是她肚皮生下來的都是外人,趙家長房嫡長子是,妾生的庶子亦是。

    謝氏面一凜,冷厲暗藏。「媳婦呀!我當時也是急昏頭了,誤信大夫的診斷,這才對你有所誤解,心想著塵哥兒遭逢不幸,你又守不住,急到氣極了,只想眼不見為淨。」

    她沒有一句道歉,話里話外是別人的錯,她一點錯也未犯,只不過人老了犯了急性,耳根子一軟便遷怒他人。

    可她那一句「守不住」又暗喻年輕媳婦守不了節,當著媳婦的面給趙逸塵上眼藥,她這做婆母的懷疑是理所當然,丈夫不在身邊自是孤枕難眠,若是一時不慎做了錯事也是有的。

    所以她接著便對趙逸塵解釋,她會誤會也是人之常情,誰叫你妻子就長了一副不安分樣,她只把人趕出府而未捉去沉塘已是她的大慈悲了,怪不到她頭上,她只是做了她應該做的事。

    「母親這話就說岔了,就算你誤會容兒,可雋哥兒有何過錯,母親若不舍孩兒又怎麼會忍心對稚兒視而不見?難道這件事里母親全無過錯嗎?還是你想說雋哥兒不是趙府子孫。」

    說法漏洞百出。

    「這……」她話被堵住,面色青白交加。

    「相公,該不會就像城里百姓所雲,太太是容不下我們長房,你和雋哥兒都不在了,二房便能順理成章的接掌趙府,不是親生的娘難免偏心,果然繼母都是壞心腸……」

    「住口!住口!什麼不是親生的就會偏心,老大還不是我照看著長大的,我有傷他一絲一毫嗎?你們說的這些話是剜我的心呀!昔日對你的好是白費了。」她假嚎。

    「那是因為我十歲前大多住在外祖楊家,我大舅舅、二舅舅是帶兵的武將。」他們兩人只要往趙府一站,出身低的謝氏便不敢吱聲,只能把他當小祖宗捧著。

    趙逸塵能想起的過往並不多,但他記起了舅家的幾位長輩,這些年邊關又不太平靜,他兩位舅舅一個調往京城的京畿營,一個任河南總兵,家眷都帶了去,全不在通化,而外祖父也于四年前過世,楊家老宅如今只剩下老僕看守。

    這也是謝氏敢下手的原因之一,沒了楊家當依靠,趙逸塵就有如孤兒一般,不管事的趙老爺只關心兒子的課業,想再為百年世家博一份功名,後院之事全由謝氏一手把持。

    謝氏臉色一沉,「你是什麼意思,暗指我有意加害你嗎?」

    「孩兒不敢這麼說,可是你對雋哥兒不管不問不禁令人疑心,你真當他是親孫兒嗎?或是如外頭傳言,長房礙著你和二弟的路,所以我們一家都該消失……」

    趙逸塵都把事實說出來,兩邊那層薄埂的面子情也算捅破了。

    謝氏從來沒有被人逼到無路可退,打從她進趙家門,她就是被高高捧著的太太,除了元配的事是忌諱,不能踫之外,老夫少妻很恩愛,趙老爺對她是百依百順的寵愛,夫妻間少有口角。

    在趙府,她是當家主母,府里上下無不對她畢恭畢敬,她的一句話勝過其他主子的千言萬語,無人敢頂撞,奉她的話為圭臬。

    怎知向來春風得意的她到了中年,居然被一雙不肖兒與兒媳所逼,逼得她進不得,退不了,滿身狼狽。

    何其可恨,何其可憎。

    她有些後悔當初下手太輕了,應該斬草除根,在趙逸塵落水後一並除掉他的妻小,省得如現在這般造成她的麻煩。,

    可惜她當時的顧忌太多,擔心長媳的縣官爹會找上門理論,因此她留下長媳一條命,民與官斗注定要吃虧。

    謝氏的確想讓長房無後,她不只一次想讓雋哥兒死得像意外,譬如溺水,從假山上跌下來,被毒蛇咬,可是一見他露出八顆小米牙,軟糯的喊她一聲「祖母」,乖巧地幫她捶腿,她就遲疑了,心想再讓他多活幾日也無妨。

    她方才有句話說得好,眼不見為淨,看著邊哭邊追母親的小娃兒,她索性讓人把他丟上馬車,讓他隨他母親去,從此她再不過問,當作世上沒這娃兒,他是死是活與她無關。

    沒想到以為早就死亡多年的繼子居然活著回來了,初聞消息時,她心里咚了一下,頓覺不妙。

    待他回府,還沒想好該怎麼應對,他只待了一日便趕往城外的莊子,不信妻子不貞,之後在莊子里住下,以行動來證明他相信妻子的清白。

    他這舉動狠狠打了她的臉,讓她面對丈夫的詢問只能支吾回答,盡量封住府內所有下人的口,不準他們外傳。

    誰知事情還是失控了,流言四起,越傳越荒謬,把她沒做過的事也說得續聲繪影的,指稱她是心胸惡毒的毒婦。

    就連丈夫也發話,「去把君山和他媳婦兒一家四口接回來,有我在的一天,趙府就是長房嫡子的,你不要多作妄想。」

    這是在戳她心窩嗎?

    原本謝氏就和兒子商量好,要到城外走一趟,把身段放低,多說幾句好話,把老大一家哄回府,好平息外面熱火朝天的流言,她以為只要說兩句軟話,這幾個傻子便會回心轉意。

    不料臨出門前,趙老爺神色陰沉的說了這麼一段話,顯然他也听見城里百姓流傳的閑話,怒火中燒的相信她心術不正,對趙府財產有所圖謀,這才警告她他在一旁盯著看。

    趙老爺怒,而听了他的話,謝氏更加怒不可遏,幾十年夫妻之情竟不如元配留下的兒子,叫她情何以堪?

    于是她帶著不甘和怒氣驅車到城外莊子,一見到改建擴大成不下城里宅子規模的大屋,她的火氣更大了,平時還能忍得下的偽善竟然裝不下去,她看著繼子、兒媳,想他們死的念頭更強烈了。

    她看向皇甫婉容,「你想怎麼樣?」話不投機便談條件。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在輩分上你是我婆婆,我該吃的虧也吃了,當我自個兒倒霉,不得婆母眼緣,不過至少我的嫁妝該還我。」

    蠶食鯨吞,軟刀子慢慢磨才能讓人感到椎心的痛。

    「嫁妝?」謝氏眼皮一抽。

    皇甫婉容的壓箱銀五千兩,再加上她嫁入趙府,趙逸塵陸續給她的家用和私銀,謝氏總共從長房那里拿走了五萬多兩。

    另外皇甫婉容的首飾、陪嫁鋪子,堆放在庫房的嫁妝,如書畫、名人手稿、皇甫家祖傳的青花長頸瓷瓶,一些布匹和毛料等,這些大半都被她轉送了,想找回費時費力也費錢。

    尤其是字畫,它的價值不在于銀錢多寡,而是名人手筆,有銀子也買不到,文人雅客競相收藏。

    當初皇甫義行將心愛的字畫給了女兒當嫁妝,全是一片拳拳慈父心,他想用千金難買的死物讓女兒在趙府站得直身子,能硬氣的當著長房媳婦,不叫人看不起她。

    如今這些珍品早都不在府中了,謝氏是商賈人家出身,不懂墨寶的值錢,誰來開口她就給了,樂得拿長媳的私房充面子。

    「我離開時忘了取了,相信以太太的為人應該不會貪沒媳婦那份妝嫁,待我回府後好好整理一番,重新登錄造冊,不和府里庫房中的物事混淆,免得被人謠傳有意奪取家產。」皇甫婉容嘴上不留情,不忘再膈應婆母幾句。

    「這……呃,應該的,東西還在,我一樣也沒動。」她心想,先隨意買幾樣補上,把庫房補滿了,誰敢有二話。

    以次充之,再在街上尋個書生畫上幾幅畫,青花制的仿品到處都是,仿得叫人看不出是假……

    「夜嬤嬤,我的嫁妝單子呢?」

    听到皇甫婉容笑顏淺淺地說起嫁妝單子,謝氏驚得臉色大變。

    「在老奴這兒呢!大少奶奶交給老奴就一直由老奴保管。」夜嬤嬤隨身帶著,顯然是有備而來。

    「讓淺草抄一份交給太太,什麼時候你上門點齊了,咱們什麼時候回儲。」她一點也不刁難,人不找死就不會死。

    「你……」謝氏一口老血快涌上喉頭,她冷著臉噎下,口中滿是令人作嘔的腥甜味。

    「是的,大少奶奶,老奴一會兒交給淺草。」哼!她家小姐委屈了這麼多年,終于能討回這口氣了。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錢袋主母(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寄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