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掌舵 第10章(2)
作者︰風光
    好不容易,在午時的時候,迎娶的隊伍終于抵達皇宮了。靳封辰以為領了人就能走,想不到皇上不甘寂寞,居然還有賜宴這一招,結果硬生生將他留在了皇宮參與宴會,還沒見到沐雙雙,就先被近百個大臣熱情的祝賀給弄昏了頭。

    好了,又吃又喝又笑到臉僵硬的總算應付完文武百官後,再大費周章打發了那些刻意刁難他的皇親國戚,沐雙雙終于出現了。

    雖然蓋著紅蓋頭,但她一身的華衣,上繡金線,頭上的金冠及身上的霞帔都無比華麗,看起來貴氣逼人,即使對她了如指掌的靳封辰都不由驚艷了一下。

    終于,又是這千人的隊伍,再花了兩個時辰將新娘迎娶回永盛行。進入大門的那一剎那,靳封辰幾乎要感動得哭出來,他從來沒有這麼期待回家過啊!

    接下來的儀式就很順利了,官員熟稔地唱禮,只要按照他說的做,行禮、跪拜天地等很快就過去了,接著迎娶的隊伍及樂手們一一退去,靳封辰也終于能喘一口氣。

    他總能好好地看看自己的新娘了吧?

    才這麼想著,劉太監那尖銳又刺耳的嗓音突然又響起︰「皇——上——賜——宴——」

    靳封辰的臉一下子黑了,尤其在劉太監帶他來到永盛行的練武場時,他第一次覺得這廣場會不會太大了,居然能擺下這麼多張桌子,他還得要應付多少客人?

    忍不住一個箭步沖到劉太監身前,俊臉不停抽動,靳封辰差點一把揪起他的衣領。「又賜宴?皇上他……他究竟要賜幾次宴啊?」

    天可憐見,他累了一整天,又忍了一整天,整個人都快瘋了,現在還來個宴會,皇帝不是在玩他嗎?

    劉太監嘿嘿笑著,並不答話,突然間一群人由四面八方涌出,將靳封辰團團圍了起來,接著齊聲如雷鳴般說道——

    「祝當家的與夫人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說完,一群人又叫又笑,場面是瘋狂般的喜樂,他們都是永盛行的人。

    這時候,劉太監才慢條斯理地回道︰「靳當家的,這次是家宴啊,你不用緊張。」

    見到這些熟悉的面孔,還有他們狂喜的表情,靳封辰原本滿肚子的悶氣突然間全散了,沒好氣的笑道︰「我明白了,你們整我是吧?是誰設的局?」

    「是我!」

    一道清脆嘹喨的聲音響起,接著眾人朝兩旁讓開了一條路,裊裊婷婷走出來的,竟是仍穿著喜服,卻自己揭下蓋頭的沐雙雙。

    靳封辰一見到她,一切都明白了,對她的大膽反擊也著實哭笑不得。「我懂了,這迎娶的過程,原本並不需要這麼復雜冗長吧?妳這女人在皇宮里進了多少讒言,讓皇上陪妳玩這一出?」

    「還好還好,誰叫你老愛欺負我,我只是要讓你知道,要娶到本姑娘可是不容易的。」沐雙雙得意地笑著。

    眾人都知道這對夫妻又在斗法了,而且看起來夫人難得地佔了上風,全都怪叫怪笑起來,氣氛空前的熱烈。

    「好吧。」靳封辰可不是省油的燈,他突然拍了拍手。「既然新婦過了門,那我的十五個小妾也該來拜見一下主母了。」

    小妾?當家的有小妾嗎?而且還娶了十五個?眾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靳封辰這回玩的是什麼把戲。

    唯獨沐雙雙表情古怪,心忖他不會真的把他的「小妾」們給帶出來吧……

    才這麼想著,不多時便有人由後頭牽來了十五頭豬,每一頭都是母豬,眾人一見不禁愣在當場,不明白這又和豬有什麼關系了。

    只見靳封辰面色如常,瀟灑地笑道︰「小妾們,叫夫人!」

    他的話才說完,不知怎麼辦到的,那群豬居然嗷嗷叫了起來。

    所有人終于明白靳封辰反過來開始捉弄沐雙雙了,不由得齊聲大笑起來。

    沐雙雙則是好氣又好笑,跺了跺腳道︰「叫什麼叫?待會把你們全烤了吃,讓大家加菜!」

    說完,連她自己都忍俊不禁,笑得如陽光般燦爛。

    在這麼歡欣的氣氛下,只有兩個人的表情怪怪的,其中一個是左忠,另一個則是劉太監。

    畢竟,他們兩人曾一起在豬圈之外等了好一陣子,知道這靳當家與夫人的嗜好有些……特別,現在見到十五只豬,都忍不住胡思亂想起來。

    靳夫人似乎打算宰了牠們,這樣豬圈不會不夠臭嗎?這夫妻倆以後會不會覺得……不夠盡興?

    「本來就是要吃的,早就烤好了。妳想把本公子的小妾全烤了,以後,本公子的妻妾可就只有妳一人了!」靳封辰捏了捏沐雙雙的鼻子,兩人又笑鬧起來。

    膳房的人連忙抬出了幾只烤好的豬,下一刻,每個人都參與了美食的盛宴。

    而劉太監看著這幅畫面,盯著眾人分食的那幾只烤乳豬不由得也饞了,他被派來幫忙,忙了一整天,宮里的宮宴他又沒資格參加,可是餓壞了呢!

    「你覺得我該去吃嗎?」他忍不住問了身邊的左忠。

    面無表情的左忠看了他一眼,突然間咧開一個笑容,飛身而起道︰「吃!怎麼不吃?再不吃就沒了!」

    劉太監恍然大悟,也大笑著加入了搶食的行列。

    這個夜晚,是瘋狂的,是喜樂的,是高興的,每個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大家用酒灌著靳封辰,沒有上下尊卑之分,這便是永盛行的氣氛,當肅則肅,當歡則歡!

    沐雙雙也拿著酒杯,難得地喝了一次酒,迷蒙的眼含笑望著連喝酒都要顧及形象的靳封辰,她都不知自己是因為被愛而醉了,還是因為幸福而醉了。

    六年後,永盛行。

    「……你們外曾祖父的望天之術呢,就是將天干地支與雲氣五行結合起來,發展出一套他獨特的理論。」

    沐雙雙坐在院子里,左手邊是一個年約五歲,看起來俊秀聰穎的小男孩,幾乎就是靳封辰的縮小翻版;而男孩旁邊則是個年約三歲,臉蛋圓潤、可愛討喜的小女孩,也與她有八成的相似。

    這便是她與靳封辰的兩個孩子——靳皓及靳歆。

    她現在便是想將自己的望天之術教給他們,日後他們長大接管執掌永盛行,也多了一層把握。

    「……這望天之術甚至能衍生出觀氣相人之術,還能判定吉凶呢!所以你們得好好的學,知道嗎?」

    「知道!」可愛的靳歆搖起胖乎乎的小手,靳皓則是一點興趣也沒有。

    「小歆好乖,來,吃糖。」沐雙雙拿了一顆糖給小女娃,看著女兒開心接過,那滿足的笑臉,讓她心幾乎都要化了。

    靳皓偷偷看了下身旁妹妹手上的糖,心中很是羨慕,突然悶不吭聲便伸手將她的糖果搶了過來。

    靳歆正要吃糖,一眨眼手上就空了,明亮的大眼立刻蒙上水霧,哇哇大哭。

    沐雙雙自然看到了孩子的小動作,正想責備靳皓,想不到靳皓拿著搶來的糖果並不急著吃,只是淡淡地說道︰「小歆,月姨說下午的點心是冰冰的酸梅湯喔!」

    靳歆果然被轉移了注意力,圓圓的眼兒一亮,連哭都忘了。

    他拿著糖果在她面前搖晃,「妳要吃糖果還是酸梅湯?」

    靳歆偏著頭,好半晌才噙著淚水,好不委屈地說道︰「小歆要喝酸梅湯。」

    「那就對了,妳喝酸梅湯,我吃糖。」說完,靳皓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喜孜孜地準備將糖放進嘴巴里,一點愧疚感都沒有。

    沐雙雙看得好氣又好笑,明明不管糖果還是酸梅湯都是小歆的,靳皓就是有辦法搶走他要的那一半。該說這孩子是太聰明還是太狡猾?

    在糖果就要進到靳皓口中時,沐雙雙縴手伸出,硬是將糖果攔截了下來。

    這下,連靳皓都忍不住哭著抗議起來,學無聊的東西也就算了,騙來的糖果居然還不能吃!

    院子里,充滿了孩子們的哭鬧聲。沐雙雙不為所動,正要教訓這頑劣的孩子一頓,靳封辰突然由一旁走來,身後還跟著侍女小月,手上正端著酸梅湯。

    「怎麼了,娘欺負你們?」他笑著抱起靳歆親了一口,接著也在不情願的靳皓臉上偷襲了一記。

    「你明明都看到了。」沐雙雙嬌哼一聲,她早就發現他遠遠走來,依他的功夫,這里發生的事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哈哈,讓孩子去吧!」靳封辰一拍兒子的**,將兩個孩子趕到一邊去喝酸梅湯,倒是解了他們的圍。

    沒辦法,就算他想當嚴父,看到孩子這麼可愛,臉也板不起來啊!

    不過沐雙雙可不依了,靳歆還好,靳皓可是一日比一日皮,她不禁抱怨起來,「你總是縱容他們,他們都快騎到我頭上來了,在我面前也敢耍花樣。」

    「你們是我的心肝寶貝,自然是要寵的,我可是辛苦的賺銀兩給你們三個人花呀,還得替你們擋風擋雨,多辛苦啊,總不能連寵你們這點樂趣都不給吧?」他笑著摟了摟她,接著故作煩惱地道︰「剛才,那沐通可是又找來了……」

    「什麼?沐通……爹又來了?」沐雙雙俏臉一沉,注意力立刻被轉移。

    沐通發現永盛行成了王朝最大的漕運行,自己落得一無所有,又厚著臉皮想攀關系,卻沒想過自己從來沒有疼愛過她,又與蕭家勾結,還默許沐美美利用蘇季昌來陷害永盛行。永盛行揭發蕭家叛逆後,沒有順便捅沐通一刀,任他賄賂逃罪,沐通就該謝天謝地了,現在居然還敢要好處來了?

    「所以妳若不想理他,就只好跟我去宮里了,皇上又嚷著想念小皓和小歆,這次連皇後都開口要人了。」靳封辰提供了另一個選項。

    前些年沐雙雙進宮替皇帝春獵選一個晴朗的好日子,那時她帶著兩個孩子去,皇帝皇後一看到可愛的靳皓與靳歆就愛上了,每月里總有幾天要求他們帶孩子進宮玩玩。

    一般人遇上這種事早樂得闔不攏嘴,但沐雙雙可不領這個情。「每回皇上與皇後都和孩子玩好久,連家都不讓回了,那明明是我的孩子啊……」說穿了,孩子每回進宮都有新奇玩意兒可玩,一下就忘了她這個娘,她可是吃醋得很呢!

    靳封辰慢慢地引導她,最後終于說出他的重點,「要不留下來應付沐通,要不進宮去讓小皓和小歆應付皇上,妳選哪一個?」

    其實,沐雙雙都不想選,但她還是兩害相權取其輕。「我……進宮好了。」

    「那就對了!」說完,靳封辰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

    他這笑容好生眼熟啊……沐雙雙瞇著眼打量,突然反應過來。對啊!她明明可以選擇都不去,自個兒帶著孩子躲起來兩邊都不見的,為什麼會鬼使神差的答應了?

    這不就像方才小皓要騙小歆的糖果,故意拿出另一個選項來引開她的注意力是一樣的嗎?

    「你呀!我看你欺負我的手法,跟小皓欺負小歆的手法一模一樣!原來他是跟你學的。」居然連得逞後的笑容都那麼相似,沐雙雙忍不住捏了他一把。

    誰叫當年成親,她利用與皇上的關系陰了他一次,他現在可是充分地和皇宮打好關系,斷了她反擊的機會,兒子、女兒連帶妻子都出賣了。

    靳封辰聞言哈哈大笑,欺負她可是他最愛的夫妻情趣呢!

    「哈哈哈,妳看小皓雖然喜歡欺負妹妹,但他最愛的也是妹妹啊!」他突然指了指樹下。

    沐雙雙放眼望去,那樹蔭下有著秋千,但見靳皓先協助靳歆坐了上去,之後又拿了碗酸梅湯給她,還在後頭輕輕幫她推著,讓小女娃高興得又叫又笑的。

    兩個孩子明明不久前才吵架的,現在又玩在一塊兒了。

    沐雙雙看得一陣動容,眼光又回到身邊的男人身上。他雖然愛逗弄她,可是對她的好也是無庸置疑的,他剛才說的話,不同樣正在表白,他最愛的就是她嗎!

    「貧嘴!」她嬌俏地白了他一眼,心中卻是欣喜不已。

    「妳不就愛我的貧嘴嗎?」靳封辰偷啄了她的櫻唇一口,一臉得意。

    夫妻兩人就這麼相依偎著,身旁是又笑又鬧的孩子,傍晚的微風徐徐吹來,令人心頭舒爽。

    也許,不管有多高的權勢地位、多少的金銀財富,人一生追求的,也不過是如此。有一個相知相許的伴侶,兩個可愛的孩子,一家和樂融融,共享天倫。

    沐雙雙習慣性地望著天,看著雲飄動,不過這次她並無意觀察天象,只是滿足地笑了。

    外公,您看到了嗎?您教我的望天之術,替我拐到一個這麼愛我的好男人啊……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夫人掌舵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風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