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鍋鏟嫁龍門 第10章(2)
作者︰淺草茉莉
    「老公,老公——」她在大喊中驚醒。

    醒來後,愕然發現她回到自己在現代的家了,此刻她躺在臥室床上,身上穿著HelloKitty的睡衣。

    她看著眼前這一切,這……這是怎麼回事?

    她摸摸自己的臉和脖子,滿是汗,接著不住用力的甩甩頭,她居然變回涂白洋了,可她不是已經……與人交換人生了嗎?

    為何又回來了?

    她一臉茫然,不解眼前的狀況。

    再看看床頭的電子時鐘,顯示——2014/12/2423︰50。

    怎麼會這樣,她明明在紫周國待了兩年,怎麼時間還停留在她與朱槿交易的那天?

    難道,這只是一場夢,如今夢醒了?

    可是,她清晰記得自己愛上聞東方這個男人,她記得他的每個表情、每個眼神、每句他說過的愛語,這些不該是假的,不該只是夢一場而已。

    她心亂如麻的下床,不知如何是好。

    她瘋了嗎?瘋了嗎?腦袋才會如此錯亂。

    叮咚一聲,門鈴突然響了。

    她去應門,開門後,僅是一愣就立刻大喊︰「朱槿!」她認出來人就是人生販賣店的店員。

    太好了,她不是作夢,是真的有人生販賣店,自己真的換過人生,她沒瘋!

    朱槿仍是一頭黑直長發、深色眼楮,還穿著紅色衣服,此刻正親切地朝她笑著。

    「真感謝你還記得我。」

    「我當然記得你,是你推銷我換新人生的。」

    「呵呵,記得就好,我是來做售後服務的。」

    「售後服務?」

    「是的,不過我們可以進去屋里說話嗎,在門口不方便聊。」朱槿笑問。

    她急忙將朱槿拉進房子里,火速關上大門。

    「快告訴我,我怎麼會回來的?」她迫不及待的問。

    相較于她的急切,朱槿則顯得悠閑多了,見她沒心招呼自己,自動晃到客廳找位子坐下。

    「朱槿?」她迫不及待想馬上知道答案。

    朱槿嘆口氣。「你這人真是的,完全不懂待客之道,連杯水也沒給我喝就急著追問事情,好吧,反正我就是來告訴你這些的,這就是售後服務,結束時記得幫我寫份問卷。我老板現在興這套,稱這叫KPI,英文叫KeyPerformanceIndicators,關鍵績效指標,希望員工給客戶的服務能達滿分,再以這份問卷做為員工調薪依據……好好,我知道你沒興趣知道些,我要說正經的了。」

    見涂白洋已經要翻臉了,她才不再說廢話了。

    「你之所以又回來,是因為你不遵守約定必須接受懲罰。」

    「約定、懲罰?」她一怔。

    「對,交易中清楚約定你不能更改原主的抉擇,你必須嫁給聞見月,可是你沒做到。」朱槿嚴肅的說。

    沒錯,她毀約了,她拒絕了聞見月,她並沒有接受他。「我愛的是聞東方,實在無法和聞見月在一起。」她無奈的說。

    「無法?這話太不負責任了,因為你的抉擇改變了聞見月的命運,若是你接受他,命運會安排聞東方落敗,聞見月依然是紫周的太子,而你最終也會是他的太子妃,但你改變了歷史以及他們兩人的命運,你得為此付出代價。」

    「我願意接受懲罰,只要你讓我回去,聞東方一定還在等我,我不能讓他空等。」她惶然說。想起自己就這樣消失,他如何能接受。

    「聞東方不會等你的,因為涂白陽沒有離開過,只是變痴傻了。」朱槿告訴她。

    「變痴傻……」她瞬間明白了,此刻待在他身邊的人是原來的涂白陽!她胸口一梗,悶痛起來。「那麼,伴聞東方一生的人將是真正的涂白陽?」

    「沒錯,這也是聞東方獲得天下必須付出的代價,得到一個傻妻。」

    她愕然,身子再也撐不住的癱軟到地上,原來改變了原主的抉擇,不只是自己受到懲罰,連聞東方也會受累。

    「那、那聞見月也受影響了,他又會如何?」她顫聲再問。

    提起這個人,朱槿擰眉,似乎也不喜歡他。「他雖失了天下,但壞事做多本就不會有好下場,再加上將來當了皇帝後,惡行會更重大,搞得紫周民不聊生,我的老板小路說了,這次就算他倒霉吧。」意思就是,並不會補償聞見月這個惡人。

    涂白洋闔上雙眼,淚水不受控制的淌下。「朱槿,難道沒有辦法補救,讓我再回去嗎?我愛那男人,不忍他從此面對一個痴傻的人傷心絕望,請讓我回去吧。」她淒楚的說。

    朱槿同情的看了悲不可抑的涂白洋一眼後才道︰「要回去可以,不過你得再度做選擇才行。」

    她倏地被驚喜和希望籠罩住了。「好,你說,要我做什麼樣的選擇?」有選擇就有機會,她想再見聞東方。

    「你必須在我提的兩個選項中選一個,一,選擇廚藝,留在現代,你雙手的傷會好,能繼續自己的總鋪師之路。二,選擇聞東方,回到古代,但會因為被馬幕兒所傷,雙手不能使力,你又失去了親自掌廚的機會。」

    她听完之後愕然了下,當初同意更換人生就是因為雙手能恢復,她才爽快答應,而今多了一個聞東方,這次她又要如何抉擇?

    「如何,你選的是夢想還是愛情,告訴我答案吧。」朱槿肅然道。

    「我……」

    黎明時分,金鐘響起,聞東方身穿一襲金紫龍紋袍,腰系龍雲玉帶,昂首闊步于重重宮苑,殿門一道道為他敞開,君臨天下。

    紫周金觀二年,皇帝聞東方雄才大略,任人唯賢,務農興學,減嗆篋賦,使得國富民安,廚為「金觀盛世」。

    于朝堂之上,聞東方也廣開言路讓各方建言,激得朝臣一股熱血為民,辯論激烈,直至午後還不願散去。

    「皇上,該用膳了,皇後娘娘等著了。」皇宮總管大太監李駱上殿前提醒。

    這話一出,原本討論得鬧烘烘的殿堂立即安靜下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之後眾人識相的往前跨一步,稟道︰「臣等告退。」

    聞東方頷首。「嗯,明天再議。」

    沒人敢多留,一一退朝了。

    聞東方起身,外頭下了多日的大雪終于停下,只剩細小的雪花飄落,一片羽絨似的雪花落在他翻起的掌心上,輕輕一抹便化了,他微微一笑,舉步往鳳宮去。進到鳳宮見到桌上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他視線梭巡了一圈,不見皇後,朝李駱看去,李駱又朝小君望去,小君目前已是尚宮局的司記,管理宮內所有的宮女,她會意,馬上要去寢殿請人。

    「不用了,朕自己去請。」聞東方道,自己往殿內走去。

    時值冬季,殿內燒著暖爐,很舒適溫暖也很好睡……他瞧向小榻上臥著的人。

    這人穿著淡金色繡有鳳凰的寬袍,發上簪著一支簡單的珠花簪,臉上素淨沒施任何粉黛,即便睡著嘴角也微微向上彎。

    他靜靜地瞧她,舍不得將她喚醒,慢慢坐在她身旁,滿足的凝視。

    許是睡得腰酸了,她身子扭了扭,他見狀立即伸手替她揉揉腰,這一踫,她睜開眼了,瞧見他替她揉腰,露出訝然的表情。

    「臣妾不會只等這三分鐘的時間,又睡著了吧?」她問。

    他捋了捋她額上的亂發,這人不管用何種姿勢睡,一覺醒來後頭發總是亂。

    「朕听人家說孕婦嗜睡,這是正常的。」他體貼的說。

    她往自己挺著的五月肚望去,確實如此,自懷孕第三個月起,她就無時不想睡,站著能睡,坐著能睡,吃飯能睡,講話時也能睡,更別說書一翻開立即就睡著了。

    她露齒笑。「老公說得是,正常正常,可方才等你時肚子餓耐不住,先吃了一頓,但小睡一覺,才一睜眼又餓了,這正不正常?」

    「再正常不過,一人吃兩人補。」他抿笑。

    「那咱們再去吃一頓吧……不,你才剛要午膳,是臣妾要再吃一頓。」她起身,蹦跳著要去填飽肚子了。懷孕後她變得好會吃,一天吃上好幾頓都不夠,幸虧她也好動,才沒讓自己肥得不象話。

    「走慢些……欸,慢些。」他在身後提醒,總擔心她大著肚子不好好走,跌跤了可怎麼辦。

    「好好好。」她滿嘴說好,但可沒听他的,依舊健步如飛,不一會就來到前頭的膳桌坐下,開始填自己的無底洞了。

    他跟著坐下,見她筷子拿得穩多了,之前是連筷子都抓不牢的。

    他想起三年前之事,她讓馬幕兒拉入宸悅宮的蓮花池底,當他心急如焚的將人救上來後,她昏迷了幾天才醒過來,雙手因遭馬幕兒的簪子所傷,筋骨受損嚴重,再也不能靈活使用了。

    他本以為她得知後會傷心,因為她連勺子都握不住,如何做菜?

    而做菜又是她最喜歡的事,雙手等同于廢了,她必不能承受,哪知她坦然面對了,見自己替她難過心焦還反過來安慰他,說「有舍有得,不必在意」。

    只是這話里的「舍」與「得」說得極具深意,讓他想深究又不知如何深究起。

    涂白陽正吃得開心,見他盯著她的手發怔,就曉得他又替她感傷了。

    她放下筷子起身走向他,只稍微一彎腰,他便知道她想做什麼,輕俯下臉,方便她親吻自己。

    這舉動一干宮女、太監見怪不怪,他們的皇後娘娘十分放得開,照她自己形容,是走在尖端的人物,愛要及時,愛要隨時,所以不論時間不論場合,她想吻就吻,想親就親,皇上全力配合,就連在群臣之前,她若傾身上前,他也毫不避諱的接下她的吻,以此昭告天下,帝後恩愛。

    「老公,」私下,她從沒叫過他皇上,一律喊他老公。「你覺得桌上這幾道菜如何?」她笑問。

    桌上有東坡肉,冰糖醬鴨,紅燒蹄膀等等,每道菜的做法都很獨到,絕不是紫周一般人家吃得到的料理。

    「朕還沒吃,只先嘗到你口里清蒸黃魚的味道。」

    這一說,四周伺候的人全噗哧笑出來,涂白陽也俏臉微紅,總算知臊了。

    「得了得了,那就現在吃點。」她夾了塊東坡肉喂他。「味道如何?」

    「入口即化,滋味非凡,極好。」他不吝于贊美。

    「是吧,這不是臣妾親手做的,卻是臣妾親口「說」的,臣妾說得一口好菜,傳授他人後也能做出一手好菜,而你,就有口福吃得一桌好菜。」

    三年前她選擇了他,也等于放棄了廚藝之路,可她沒有後悔,因為她體會到多年前朋友江圓圓告訴她的話——夢想不會因為身體上的挫折而受到阻礙,大廚有很多種,並不是非要自己動手才叫廚師。過世的父母教她的不是總鋪師能煮什麼菜,而是能帶給食客多少歡樂與滿足。

    她雖然不能親自做料理,但不代表她不能繼續料理之路,她還能說,還能教,還能見到自己心愛男人滿足的吃相。

    何況,她現在有全天下最大的廚房——御膳房供她「說」菜,還有一百多個御廚當她的雙手供她使喚,讓她愛「說」什麼菜就能吃什麼菜,甚至,她的巧思在經過與御廚們討論後,還可變化出以前沒想過的料理方法,因此,她很滿意。

    然而,令她最滿意的是這里有她深愛的人,而他對她的愛天下皆知,後宮唯有一後,沒有嬪妃,他到哪身邊只有她,他不將她拘于禮節、拘于宮規之中,任她自由快樂的生活,這是他當初給她的承諾,他做到了。

    在紫周——

    皇後可以登朝議政。

    皇後可以不計場合隨興與皇上親熱。

    皇後可以讓皇上只吃皇後「說」的菜。

    皇後可以要求皇上,上朝時穿著自己「說」的衣飾。

    皇後可以要求皇上半夜去獵只野雁回來烤。

    皇後可以讓皇上夜里給她按摩白天蹦累的腿。

    皇後可以做的事情太多,沒有限制,受皇上無上限的寵愛。

    如今有孕在身,他能寵得更多,寵到她都有些不好意思,還讓父兄警告要節制,其實需要節制的不是她,是那男人,他得學學不要再「無法無天」的寵她了。

    「老公,臣妾雙手雖不能康復,但並不減臣妾的幸福感,臣妾不會為失去的難過,也請你別因馬幕兒傷了臣妾之事自責,這不是你的錯,這是臣妾擅自更改命運的懲罰。」

    「擅自更改命運的懲罰?」這是他第一次听她說起這樣的事,有些訝然。

    她嘆了口氣,先揮手讓周圍的人退下去,有些事她不想再獨自隱瞞了。

    李駱與小君立刻與所有人一起退下了。

    當殿內再無旁人時,涂白陽開始娓娓道出自己更換人生之事,說完後她極度緊張,怕他將她當成妖怪,可等了半天,他表情淡然,什麼也沒多說。

    這反應不大正常吧?一般听見這樣的事,再鎮定的人也要吃驚一下的,這麼平靜完全不合常理。

    「你不覺得怎麼樣嗎?」她湊過去小心翼翼問。

    「這事朕早猜出來了,都消化了多年,你覺得朕該有什麼反應才好?」他反問她。

    「話不是這樣說,這可是匪夷所思的事,你怎可能不……等等,你說你早猜到了?你早曉得臣妾不是這朝代的人?」他不驚訝卻換她大吃一驚了。

    他含笑望著她。「你喊朕老公,朕查過疆土內外,沒一個地方對丈夫有這樣稱謂的,你說的三分鐘,這種計時法,在鄰國也沒人用過;你做的菜手法新穎,也不是一般人想象得到的。更別提你明明會泅泳,可照顧你多年的小君卻不知道你何時學會的。最不同的是,你的言行思想都超脫于一般女子,另外還有一件事……」他目光突然深沉起來。

    「當年你落水被救起後曾變得憨傻,那時朕就已確定身子里的靈魂不是你。」

    當時她溺水醒來後曾痴傻了幾天才恢復神智,那時小君一見到失智的她便狂哭,說是她舊疾復發又痴憨了,那時他也呆住了,不信心愛的女人會痴得連他也不識得。

    他們如此相愛,禍福與共,她怎能將他自腦中抹去,怎能如此狠心?

    那幾日他日日陪著她,請她再喊一次他的名字,要不,像往常一樣叫他一聲老公也行,但她只是對著他憨笑,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說。

    太醫說她是溺水太久傷到腦子了,恐怕再也不會好,他听了椎心刺骨,回頭就將馬幕兒殺了。

    所幸,幾日後她神奇的恢復神智了,再找回心愛之人,他大喜過望,當場落下男兒淚。

    「原來你已經知道臣妾不是真正的涂白陽,而是來自不同世界的人。」她吃驚。

    「是的,朕心里有數你與咱們不同,只是朕不知你是因為不肯選擇四弟而受到懲罰,更不曉得你為了朕而放棄夢想。然而朕感激你這麼做,你若留在未來,朕敢保證即便得到了天下,但失去你,朕定會成為比四弟更殘酷的暴君,哪能有今日的紫周盛世?陽兒,幸虧你回來了,你救贖了朕與天下。」他激動的說。

    她眼眶泛紅。「臣妾明白,所以回來了。老公,我愛你,好愛好愛你喔!」她邊哭邊肉麻的說。

    他喜歡听她的肉麻話,主動吻了她,殿內伺候的人都出去了,沒人觀賞,這一吻,氣氛更加干柴烈火,孕婦索性坐到他的大腿上,小手開始剝男人的衣物,他也沒閑著,護著她的肚子,不讓過度忘情的女人跌下去。太醫說五個月的胎兒已經穩了,只要動作小心是可以行房的。

    而他都忍幾個月了,忍得心浮氣躁,這會難得皇後熱情如火——

    「啟稟皇上,寮國質子宣揚侯派人求見。」李駱在外頭高喊。

    聞東方登基兩年,上個月封聞見月為宣揚侯,但名下無封地,且續留察國宣揚紫周國威。

    吻得難分難舍的兩人聞聲一僵,聞東方的臉更是垮下來了。「宣揚侯何事派人求見?」他咬牙問。

    听見主子語氣中帶著殺氣,李駱口水一吞,猜出里頭正發生什麼事,自己這是煞風景壞了主子的興致,當下頭皮一麻,只得趕緊稟道︰「宣揚侯請人帶話,寮國人野蠻無禮,他在異鄉受盡欺凌辱沒,懇請皇上恩準他回朝……」

    「不準,讓他給朕老實待在寮國,若想回來,先砍了自己的腦袋!」

    「是。」李駱應聲,回頭瞧了眼聞見月派來傳話的人。

    見那人早就抖得牙齒咯咯作響了,李駱抿嘴搖頭,這聞見月的命可真不好,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派人帶話回來,卻不巧遇到主子「辦正事」,壞人興致的結果就是注定得繼續「為國捐軀」了。

    涂白陽瞧向聞東方。「听說宣揚侯在寮國吃盡苦頭,壓力大到連頭發都快掉光了,已不復往日瀟灑,挺可憐的。」

    「你要朕放他回來?」他挑眉。

    「當然不是,臣妾是說他已經這麼可憐了,就不要再舟車勞頓的讓他回來,況且路上匪徒強盜甚多,萬一不幸遇上就更倒霉了。」

    她賊笑著,她可不是什麼佛心之人,明知聞見月是個禍害,怎可能想讓他回來。如果可以,最好讓他老死在察國,才能天下太平。

    聞東方微笑了。「是啊,皇後說得極是,宣揚侯在寮國當質子宣揚國威已夠辛苦了,怎好讓他再遭逢意外。」

    說著,他吻向她,聞見月的事已經被拋到腦後了……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手持鍋鏟嫁龍門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淺草茉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