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新歡 尾聲
作者︰井上青
    鈕若琳站在新買的一台面包機前站了超過半個鐘頭,一臉認真地看著附贈的食譜,欲將書上列出的材料一一倒入面包機內,想如法炮制,為心愛的人**的面包,可她不確定面包容器和攪拌用的葉片是否有裝置好,再三檢視確定它們沒有晃動,她才剪開方才買的高筋面粉,準備秤重量。

    「若琳,你在干嘛?」

    一道開門聲後,甫下班的龍俊麟,進屋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找到心愛的女人將她抱在懷中猛親,以解分離一天的相思,孰料,雙臂才圈住縴細柳腰,一包面粉便冷不防地撒向他的臉。

    鈕若琳驚呼出聲,他本能地松開手往後退,邊撥著臉上的白粉邊問︰「這什麼?」

    「是面粉。」放下手中的高筋面粉,她連忙取來面紙幫他擦拭,見他成了「小缸臉」,忍不住噗哧一笑。

    「你還笑。」斜瞪她一眼,他一個箭步又上前抱住她,用沾滿面粉的臉拚命蹭著她的臉頰,讓兩人一起變成小缸臉,鬧了好一會,惹得她投降求饒。

    「俊麟,好了,好了。」她笑岔氣,低頭輕咳,這才發現衣服全都沾上面粉,「我的衣服都髒了。」她一下班,急著想試用面包機,上班的套裝都還沒換下。

    「我的也髒了,那我們……一起去換。」挑眉一笑,圈著她的細腰,他用鼻尖蹭著她的,曖昧**在眼里打轉。

    睞他一眼,她輕拍一下他的胸膛,羞道︰「不行,我大哥和大嫂說晚點要過來看看。」她再度從家里搬出來和他同居已一個月,之前大嫂在坐月子不方便過來,好不容易大哥今天有空,可以陪她過來走走。

    「大嫂說因為她坐月子害我們婚事延期,她很過意不去。」

    「你沒跟她說不是因為這樣?」他抽出面紙幫她擦拭臉上的面粉。

    她對他的誤會在迷糊小妹說出真相後已解開,求婚戲碼在當晚也順利上演並圓滿成功,照理來說,婚事早該辦了,遲至今日未辦,她大嫂坐月子只是其中一個小小因素,是他希望給她一個不匆促,且更圓滿的婚禮。

    最近兩人每天下班就是在討論婚事,一點都不怕沒話題聊。

    「我說了。」她幫他撥掉眼旁的面粉,促狹道︰「我說因為你還不想娶我,我也還不想嫁你,所以……」她的腰冷不防的被偷捏了一下。

    「原來是因為你還不想嫁我。」他佯裝生氣,她笑推著他。

    「快點進去洗把臉,把衣服換下,要不大哥他們來看到我們倆這模樣,還以為我們打架了。」

    他听話的進去換衣服,她用吸塵器清除地上的髒污,不一會他出來接手催她去換衣服,眼角瞥見桌上的新機器,忍不住好奇的問著已走向房門的她,「若琳,這是什麼?」

    「噢,是我買的面包機,我不是說要做早餐給你吃嗎,總不能每天都煮粥。我正想試看看,你就回來了,然後就發生小缸臉事件。」說完,她輕吐舌頭,笑著進房去換衣服。

    盯著她曼妙的身影,龍俊麟黑眸氤氳著蠢動的**。方才她那回眸吐舌的小動作,硬生生地將他好不容易壓抑住的欲火又給勾起。

    忍著想破門而入的沖動,他在面包機前佇足一會,拿起說明書看了下,隨手秤了面粉,再將其他材料一一倒入,最後將一小匙的酵母粉倒入酵母容器內,把面包機的蓋子蓋上,選了「快速」做土司的功能,按下「開始」鍵,任其運轉,之後,不忘打一通極其重要的電話,接著,火速沖進房內。

    洗完臉換好衣服後,見窗邊的幾盆芒果樹苗盆土已干,鈕若琳順手拿起小水瓶為它們澆水。

    龍伯父、伯母,呃,不,是她的準公婆誤以為她很喜歡芒果樹苗,為了成功「孕育」芒果樹苗,兩老吃了好多芒果,然後將芒果籽丟在金桔盆中,每天為其澆水,待發芽便移至小盆中,收集一定數量後,前幾天用宅配寄來二十棵芒果樹苗。

    兩老的心意讓前面的陽台擺不下,房間的窗口平台便成了臨時小果園。

    「又在澆水了。」龍俊麟從她身後抱住她,這回他學聰明了,眼明手快握住她手中的小水瓶,不讓水灑向他,重蹈方才小缸臉的慘事。

    「俊麟,你怎麼進來了?」驚呼了聲,擱下小水瓶,感受到身後的男人渾身充滿曖昧的熱燙,她嬌羞地試圖掙脫,「我不是告訴你大哥大嫂……」

    「他們今天不會來了。」他埋首在她的頸窩,熱情地親吻了下。

    「為什麼?」她縮了下肩。

    「因為Olive要去找小智玩。」他露出一抹奸計得逞的笑。上上禮拜,他把Hank的女兒Olive介紹給小智,小智一見Olive驚為天人,立即把自個兒的姑姑拱手讓給他,纏著Olive當他的女朋友。

    小智見到Olive會控制不住供沖,他爸媽若不在,沒人能攔得住他,所以他便讓Hank夫妻帶著女兒上鈕家去坐坐,這樣一來,今晚肯定沒人會來打擾他們。

    鈕若琳用手肘往後輕撞,「你真是的。大哥他們就算今天不來,明天也會來……」

    「那我就讓Hank每天帶他女兒去找小智,反正他很樂意和你大哥結為親家。」他半開玩笑、半認真道。

    她拿他沒轍地輕笑,拎起小水瓶繼續澆水。

    「還澆?」他細細的親吻她的頸項,輕按住她拿水瓶的手,試圖溫柔勸降,讓她將注意力擺在他身上。

    她嬌羞之余,不忘「好心」提醒他,「我說過這些芒果樹苗象征我們的愛情,如果其中哪一棵枯了,肯定是你不夠愛我。」

    他一愣,女人還真是奇怪,他就在她身邊這麼熱情的「愛」她,她不理,反而要靠這些芒果樹苗來證明他愛不愛她……好吧,反正他有自信,自己對她的愛滿到連芒果樹苗都會感動,一暝大一寸,他沒在怕的。

    見她放下水瓶,沖著他甜美一笑,笑得令他心發麻,他佯裝若無其事,隨手拿起水瓶澆水,還是澆一下好了,免得真枯了。

    「植物嘛,跟人一樣,都是需要水。」澆完水,自圓其說一番,他不忘調侃她,「之前你以為心瑜是我女友,當時你辦公室的那株芒果樹苗有枯嗎?」

    她發窘,輕搖頭。

    「既然沒有枯,那你干嘛懷疑我?」他涼涼一笑。

    她掄起粉拳輕捶他,嗔道︰「不是說好不提了嗎?」是她前陣子太忙,連他想跟她提心瑜的事的時間都沒有,才會搞出這場烏龍。

    為了表示他的貼心,他特地把舊的那件居家服送給心瑜,另外為她買了新的居家服,就是她現在身上穿的這件,淡粉色的棉質連身裙。

    他說她是看到心瑜穿她的衣服,才會誤以為他另交女友,那索性把那件衣服送人,眼不見為淨,令她啼笑皆非,她才沒那麼小心眼,不過他如此用心還是讓她很感動。

    「好,不提。」他突地神色肅穆道︰「不過,我還真有一個舊愛和新歡。」

    她怔愣了下,見他一本正經,心悄悄懸起,但旋即想,他肯定又在逗她,偏不中他的計,她故意置若罔聞,「對了,我還要試做面包。」

    他強勁有力的手臂一伸,將她勾回懷中,「我搞定它了,兩個鐘頭後,我們就有土司吃了。」

    他曖昧地挑眉一笑,至于這兩個鐘頭嘛,他們可以做其他事。

    她訝異地問︰「你確定?」她不過是進來洗把臉、換衣服,才這麼一點點時間,他怎麼可能就看完面包機的使用說明,並且讓它開始運作?她研究了半個鐘頭都還不確定如何使用耶。

    「我非常確定。」他自信滿滿的樣子,就一台機器嘛,幾個按鍵就搞定了,有什麼難的。

    她一臉崇拜地看著他,電器類她一個人真的搞不定,還好有他。

    「干嘛不問我誰是我的舊愛和新歡?」繼續方才的話題之余,他的手不安分地自她腰際滑下,再緩緩地探入棉質連身裙內,徐徐往上攀升。

    「你的舊愛是我,我的新歡是你。」她慧黠一笑。

    「鈕秘書果然聰明多了。」

    「意思是,鈕若琳很笨嗎?」她佯裝生氣。

    「也還好啦。」他不置可否地笑。

    她生氣地捶他想掙脫他的懷抱,但他緊摟著她不放,用深情熱吻融化她,探進裙內的雙手托著蜜桃般的小翹臀,用力壓向自己,讓她感受到他男性堅硬的渴望……

    淡粉色棉質連身裙不知何時隨著纏綿的深吻被他褪去,龍俊麟望著躺在床上的美人,曼妙的嬌軀橫陳,水眸帶著迷離羞怯,火速褪去自己甫換上不久的衣物,迫不及待地撲上床,暴沖程度不亞于他的前任小情敵。

    床上纏綿溫存的戲碼熱情如火的展開,窗口邊的小平台上,一株株像征兩人愛情的芒果樹苗,悄悄地往上伸展一寸又一寸……

    【全文完】

    *想知道龍家大哥龍俊麒如何拐到心上人,以覆龍家父母的催婚令?請看新月甜檸檬系列大男人的小老婆之一《鑽石級秘書》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第一代新歡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井上青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