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教授謀夫位 第10章(2)
作者︰有容
    「你是我大哥很在意的女孩。」

    比丹橙訝異到無以復加,她想過了太多太多的理由,卻不曾想過這個。「……我不認識你家大哥吧!」連見都不曾見過,何來的喜歡?太荒謬了!

    「在美國谷青隻曾向我告白,我拒絕了。可她時不時的往我家跑,藉著我大哥喜歡的化學接近他。那時大概很多人、包括我在內都以為她是不是喜歡上我大哥?這種事……我很難阻止,難得有異性願意花時間陪伴大哥,而且我觀察了一段時間,他們聊的的確是化學,後來我才知道……谷青隻常利用聊化學的機會把你帶進話題,她一反常態的對你贊譽有加。」

    比丹橙想起在宴會中高明明說的話,那時候她覺得不可思議的事,現下總算明白為什麼了。

    比青隻真的好可怕!

    「我哥因為生病的關系和異性幾乎沒什麼接觸,可他卻在谷青隻計劃性的推銷中喜歡上尚未謀面的你。等我發覺不對勁時……太遲了。我哥……非常非常的喜歡你。」談到他大哥的苦悶暗戀,他深吸了口氣。

    「他知道自己可能活不過二十五歲,對你的那份情感他一直是很壓抑的。他不讓人家知道,包含我。我記得你說過,曾經在一個國際的化學討論網看到FatOrange的網友,那時你以為那是我,其實那是我哥。後來我才知道,你常上那個網站,昵稱又是谷青隻提供的。」

    比丹橙有些訝異,原來,她也不全然和高家大哥沒有交集。

    「那段時間……他很開心。在那種情況……我沒辦法告訴他,我也喜歡你。我哥是個十分敏感的人,在谷青隻設的陷講之下,我甚至只能保有認識你,卻不熟的淡漠關系。」

    如果是別人,她可能會損上幾句,可听聞過高允琛和他大哥的感情,谷丹橙只能嘆息,所以她可以理解他方才說的——如果那時候的我沒有喜歡你,我……不會有那麼大的罪惡感。那時的我既盼著你多喜歡我一點,又希望你不要喜歡我。

    原來這些話不是因為他心里存著另一個人,而是這樣的情況。

    現在慢慢回想,十七歲那個時候,她明明感覺到高允琛的情意,他卻始終沒有回應,竟是因為這個原故。

    那樣關于別人埋在心中的情事,牽涉著自己的愛戀和兄弟之間的情感,他說與不說都不對。如果是她,也只能選擇沉默,她忽然對那個時候的高允琛感到心疼,那個時候的他痛苦絕對不比她少!

    他的不告而別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而且是在他大哥病危之際。

    兩人相對無語。

    「那你……又為什麼會和青隻結婚?」

    「回美國後,我大哥一直處于高燒昏迷。在那種時候,但凡有一些希望,無論什麼方法都得試。也不知道誰提及了沖喜,家里有婚宴喜慶都試試。那時明明還小,能沖喜的大概只有我娶,因為這事情隱密,選來選去就只有谷青隻這個選擇……」也因為實在無法可施,為了救大哥,他連這看似迷信的方法也要一試。

    他只這樣說就沒往下提。谷丹橙大概可以想像谷青隻大概又演出一位令人感動的好女孩角色。

    裝柔弱、識大體、溫婉可人一向是她的拿手戲。

    「我那時恨透了她,在她毛遂自薦之際我就告訴過她,要她自己想清楚,她可以得到高允琛妻子的頭餃,可我不會視她為妻子,在我心中,她只是個外人!那場婚禮……一來時間緊迫,二來我堅持,觀禮的人很少。

    「谷青隻的媽知道女兒的心思,得知她有機會嫁給我時,自然是贊同。你父親那時可能心中有人選,知道寶貝女兒的婚禮既不隆重又隨意,還是給人沖喜用的,只怕會鬧了起來,所以那婚禮女方就只有張曉鳳和張振國兩姐弟,和幾個朋友出席。至于你父親,他們打算事後再告訴他。」其實他和谷青隻結婚,他很怕這消息會傳到谷丹橙耳中,幸好她去了英國。

    敝不得上一次老爸在家庭聚餐時才會那樣生氣!谷丹橙暗忖。「婚後我哥雖然奇跡的醒來,但不過兩個月後就走了。」

    氣氛凝重,谷丹橙感覺得出高允琛大哥的撒手人寰對他來說,應該是前所未有的打擊。

    「辦完了後事又隔了一陣子,我向谷青隻提出離婚的意思,許她一筆錢財,可她怎麼也不肯答應。這事就一直拖著,我忙德信的事業不可能成天纏著她離婚。有一天我收到一匿名信函,里頭放了她和不同男人的不雅照,我才知道她在大學里關系不單純,而且里頭還有她的指導教授,事情一掀,她的學歷、論文……一定會被拿出來檢視討論。

    「這件事可以拿出來逼她離婚,可……說真的,這樣的傷害太大,只是因為想離婚,沒必要這樣對付谷青隻,後來就發生張晚鳳被追討賭債的事。听說這並不是她第一次被追討賭債,幾年前的五百多萬是你父親付的,揚言再有下一次就離婚,谷青隻大概真的沒辦法才找上我,也同意離婚。」

    「張曉鳳……欠了多少?」

    「近兩百萬美金。」

    比丹橙嘆息。

    「在離婚之後,我和谷青隻便沒了往來,我想她大概覺得很沒面子,這才沒告訴張振國。」

    「離婚後……那時你、你為什麼沒找我?!」這樣听起來,他們離婚也好些年。

    斑允琛沉默不語,谷丹橙明白了!他大哥對她的喜歡,一直是他的心魔,他需要時間!

    「德信遷回會遇到你,我想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如果你還是沒遇見我?」

    「在同一個城市里,只要我站得夠顯眼,只要你還愛我,我相信你會來找我。」

    比丹橙嘆了口氣,心情卻是打從重逢後前所未有的放松,所有的誤會都清楚明白了,不再有那種即使幸福甜蜜都還不踏實的感覺。

    「最後一個問題。」

    「你問。」

    「青隻這一次怎麼收手得那麼快?在壽宴之後,我還以為她應該會再繼續糾纏我,可……她沒有,完全沒有。」

    「她現在應該自身難保吧。」

    「咦?」

    「她博士班論文的指導教授最近因為桃花事件引爆一連串的**易換論文的效應,她也牽連在內。那時我還想說,任教美國著名大學可是她費了一番心力爭取來的,怎會輕易放棄回來?後來打听才知道有這事。」怪不得那天在離開壽宴前的那番話能嚇著她。

    「她真的……真的……」

    「是真的,一旦論文資格被拔除,她往後要任教只怕有困難,所以我才說,她自身難保。」

    比丹橙嘆口氣,有些事她是自作孽不可活。

    看著谷丹橙怔怔然,高允琛忽然說︰「谷丹橙,我愛你。」

    比丹橙微訝的看著高允琛。

    「十七歲的你對我這樣說過,大意約莫是說——你這人沒什特別的優點,就是眼光特別好,你看得上,別人也看得上,為了避免向隅得先下手為強。你說,我條件好,爭取我的人一定很多,不先告白起來放,萬一我是個講究先來後到的人,那你不先告白,不虧大了?」

    比丹橙尷尬的笑著,「你還記得?」

    「你還自吹自擂了一番,問我要不要也先告白起來放?」

    比丹橙笑嗔道︰「喂!」好歹留點面子給她啦!「我告訴你,如果有那麼一天,一定告訴你。」

    比丹橙眼眶紅了。「那時候我說的是喜歡你。」

    「丹橙,在情感這條路上你一直是跑在我前面的,現在我終于追上你了。」將她摟進懷里。「現在我來跟你告白了。」這一路走來……多麼不容易呵!

    比丹橙舒服的窩在他懷里,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問︰「明明說你送我的項鏈,設計者有個很浪漫的發想,你要不要告訴我?」

    「你什麼時候嫁給我,結婚那天一定告訴你!」

    「咦?」

    看著她訝異的表情他樂不可支,這樣無後顧之憂的幸福終于讓他等來了!

    「這款項鏈是專為由情人升格為妻子的人設計的,情人的時候送的是這顆由小碎鑽組成的空心心墜,結婚後每隔七年再送一顆心型鑽墜子,有七種不同的寶石,分別為紅、橙、黃、綠、藍、靛、紫。」

    「為什麼是七?」

    「七是神秘的,設計師覺得那是個幸運的數字。她說一對情侶在芸芸眾生中能夠相遇是多麼不可思議而幸運的事。每隔七年就告訴對方一次,遇見你是我這輩子中最幸運的事,一個女人能在一輩子中被所愛的男人視為最幸運的相遇,那是多麼幸福的事。」

    比丹橙有些感動的紅了眼眶,「既然如此,那也應該是每隔七年送一色寶石墜子,你怎麼一次送光了?」

    「我既然可以預計往後幾十年我心目中的幸運女神是同一個人,干麼不一次送?」

    比丹橙開心的甜笑著。「我覺得你對這款項鏈放錯重點!」

    「有嗎?」

    「這款項鏈是專為由情人升格為妻子的人設計的!你既然知道還收下,那是不是也意味著……」

    比丹橙呆了呆忽然明白過來,嬌嗔的大笑,「高允琛,你使詐!」

    斑允琛豪氣愉悅的大笑。

    雨過天晴了,兩人會一直幸福著!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腹黑教授謀夫位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有容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