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姝謀夫 第10章(2)
作者︰井上青

「青衿,回來,妳快回來!」

听到丈夫焦急的呼喚,獨自坐在馬背上的顧青衿,雖還想往前頭騎去,但她早立過誓,這輩子她再也不會做出讓丈夫擔心焦急的事,是以她只好放棄前頭那片綠油油的草原,回頭去找她的小草。

策馬回到丈夫身邊,馬一停下,她立即張開雙臂向拉住馬兒的丈夫討抱,丈夫粗壯的雙臂一張,她毫無畏懼的自馬背上飛撲到丈夫懷中,雙手圈住他的脖子,兩腿緊夾住他的腰,用力親吻他的唇,隨即開懷大笑。

「這麼開心!」笑看著小妻子撒野的模樣,趙文樂回吻她好幾下。

「當然!我在床上躺了大半年,病懨懨的和姑母風癱時沒兩樣,連動都沒力氣動,多無趣,現在我不但可以自由走動,還學會騎馬,說有多快活就有多快活。」

「妳呀,才剛學會騎馬沒多久,別急著猛沖,小心摔下馬,屆時妳又得躺在床上不能動。」

他不是在嚇她,只是他找到治她的方法,他叮嚀一萬遍,她未必听得進去,先讓她知道後果,她才會多加小心。

她噘著嘴。「我才不怕呢,我若躺在床上不能動,我丈夫會照顧我的。」

趙文樂寵溺又無奈的苦笑,用鼻頭磨蹭她的,隨即抱她到樹下的木椅上坐著,接著端起方才秋菊端來的紅豆湯給她。「先喝點紅豆湯。」

彼青衿搖搖頭,撒嬌道︰「人家要你喂。」

他輕撫了下她的粉頰,拿起瓷匙,舀了一匙紅豆湯送入她嘴里。

她心滿意足的吃了一口,含情脈脈地望著他。「文樂,你也吃。」

他點頭,也舀了一匙吃。

看著下顎光滑無須的他,帥勁十足的模樣,不只讓她更為著迷,也讓她內心充滿感謝。

半年前她染上時疫,病得極重,在最後關頭他趕了回來,及時將她從鬼門關拉回。

原來她的丈夫不是土匪,而是皇上的心腹,是御用密探,他這一趟是去擒大叛徒李將軍,所以才說他有不能說的苦衷,害她一直誤以為他又去重操舊業當土匪。

她的丈夫出馬,任務自然是順利完成,不過他听聞家鄉鬧時疫,連京城都淪陷,擔心她也染上,心急如焚的他,沒日沒夜的快馬加鞭趕回來,不但先拿到藥方,還拿到藥材,經過一個小村莊,得知那村的村人雖有染上時疫,但癥狀皆屬輕微,村里的人都說是共享的一口井水是能治病的神仙水,他一听,馬上取一壺水備用。

在她病危時,他突然想到那壺神仙水,取來以嘴對嘴方式助她喝下,說也奇怪,喝下神仙水後,她雖沒醒,但卻覺得元氣保住,一條命總算拖住。

後來皇上派人去查才知,原來那村莊就是以栽種藥樹為主,那口井的四周也種了許多藥樹,井水大概吸收到藥樹的養分,才有治療時疫的藥效。

許是老天爺冥冥之中有相助,讓他經過那座村莊,還取了那壺保命的神仙水,她才得以活下來。

可水就算有療效,終究只是水,她的癥狀嚴重,充當藥罐子在床上躺了半年,這段時日多虧了他,日日以嘴喂藥,初時,她昏迷不醒,他得用這方法喂藥,後期,她已能坐起身,自行喝藥也沒問題,但喝了近半年的藥,她抗拒得很,老是找借口不肯喝,擔心她體內余毒未清,他還是不嫌煩的用嘴含藥親喂她,直到將她身子完全調理好。

她一度玩笑般說,因為他身強體壯,她說不定是吃他的口水才好的。

「再多吃些。」趙文樂取來另一碗紅豆湯,再舀起喂她。

彼青衿吃了一口後,搶過他手中的碗匙。「換我喂你。」她舀了一匙,滿眼含笑,將紅豆湯送入他嘴里。

「我的妻子真賢慧。」他笑道。

「那是因為我有個寵妻的相公,所以我才心甘情願當賢妻。」說完,夫妻倆相視一笑。

他寵妻,那可是有實證的。他為了照顧她,一度婉拒皇上封賜予他的官職,還好皇上惜才,答應等她身體好全他再就任赴職。

看看,有這麼好的相公,她如獲至寶呢,能不當賢妻回報人家嗎!

「對了,文樂,你的青梅竹馬生了兒子,我們該準備什麼賀禮?」

「別老開這種玩笑。」他輕點她的鼻。「賀禮的事阿九會張羅。」

她皺了下鼻頭。這玩笑不是她開的,是那個自以為聰明的齊燕青誤認的,她一直以為這個蓄著落腮胡,常常神出鬼沒,自稱文樂哥,老是和她說有困難我會幫妳的冒失鬼,是齊燕青的青梅竹馬,結果,一整個誤會大了。

原來齊燕青是趙文樂同父異母的妹妹,他娘死後,他爹又續弦,二娘無法忍受過清苦日子,生下齊燕青後就跟人家跑了,後來他爹死了,當時齊燕青才三歲,她娘便將她接走,還改了姓氏。

他听說二娘母女過得不好,有時他會偷偷去探望齊燕青,但分離太久,齊燕青和他並不親,她不想看見他,過幾年後,繼父家道中落,二娘病歿,齊燕青不知怎地流落到煙花地,他跑去想贖她,可她還怪他多事,說她寧願在那兒吃香喝辣,也不跟他回去過清苦日子,她還放話不許再去找她。

說來,這個齊燕青和她娘一樣都是愛慕虛榮的人。

趙文樂此後就真的沒再去找她,兩人也因而失聯,等他再有她的消息時,她已經進到蘇府當姨娘了。

大概怕她又嫌他多事,是以他每回見到她總是只說有困難我會幫妳,才會讓齊燕青誤以為他是她的青梅竹馬。呵,這個齊燕青,明明是自己愛往臉上貼金,以為男人都愛她。

不過,齊燕青不知他是她同父異母哥哥一事,絕不能讓他知道,要不這事可難圓了,要是讓他知道她們是從幾百年後的現代來的,說不準他會以為她們是妖怪呢。

那時她還病著,齊燕青又大著肚子不方便來看她,她便趁蘇亮堂來看她時,主動告知這事,相信蘇亮堂回去告訴齊燕青時,齊燕青表面一定裝得很鎮定,其實內心大概嚇出一身冷汗了,光想到這兒,她就很樂。

趙文樂之前稍稍隱瞞她,就是怕她誤以為他們兄妹企圖連手奪下蘇府,後來他還是決定要向她坦白,不過不知為何每回他提,她總刻意阻擋他。為了不讓他起疑,她只好承認,她在佛寺听到他和齊燕青的對話,誤以為他們有什麼,她不想他提惹她不快,所以才一再阻止他。

為了不讓他懷疑齊燕青的身份,先前她還刻意對他說——

這個齊燕青也真是狠絕,一點都不顧手足之情,把你的行蹤舉報到將軍府去,簡直想害死你。

齊燕青之所以這麼做,無非就是誤解她在現代搶了她男友,是以想報復她,不讓她太好過,非得見她哭得肝腸寸斷,她才爽快。

但他們若是兄妹,齊燕青這舉動實在很難解釋,她只好先開罵,把齊燕青說得心腸狠絕,想圓這事。未料他竟說,他是故意去告訴她這事,也知道她定會去將軍府舉報。

原來齊燕青前世不只愛慕虛榮,為了錢,連兄長都可以出賣,他是沒細說齊燕青究竟因什麼事出賣過他,但他確定他這一去向她告別,她一定會去將軍府舉報,他的腳其實已經好了,當日是刻意裝腳傷,還向她說會立即出城,目的就是要將軍府的人出城追他,如此,身在趙家新宅的她絕不會受連累波及。

他真是處處替她著想,寧願自己陷入危機,也不讓她傷了一根寒毛。

不過她老公真是聰明,連自恃聰明過人的齊燕青都著了他的道,且他出城前早將胡子刮得一乾二淨,加上腳也沒受傷,自是安全躲過將軍府的追殺。

她就說嘛,她老公武功非常好,且聰明又低調,任何危難都躲得過,她自是對她老公有信心。

「時候不早了,我們走吧。」趙文樂先行起身。

「去哪兒?」

「先前妳建議在後山溫泉旁蓋間小屋……」他沒有把話說完,而是帶著濃濃的笑意瞅著她。

「已經蓋好了?」顧青衿一臉驚喜。

他點頭。

「可現在去會不會太晚?」她抬頭看看天色,天漸漸暗了。

「小屋蓋好,阿九也已派人先將吃食送上去,若趕不回來,晚上我們就在那兒待一夜。」趙文樂摟著她,挑眉一笑。「就我們倆。」

「你好壞喔!」

「妳不想?那就不去了。」

「不,我想。」顧青衿摟著他,笑盈盈的望著他。「快走吧!」

他低頭,蹭了蹭她的鼻尖,又吻了她一下,這才摟著她上馬。

「坐穩了。」

「是,將軍!」

坐在馬背上的顧青衿神氣得很,她的相公不是土匪,是皇上最信任的心腹,是威風凜凜的將軍呢!

但不管他當什麼職,他都是她最心愛的男人,在她心目中,他是全天下最帥的相公!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惡姝謀夫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井上青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