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姝謀夫 第7章(2)
作者︰井上青

「還有……」秋菊支支吾吾,似有話想說卻不敢開口。

「還有什麼?」

「這……」秋菊看著房門口,有所顧忌。

「妳說,別怕,有我……和表哥給妳撐腰。」顧青衿遲疑了下,兩手扠腰,硬是挺起胸膛。

其實她知道自己挺弱的,剛才她欲進門,下人不給進,她也沒轍,鬧騰了半天,還是蘇亮堂現身才放行的。

秋菊猶豫了下,最後還是掩嘴湊近她耳邊,小聲說︰「齊姨娘知道是阿九去給表小姐通報的,這會已叫人把阿九抓起來,也不知阿九會不會被毒打。」

「什麼,阿九被抓?!」顧青衿驚呼了聲。

她想,齊燕青對付她的手段都狠絕不留情,又怎會輕易放過一個下人,何況現下她正值新官上任三把火,正好抓一個她認為沒忠于她的叛徒毒打一頓,殺雞儆猴,以儆效尤,豎立她蘇府大少奶奶的威信。

「不行,我得去救阿九。」說完,她急煎煎的大步往外走,不管秋菊在後頭如何喊她,她仍不停步。阿九是給她通報才遭殃的,她不能見死不救。

「齊燕青妳給我出來!妳不出來,我就進去!」來到蘇亮堂的院落,顧青衿對著房門氣急敗壞的大喊。

齊燕青雖只是個小妾,但妾上無妻,早在她還未自封為蘇府大少奶奶前,她便鳩佔鵲巢,堂而皇之的住進蘇亮堂房內。

而她之所以這麼生氣,是因為她著急,來此的途中,她才見識到齊姨娘,不,蘇府新任大少奶奶的威嚴。

她這一路行來,問了不下十個下人阿九的下落,沒一個敢跟她說,大伙兒皆惶然的猛搖頭,顯然早被下了封口令,這更令她擔心阿九的安危。

采兒見她來,轉身進入內室去稟報,不一會,出來的人不是齊燕青,而是蘇亮堂。

「青衿,妳在這里做什麼,小聲點。」

「我干啥要小聲點,我偏要大聲!」她又氣呼呼的嚷道︰「齊燕青,妳出來!」

「青衿,妳找燕青做什麼?」他一臉擔憂,生怕兩人見面會真的吵起來。「有什麼事,表哥替妳傳話。」

「真的?」

見她似有休兵的打算,蘇亮堂暗松了口氣,猛點頭。

「好吧,那你替我進去跟她說……」顧青衿先是故意放緩語調,見他神情稍微放松後,又猛地拔高叫嚷,「齊燕青,有種給我滾出來!」

蘇亮堂嚇得忙不迭用手摀住她的嘴。

她氣忿的扳開他的手。「表哥,姑母都被她氣得癱在床上,你還要縱容她多久!」

「不,我娘是被妳給氣的。」

「誰說的!」

「燕青說的。」

「我不是問你……唉呀,氣死我了!」顧青衿氣得直跺腳。「表哥,疼老婆是好,听老婆的話也理所應當,可你總得要是非分明,不要任由你老婆胡作非為。」

齊燕青在采兒攙扶下走到外間,她睨著顧青衿,嘴角斜勾,冷笑道︰「我什麼時候胡作非為了?」

「妳,快點放了阿九。」見她現身,顧青衿直接挑明來意。

「阿九?是什麼人?」齊燕青微皺眉,看了采兒一眼。

「大少奶奶,我們府里沒這個人。」采兒回道。

「騙誰!」顧青衿一看就知她們在唱雙簧,還好她旁邊還有一個自己人。「表哥,你知道阿九吧?」

「阿九我知道,就是府里一名下人。」

蘇亮堂一說,齊燕青馬上輕咳了聲,還摸著肚子喊疼。

見狀,他趕緊上前扶著她,擔心的問︰「燕青,妳沒事吧?」

「我的肚子不太舒服,應該是剛才有人吵嚷,吵得我心頭煩,連帶影響到孩子了。」齊燕青挑釁的斜睨了顧青衿一眼,接著又轉向丈夫,委屈可憐的道︰「亮堂,我想躺著休息。」

「好,我扶妳進去。」

「齊燕青,妳別走,快命人放了阿九!」

彼青衿情急的上前想拉她,卻被蘇亮堂擋下。

「青衿,妳表嫂懷有身孕,妳就讓她好好靜養,別來擾她。她方才不是說了,她不知道什麼阿八阿九的。」

見自己人倒戈,齊燕青又一臉得意揚揚,孤立無援的顧青衿只好使出下下招。「好吧,既然表嫂懷有身孕,我就不叨擾了,不過表嫂,妳有孕在身,記得千萬別吃冰淇淋也別喝咖啡,可惜這里沒有星巴客,要不我還真想買一杯來喝,好久沒喝咖啡,真懷念那香味,還有北海道牛奶冰淇淋……」

聞言,齊燕青瞬間怔愣住,神色閃過一絲驚慌。

蘇亮堂回頭,皺眉道︰「青衿,妳又在胡言亂語了,一天到晚老提什麼雙麒麟,還有那什麼喀飛,別搗亂了妳。」

「我沒搗亂,我可是正常得很。」顧青衿涼涼的問︰「不知道表嫂想不想跟我聊聊?」

「算表哥拜托妳行不行,別再鬧騰了。」蘇亮堂感到為難又苦惱。

齊燕青神色復雜的瞅著顧青衿,過了一會兒又恢復原本高傲淡定的模樣,轉頭對著丈夫道︰「亮堂,我和……青衿,我們姑嫂之間可能有些誤會,我想趁今日和青衿好好聊一聊。」

「妳確定?」蘇亮堂感到有些不可置信,青衿是娘認定的蘇府大少奶奶,燕青向來在意得緊,而青衿似乎也對燕青不太友善,她們能聊得來嗎?

「放心,我們就在房里聊,你在這兒等著。」說罷,齊燕青先行進入,入房前,低聲囑咐采兒,「妳在外頭守著,沒我吩咐,誰都不許進來。」

「是,大少奶奶。」采兒警戒的應道,目送著顧青衿進入房內。

進入房內關上門後,顧青衿一回頭,就瞧見齊燕青一雙精明銳眼直瞅著自己,一語不發,似是在觀察她什麼。

「別懷疑,我知道妳和我是同路人,都是從現代穿越來的。」不想彎彎曲曲互猜疑,顧青衿開門見山直言。

她就是這直腸子的個性,才會被齊燕青斗死,縱使明知如此,她還是不喜歡勾心斗角,拐彎抹角,有話直說,多爽快。

「妳在說什麼,我听不懂。」齊燕青一手扶著桌子,一手撐著肚子,慢慢坐下。

「妳不承認也無妨,我只是想和妳說清楚一些事。」顧青衿兩手扠腰,抬高下巴。「我其實並不傻,還挺聰明的,我也不是怕妳,是讓妳,我只是不想惹事,希望大家平平安安過日子。」

齊燕青睨她一眼,冷笑道︰「所以妳是從現代穿越來的和平使者?」

不理會她的譏諷,顧青衿徑自續道︰「我不會和妳爭蘇府大少奶奶的位置,妳盡管放心。」

「妳這話的意思是說,蘇府大少奶奶這個位置是妳讓給我的?可笑!」齊燕青嗤之以鼻。「這位置是我自己掙來的,不是妳這個和別的男人私奔的表小姐讓給我的。」

顯然她們的認知有很大的出入,但顧青衿仍保持耐心道︰「好吧,妳高興就好。不過,妳別以為我不知道是妳讓人慫恿那些村民來攻擊我和趙大哥,妳的詭計,我全都一清二楚。」

「唷,果然是聰明人。」齊燕青毫不害怕的揶揄道。

「以前妳對我做了什麼事,我都可以當作沒發生過,不和妳計較。」

「那我還得謝謝表小姐的寬宏大量。」齊燕青不以為然的冷笑。

對她的不領情,顧青衿不以為忤,續道︰「我想跟妳說的是,現下既然妳已當了大少奶奶,整個蘇府也是妳在掌管,妳吃穿不愁,生活也穩定,那就好好過日子,善待老夫人和大夫人,別再處心積慮想對付我。」

「若我偏要呢?」齊燕青語氣淡然,眼神卻銳利無比的盯著她,好似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我愛蘇亮堂,他是我齊燕青一個人的,我絕不容許,也不會輕饒一個老是喜歡和我搶丈夫的女人。」

「妳怎麼這麼不可理喻!」見她眼底燃著火燒的憤怒,顧青衿發急了。「我都說了我不會來搗亂妳和蘇亮堂的生活,更不會和妳爭搶蘇府大少奶奶的位置……」

齊燕青打斷她的話,挑眉道︰「妳不會搗亂我們夫妻的生活?從妳今日踏進蘇府的那一刻起,就已經破壞我和亮堂的夫妻之情。」

「我並沒有這個意思。」以為她誤會她對蘇亮堂有眷戀,她極力撇清。

「我已經下令不準妳進來,亮堂偏偏對妳放行,惹得我不快,這不是在破壞我們夫妻的感情嗎?」

「我只想來看姑母,她被妳氣得中風……」

「是被妳氣的。」齊燕青不疾不徐,一派從容的道︰「因為她親眼目睹妳和別的男人共處一室,那個男人還赤luo上身。」

「妳……」顧青衿暗暗咬牙,恨自己嘴笨,老說不過她。「好,這罪我背了,既然現在妳是蘇府大少奶奶,請妳好好照顧大夫人和……」

「妳既然知道我是蘇府大少奶奶,那蘇府的事,輪得到妳這個外人插手嗎?」

「好,我不插手。」顧青衿想,這個齊燕青就是沒來由討厭她,她只要不多管閑事,相信她定會安排好一切。

「也不準妳再踏進蘇府一步。」

「什麼?!這太過分了,我總得要來探視一下姑母的病情。」

齊燕青不語,神情冷冷淡淡的,似在告誡她,倘若她一再侵門踏戶,她就不會善待大夫人。

「好,我不來。」見她遲遲不開口,顧青衿索性自動舉高手做發誓狀。「我發誓我……」

「這事,不勞妳費心。」

她這話讓顧青衿一頭霧水,她不明所以的看著她突然起身,扶著椅子,慢慢坐到地上,不禁納悶的問︰「妳干麼有椅子不坐,要坐地上?」

齊燕青揚高嘴角,對她冷笑了下,隨即以令人驚駭的尖嗓高喊道︰「亮堂,快進來救我!」

彼青衿赫然發覺眼前這情景似曾相識,她倏地想起,在她重生前,齊燕青就使過這招,現在又故計重施,而笨笨的自己,無意外地,又被齊燕青狠狠擺了一道。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惡姝謀夫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井上青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