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夫皇後 尾聲
作者︰風光
    陸雲升登基的這七年間,大刀闊斧地往西及往北擴張領土,增加東西方的貿易路線,還增開了海上艦隊,與更遠的外地進行通商,讓天朝國力越顯興盛,民富兵強。

    而當年二公主一外嫁,南國女皇水霓裳像是沒了顧忌,大力震壓國內異心分子,也做了許多改革,更在退位後讓南國由天朝派去的人接管,等著並入天朝的領土,成為南方的一大郡。

    退位時,她語重心長地說道︰「這亡國禍水之罪,我來承受就好。南國政治紊亂已久,也該走到盡頭了。」

    陸雲升對她身為母親的堅強欽佩不己,只不過南國以這種方式消失于歷史中,到頭來還是水霓裳為了女兒水如殷寧可當亡國之君,那麼亡國禍水究竟是誰?這問題還真的頗耐人尋味。

    但無論如何,只要陸雲升能當個好君王,將南國的人民由水深火熱的政治亂象中解救出來,人人安居樂業,水霓裳的決定又何嘗是錯的?

    因此,陸雲升成了天朝有史以來功勛最盛的國主,而他統一天下、世界大同的理想,指日可待。

    原南國國師水一方,在南國並入天朝後,陸雲升原想將他迎來天朝,然而水一方婉拒了這個要求,從此雲游天下,自由自在。但因為水如殷一直以來仍視他為父,因此他偶爾還是會到天朝皇宮里小住,指點一下天朝國主或是跟天朝的皇後及太子享享天倫之樂。

    還有南國的公主水如玉,雖然沒有皇朝血統,可畢竟養了十幾年,與女皇也算有感情,同時她也有掩護水如殷奇特命格之功,因此女皇將她風光嫁給了一個外族王子。听說她嫁到外族去後,驕蠻的個性收斂了不少,也算是另一種收獲。

    當然,天朝的守衛也有了改變,熊仁晉升為皇城京軍統領,負責全京城的治安。吉利在兩朝統一後原要繼續擔任皇後水如殷的侍衛,但在陸雲升的「推崇」下,他升為定北大將軍,遠派到北方打戎族去了。至于這其中有沒有國主的私心,那就不得而知了。

    而在天朝後宮,陸雲升只專寵水如殷一人,並沒有納任何嬪妃,幸好最後皇後生了太子,文武百官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可想不到國主甚至打破禮制,每晚都要與皇後共寢,搞得司禮官雞飛狗跳,後來礙于皇威也只好妥協,直接讓皇後搬到國主的寢宮。

    這日在煩悶的早朝後,陸雲升一下朝,連王袍都還來不及換掉便急匆匆地趕回寢宮。如今在國家一日日壯大的情況下,依然只有待在水如殷身邊,才能讓他感到平靜與心安。

    然而才靠近寢室,他便听到里頭傳來輕柔的歌聲。

    「兒呀……乖乖睡……上天佑你好安眠……」

    這顯然是水如殷唱著哄兒子睡的歌曲,既溫柔又充滿母性光輝,一般說來當父親的听到了應該要會心一笑才對,想不到他竟臉色一沉,怒氣沖沖地推門進房。

    「妳這笨蛋!當娘了還不知輕重,難道妳忘了我叫妳不準再唱歌?」

    她只要唱歌就會損及生命的事已像個烙印搞深深印在他心底,因此即使他有多麼想念她天籟般的歌聲,也不準她再唱。

    但水如殷天生愛唱歌,只好趁他不在時偶爾偷唱一下,不料就被他抓個正著。

    「我不過給孩子唱個歌讓他好睡點……」她愛憐地撫了撫龍床上五歲的小太子陸恆,「這孩子像你,都睡不深,但只要听我唱歌,就會睡得很好。」

    「那就更不準唱了!」陸雲升皺著眉,他當初就是這樣差點害死她,怎麼可能讓歷史再重演一次?「這孩子睡不好就睡不好,我小時候也是這樣。他睡不好就當是他的磨煉,以後要當國主的人,幾天不睡又怎麼了?」

    水如殷感到好氣又好笑。「我當初死而復生,大破大立,命格早已改變,唱歌己經不會對我造成任何損害了……」

    「總之就是不行!」陸雲升頓了一下,「但偶爾唱給我听,勉強可以接受。」

    她真是不知該怎麼說他了,他很顯然就是在和兒子爭寵,真教人拿他沒辦法。

    這時候,天朝太子陸恆被吵醒了,好不容易才入睡的他,對于沒睡飽這件事感到很不滿,嘟起小嘴嚷道︰「母後……是誰那麼吵?」

    陸雲升皺起濃眉,這小子連他老子都不認得了?

    「是你父王呢。」水如殷的注意力一下子就放到孩子身上,她拍拍他的背。「乖,你再睡一會兒。」

    「兒臣睡不著了。」陸恆揉揉眼楮,坐了起來,「母後陪兒臣玩好嗎?還是唱歌給兒臣听……」

    「但你現在不睡,晚膳時就沒精神了……」她仍是溫柔地勸著他。

    陸雲升沒好氣地望著這一幕,雖然是自己的兒子,但這麼明目張膽的說要霸佔他的女人,還睡在他的床上,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偏偏礙于水如殷對兒子的溺愛,他只得忍住不把這小孩扔回去自己的寢宮,強撐起一張皮笑肉不笑的臉,硬是擠到這對母子之間。

    「恆兒,父王與你打個商量。」

    陸恆揚起眉,睜大了眼,不知這個成天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父王,這麼慎重是要和他說什麼。

    「父王另外幫你找玩伴,你將母後讓給父王,好嗎?」陸雲升自以為慈祥地引誘說。

    豈知陸恆竟跳了起來,越過他直接抱住水如殷的大腿。「不要!我要母後。」

    「如果是你妹妹呢?父王和母後生一個妹妹給你玩,長得和母後一模一樣,但是比你還小,你可以輕松的抱起她,教她讀書識字,和她一起玩……」陸雲升繼續哄騙著。

    水如殷好笑地望著他,這男人居然連這種話都說得出口。

    「真的嗎……」陸恆隨著父親的話語,大眼越現光采。「那我要兩個!」

    「一次兩個有點難,要看運氣。」陸雲升奸笑起來,「一次一個,分成兩次比較簡單,但時間要花得比較長喔。所以這段日子,你可千萬不要再纏著你母後。」

    「嗯嗯嗯……」陸恆興奮地點頭,他就要有兩個像母後的妹妹,可以和他一起玩了……

    陸雲升得意地拉著水如殷往外走,將陸恆丟給了宮女。

    為了要拐走皇後,連自己寢宮都不能待的國主,他大概是開國以來第一個吧。

    不過皇後的寢宮可還空著呢,想要兩人世界哪里不可以?他志得意滿地在心中打著算盤。

    「你這人呀,怎麼這樣騙兒子?」水如殷臉色微紅,不由輕捶了他一下。

    「誰教他笨。」陸雲升批評兒子毫不嘴軟。

    是嗎?水如殷露出古怪的笑意,「他可是未來的國主,你說他笨?我倒覺得他很精明,尤其像他的父親。」

    「如果是像我,那就是精明沒錯……或許也沒那麼笨。」听到妻子的贊美,陸雲升一下就飄飄然了。

    她眼兒滴溜溜地一轉,「而且他還有一樣更像你。」

    「什麼?」他期待地等著她下一句恭維。

    水如殷捂著嘴輕輕一笑,「他很善變,剛答應過的事馬上就可以不作數。」

    「我有這樣嗎……」

    陸雲升的納悶才剛升上心頭,果然寢宮里就傳來震天價響的哭聲。

    「哇……我要母後啦……我要母後陪我玩啦……」

    他臉色一變,立刻抱起水如殷,直接飛越圍牆,抄小路離開了寢宮。

    「啊!你……」在他懷中的水如殷驚呼了一聲。

    「哼!那小子如果真像我,馬上就會跑出來了,我豈可如他的願,還給他機會纏著妳?」他霸道地低下頭,狠狠吻了她一下。「妳是我的!」

    隨著陸雲升抱著她四處飛躥,水如殷銀鈴般的笑聲也傳遍了整個皇宮,宮里的侍衛早習慣國主和皇後常這麼玩,目不斜視地當作沒看到,唇角卻都不禁露出了微笑。

    從小到大,水如殷承受著別人冷眼與嘲諷而生長,本以為人生就是這樣了,但如今她不僅身為一國之後,丈夫、兒子也都是萬般重視她,她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如此幸福過。

    人人都說她傻氣,其實,最聰明的才是她。

    瞧,眼前這個全天下最偉大又人人景仰的男人,不就被她算計來當丈夫了嗎?

    【全書完】

    欲知其他幫夫運極強的紅顏禍水,請看——

    *佟芯新月甜檸檬系列699旺夫禍水之《旺宅王妃》

    *陽光晴子新月甜檸檬系列700旺夫禍水之《旺財嬌妻》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旺夫皇後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風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