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肚賢妃 尾聲
作者︰心寵

永輝三十年,沛皇忽然下詔,不日將傳位于斯寰平,自己則退為太上皇,頤養天年。

其實誰都知道,沛皇此舉,是為了能出宮與阮貴妃團聚。他與阮貴妃生離多年,常常夜半到靜和山莊探望,如此棄了皇位,他才能光明正大與之長相廝守。

此詔書一公布,沛後便病倒了。大概是因為她強留這個男人在自己身邊這麼多年,結果卻落到這樣的下場,一時氣結所致。

張紫 一如既往,每日清晨前往沛後宮中請安。

她當太子妃已經七年了。

這七年來,她誕下兩子一女,在宮中的地位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人人見到她,皆敬畏施禮,因為人人都知道,她是未來的皇後。

而面對她曾經畏懼的沛後,她也不再有恐懼。她終于可以自然從容地與沛後說話。

「給母後請安。」進入寢宮,張紫 立在床榻前,恭敬施禮道。

沛後虛弱地躺著,睜眼瞧著她,淡淡道︰「太子妃今天氣色不錯,也是,要做皇後的人了,確是會意氣風發。」

「太子殿下每日吩咐御膳房給兒臣進補,」張紫 回道︰「不只今天,兒臣每一天的氣色都不錯。」

「入宮這麼多年,你的確不同了。」沛後上下打量著她,「從前與本宮說話,支支吾吾,唯唯喏喏,哪里似今天這般聲音朗朗。」

「都是暗中學習母後為人處事,兒臣受益匪淺。」張紫 微笑回答。

「本宮老了,也敗了,」沛後忽然嘆道︰「不僅敗給了阮貴妃,也敗給了你。待寰平登基,本宮交出鳳印,這後宮,便是你的天下了。」

「母後這話倒是說錯了,」張紫 不卑不亢的道︰「母後並未敗給阮貴妃,更談不上敗給了兒臣。」

「哦?」沛後眉一挑,「此話怎講?」

「若非母後介懷,其實可以與阮貴妃和睦而處,父皇雖牽掛阮貴妃,但對母後也是夫妻深重,是母後長年不給父皇好臉色看,硬生生磨淡了夫妻之情。」

沛後面色一沉,一時間竟無言以對。

「至于兒臣,就更加不是母後的敵人。兒臣一家得母後照拂,心中感激還來不及,怎麼會與母後為敵?」

「這些漂亮話就不必多說了,」沛後苦笑,「自古婆媳難相處,你入宮後,我對你有種種不諒解與刁難,你就真的沒有一點兒記恨?」

「兒臣心中確實曾有埋怨,可是後來漸漸想通了,」張紫 輕笑道︰「兒臣只是覺得,人心都是肉做的,只要思母後所思,想母後所想,所有的怨氣也能化為諒解。只可惜,母後把兒臣的體諒誤認為是懼怕,斷了本可能的親昵。」

沛後凝視著她,沒料到她會說出這番話來,許久,她才終于點了點頭,「難得你有如此見識,後宮交給你,本宮也算放心了。」

張紫 微笑,慶幸這麼多年過去,沛後終于對她放下了提防和責難,可以說些亮話了。

「寰平登基之後,封妃之事在所難免,」沛後突然又問道︰「你意欲如何?」

張紫 不答,只道︰「今日徐、姜兩位良娣也一同前來給母後請安,可否能讓她們先進來?」

「她們也來了?」沛後凝眉,「好,傳她們進來吧。」

太監立刻通了話,徐良娣與姜良娣一前一後,緩步進了殿門,依制施了禮,問了安。

「兩位妹妹來得正巧,」張紫 對兩人道︰「方才我與母後正提及封妃之事,我已經與太子商議,日後封徐良娣為淑妃,姜良娣為德妃,兩位妹妹可有異議?」

此言一出,不只兩位良娣震驚,連沛後也大為驚訝。

沛後不解的道︰「七年前,東宮曾有宮女落水而亡,听聞那件事後來並未查明,不了了之,又似乎與你曾被冤枉的舊案有關,怎麼你如今這般大方,說封妃便封妃,不再細思一二?」

事情早已查明真相,她哪里會不知道,當年就是徐良娣與姜良娣連手陷害于她,事後怕東窗事發,將參與的宮女謀害而亡,可她卻勸斯寰平秘而不宣,直至今天。

「七年前的事,兒臣已不想再追究,」張紫 定定的道︰「徐、姜兩位妹妹入宮多年,脾氣稟性眾人皆知,兒臣以為,封兩人為妃,倒比封一些未知的新人強些。」

她們是什麼人,有多少心計、多少籌謀,她早就知道,也懂得如何提防,況且她們還有把柄握在她手中,此生只能乖乖听她的話,不敢再妄動,再者,斯寰平並不喜歡她們,所以就算要封妃,她寧可封的是她們。

「臣妾謝太子妃大恩。」徐良娣與姜良娣對于這突來的恩惠,臉色蒼白的連忙跪拜。

「太子妃真有容人之量,下對妃嬪,上對本宮這個老太婆,皆是包容,」沛後頷首,「看來本宮也沒什麼可操心的了。」

張紫 依舊不語,只是微笑。

日後,或許還有道道險關,或許比從前更加凶惡,但她的心,不再忐忑。

辭了沛後,打發了徐、姜兩人,張紫 獨自往暄儀門而去。

此刻,斯寰平應該快下早朝了吧?她如今有個習慣,每天向沛後請安後,便會去暄儀門等他,就像民間等待丈夫歸家的妻子,這是他們之間的默契。

七年過去了,她承認,當初夫妻之間的新鮮感已經不再,但執子之手的深情卻禁住了流年。

有時候她也會擔心,斯寰平是否會另結新歡,但她發現,擔心是沒有用的,只有自己堅定地站在他身旁,時時提醒他自己是他的至愛,他們的感情才不會隨水無蹤。

或許,將來待她年老色衰,他還是會喜歡上別人,還是會選新的嬪妃,但她覺得,與其做無端的假設,嗟嘆虛無,不如陪他一步步走下去,讓他舍不得離棄她。

「在想什麼呢?」正思忖著,斯寰平已經步入了暄儀門,向她緩緩而來。

「在想今日的晚膳。」張紫 抬起雙眸,日光下,她美目如曦,是唯有見到他時才會綻放的熠熠神采。

「還以為你是在為封妃的事煩憂呢。」他卻笑道。

「封妃的事,我已向母後呈稟了,徐良娣與姜良娣也知曉了。」張紫 笑答。

「今日早朝,眾大臣提議我登基之後,首要做的事便是征選采女。」斯寰平瞧著她,「你以為如何?」

「若不讓征選,我豈不是要擔上妒婦的罵名了?」她沒好氣的嗔他一眼。

「所以,你是同意了?」他眉心一蹙。

「要征選得有條件,只要那些采女都是自願入宮,且孤苦終老無所怨,我便同意,否則未來的皇上不願寵幸她們,她們反而來怨恨我,我豈不無辜?」

斯寰平被她逗樂了,「你倒是有滿腹歪理!照你所說,倒是我的過錯了?」

「為後者,多有一半是替為皇者擔罵名的,」張紫 道︰「好比烽火戲諸侯,世人不怪幽王,反怪褒姒禍國,還有妲己……」

「好了好了,少跟我扯這些典故,總之,我若執意不納采女,這妒婦的罵名,你可擔得起?」

「為妻不是早說過嗎,無論苦楚,不離不棄。」她輕聲道︰「多少磨難都過去了,還怕這一點罵名嗎?」

他笑得更開懷了,暗暗拉過她的手,牢牢握在掌中。

遠處,湖畔的桃花開得正艷,是他專為她而植的粉桃,經過七年,越生越茂,花開之時,連綿勝雪。

她知道,往後的路還很長,還有很多未可知的關難險阻,她都將與他並肩同行,七年只是一個開始,他們還有另一個七年,再一個七年……她不覺得累,只覺得歡喜,只要他能一直這樣握著她的手。

她鳳儀天下的人生,才剛要開始。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大肚賢妃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心寵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