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姝謀夫 第6章(1)
作者︰井上青

彼青衿在蘇顏紅房內待了一個時辰,蘇顧紅氣也氣過,罵也罵了,這會兒,虛弱的軟聲相求,「青衿,算姑母求妳了,回來和妳表哥成親,姑母只要想到妳一個人孤伶伶在外無依無靠,我這心揪得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著。」說著,她傷心的哭了起來。

「姑母,」滿臉慚愧的顧青衿起身,屈膝跪在床前。「是青衿不孝,讓妳煩心病倒。」

「妳這孩子,這是做什麼,快起來。」蘇顧紅吩咐貼身丫鬟道︰「還不快扶表小姐起來。」

「不,姑母,妳讓我跪一會,這樣我心里的歉意才能少一些。」撥開丫鬟攙扶的手,顧青衿執意跪著說話。

「妳……」蘇顧紅好氣又好笑。「青衿,妳倒是告訴姑母,妳表哥哪一點不好,妳這麼抗拒嫁給他,即使被姑母趕出府也意堅不改。」

她就想不透,這兩個孩子明明挺投緣的,還經常膩在一塊兒,原本以為這樁親上加親的婚事輕松底定,誰知她居然反彈這麼大。

「表哥很好,可我真當他是哥哥,從未把他當夫君看待。」

撇開嫁給蘇亮堂的後果如何,他這麼斯文俊秀的人,還真不是她的菜,她的菜是那只大土匪。

仔細想想,她還真對俊秀的花美男沒特別感覺,她記得在現代時,同公司有一位俊死人的花美男,每個女同事都哈他哈得要死,可她卻只把他當前輩看待。

話說回來,不管在現代或古代,她跟花美男好像還挺有緣的,只是她不煞花美男,花美男也不愛她,因為花美男早就都有心上人,再細想,這兩處的花美男共通點還真多,他們雖不愛她,可卻待她如親妹妹般極好。

後知後覺的她恍然大悟,難怪她一直覺得穿越到古代後總讓她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原來除了姑母和老夫人如同她現代的雙親一般,把她當豬養外,不,是寵溺她,給她最好的吃食,還有就是蘇亮堂和她在現代的花美男同事角色差不多。

「這不是問題,姑母不是說了,你們成親後,相處久了,自然就會有夫妻之情。」

聞言,顧青衿拉回飄遠的心思,干笑幾聲後,正色反駁,「姑母,我來蘇府這麼多年,和表哥相處也夠久了,並沒和表哥培養出夫妻之情。」

蘇顧紅不死心地又道︰「先前你們還未成親,自然沒想到那上頭,只要一成親,不就自然成夫妻了。」

「姑母,兩人要成親應該要先……」顧青衿還想辯駁。

「好,我們先別談成親的事。」蘇顧紅話鋒一轉,「妳先回來住,其他的,日後再說。」

彼青衿早料到她會提起這事,她一臉為難地道︰「姑母,可我听說齊姨娘不喜歡我,她不準我回來蘇府。」

「她不過是個妾,這個家什麼時候輪到她作主了!」一提起齊燕青,蘇顧紅又不免來氣。「我是念在她有身孕,加上這陣子我和老夫人都生病,才暫時讓她處理府里的事,可不是啥事都任由她胡來。」她因為氣極了,一口氣險些提不上來,一張臉都漲紅了。

見狀,顧青衿忙不迭起身,坐到床邊,輕撫著她的胸口,幫她順氣。「姑母,妳別動氣,小心身體。」她想,姑母這癥狀怕是高血壓。

「妳說我怎能不氣!」蘇顧紅體虛的微喘著氣。「我天天盼著妳和亮堂成親,讓妳當蘇府的大少奶奶,我們一家子和樂融融,可妳偏不,亮堂也不知是不是吃了迷魂藥,堅持要納齊燕青為妾,這下好了,如你們的意,可苦了蘇府一大家子人。」

彼青衿慚愧的低下頭。「姑母,我……其實我想跟妳討論一件事,可不知當講不當講。」

「說說說,一家人有什麼好不能說的!」

「姑母,妳看我一副傻樣,哪能撐起蘇府這麼大的家。」

「這妳擔心啥,有我和老夫人給妳撐著呢!」

「但妳們不可能幫我一輩子呀。」看著一時啞口的蘇顧紅,顧青衿欲言又止,「蘇府需要的……

是一位有能力的……大少奶奶。」

回蘇府前她認真思忖過,齊燕青之所以會針對她,無非是想擋她坐上正位,因為她自己想當正室,一樣都是從現代穿越到古代來,她其實能了解齊燕青的心情,彷徨不安,想緊緊抓住某些東西,以保後半輩子生活無虞,像她想抓住的東西很簡單,只要能和趙大哥生活在一起,每天吃飽飽就好了,而齊燕青想要的就多了一點,她想要當正室,想掌管蘇府大權。

其實齊燕青挺可憐的,穿越到這人生地不熟的朝代已夠局蹐不安,听說還是個孤女,日子過得也清苦,相較之下,她的境遇就好太多,一穿越過來,當起千金表小姐,一樣吃飽飽。

換個角度來看,有心機也並不完全是不好,想掌管蘇府這麼大的宅院,還是得有點大腦的人才行,她沒太大志氣,而蘇亮堂則是當閑人公子哥慣了,他的志氣可能也比她大不了多少,蘇府若落在他們手中,早晚還是會被齊燕青給奪走,與其如此,不如早早奉上……呃,不是,她是單純的想著,只要讓齊燕青扶正,她就不會耍心機對付她,那麼重生前那些林林總總的陰謀陷害就不會發生,最後她也不會死。

且齊燕青一扶正,蘇府早晚都是她的,她應該也不會計較現在攬權還是日後,無論如何氣氛一定比現下和樂,如此,姑母和老夫人也不會每天氣呼呼血壓飆高,蘇亮堂也不用當夾心餅干,他大可樂得每天和他的美嬌娘卿卿我我,最最重要的是,姑母不逼她和蘇亮堂成親,她就可以和趙大哥光明正大在一起,還可以到街上賣烤餅。

她無比明確的認定,這歡樂大結局的前提就是,讓齊燕青當蘇亮堂的正室。

「妳說的沒錯,蘇府的確需要一位德容兼備的大少奶奶,那個人就是妳!」蘇顧紅也下了破釜沉舟的決心,無比堅持。

「不,姑母,不是……」

彼青衿還想說,但蘇顧紅已經不想听了,假裝不舒服道︰「別說了,我頭有點痛。芸兒,讓廚房煮一桌表小姐愛吃的菜,等會我和表小姐一起吃中飯。」

「是,大夫人。」

「姑母……」顧青衿一心只想早點回去。

蘇顧紅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不容置疑地道︰「青衿,姑母頭好痛,我先休息一會,妳也回房去歇著,等會陪姑母吃頓飯。」

彼青衿雖感為難,但又想到姑母生病了,她不宜太過忤逆,不過就是吃頓午膳,吃完回去應該也不會太晚才是。「好吧,姑母妳好好歇會,等會我陪妳吃中飯。」

待顧青衿離開後,蘇顧紅馬上用眼神示意芸兒,讓她通知管家派人守著顧青衿,好不容易盼她回來,之前趕她出府苦的根本是自己,不能再讓她走了。

「表小姐,妳走慢點,小心別撞到。」秋菊跟在顧青衿身後追得氣喘吁吁。

彼青衿充耳不聞,執意往人潮鑽去,刻意想甩掉一堆跟班。

中午姑母留她吃飯,吃完飯還不讓她走,命一票家丁守著她,她大抵猜到姑母是想軟硬兼施,留她在蘇府住。

這樣可不行,她得想個辦法脫身,靈機一動,便想到一個脫身的好借口,她告訴姑母,她要到城南的觀音寺找表哥,一來她很久沒見到表哥,很想他,二來,齊姨娘有孕去廟里拜拜,她這個小姑去關心一下,也是應該。

蘇顧紅未必信她是真的想去找蘇亮堂和關心齊燕青,可她這番話說得挺有理,反正有家丁跟著,也不怕她偷溜,遂應允了她。

原本顧青衿是想,來觀音寺拜拜的人多如過江之鯽,她只要鑽來鑽去,肯定很快就能甩掉一堆跟班,未料,如意算盤掉了珠,一時失算,這蘇府家丁個個眼明腳快,她鑽哪他們就死緊緊的跟著,有時還在前方幫她開路呢。

「讓讓,讓讓。」

見這招脫逃無望,顧青衿只好使出尿遁法,她一提要上茅廁,家丁們更加十萬分警戒的圍上。

「這是干啥,難不成我不得上茅廁?」她佯怒道。

「不是,表小姐,他們是……」不敢直言他們這一票人都是來看住她的,秋菊委婉的道︰「想趕緊護送妳到茅廁去。」

「一堆大男人跟著我上茅廁,想害我被人看笑話嗎?」

「可這兒人多,不讓他們護送,怕妳等不及呢。」秋菊陪笑道。

知道表小姐跟土匪住一起,雖然那個土匪沒傷害表小姐,但孤男寡女住一起總是不好,這回,無論如何她都得守著表小姐,不讓她回土匪家。

知道他們有任務在身,顧青衿也不想讓他們為難。「好吧,那,快走吧。」

倘若現下就任由她隨意走去茅廁,回去時,這班失職的下人肯定罰得重,若是守在茅廁前卻被她脫逃,責罰雖難免,但總是輕一些,她也不想害他們受罰,可她還是得趁機溜走,只好兩害相權取其輕嘍。

一票下人護送她到茅廁後,由秋菊陪著她進入,他們則在外邊守著。

臂音寺的茅廁可不是人人能上,得先捐獻一筆奉獻金方能進入,一般百姓不會想多花這筆錢,是以,茅廁不像外頭人擠人,可等著上茅廁的人也不在少數就是。

等候的空檔,顧青衿想著要如何擺脫秋菊,至少也得先支開她一會,好讓自己有足夠逃跑的時間,便道︰「奇怪,我們在外邊繞那麼久,怎都沒見到表哥他們?」

「今日人擠人的,說不定剛才擦身而過都沒發現。」秋菊回話時,依舊戰戰兢兢的盯著她,甚至非常警覺的也不主動說要去幫忙找人。

見秋菊絲毫不松懈,顧青衿覺得挺傷腦筋的,待輪到她上茅廁時,她靈機一動。「秋菊,妳看,前面走過去的不就是采兒嗎?」

「哪里?」秋菊四處張望。

「已經走過去了,妳快追過去看,我肚子疼,我上茅廁先。」說完,顧青衿馬上進入茅廁掩上門,好讓秋菊安心,先去追人。

見狀,秋菊心想,她去去就回要不了多少時間,說不定她回來時,表小姐還沒出來呢,遂放心地急步往前去。

秋菊前腳才走,顧青衿馬上推開茅廁的門,往茅廁的另一頭溜走。

「采兒?」

順利溜走的顧青衿才離開茅廁不遠,真的看到齊燕青的貼身丫鬟采兒,幸好她躲得快,加上外頭人多,她閃個身,采兒並未發現她。

不過,采兒身邊未見齊燕青,照理說齊燕青大著肚子,采兒身為貼身丫鬟,應該形影不離照顧才是,難不成齊燕青和她一樣想偷溜,所以特地支開采兒?不過她馬上就暗笑自己真可笑,齊燕青巴不得緊攀住蘇亮堂當正室,打死不退,哪會溜走。

話說回來,她自身難保,還想那麼多干啥,還是趕緊先溜,她一不見,家丁們一定會從廟前先尋人,她還是繞到廟後的花園,想辦法趁機離開。

東鑽西鑽好一會,總算脫離黑壓壓的人群,來到後花園人潮頓減,逃脫雖較容易,但相對的也更容易讓人發現形蹤,她小心翼翼的沿著長廊外邊走,或低頭或靠柱,走到一面寫著建廟歷史的獨立大牆後,她頓下腳步,暫松了口氣。

不敢停留太久,想再繼續往前走時,突然听到牆的正面傳來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

「燕青,如果妳在蘇府遇到任何難題,我會幫妳。」

彼青衿微蹙眉,這聲音極像是趙大哥,他喚的人叫燕青,是齊燕青嗎?他還提及蘇府……

「文樂哥,謝謝。」

文樂哥?看來是她听錯聲音,可牆後這男人的聲音真的很像趙大哥。

「我的丫鬟來了。」

「那我先走了。」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惡姝謀夫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井上青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